6dutc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逃生片場 ptt-第1667章 夢鄉鑒賞-tw3d1

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你应该为她高兴才对。”前方的员工也注意到了皮影戏的消失,与千江月忧虑的表情相比,他们脸上只有轻松与坦然的淡漠。
千江月看着两人,说出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之所以和你们不一样,正是因为我会对梦乡保持怀疑态度。”
利用自身的特殊性来佐证话语的正确,即使他的猜测没有任何依据,但是依靠身份更加重要,却能够增强不少说服力。
仅剩的两名员工微微一愣,随后开口反驳:“那又怎样?”
千江月皱眉。
反驳的员工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梦乡是假的、梦乡根本不存在、我们都被骗了,说实话,谁还在乎这些?我们来到幽暗森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肯定会死在森林里面,只是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死法去世,只是我看过的就有5种。”
没等千江月开口,这名员工上前一步,摊开双手,继续诉说内心的想法:
“你是不是想说我们能够活着回去?实不相瞒,就算回去又怎么样?我还是没有钱,也没有地位,说不定妻子已经改嫁,孩子也已经跟别人姓,我回去对他们来说还是负担。家一定就是美好的吗?如果让我在梦乡和现实之间做出选择,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选择梦乡!”
这名员工刚说完,另外一名员工马上接着说道:
“你怀疑梦乡,是不是因为你从来没有体会过?那种,能够随心所欲,但一切又合情合理的感觉,几乎与现实世界没有差别,不,现实世界根本比不上梦乡,甚至没有资格和梦乡摆在一起对比,它不配。”
说着,他的眼睛看向皮影戏消失的位置,眼中充满羡慕。
最先说话的员工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嘀咕一句:“算了,随他去吧。”接着,他看着千江月:“我说点难听的话,你就算回到现实世界,也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生活还是处处碰壁、事事不顺,唯一让你开心的时候可能只有做梦的时候。再说,你也没那么重要,是少了你世界就会毁灭,还是地球停转?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反正是你自己的事。”
两名员工说完之后,转身离开,沿着树道继续向上。
千江月轻轻咬牙,但没有反驳,虽然他不会在生活中处处碰壁,但对他来说,返回现实世界的确没有那么重要,至少,关于灵魂拼接的情报,不可能从现实世界获得,而且,所谓的现实世界,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是属于地狱电影的电影世界,或许哪天,自己生活的世界会变得和其他电影世界一样,处处充满危险。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梦乡是否真的与员工幻想的一样,是一个能够让人沉醉其中的世界。
千江月看着两名员工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皮影戏消失的位置,再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梦河,虽然现在他看似有其他选择,但实际上只有一个,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队友独自逃离,除非……队友心甘情愿留在梦乡。
地狱归途与告诫会的战斗,如果让他来评价,他只会给出一个结果——必败无疑!
双方的差距不仅仅是硬实力本身,还有掌握的资源、情报等等,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告诫会想要杀死地狱归途任何一人,只需要花10万片酬兑换凝望之眼与了此残生两个特殊道具即可,而地狱归途没有任何办法防范。当然,双方的目的不同,导致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但也能够以小见大,看出双方实力的差别。
地狱归途想要获胜,只有可能在天时地利人和俱佳的情况下,才有少许可能。
“话说回来,他们的情况,怎么和演员这么像?”千江月注意到这一点,“除去现实生活不顺这一点外,进入幽暗森林可以看成被地狱电影选中,在幽暗森林内的遭遇可以看成参演电影,同样是几乎没法回到现实世界。如果他们对现实世界不是这么留恋……那么,等等,原来如此,殿堂级演员可以永远离开,但,离开之后呢?记忆和能力会被清除吗?资源会被消去吗?在电影世界努力了这么久,结果还是一无所有?
或许,永远返回现实世界,没有想象中美好,只不过是电影世界太过危险的缘故,让现实世界的无聊平淡变得弥足珍贵。对前几次参演电影的演员而言,现实世界的确是最好的归宿,但当演员等级到达一定程度,除了危险之外,还能从地狱电影中看见机遇。”
千江月跟上前方员工的背影,心中模糊的想法逐渐成型。
如果对上告诫会的结果是必败,那么,一场与寿命等长,甚至数倍于正常寿命的,几乎与真实的世界没有区别的梦境,也不失为一个选择。唯一需要确认的是,这场梦,是否真的如员工所说,有那么美好,毕竟,除了美梦之外,还有噩梦。
随着时间推移,前方的员工再次消失一人,仅剩的一人没有理会千江月,仍旧迈步向前,5分钟后,最后这名员工也化为风沙消散。
瞬间,宽敞的树道上只剩下千江月独自一人。他停下脚步,没有再走,抬头看了一眼上方后,他在树道上全速奔跑起来,像是在利用最后仅剩的时间赶到树道尽头看一眼。约半个小时后,树道终于到达尽头,虽然高度与距离都与目视的情况对不上,但树道不再围绕树干盘旋。
树道右侧有一个入口,通过这一入口,可以进入树干内部,准确来说是一个开放的圆形宽敞平台,平台大小与树干差不多。在平台上方,空气似乎更为厚重,形成一片类似放大镜结构的区域。站在平台中,抬头望去,便能够看清上方树枝的情况。
树枝放大之后,能够在一片翠绿当中看见熟悉的七彩花瓣,树枝的末端生长着数不清的梦花,梦花的花瓣跟随花瓣微微摆动,焕发勃勃生机。
“难道说,这就是梦花的来源?还是说需要这么多梦花才能开启或者创造梦乡?”千江月满头疑问,他站在平台中央,环顾四周。
忽然,他感觉头痛欲裂,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太阳穴钻出来,他紧咬牙关,连忙用双手按住太阳穴,整个疼痛过程持续了约3秒钟,之后,疼痛缓解不少。
“怎么回事?头好像要裂开一样。”
他重新睁开眼,抬头再次看向树冠,只是这次,树冠的模样变得完全不同,原本生长在树枝末端的梦花,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悬挂在树枝上的尸体,尸体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宛若漫天的星辰,更诡异的是,尸体脸上,露出的全是满足的笑容。
下一秒,树冠上的场景又变回初见时的模样,绝美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不过,这一景象持续两秒后,视野从中间裂开,如同被撕碎的照片。左侧所见,是美好的幻想,右侧所见,是残酷的现实,随后,两种景象重合在一起,尸体吊在了梦花上。
千江月大口呼吸,他抬起右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指正变为细沙流向地面,如同破旧的沙漏。见到这一幕,他知道自己即将进入梦乡,于是他挺直腰背,目视前方,既不期待也不害怕,而是以对等的姿态等待这一刻的降临。
眼前的一切都变成白茫茫一片,温暖而亲切的感觉由心底升起,随后笼罩全身。
“千江月,你怎么才来?就差你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