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3md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紹宋 愛下-第四十章 東西分享-3ilr1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
六月廿八日下午,文武百官护卫銮驾重返东京,而此时,东京城内却是早已经沸反盈天。
这是当然的,虽说正经的整日子邸报不可这么快版印出来,手抄的增刊邸报也不可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大规模流传,但一些关于白马绍兴基本的信息却已经随着邸报和提前白身返京的官员一起口口传播开来……而出乎意料,对于这次几乎堪称大变的严肃政治事件,街头巷尾的各种言论之中真正广泛讨论、争议的,却只是两件事。
头一件,自然是议和不成,估计还要打仗。
另一件却是官家公开在绍兴津讽刺二圣,并将二圣与宗室子弟直接越过东京城发往少林寺、洞霄宫、南阳之事……对于民间而言,这种赤裸裸的违背‘孝悌’之举才是震动最大的,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理解。
对此,哪怕是所有人心知肚明,二圣确实不是个东西,哪怕也有人主动辩解,说是天地君亲师,天地犹然在君亲之上,可依然无法制止底层市井百姓基于孝悌伦理而发起的私下讨论。可以想见,从此以后,这位年轻官家身上注定要多一个不可能洗干净的道德污点。
赵玖骂亲,大概要跟李世民囚父一般并列了。
非只如此,那些被清理出去的七八十名重臣,也都被冠以维护孝悌大义而不可得、以至于怒而辞官的忠臣孝子。甚至,赵官家还遭遇到了经典的宣德楼拦驾的戏码——数名年长儒生以伏阙上书的名义,请求赵官家将太上道君皇帝接回宫中奉养。
理由嘛,自然是二圣不可能夺位什么的。
然而,即便是有些出乎意料,赵玖却也懒得理会什么了……还能如何呢?眼下木已成舟,眼光要往将来看,要做的事情一大把,难道要他因为几个伏阙的老头子就把新上任的少林寺法河主持唤过来,然后再塞两斤砒霜?
那两个货色,迟早会被所有人给遗忘在角落里,唯独会被历史铭记。
所以,赵官家根本没有理会伏阙的年长儒生,也没有责罚这些人,而是直接骑马越过这些人,进入宣德楼正门。
不过,赵官家既然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拒绝姿态,那反过来却也有人开始主动投机了。
仅仅是第二日,殿中侍御史万俟卨便再度上奏,以太祖、太宗兄弟之分;神宗外继之分;哲宗与太上道君皇帝兄弟之分;渊圣与今上……也就是赵官家兄弟之分为名,请求重新整理宗庙,厘清宗祧制度。
说实话,以赵玖那低端的宗法知识,连宗祧制度是啥,七庙、九庙的规矩都未必懂,也就是上奏的是万俟卨,才让他没误会这件事是跟昨天拦路的儒生是一个意思,不过也正是万俟卨,却让这位官家瞬间心领神会,清楚其中必然有猫腻。
因为无论如何,在两个尚书、一个侍郎、两个九卿、一个监丞开缺的情况下,而万俟卨又早在当日便明确表了态,那这厮此时这般动作,总不可能是来恶心他赵官家的。
于是乎,赵玖唤来万事通杨沂中,大约一问,便即刻醒悟。
原来,自古以来这宗庙里面万世不祧的位置就是有限的,大约是七个或九个,而这七个也好九个也罢,大儒郑玄的规矩也行名儒王肃的道理也算,无论如何,祖都是只有一个的……比如前汉是汉太祖高皇帝刘邦,后汉是汉世祖光武帝刘秀……而赵宋呢,也一开始就因为太祖、太宗的问题发生过太祖庙号之争。
杨沂中说到这里,赵玖就已经心领神会了。
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弯弯曲曲的礼法规矩,可万俟卨的奏疏,却已经隐隐点出了一个要害,那就是他这个赵官家既然试图建立‘新宋’,就不妨通过操作礼法的方式来与之前的赵宋做出一定切割,从而奠定他赵玖‘新宋’开国之主的政治法理基础……这样等他赵玖死了,也能学光武帝混个世祖。
但怎么说呢?
