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21优美都市小说 學魔養成系統 線上看-353 奇形怪狀的靈魂閲讀-s3abf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一点五十,英培新生已然全员到达教室。
这种时候,每个人的性格就都体现出来了。
不喜社交,偏宅向的男女,会选择低头玩手机。
但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玩什么,大多只是伪装成自己有事做,免得暴露社恐本质罢了。
热爱社交的外向人士,则会利用这短暂的时间转来换去,互相结识,完全已经迫不及待要展开自由开放的大学生活了。
其中,吴越无疑是最来劲的那个,在教室前后排来回奔走,在学长学姐与新生之间反复折返,即便还有很多人不认识他,他却已经展现出了很强的组织能力和丰沛的精力。
唯有305这横着的一排四人,无人问津。
首先是莫念,由于造型过于JOJO,让人怀疑他是来自蒙古国或是南美洲的留学生,怕是讲不了中文。
而领袖,他更像是一个四处流窜的盲流,只是这一天恰好栖息在此罢了。
至于杨军,即便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也很难被发现。
这三个人就像是三坨黑洞,将耀眼的李峥包了进去,导致同学们很难接近。
其实,李峥是乐于主动游走,结交高学力人士的。
但他很怕自我介绍。
樱湖、李峥、竞赛,这些事包含了太多的内容。
这些过往经历,别人说了,他不说,显得空洞,装逼。
他说了,怕伤到别人。
就像是一个内功强大的高手,也许只是一个随意的呼吸,便会将旁人震到内伤。
没办法,这是高手必须考虑的事情,有女友的人就是如此温柔。
沉默之间,吴越拿着名册点到了305室所在的这排。
“李峥,4个人都到了么?”吴越对着名单和真人端详起来,越端详越虚。
“到了。”李峥抬手引出了旁边的领袖,“今后舍长是屠夷寇,有什么事跟他说就好了。”
“嗯……”吴越咽了口吐沫,很不敢相信这个决定。
“等等。”莫念眉色一紧,转头道,“我的民主权利呢?”
李峥探身道:“那要不……现场选一下?”
“好。”莫念正色点头,“我选屠。”
这不是一样!
李峥转望杨军:“你?”
杨军乖巧点头:“都听哥的。”
“那就是屠夷寇了。”李峥冲吴越点了点头。
“那……”吴越看着屠夷寇,试探性问道,“屠……屠兄,等会儿加一下舍长群?”
屠夷寇依然很垮地坐着,抱胸点头:“知了。”
吴越就有种拜大哥的感觉,一脸委屈地瞥了眼李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当舍长……
李峥也只有腼腆一笑了。
很明显,屠夷寇是个毫无责任感的人,不仅对别人是,对自己也是。
舍长,便是对他的一次历练,如果最终他依然选择荒废,放弃,沉溺于其它什么事情,那这个人也就真的夸夸其谈,不过如此了。
到那时,自己会接受舍长之位的。
两点整,迎新会正式开始。
首先,是牛刚院长讲话。
虽然这个名字很彪,但院长本人其实是一位很有气质的知识分子,说话的时候永远带着孩童般的笑容,考虑到他是哲学专业出身,颇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大气。
在他的介绍中,英培除了课程选择上的自由外,与其它学院最大的差异就是活动极其丰富,无论是学术性的还是兴趣性的,有很多国际上的青年项目、论坛,也会首选与英培合作。
基本可以理解为,英培学院是中华当代年轻人的品牌,优秀中的优秀。
同时,英培文理兼收,对理科生来说,这里有着天然的文史哲气质,对文科生来说,这里有着浓厚的科学论证精神。
说至酣时,牛刚用语言描述了一幅未来的画卷。
“短短两年的教育,我们不可能让每一位同学国士无双。”
“但我们有信心,至少能让大家心神自洽,或者换成流行的词——知行合一。”
“在这里,请肆意成为你想成为的人,痛快去做你想去做的事。”
“本人,以及英培学院全体教职员工,将服务你的理想,捍卫你的权力。”
“欢迎大家来到英培学院。”
“谢谢。”
掌声中,牛刚挥着手下台,赶场奔赴了下个会议。
这种类型的讲话,李峥其实是不太满意的。
为什么通篇没有说学习?
