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nl5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道紀-第710章 三聖五帝十二仙(感謝盟主一本正經的非公子)-jlhwv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轰!
轰!
星辰滚滚,横压四野,漫天星光璀璨,如千日横空,煌煌而浩荡。
“周天星斗!”
凝望的刹那,血泉受到了巨大惊吓,比被一口神风吹出大气层的情绪波动还要大出十倍不止!
无数记忆不可抑制的在他的心头翻滚涌起。
自道祖一画开天,道传‘两仪微尘’之后。
上界以‘三圣五帝十二金仙’以及包括‘冥’在内的‘七大魔神’为尊,威临诸界。
龙蚀界仅仅是其中之一。
而相传龙蚀界的诸大宗门都有着上界传承,其中,太岳门传承了据说是从三圣之‘元’自‘两仪微尘阵’中演变而出的‘须弥九宫阵’的一角传承。
而他,则得到了‘血海幽冥阵’的一角传承,并以此与天下争锋。
但无论‘须弥九宫阵’还是‘幽冥血海阵’,都无法比拟‘帝盘’自‘两仪微尘阵’之中悟到的‘周天星斗大阵’!
相传道祖以‘两仪微尘’传法诸圣,唯‘盘’得其真传,周天星斗与其说是‘帝盘’所悟。
不如说是道祖嫡传!
但那,纵是在龙蚀界,也是传说之中的存在,他也只是在传承血海幽冥之时的残缺画面之中看到过周天星斗大阵的一角!
自己以‘轮回盘’开辟虚空通道,所来之界,必然是远远离开了龙蚀界,而此界所修,似也不是道祖传法。
这样一个世界,莫非还有着‘帝盘’的传承?!
“你到底是谁?!”
巨大的疑惑充盈心头,让他止不住以强大的意志扫荡虚空,以灵机为口舌,发出震撼人心的怒吼。
可回应他的,是星辰滚滚碾压,灵机与星光碰撞炸裂的恐怖之音。
轰隆!
血海大阵嗡鸣,数之不尽的血色法理再现,绷紧,颤动,好似拉满空放的弓弦。
却是被星光笼罩之后,大阵自发的感受到了危机,在颤动。
“为什么会如此之相像……”
血泉立身血海之中喃喃自语,心头有着危机腾起。
一颗颗星辰本身的体量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纵千星叠加对于他来说也不算多么巨大的重量。
但这星球滚滚,星光激荡之下,他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方疑似星斗大阵之中的每一寸虚空,都没来由的变得沉重且漫长,遥望而去,星辰似近在咫尺,却又好似远隔星海。
血海大阵几次膨胀,却都被那弥漫的星光压制了下来。
血海大阵本不该如此不堪,可他一步走差,陷落入阵中,就被无形的压制住了。
以至于此时他神念横扫星空,想要出手却连人也寻不到,一如之前的元独秀,陷入了无从下手的境地。
“元阳!”
心中悸动许久,血泉终于忍不住,神念扫荡虚空:
“出来!出来!”
……
“我虽修了天机数算之道,可比之老师却还是望尘莫及…..”
环陆星带之中,孙恩静坐陨石之上,虽其逐流,眸光之中却映彻这血海幽冥大阵的变化。
他应风形烈之邀前来大始山,面见安奇生之后,就被老师分配了这么一个任务。
他已在星空之中等候多时,只是留了一缕神念在下观战,闻听钟声三响,启动阵法,却正好将这血海大阵困在星斗大阵之中。
而这一幕,老师似乎早在大战未启之前,就已经算到了。
“且来做个尝试。”
孙恩心念一动,星斗大阵已有了变化。
那一片星光充塞的星空陡然为之沸腾起来,千百大星猛然颤动,在一种莫名的牵引之下。
迸发出世间极速,拖拽着璀璨至极的星光,向着那嗡鸣颤动的血海大阵撞击而去。
“纵使星斗大阵又如何?想要杀我,谁也不行!”