赵玖一瞬间是心动的,因为这似乎是迟早要做的,但他也明白,自己眼下这个成就大约也是没资格这么搞得……真到了直捣黄龙、灭了西夏、平了大理、复了南越,顺便往西域插个旗子的时候,才是做这种事情的真正时机。
所以,赵官家便在稍作犹豫以后,将这个奏疏留中不发。
但是,这个动作旋即引起了误判……而且是双方误判,接下来,又有许多留任的投机官员上奏请求整理宗庙不说,便是原本要离京还乡的那些人也如被马蜂蜇到了一般,即刻纷纷以保留的官身待遇上书,请求赵官家务必保持赵宋终面传承。
甚至朝廷内部本身许多大员也反对此时讨论宗庙问题。
这件无谓的事情,配合着多大七八十个要害位置的补缺,加上市井内关于官家不孝的争论,迅速将整个东京城给搅成了一个浆糊。
事情再度有些出乎意料……赵玖本想将心意讲清楚的,但出乎意料,他在与吕好问等几位相公讨论之后,却选择了继续保持按照犹豫之态。
原因很简单,按照赵鼎的说法,刑白马以成绍兴后,必然要起大的政治余浪……而此时青州战况不明,偏偏与眼下的这种争论相比,前线战事才是实际上最关乎利害的,那么这个时候把政治余浪限定在一些无谓的事情上面,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上,不让政潮影响青州战事,则未必是一件坏事。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岳飞辛苦大半年,才北方,便要再度投入战斗,部队是不是缺乏休整?战斗力会不会跟不上?而且又是从沂州那种山区偷袭,万一失败怎么好与天下人交代?
对此,赵玖虽然对岳飞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却还是从善如流。
话说,张伯英与岳鹏举肯定不知道官家与宰执们此时的复杂想法,也不知道白马变成了绍兴,更不知道东京起了这么大的政治波浪……毕竟算算时间就知道了……岳飞是六月上旬抵达徐州,而按照赵官家的吩咐,乃是要他和张俊在月底时确保占据青州方向的一郡之地,而即便是最近的战略目标青州首府益都,距离徐州都足足有六七百里,而且还要穿越沂蒙山道,那他与张俊肯定是不可能多做耽搁的。
实际上,御营前军根本就只休整了五六日,便精选了两万之众,与本就负责此面防区的御营右军一起进发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兵,张俊以岳飞辛苦大半载、转圜南北为由,让本部做了前部,然后岳飞领让御营前军做了后部。
虽说此举明显有抢功之意,但岳飞却也没有任何反驳余地。
而且,就在赵官家在绍兴迎接二圣的当口,张俊部早已经大杀特杀了……截止到六月最后一日,也就是建炎五年夏日的最后一天,非止青州落入宋军手中,便是潍州、莱州也在目瞪口呆中选择了投降。
原因说来可笑,李成和他的主力部队根本不在青州老巢,而是去了东面济南府。
毕竟嘛,莫忘了,在这之前,所有人都以为议和是能成的,而金国是准备将伪齐这片地方整个交还的大宋的,所以彼时有些狗急跳墙之态刘豫便以此说动了其实也是事实割据的李成,要他向西与自己合兵一处,为求自保,奋力一搏。
当然了,众所周知,刘豫那边刚有所动作,金国万户讹鲁补便直接渡河过来,拿捏住了他,但李成却是因为信息错位,硬生生咬牙掏空了家底子,然后尽发三郡兵马,直接引大军去了济南……也不知道现在结果如何。
这才让御营右军瞎猫撞上死耗子,平白取了青州、潍州和半个莱州。
可以说,仅张俊一部便超纲完成了任务。
“张太尉不在青州?”
七月初一,押后的岳飞部至临朐,迎上驻守此处的御营右军中熟人、统制官扈成,还有一个稍显意外的田师中,方听了几句,便不由蹙眉。“往东还是往西去了?”