看得出来,军宝儿也不太满意。
什么自由的灵魂,开放的世界,华而不实,非常的不踏实,对他来说难免有种小资的奢侈感,虽然他还并不知道小资是什么。
接下来,是院学生会主席,常刻晴学姐的讲话。
如果说牛刚院长的讲话更像是广告,措辞优美,引发人的畅想。
那常刻晴的讲话就是攻略,每个字都能指导你接下来的生活。
从宿舍水电,到活动室开放时间。
从课题报名,到奖学金申请指南。
主次分明,言简意赅,似乎每句话都是推敲过的最简句式表达,充满了理科生那种冷艳的线条感。
虽然有些人会感觉无聊平淡,但李峥笔记是记得很来劲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她说得太快了,偶尔会来不及记。
之后,在辅导员和班主任的自我介绍后,又有两位大二学长进行了讲话,主要内容都集中在了活动与课题上。
活动,以研学交流、社会活动和兴趣小组为主,是由学生会和院里组织的,可以随时上学院网站了解、报名。
课题,则是由学生们自发启动的,只要组够四个人便可申请立项,学院会帮忙提供资源,并在每年进行验收和评选。
当然,即便学院没有审批通过的课题,同学们也同样可以继续,只是没有院里的资源支持罢了。
这些后续讲话完毕后,迎新会就此结束,四个新生班级由代班长组织,奔赴四个小教室进行后续的安排与告知。
此前讲过话的大二学生干部,也分别潜入四个班级,协助组织完成第一次班会。
于是,5分钟后……
常刻晴就举着手机进了李峥所在的二班了。
吴越本来正要讲话,见她来了赶紧让位:“常学姐……请……”
“只是活动拍照。”常刻晴随意地拍着照片走向教室后排,“有不明白的再说。”
“好。”吴越闻言,再次回到讲台前,提了口气。
是时候,表现出真正的组织力了。
尽情的拍我吧!
然而,事实是……
常雪晴1分钟的时间已经拍了25张李峥了!
虽然面不改色心狂跳,但手速极快。
她的内心也早已自洽了。
下流而已,谁不下流?
只要不表现出来,就没人知道。
还有,你能不能选个班长当当。
只有这样我们就可以自然的交流啦!
与此同时。
因为常刻晴翻了二班的牌,外加疯狂游走拍照。
整个班的男生,也都瞬间背上了偶像包袱,有种她在特意拍自己的错觉。
即便是最内向一直玩手机的男生,都变得炯炯有神起来。
当然,领袖是不可能坐正的,这辈子也不可能坐正的。
莫念也依然目中无妹,面如石佛,犹如一尊荒原中的雕像。
至于杨军……
已经完全挺立起来,坐姿端正得像一个小学生,连眼镜都擦亮了一些。
李峥也不得不承认,学姐实在是太顶了。
突然,他有些怀念沈一云。
不知,她现在多少斤了。
台前,代班长吴越展开了讲话。
“不浪费大家时间,第一次班会,三件事。”
“一,全班自我介绍,有意起课题的同学可以顺便进行宣讲。”
“二,选出男女两位班长,一正一副。”
“三,提出问题和咨询,由班长反馈给辅导员和学长学姐,尽快完成沟通。”
“没问题的话,现在就开始自我介绍,按座次来吧,我先起个头。”
吴越说着嗽了嗽嗓子,字正腔圆开始介绍。
“我叫吴越,蓟京人,毕业于蓟大附中,担任过12年班长。”
“对,打有班长起就是班长,比较熟悉流程,我就自告奋勇先代理了,在这里我也直接提出竞选班长,也希望大家踊跃报名。”
“回到正题啊。”
“咱们班都是强人,竞赛、三好生、学生干部什么的就不说了,说点学习方向和兴趣爱好吧。”
“我其实不怎么喜欢理科,心里一直有个文科的种子,就是因为好考才报的理科。”
“来了英培,我的计划是多接触文史哲方面的内容,好不容易完成高考了,就像刚刚牛院长说的,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吧。”
“兴趣方面,文学、电影、篮球、交流会这些事,拉我一起就对了。”
“介绍就这样吧,都是同学,慢慢就了解了。”
“我在这里顺便发起一个课题,暂定名是——”
“《从中外哲学发展史看文明的未来》。”
“简单来说,就是几个人一起把哲学史学习、梳理一下,试着总结出现在主流文明的性格、特质与优势劣势,并试着分析在全球化环境中,文明气质将会如何改变。”
“有兴趣的同学,随时可以找我细谈。”
“最后,还有一点,很重要。”
“我单身啊。”
伴着笑声,吴越美满下台。
这样的讲话,内容充足,给了后面的同学模板,最后还开了个玩笑,算是很优秀的介绍了。
从这一点来说,他又是高配版江青华了。
李峥也不是有意想欺负江青华,主要是一提班长他也想不到别人了。
接下来,从第一排开始,班里人依次上台开始自我介绍。
这些同学们放在各地,几乎都是竞赛金牌,状元水准,随便一个身份甩出来就糊人一脸了,但来了蓟大,谁也不敢擅自嚣张,顺着吴越的介绍风格,金牌也只会说“参与过XX”竞赛,状元榜眼也只说到自己来自XX县市。
至于兴趣爱好,说起来也十分保守,喜欢玩游戏是顶天的了,十几个人介绍完毕,竟然没有一个二次元爱好者。
直到,一位穿着松垮蓝裙的棕色长发女孩起身走向讲台。
沉溺的气氛,瞬间涌动。
旁边,一直在打哈欠的领袖瞬间就直起了身子,喉结打着颤开口:“这……这他妈是犯罪吧……”
的确,看到这个女孩就会有一种犯罪感。
因为她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
各种意义上的小。
而且明显是个混血。
虽然很不想提那个词。
但如果萝莉有实体,大概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似乎很困倦地走上讲台后,女孩左右理了把头发。
然后惊讶地发现……
自己差不多只能露出一个头!