血浪滔滔间,血莲再开,血泉换了一张人皮,意志破空,于星空之中掀起骇人至极的神念风暴:
“血海幽冥,唯我不灭!”
轰隆!
十万里血海沸腾,百万里星光剧烈。
惊天碰撞瞬间在星海之中爆发开来,群星滚滚纵横呼啸,于那沸腾血海之中咆哮而出的无数血神碰撞在星空之中。
恐怖的余波撕裂了环绕皇极的星带,洞穿了大气层,如同灭世潮汐一般滚滚而下,向着东洲,乃至于九州四海呼啸而去。
霎时间,地动天惊。
偌大皇极大陆都被彻底的惊醒了!
诸多圣地,诸族祖地,甚至于一切隐匿在群山沼泽,沼泽大海之中的大阵,都为之复苏了!
皇极大陆,之所以被无数人称之为皇极,非是其名如此,而是因为这片大陆之上诞生了古往今来数量最多的皇尊。
人族,龙族,凤,妖诸族的先贤,都曾在此处成道,佛门,道教,儒家,等等门派的祖师都曾在此地传道。
没有人知晓皇极大陆诞生了多少强者,正如没有人知晓皇极大陆有着多少隐藏的凶地与奇遇。
而此时,被这恐怖的大阵碰撞余波所惊,不知有多少知名,不知名,圣地,不可知之地。
全都迸发出无穷道纹,掀起滚滚神光,一道道皇极大阵,复苏了!
一时间,皇极璀璨!
于太空俯瞰而去,此时此刻的皇极大陆本身,竟迸发出比之长空之上照耀亿万年,宇宙星海最大的天体‘太阳’还要炙热,明亮。
浩浩神光充塞大片星海,掀起更为狂猛的宇宙风暴,数之不尽的陨石,星辰,天体,都被牵引而来。
宇宙,似都开始暴动了!
恐怖!
恐怖!
皇极沸腾!
“天啊!黄金锏复苏了,祖师留下的阵法也复苏了,这,这难道是有至尊要成道了吗?!”
“如此强大的气息,到底是谁?元阳王吗?”
“星海之中有着大战爆发,敌人是谁?怎么会如此恐怖,纵使封王大战,也不能引起至尊阵法的复苏,皇级至宝觉醒吧!”
……
九州四海无尽沙漠之中,万族万灵都被惊动,无论修为,无论种族,全都不由的仰望穹天。
弱小者惊惧且茫然,强大者凝重却震怖。
一时间,无论种族,无论强弱,绝大多数的生灵,全都在这地覆天翻般的变故之中失去声音与思考。
但短暂的死寂之后,就是好似要撕裂大气层一般的沸腾。
一尊尊强者出关,主持阵法,沟通至宝安抚族人,心中震怖,却又不由得仰望穹天。
面对这样恐怖的波动,哪怕强如封侯强者,心中都无力,感受到了凡人面对天倾之时的无助与恐慌。
遥隔数十上百万里尚且有着足以惊天的波动,若是在皇极大陆爆发,岂非能够一力平掉一洲?!
“这是……星斗大阵吗?”
大始山腹地,齐仓仰面朝天,大口吞吐灵机,感受到穹天之上爆发的惊人波动,心头震动。
这才终于明白,元阳大帝为何迟迟不出手。
他记的很清楚,前世这邪道巨擘之所以能够横行星海数千年,除却这血海大阵的依仗之外,就是此人保命手段绝高!
元阳大帝横空一击,以周天星斗大阵遥隔星海震破了幽冥血海,却仍用了数以千年的时间才将其彻底镇杀。
此次,只怕元阳大帝早已准备了绝杀,要一举将此隐患扫平了。
呼呼~
大始山外霞光缭绕,钟波未散。
元独秀沐浴灵机之中,干涸的身躯贪婪的吞噬着灵机,滋润着几乎要裂开的筋骨皮肉。
修士无法自给自足,哪怕是洞天,归一。
存身天地之中,一切外用内用都来自天地,说什么自给自足?