“往东。”田师中俯首即刻做答。
对军情已经有所了解的岳飞不由蹙额,便是岳飞身后诸将也都多有不屑之态……原因很简单,眼下青州西面的济南府,同时猬集了金军、刘豫部、李成部等主力,所以往西去乃是硬碰硬,可往东就不同了,东面登州、莱州皆是天下一等一的富庶州郡,偏偏又根本没几个守军。
现在张俊直接引兵去那里,说不得就是老毛病犯了,明知道赵官家一千个一万个盯着此战呢,却还是忍不住向东搜刮一番。
而见到岳飞面无表情,岳飞身后御营前军诸将多有不屑之态,田师中并未直接辩解,反而是扭头看了一眼身侧扈成。
“岳节度……”沂州土豪出身的扈成见到田师中递眼色,赶紧为自己顶头上司辩解了一二。“我家太尉去东面是有缘故的,他说官家之前曾与他说过,收复了京东后,要整饬一个海军,一来控制渤海,可刺金人之后;二来可压制高丽,逼迫高丽转向;三来,国家用兵乏钱乏粮,而东海海贸素来是一个大收益……而他在淮东与伪齐对峙,素来知道伪齐在登州是有一个水军的,为伪都督李齐所控,他此行正欲亲自率部急袭,将伪齐的海船尽数拿下。”
岳飞闻言面色不变,只是随意点了点头:“若是如此,自然极好。”
且说,扈成作为一个编制外的前线豪强,都不好说在不在御营右军正经名册里的,此番之所以在此等候,一来自然是因为他是沂州本地大豪,通晓附近地理;二来嘛,本身也是因为张俊看中了他与岳飞的私交,所以与他言语,让田师中看着他专门在此等候,以作解释……毕竟,岳鹏举也是堂堂御营一大都统、官家爱将,真要是被他抓了破绽,最后打起御前官司来,指不定谁吃挂落呢!
而果然,扈成瞥了眼田师中后,赶紧继续言道:
“非止是海船,还有西面济南府的方向,我家太尉的意思是,现在李成引数万大军,连着刘豫原本部属,外加数量不明的金军都在济南,若强行去打,未必有用;而若能速速扫荡其余四郡,那别处不敢说,只说李成失了根基,其部数万大军必然一哄而散,届时再向济南过去,与官家那边安排迎上夹击,才是最妥当的。所以,他想请岳太尉北上益都休整,等他率部扫荡东面回来,再合兵一处,向西进发。”
听得此言,岳飞身后王贵、张宪等将愈发嗤笑不及……敢情张俊不光是要求财,还要揽功,若是照着这番安排,大的功劳竟然是一丝一毫都不愿意让给御营前军的。
但是,嗤笑之余,诸将也都觉得,张俊到底是老军伍,这番安排虽然是他的御营右军占尽了便宜,但从大局而言,倒也有几分道理,没有误事的意思。
想来,应该是这位张太尉晓得官家正一千个、一万个心思放在此战之上,不太敢过分。
孰料,就在以为木已成舟,御营前军只能按照张太尉安排去益都时,岳飞这次虽然面色还是不变,却是公然摇了摇头:“扈统制,你是我托付老母妻子的生死之交,我也不瞒你……张太尉为公也罢,为私也好,求财也行,揽功也罢,自然有官家战后与他理论,而我率御营前军南方平叛归来,此番功劳也足,部队也确实有些疲乏,所以也并不在意这些安排……唯一忧虑的,是他有些轻敌了。”
扈成微微一怔,却又明显不解。
而田师中旋即肃然,却是上前一步,拱手而对:“岳太尉,此番有赖官家庇佑,李成阴差阳错率数万之众被困济南,京东已是一片坦途,只以军事来说,我家太尉安排极为妥当,应该不算轻敌吧?”
岳鹏举闻言不去看对方,只是转过身来,就在临朐城城门之前指着周边丘陵地貌与平原地貌交汇情形,然后方才摇头相对:“看似坦途而已,其实正如此番地形,真走起来就知道,还是有些崎岖的……不说别人,只说李成,此人实力强劲,据降人说,此番带着三四万之众西去,若念着自己根本突然回师又如何?金人真会阻拦吗?而且,咱们既然出兵,金人也会醒悟,说不得不仅不做阻拦,反而会正式做了和解,然后催促他过来吧?”
田师中还是有些不以为然:“所以,我家太尉才请岳太尉往青州北面益都、临淄去,正是要请岳太尉率本部为屏障……”
“我对李成此人还是有些了解的……我若是李成,有心要救自家老巢,明知数万官家至此,却是不会顺济水大路回身来扑临淄、益都的。”岳飞依旧眯着眼睛盯着东侧山丘、平原交汇一线,然后抬手而对。“我会自此处来……来打临朐!临朐若没,沂州通道被断,非但能夺回青州,反而会转败为胜,将数万官家锁死在这京东半岛之上。”
田师中一时怔住,然后欲言又止。
不是他不想说话,也不是他没有醒悟岳飞的意思……岳飞已经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关键是他醒悟后,本能便想说关门打狗,却又觉得有些尴尬,然后又想换成瓮中捉鳖,却又更加尴尬。
乃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罢了。
“若这般说,真让李成做成了,岂不是变成关门打狗了?”就在这时,田师中身侧,醒悟过来的扈成脱口而出。
“这叫瓮中捉鳖。”岳飞身后的张宪赶紧更正。
田师中看了下曾与自己并肩作战数次的张宪,岳飞也扭头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死之交扈成,二人愣是都没有说话。
“咳!”就在这时,王贵干咳一声,越过张宪正色相对。“节度,若是这般说来,咱们就在此处守着?”