全被挡住了。
紧张思考一番过后,她决定站在讲台的侧面。
但这其实依然很尴尬,以讲台为参照,她的迷你身高完全暴露了。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她自己没有感受到,就不叫尴尬。
“唔……”女孩提了口气,努力蹙眉让自己凶了起来,但说起话来依然磕磕巴巴的,“我是留学生……林茉茗……”
听到这个猫叫一样的声音。
不仅是领袖,就连荒原石像莫念都颤了一下。
“Ukulahlwa……”只听莫念低吟一声,这便低下头,用双手食指撑着椅子,硬是将自己的身体支撑到悬空状态。
“犯罪……这真的是犯罪……”领袖更是颤抖着抓住自己的脸,“自由也要有限度的……对吧,李峥……”
领袖说着转望过去。
他本以为李峥依然会像往常那样普普通通,云淡风轻。
却不料,李峥竟然也瞪眼了。
李峥瞪的不是别的,是高达798的学力。
“怎么可能……”李峥颤声低吟,“明明只是一个小学生……”
“怎么连你也……”领袖惊讶地探过身,望向杨军。
杨军正在喝水,瞪着俩眼大口的喝水。
讲台旁,林茉茗也被班里的涌动吓到了,有些畏缩地说道。
“我可能年龄比大家小一些……有跳过几级,但普通话……应该没问题的,我说错了什么吗?”
男生们像是被古神感召了一样,集体摇头。
林茉茗这才继续开口。
“我是……在镁国长大的,父亲是中华人。跳过几级,马上会满16岁,近期目标是考驾照。嗯!我是个规划感很强,非常成熟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强调这个离她最远的特质。
关键问题是,这边要18岁才能考驾照啊!
这规划力是不是强过头了?
当大多数人还在为此不解的时候,李峥已经上到了第二层。
16岁、驾照、规划、成熟。
四个跟她毫无关系的词串在一起。
很明显,这是在自嘲!
是西方流行的脱口秀技巧。
只是坑挖得太深,大家很难听出来好笑罢了。
虽然李峥也没觉得好笑,但既然她这么努力的搞笑,作为情商高的人,是不该让她冷场的。
“哈哈哈。”李峥不轻不重地笑了出来,甚至抬手准备鼓掌。
在他的设想中,大家应该会跟着自己的笑声,领悟到笑点。
然而并没有。
全场都很沉默。
甚至有些气愤地凝向李峥。
李峥要鼓掌的手,也悬在了半空。
什么情况?脱口秀的门槛这么高吗?
至于台上的林茉茗,白脸瞬间化为红脸,本来只是努力的隐凶,现在变成了真实的超凶。
“哪里好笑么?”林茉茗直接瞪了过来。
“都……都很好笑啊。”李峥茫然四望道,“大家都没感受到笑点么?”
林茉茗看着真诚的李峥,憋得莫得话说,气恼逐渐沦为羞愧,扭脸便欲往外跑去。
“我……我不说了!”
“别!”吴越愤然起身,冲李峥道,“李峥,大家才刚认识,还没熟到能开这种玩笑的程度。”
“???”