洞天挂靠于天地之中,汲取天地滋养自身,一旦被隔绝了与天地的联系,仍要坍塌。
正如之前血海大阵之下,一众封侯被一人打的狼狈不堪。
呼~
瀛三落于大始山巅,气息平复下去,神色却还有着一丝凝重:“那人,就是您要等的人吗?”
他的境界极高,哪怕在此时仍旧能感受到,星海之中那一道强绝似没有丝毫衰弱的气息。
好似,毫发无伤。
之前那一道神风强绝,纵余波一扫,已蒸发了数十万里血海,足以吹灭恒星,那魔头首当其冲,竟似并无伤势?
这样的力量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了。
如果今日没有元阳王,只怕大始山覆灭只在顷刻之间,在场所有人都要死的毫无悬念。
“是他,也不是他。”
安奇生叹了口气,却也知晓没有这般简单。
未来的大敌能逼死元独秀,屠了所有高手,且带来宇宙崩灭,却已不是这血泉能够相比的了。
毁灭生灵,与毁灭宇宙,两者哪里是一个量级的?
正如玄星,任何一个国度都有着覆灭所有玄星其他生灵的能力,可想毁灭玄星本身,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不说其他,即便是此时的他,只要给他足够漫长的时间,理论上也能毁灭宇宙之中一切生灵。
可毁灭宇宙本身,这却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星球的毁灭,星系的破碎对于宇宙而言,尚且不如大海中一滴水蒸发对于大海的影响大。
“不是他吗…..”
瀛三有些心惊,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魔头都不是元阳王所要等的敌人,那敌人是谁?
巅峰至尊吗?
“世事果然不能尽如人意,再无波澜,这魔头与那……无关。”
安奇生轻叹一口气:
“罢了!”
随即在瀛三,乃至于无数人的注视之下长身而起,手提金钟,踏步登空,拾阶而上,转瞬已至天外:
“任这魔头叫嚣了许久,也是厌烦,是时候将其彻底解决了……”
轰隆!
星空之中激战正烈。
血海于星光之中沸腾,时而演化魔神,时而化生万千血神,咆哮着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毁灭狂潮。
声势浩大,血海强绝,任由群星撞击,似仍可支撑。
但血泉却越打越是心惊肉跳,他无数次试探星空,几乎与任何一颗星辰都有过碰撞。
可,毫无破绽!
任由他如何试探,施展怎样的神通,都无法突破这方大阵的封锁!
“这老魔果真杀不死?!”
陨石之上,孙恩已然站起,衣衫无风而动,似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他双臂驱使,十指连弹,操纵这方星斗大阵的同时,也承受着两方大阵的碰撞。
他心中也有着震惊。
他占据天时,有着星斗大阵催动,也曾几次击溃血海大阵,可那血泉老魔好似有着不死之身。
一次次粉身碎骨,却仍杀不死!
“哪有什么杀不死?不过是方法不对。”
沸腾的神光之中,安奇生踏步而来,随手一扬,大始金钟已落在孙恩手中。
“……老师。”
接过大始金钟,孙恩身子猛然一沉,险些跌落于星海之中,堪堪稳住身形,筋骨都发出呻吟之声。
大始金钟哪怕不复苏,其重量也足以压碎星河,他体魄虽强,也险些没有拿稳。
“钟声不许听。”
安奇生屈指一弹,正中金钟之上,宏大的钟声回荡之间,他直接盘坐于星空之中。
“这……”
孙恩被钟声震的心海一颤,却也不敢怠慢,咬着牙,开始就着这金钟回荡摇摆之际。
开始摇动这口神钟!
当!
当!
当~~~
星空本无媒介,钟声传荡却不受任何影响,沿着无所不在的灵机,狂飙扩散开来!
轰隆!
而随着安奇生盘膝闭目,这一方以三百六十五方洞天,牵引星空之中无数星辰而成的大阵。
突然暴动起来!
