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cy9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六十三章.震懾羣魔鑒賞-yofmb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并不会那水中传声之法,而且也懒得与这条老毒蛟多言什么,见面便直接抬手引动出一道汹涌的涡流朝其涌去。
在这闽江水下,陆植那无形无质的太极劲与乾坤大挪移气场有了水流作为凭依之物,渐渐显出了那以往不曾显示出的恐怖神威。
平缓的水底之下,被陆植卷起道道旋涡暗流,万吨江水随之涌动急旋,化作阵阵无序的乱流朝那老毒蛟压迫撕扯而去。
那老毒蛟身为蛟龙之属,天生便有御水的天赋神通,惯能翻江倒海,引江水化作惊涛骇浪,掀翻行船,卷起巨浪将人卷入江底。
但它此刻在陆植面前,却像是变成了旱鸭子一般,被陆植轻易以水行之力镇压,被那翻涌的乱流撕扯的天旋地转,毫无还手之力!
翻涌的巨浪,渐渐化作一道如同黑洞般的恐怖涡流,无数江水被引动而来,倒卷着涌入涡流之中,仿若泰山般沉重的巨大压迫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让它几乎有种整个身体都要被碾碎了的恐怖危机感!
“昂!”
轰!
一声激昂的龙吟声炸响,伴随着一阵巨大的爆震,江底之下就像是炸开了一颗深水炸弹一般,恐怖的浪潮顿时汹涌扩散而出,恐怖的冲击力甚至将这间大殿都冲碎崩散成了无数的碎末!
一条长达十数丈之巨的黑色毒蛟从那翻涌崩散的巨浪之中现身!
只见其体态臃肿,虽体长足有十几丈,但配合上其那臃肿肥大的体型,难免给人一种粗壮臃肿之感,而且浑身上下也无龙鳞附身,反而生着一粒粒恶心的毒液鼓包,像是流脓疥疮一般,恶心无比。
其蛟首之上也无龙角龙鬃,腹下也无爪,与其说它是蛟龙,但不如说是一条蛟蛇,就它身上那点微薄的真龙之气,还不如先前那化龙未成功的慈航普度呢。
性命危急之下,那老毒蛟也顾不得其他了,只得解开了化形法,现出真身来挣脱那涡流的拉扯压迫,否则的话,它今日恐怕就真的要被那黑洞一般不停压缩的恐怖旋涡给挤压成肉酱了!
不得不说,这老毒蛟身为蛟龙之属,天生便有其他妖魔所没有的得天独厚的种族优势,肉身强大且天生便有御水之能,在它现出蛟龙真身之后,顿时便破开了困局。
“你这牛鼻子!究竟是何人?!竟敢来寻本君的麻烦?!”
陆植神色微动,他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先前那水流中的波动之后,心中顿时便明了了那老毒蛟在水中言语发声的诀窍,原来是以法力将声音封进水流中,然后借助水流为介质传声。
略一思索之后,陆植便破解了这一小技巧。
“这闽江县中,连绵了半月的阴雨,便是你施法所致的吧?”
“这…是又如何?!本君乃是这闽江水君,自有行云布雨的职责。”
“那你今日就合该应劫!”
这老毒蛟还美名自封自己为闽江水君,自称有行云布雨之职…岂不知,就连那真正的司雨神龙,都不敢妄自行云布雨,以免给苍生百姓带来祸事,招致孽灾劫。
就凭它这条老毒蛟,也敢如此肆意妄为,为祸百姓,当真以为便没人来送它应劫了吗?!
也没见陆植有何动作,但他身前的江水却突然间剧烈的翻腾涌动了起来,就放佛是有一只无形的擎天巨手在这江底之中搅动一般,那万吨江水顿时便化作了一阵深海浪潮,再次汹涌的朝那老毒蛟冲刷而去!
“该死的牛鼻子道士!你找死!”
老毒蛟恼怒至极,猛地便是一个蛟龙摆尾,瞬间涌动出一阵汹涌暗流朝着陆植冲击而来。
嗡!
一阵难言的恐怖碰撞,这江底之下,顿时便迸发出了一道无比可怕的冲击,纵然是那数十丈之上的江面之上,都瞬间爆发出一阵激荡的滔天巨浪,那冻结的冰面都顿时崩裂爆碎,炸起一道道冲天水柱!