关键时刻,后排偷拍的常刻晴突然放下了手机。
“我懂了,是错位的文化想像力。”常刻晴认真点了点头,“李峥大概听出这一段是自嘲的笑话了。”
经她一点,大家才想通。
紧跟着都努力笑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
“仔细想想确实。”
“哈哈哈。”
然而常刻晴并没有说完。
“但这应该是误会,林茉茗并没有讲笑话,她是认真的。”
笑声又戛然而止。
林茉茗驻足台侧,突然就很想哭,就又凶瞪向李峥。
“自嘲……为什么会认为是自嘲?”
李峥规规矩矩答道:“因为在我们国家18岁以上才能考驾照。”
“啊!”林茉茗眼儿一瞪,“还……还要等4年?”
“等等。”李峥也是眼儿一瞪,“你刚刚不是说自己马上16岁么?”
“我……我,你关心这个干嘛!”林茉茗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就要哭了,就要哭了!
“好了……”常刻晴叹道,“李峥你先不要说了,让林茉茗介绍完,会后你们再消解误会。”
“好,多谢学姐。”李峥回身点了点头。
“嗯。”常刻晴冷艳抬手。
哇哈哈哈哈!
情商比我还低!
哇哈哈哈!
虽然常刻晴成功地完成了控场。
但林茉茗,再也不是那个自信的女孩了。
眼眶里就要盛不下了,随时随地都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就这么低着头,抓着裙子,努力地讲。
“喜欢的专业方向……是……中华古典哲学……古生物……还……还有考古……后两个都只有蓟京大学才有……”
“我……我学习很好的,不是那种瞎混过来的留学生……”
“啊……班里没有黑……肤色较深的留学生吧……”
林茉茗说话的同时,惶恐地望向了莫念。
莫念又是一颤。
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但,如果是她的话……
被冒犯,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
莫念想到这里,又是一怔,将双指支撑化为了单指,展开了更痛苦的修行,整个人也随之飞颤起来。
林茉茗也才松了口气。
还好这位留学生听不懂汉语。
她拍了拍脖子继续说道,“兴趣是制作标本、收集化石和陨石,还有网球……应该还有吧……希望在这里能开发出新的兴趣,嗯……”
“还有……希望大家不要用对待歪果仁的心态与我交往,我和大家是一样的,不然不会千里迢迢回到这里……毕竟,我们都没法选择自己出生的地方……”
“最后,希望和大家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说到这里,林茉茗又委委屈屈地瞪了一眼李峥。
“那个人!……你除外!”
这才鞠躬下台。
掌声过后,介绍继续。
领袖幸灾乐祸拍了拍李峥:“帅逼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误会,刚刚是误会。”李峥用力地辩解道,“脱口秀就那么不好玩么?脱口秀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不是说这个。”领袖吧唧着嘴道,“你这个属于硬上强撩,她算是永远记住了,刻骨铭心了。渣,实在是渣。”
“别闹了,她才14岁,中科少年班也就这样了。”
也许是因为14的发音太过刺耳。
前面的林茉茗突然耳朵一抽,回头恨恨磨着牙委屈瞪来,有种唔唔吃人的气势。
李峥俩人忙收声摆手,误会,都是误会。
14岁能有这个学力,我崇拜还来不及呢。
然而林茉茗并不买账,回过身,低下头继续唔唔咬起手来,似乎在酝酿复仇行动。
接下来的自我介绍,难免又回到了寻常的节奏。
除了一位女生提出要竞选班长外,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英培有一个标牌就是“容纳不同形状的灵魂”,但从这些保守低调的介绍来看,仿佛大家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领袖也是愈发觉得索然无味,看着旁边揉着紫红手指的莫念小声道:“你这到底什么毛病?也犯不上这么自虐吧。”
莫念并未答话,只是继续揉手指。
“要不这样吧……”领袖嘴角一扬,突然有了一些想法,“你看这些介绍怪无聊的,咱俩上去整点真东西,把后面人带入正轨。”
“我本来就要说真东西。”莫念道。
“不是Ukulahlwa,是真正的自我介绍。”
莫念茫然抬手:“这些不都是真正的自我介绍?”
“不不不,完全不是。”领袖说着直接站起了身,“我给你示范一下。”
话罢,领袖信步朝前走去。
本来应该下一个自我介绍的同学。
见状就很自觉地坐了回去。
没办法……气场差的太远太远了……
就连组织者吴越,也只是咽了口吐沫,接受了这个设定。
领袖走到讲台旁,十分拉胯松弛地斜靠了上去。
“朋友们。”领袖笑道,“都是第一次上大学吧?”