煌煌无尽的神光一时大盛,比之孙恩催动之时强出何止百倍?
霎时间,星海一片。
遥隔不知多远的一颗生命星辰之上,诸多被之前碰撞惊动的高手们正自窥探,不想神光骤盛,被刺的双眼剧痛,涕泪横流。
待得强忍住再度看去。
就看到无垠星空之中,之前那煌煌彻底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口大如星河的丹炉!
那丹炉九窍八孔,大不可量,其内火焰熊熊,似千百恒星同时燃烧,更有无穷道蕴汇聚垂落。
遥隔星海望去,竟也不由的心生一禀。
“元阳?!”
星斗大阵生出变化的刹那,血泉就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心中危机猛然间拔升到最高。
但不及他有任何动作,这片星空之中就有着滔天火焰燃烧起来。
咋一看,好似是一把火从外而内,直接点燃了其中滚动的星辰,实则,是那星斗大阵发生变化。
千百大星滚滚迸发光热,化作一道令人望之而畏,见之则毛骨悚然的火焰。
遥隔星海,他所处之血海大阵,竟已有着沸腾之趋势,可见这火是何等恐怖。
“血海不枯,你就不死?”
滚滚火焰如同万千神龙呼啸而来,其声势巨大无比,却仍遮掩不住那一道看似平静,实则内蕴波涛的声音:
“那便连这血海,一并炼了!”
一千年很长。
对于安奇生来说更是数倍之长,足够他做很多事。
炼宝,修行,归拢道法神通,推演未来,自然,也包括解决这老魔的威胁。
自齐仓的记忆之中,他能够看出这老魔的诡异之处。
血海大阵岂不必说,其所修之道也是极为诡异,甚至可以说,数界以来,他都不曾见过保命手段如此之强的功法。
想要杀他,绝非易事。
绝非易事,却也不是绝无可能。
“若我温养了数万载的血海不崩!”
火焰滚滚而来,铺天盖地,充塞所有,血泉咬牙,心中大恨。
血海幽冥道以血海为主,以自身为辅,一身修为皆在血海之上。
可惜,他那数万载修持而成,持之以横行天下的血海,被秦禹打爆于龙蚀界中。
否则……
他心念不甘,却也只能长啸一声,引动滔滔血海逆流而回,没入血莲之中。
随即整个血海大阵也猛然回缩到了极限,直至化作莹莹之光缭绕于其体表之外,护持自身。
最后方才于血莲之上盘膝而坐,冷冷看向滚滚而至的火焰,一切心绪斩去,彻底平静了下来:
“那便看看你如何炼我血海!”
继而,铺天火焰汹涌而至,彻底淹没一切。
“你自持不过‘血神子’遍布星海,皇极罢了,可惜,世间没有不破之功法,即便有,也不会是你的血海幽冥道!”
陨星之上,安奇生缓缓睁眼,眸光之中,却已看到在浩荡钟声牵引之下被吸引而来的无数道血光!
“你敢动我血神子!”
滚滚火焰炙烤之下,剧烈到难以形容的痛楚之中都不曾变色的血泉,闻听此言豁然睁目,神色大变:
“今日若不死,上穷碧落下黄泉,你我不死不休!”
轰隆!
血泉心境一下被破,却非是被言语晃动心神,而是突然间,感受到了自己分散于星海之中的血神子的气息!
他的血神子,在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被牵引而来,直如无穷流星没入了这片星海火焰之中!
“这怎么可能?!”
血泉心头一寒,终于浮现一抹久违的恐惧。
他无真身,所有血神子都是他的真身,正因如此,一切咒杀之法都无法追根溯源,哪怕是秦禹都无法杀他。
但此时,这白发道人,竟有着法门吸引自己的血神子而来?
他惊怒,咆哮,威胁,暴动,挣扎……
但陨星之上,安奇生却已浑不在意,反而微微有些好奇:
“不知,我这第一次外炼丹药,能炼出什么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