一人一蛟顿时展开了一番激斗。
而陆植也是神色微凝,毕竟在这江底之中,与这老毒蛟相斗,就算是他,也颇感有些压力。
他虽也通水行之术,但毕竟不是最为擅长的神通术法,而那老毒蛟却是天生的蛟龙之属,在这江底之中有着主场优势。
它先前那副人形形态时还好,陆植几乎不费什么力便能将其轻松镇压,但在它现出蛟龙真身之后,在这江底之下却是更加的如鱼得水了。
不过陆植也并无多少退缩之意,毕竟就算让那老毒蛟占据了地利又能如何,左右不过是多费些力气罢了。
见自己的水行之术的造诣暂且还无法镇压得住这般的天生蛟龙属后,陆植索性也便不再强求。
汹涌的暗流之中,骤然之间爆射出万丈金光,一只以金光凝型而出的擎天巨掌一把排开那万吨江水,死死的一把扼住了那老毒蛟,将它大半个身子都攥在了手掌之中!
噗噗..
巨大的压迫力,将那老毒蛟身上的那些鼓包都挤压的一个个爆裂开来,江水顿时被那涌出的紫黑色毒液染成了一片浑浊之色,猛烈的毒性更是连陆植的金光都被腐蚀得闪烁不定。
“昂吼吼..!”
老毒蛟疯狂挣扎,爆发而出的恐怖蛮力竟连陆植都有些压制不住,在加上那毒液的腐蚀,竟将那金光巨掌都崩碎了开来,化作点点金光消散。
脱困而出的老毒蛟双眼泛出血色,蛟首一摆,便张开那张血盆大口朝陆植一口撕咬而来!
嗡!
水波翻涌爆散,老毒蛟一口重重的咬合在陆植体表外撑起的金光屏障之上,崩的一口毒牙都崩断了小半,满口都是血!
而它也是发了狠,纵然崩的满口都是血,都凶狠的不肯松口,反而更加凶狠的咬合而下,一点点将那撑起的金光磨灭,崩散,誓要将陆植给生吞嚼碎了!
陆植神色不变,看了一眼这老毒蛟那漆黑深邃的血盆大口,手掌一翻,玄火鉴便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一道炽烈火光瞬间照亮了这暗沉的江底,即使是在水中,对那团如同琉璃水银般的纯质之炎也没有丝毫的影响,炽烈到难以言喻的高温只是瞬息间,便已经将周边的江水煮沸,翻腾滚动..
“呕.吼..!”
老毒蛟那略显怪异的刺耳痛吼声震的水波都在荡漾波动,随后便见它猛地摇头摆尾的在江底之下弹跳翻滚不休。
巨大的蛟尾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巨力,不停的轰击在江底淤泥之上,震起无数的杂质淤泥,将整片江水都搅的浑浊一片。
它大张着嘴,不停的将冰冷的江水吸进口中,倒灌进体内,但体内传来的那股灼热之感,却是仍旧没有半分的衰减,甚至就连它吐出的江水,都变得滚烫如岩浆一般,激得江中的江水泛起了无数的水泡。
“啊..好烫!”
“道长..真人,本君错了!本君不该施法降下阴雨,祸害闽江县百姓…求求你放过本君吧…”
“啊..真人!这真的不是本君要为恶啊..不是本君..是那长白山的白山君怂恿本君如此行事的啊…是白山君送了本君一只千年人参娃娃..请本君降下的阴雨..”
“真人!求你饶命啊!”
陆植只是神色淡漠的看着它,饶命?太迟了!
这数月以来,那些妖邪鬼怪们接连制造出了这众多天灾人祸不说,如今就连这闽江中的老毒蛟也被攒动跳出来给他们制造麻烦,陆植又岂会饶了他?!
而且此前陆植他们一直都太过被动了,只是被动的被那些妖邪们制造出来的天灾人祸给牵着鼻子走,满天下的四处救火。
如今这条老毒蛟自己送上了门来,陆植又怎会轻饶了它?
便用这老毒蛟来杀鸡儆猴!震慑那些不安分的妖魔!
那长白山虎王白山君,以及黑山老妖之流先不提,他倒要看看,那些无有依仗与藏身之处的妖邪,在这条老毒蛟遭劫之后,还敢不敢再轻易的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