没人敢不点头。
“这个风气不对啊。”领袖大方地冲吴越抬了抬手,“全是你给带歪的,要都是这种介绍,群发简历不就好了。”
吴越表示很茫然,但也不敢动。
“行了,别紧张,我说我的。”
领袖说着,像是科技公司发布会上的CEO一样,开始了漫无目的左右横走,顺带忽悠。
“我们为什么选这里?”
“为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为了遇见各种各样的灵魂。”
“可前面老弟老妹们的介绍,只有躯壳,没有灵魂。”
“灵魂是什么,诸位。”
“是你本真的样子,精神的向往。”
“大家为什么表现不出来呢?为什么就不愿表现出来呢?”
“我懂,我知道为什么。”
“先跟着我回想一下。”领袖闲庭信步地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你们有谁,小时候的理想是买一套蓟京的房子么?”
“废话,当然没有。”
“但你们将来一定会变成那样。”
“不要骗自己,我知道的,因为我当年菁华的同学们已经那样了。”
“不是个别现象。”领袖说着,手向上抬起,又稳稳按下,“是所有,全部,全部都变成那样了,你们也会的。”
神奇的现象发生了,不少人竟跟上了他的节奏,跟着点头。
其实用不了那么久,真正规划感强的人,现在就已经有这个愿景了。
“而我想说的是。”领袖突然停住脚步,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任何一个男孩子,小时候的梦想绝对不是买一套房!”
“一套他妈的,蓟京的,他妈的学区他妈的房!”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千百种灵魂活成一个模样?”
“是驯化,朋友们。”
“世界在有意志地驯化我们。”
“改造我们的思想,将我们捏成它最需要的样子。”
“这不自由,朋友。”
“不自由。”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房子是枷锁,钱是枷锁,烟是枷锁,游戏也是枷锁,无非大小和远近之分,即时满足与长久奴役之别。”
“我曾沉溺于游戏,三次高考,两次劝退。”
“我休过学,干过三和日结。”
“我旷过考,打过电竞职业。”
“我曾以为那就是自由。”
“好吧……三和那段日子确实挺自由的,打一天工可以玩三天。”
“但朋友们,这是狭隘的,狭义的,不可持续的自由。”
“只是通过降低自己欲望期待达成的犬儒主义。”
“而我们,除了那位留学生,很明显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
“唯物主义的自由之路在何方?”
“同志们。”
“导师只给了我们一个方向。”
“解放生产力!”
“所以我再次进入了大学,将高……将工科视为学习的方向。”
“确实菁华工科更好,但我犯了点事,怕他们不收我……”
“其实这段收尾我应该煽一下情,继续上价值观的,但我还是选择消解掉这些。”
“这样方便你们随便思考,喜欢,讨厌,或者批判我。”
“这是你们的自由。”
“我叫屠夷寇,以上便是我的自我介绍,我所谓灵魂的形状。”
“希望后面的同学保持风格,尽可能展现出自己的三观和思想,别再整背简历那套了,展现一下蓟大英培该有的水平。”
“好了,下一位,请。”
掌声出现。
是莫念!
非常认真地鼓掌了。
李峥等人紧接着跟上。
一开始只是星星点点的掌声,更多的人逐渐续上,直至燎过全场。
屠夷寇本人却没听见一样,晃晃悠悠拉着胯回到了自家排前。
场子莫名热了,吴越跟着起身说道:“下一位同学,请。”
之前本该上场的那位同学,站起了一下,但又虚弱地坐了回去。
这尼玛的……这么接啊。
好不容易才整理好自我介绍模板……
这他妈的是领袖演讲啊,怎么可能续上这玩意儿……
却见教室后排,那个男人终于也站了起来。
“我来吧。”莫念冲屠夷寇点了个头,“你得逞了。”
他就这么木然地与屠夷寇错开了身,一步步走向讲台。
出现了。
另一尊大神。
与屠夷寇那种松垮的状态不同,莫念站得很僵硬,语速也如一往般缓慢低沉。
“鉴于屠的坦诚,我也决定来一次毫无保留的介绍,以便大家决定是该接近我,还是远离我。”
“我叫莫念,在初三时拿到了全国生物竞赛冠军,当天就与蓟大签了保送。”
“于是,最紧张的高中三年,成为了最自由的三年。”
“但我并没有利用好。”
“屠所说的,那种狭隘的自由,我非常理解。”
“请容我交代一下背景。”
“我是一位性瘾者。”
噗!!!
屠夷寇喷了。
大哥!也不用这样和盘托出啊。
介绍一下思想三观就可以了,不用这么拼啊!