“不可以。”岳飞回头相对。“若在此处守着,李成去取临淄、益都怎么办?说到底,青州一线,南北拉的太长了!”
“那该如何?”田师中也赶紧追问。
“反其道而行之,自此处向西迎上去,在淄川堵他!如此方可万全,才能不负官家托付!”岳飞盯着田师中,坦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部兵少,不知张太尉行前可对田将军有吩咐,能否随我一同去?”
田师中沉默了一下,本欲拒绝,然后移师益都……毕竟嘛,若是自己这几千重步兵随着岳飞大部行动,按照西军老规矩,是要做先锋送死的。但不知为何,瞥了一眼对面张宪之后,想起尧山经历,他却是鬼使神差一般重重颔首:
“愿随太尉向西!”
岳飞只是一点头,并不多言,便径直下令全军转向,全程并未进入临朐半步,而田师中也以扈成为临朐留后,自率本部精锐三千随行。
大军两万三千众,顺着丘陵与平原交汇线形成的道路堂皇向西……当夜无事,探马至淄水都没发现半点敌情。
而过了一日,中午时分,大军正渡淄水,先行越过淄水的哨骑忽然回报,有大股敌军甲胄齐备、部队严整,刚刚从二十里外的淄川城侧丘陵地中闪出,显然是刚刚渡过笼水,然后越淄川城而不入,想要直取益都或临朐!
看旗号,正是李成!
毫无疑问,岳飞的判断没有出错。
随后,双方哨骑往来不断,直接在丘陵、平原之上往来反复,展开激烈的哨骑战之余,却是将双方情报传递给了各自都有些措手不及的主帅……连岳飞都没想到李成来的那么快!
非只如此,很快,随着情报汇集,另一个让岳飞与诸将感到有压力的是,李成的部队数量远超想象。
这里多少一句,李成在伪齐原本就据有青州、潍州、莱州三郡,算是实力强横,只是缺乏政治旗号,才俯首居于刘豫之下,而东平府一战后,刘豫长子被擒、小岳飞孔彦舟被杀,唯独他保全实力。而事后,他又将淄州并入青州,名义上还是三郡,却是四郡,比之刘豫更似伪齐之主……这其实就是京东五郡说法的来源,此时淄州已经在青州腹内了。
而按照降人说法,他在这四郡穷兵黩武,足足养了四五万兵,此番也带去了三万五千之众,已经比岳飞此番带来的两万众多了许多了,所以岳飞才会请求田师中出兵相助。
但是,根据哨骑来报,李成此时部众密密麻麻,骑步俱全,居然不下四万众!而且其中居然有数千金军骑兵打扮之人!
“岳太尉,趁还来得及,要不要退到淄水之后,临河做守?”田师中面色不佳。
坦诚而言,一瞬间,岳飞是动摇了片刻的,毕竟,他与李成广济军一会,对此人印象深刻,知道这个人是有本事和能耐的,最起码不比张荣差,只是可惜,野心太盛……所以一个从官家变成了贼,一个从贼变成了官军。
而这么一个人,在京东经营三郡数年,最起码部队的战斗力还是值得一看的……而哨骑的回报也验证了,这一点,大军数万,进军整肃,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也不是寻常叛军能比拟的。
“不可以。”
但也仅仅是动摇了片刻,岳飞便在马上下定决心,乃至于拔出刀来,挥舞下令。“一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则狭路相逢,争得便是一口气……迎面未必能胜,但此时退者必败!传我军令,全军渡河后整肃列阵,向西不停!”
“向东!”
犹豫了片刻之后,失了双刀许久的李成双目早已通红,却终于也自缓缓拔出腰上配刀来,然后重重向东挥下。“全军列阵,向东压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