与此同时,同学们的惊呼声,并没有打断莫念的陈述。
“也许有人觉得这只是好色,我并不反对这种说法。”
“但我的情况是,12岁的时候就需要一天来8次以上。”
“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在17岁达到巅峰,一天的底限是13次,上限……我也不知道,只是事后别人告诉我,我晕了4天。”
“就连在晕厥的状态下,我都是可以的,会有同好者坐上来。”
“这就是我高中的状态。”
“你们的高中生活是在学习中度过的。”
“我的高中,就是在这一次次之间度过的。”
“因为我长相比较老成的关系,酒吧和夜场并不会拒绝我。”
“因为我的某些先天特长,在软件上我也很受欢迎。”
“在我所在的城市,基本所有晚上会出门的女孩,都认识我。”
“可怕的是,随着次数的增加与年龄的增长,我的欲望和癖好愈发难以控制。”
“我不想引起大家的不适,我只能说……”
“所有你们能从合法公开的影片中看到的情节。”
“都是我15岁以前的玩法。”
“17岁的的那次晕厥后,收治我的那位老大夫,送给了我一张光盘。”
“那里面,有一个老僧修炼的视频,我至今不知道那是哪个宗教,老僧是谁。”
“全程没有任何语言,但我还是着了魔一样,随着他去修禅,去领悟,去努力……”
“一天后,我发现……”
“我竟然能让自己软下来了。”
“通常,只有特殊药物才能对抗我无时不在的坚挺。”
“但那天,除了水我什么都没咽过。”
“那种松弛自洽的感觉,至今仍在我的血液里回响。”
莫念说到这里。
满脸幸福。
底下的男同学们。
满脸羡慕。
为什么要治呢?
这难道不是超能力么?
这么好的超能力怎么就放弃了呢!
莫念回味够了,才继续说道。
“我才发现,我身为一个生物竞赛冠军,根本不了解自己。”
“我才发现,我们从未掌控过自己的身体。”
“那些各异的细胞,那些精妙的激素,那充盈的肌肉,那饱满的脂肪。”
“他们是与我们共生自由的小个体,就像是我们与地球的关系。”
“那天开始,我开始尝试换一个角度与他们相处。”
“至今仍在修炼途中。”
“如果我偶尔做出一些让人费解的动作。”
“那一定是我在对抗性瘾,绝无冒犯之意。”
“尤其是与女生对话的时候,我可能会突然单指俯卧撑。”
“所以有事尽量发微信吧。”
“此外,我的专业偏好,当然也是生物。”
“之所以没有选择生物学院,是因为我希望更多地学习哲学、宗教以及化学方面的知识。”
“有可能的话,我想用新的,用一种精神与物质统一的方式,重新诠释生物学。”
“嗯……我可能还需要选一下量子物理……”
“最后,我的兴趣是禅修、园艺栽培、极限健身和摒弃了画面刺激、暗含力量的老电影。”
“谢谢大家,下一位同学可以上来了。”
莫念说完,又像是雕像一样向305所在方向平移过去。
这次的掌声稍微稀疏了一些。
倒不是不精彩……
主要是,孩子们都被吓坏了。
尤其是军宝儿。
都快吓哭了。
然而还有更极端的情况。
比如林茉茗,完全没有听懂!
全程左看右看,努力露出和大家差不多的表情,显出很懂很成熟的样子。
更极端的是常刻晴。
她早已进入了“阿巴阿巴阿巴”的状态。
大脑被填满然后又放空,填满然后放空……
好在她是一个人坐在最后排的,暂时没有人关注到。
305这边,领袖已然起身相迎:“念……念兄……早知道这个情况……我就不勾搭你了……”
“没关系,早晚要公开。”莫念洒脱地坐回了座位,“这样也好,女生会自觉离我远点的。”
“兄弟,我真的从未见过这种需求……”领袖忍不住问道,“那你这么没日没夜的整,就没出个意外,整出点什么?”
“嗯……理论上我最多有5个儿子和7个女儿……因为我也记不住她们的样子,有的时候随便一个抱孩子的女人就会上门来要钱……我爸妈被坑了好多次了……别的不好说,他们一定是世界上最不想抱孙子的父母。”
屠夷寇听着这些,也只有暗暗咋舌了。
如果造高达需要人类基因的话。
选他准没错。
静默的班级中。
压力,再次集中到了原本该自我介绍的那位。
他亦早已汗流浃背。
这个……
他妈的……
更难接了……
我就是个普通人啊……
逼我讲老家春耕的景象吗???
唱歌劳动号子?
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