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hjf火熱小說 第九星門笔趣-第二百九十二章 宗主真能舔相伴-tfyu5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修行界很大,大到无数人终其一生都没离开过自身所在的宗门疆域。
但因为传音玉,修行界又仿佛很小,小到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被人第一时间曝光出来。
凌逸大闹绝世宗的消息,还没等他到丹心宗和归元宗,就已经彻底传遍这两个宗门。
人心惶惶!
头顶那富含灵气的空气都变得无比沉重。
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之前对凌逸的印象,大多人都只停留在修行界大会的十冠王这上,觉得他是个年轻而又强势的天之骄子。
尽管在修行界大会上,凌逸也曾有过困住境界高深的法阵大宗师这种“壮举”,也曾压得无数八大古教同龄天骄抬不起头,但这些并不足以在人们心中形成“凌公子举世无敌”的印象。
要真有人这么说,多半会被笑掉大牙。
真当修行界没人了吗?
年轻是意味着修行界的未来,但真正把持着修行界的,却依然还是那些活了无尽岁月的老家伙们啊。
发生在绝世宗的事情,让无数人感到震撼,原来凌逸竟然真有跟渡劫大修一战的本钱。
对那些跟凌逸无冤无仇的人来说,只是感觉到莫名震撼。
但对和凌逸有恩怨的人来说,那就不仅仅是震撼的问题了。
他们还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丹心宗内,一群当年参与过抢劫凌云宗店铺,并肆无忌惮杀人的门人弟子悄悄聚在一起。
有绝世宗的前车之鉴放在那,他们已经有点不敢相信宗门高层会往死里保他们了。
“兄弟们,如今摆在我们面前就只剩下一条路,离开宗门,远走高飞!”
“宗门是不会保护我们的,看看绝世宗那些人的遭遇就知道了,留在宗门看热闹,最后他妈自己成了热闹……”
“那凌逸,不是跟八大古教弄了一个什么关爱散修的基金会吗?咱们逃走,改头换面,把自己当成是散修!他来追杀咱,咱就通过他一手弄出来的基金会,活得美滋滋的给他看!”
“对,就是这样,咱们只要远远逃离这里,回头弄个假身份,充当散修,一样可以混得很好!”
对话虽然热烈,但气氛却稍显沉闷。
因为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宗门会不会任由他们离开呢。
“什么也别说了兄弟们,赶紧走吧!趁现在凌逸离咱还远,趁宗门那些高层还没彻底做出决定,再晚就来不及了!”
“不错,咱们逃走之后,必须分头行动!”
“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行踪,要分头行动,不能让人将我们一网打尽,因为就连咱们自己的宗门,都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是的,除了我们彼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一群人说到这里,情绪变得更加沮丧。
明明只是奉命行事!
谁能想到最后竟落得这种下场?
就连逃走都只能偷偷摸摸,甚至还要防着宗门为了给凌逸一个交代,把他们抓起来送出去!
这叫什么事儿?
一名青年模样,实则活了很多年的合一修士,面色沉重的叹息着:“什么都别说了,这件事教会我们一个道理,从今以后,还是做个散修,自由自在更好!”
“走吧!”
“现在出发!”
这群人所在的区域,并非宗门核心区域。
加上他们各自都是小有地位那种,因此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惊动什么人。
临分别前,那名合一境界的修士冲着众人抱拳:“诸位同门,从今往后,我们可能再也不能见面了,多保重!”
有人忍不住伤感落泪,哽咽道:“从此天各一方,诸位同门,保重!”
但也有人安慰道:“没事,咱们不是还有传音玉呢嘛,等什么时候大家都安稳下来,相互给彼此报一声平安!”
“不错,这世上也就只有我们这些人,才算是真正的同门了!”
“天涯海角,诸君保重!”
一群人分开,易容的,藏身的,走小路的……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悄然离开丹心宗。
丹心宗宗门核心区域之内。
一群长老围坐在一起,正在召开会议。
有人进来在其中一名长老身边传音说了些什么,这名长老轻轻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坐在首位的丹心宗宗主,是个看上去年轻英俊的男子,他看着那名长老问道:“他们都走了吗?”
那长老点点头道:“是的宗主,都已经悄然离开。”
会议桌对面有长老皱眉,但却没说什么。
丹心宗宗主眯着眼,淡淡道:“通知凌逸,凶手逃了,告诉他,我们愿意做出赔偿,也愿意道歉,但当年行凶的弟子逃走了,这个是真没办法,谁让他制造出了传音玉,让消息流传的那么快呢?”
“我们……真的要赔偿道歉?”有长老语气不甘的问道。
看着年轻的丹心宗宗主微微皱了皱眉,心里暗骂一句不道歉赔偿你能怎样?
语气却带着几分无奈,轻声叹息道:“如果让人在宗门外面设伏,我们有把握直接将其击杀吗?”
在座一众长老会成员全都变得沉默起来。
这个……真的没人敢保证!
如果是在之前,肯定所有人都认为这种事太容易了。
那凌逸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合一修士。
没有经历过天劫洗礼,根本算不了什么,随便去两个渡劫,一巴掌就能把他打成肉泥!
可自从知道凌逸跟绝世宗宗主大战数百回合都没有分出高下,绝世宗主还被他压制得连连后退这件事情之后,就没人再像之前那样信心十足了。
这个疑似玄阳古教教主血脉后人的年轻天骄,妖得有点过分!
“既然没把握直接将其击杀,那么只要我们这么做,就等于跟他彻底不死不休了。”
丹心宗宗主说着,看向众人道:“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下一个目标是谁,所以,先把态度表明,其他的事情……继续观望!说不定,他先去归元宗,还就死在那里了呢……”
众人都苦笑起来,这种事儿,也就想想吧。
人家哪有那么傻?
真力竭了,就不能等恢复之后再去吗?
绝世宗留不住他,归元宗又凭什么留得住他?
此时。
归元宗。
最顶级的会议室门口。
归元宗宗主正微微躬身低头,落后一人半步,伸出一只手,做着请的手势:“牛公子,里面请!”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锦衣年轻公子,皮肤白皙,眉目如画,如瀑青丝披在肩上,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不过没人敢这么想,因为这年轻公子一声阳刚之气,身上甚至有一股淡淡血气散发出来!
所以,这位年轻公子只是长得漂亮,但却并不娘。
他叫牛锦峰,来自碧落古教,持修行界兵器谱排名第二的兵器惊鸿剑而来!
专门为了等待凌逸。
之前的修行界大会,牛锦峰因为年龄刚好超过一岁,不愿作弊的他选择了在古教内闭关修炼。
结果,碧落古教一群年轻弟子在凌逸面前折戟沉沙丢尽脸面。
甚至还遭受了不少委屈和羞辱。
牛锦峰出关之后,就想去找凌逸当面挑战。
但被身边人劝住,不管怎么说,牛锦峰的年龄也是比凌逸要大一些的。
而且他是碧落古教教主的关门弟子!
跟之前太初车阳泓不同,车阳泓不过是准关门弟子。
指不定哪天教主遇到个年轻天才,一高兴,还会收徒。
而牛锦峰却是地地道道的关门弟子!
所以他的身份地位,是要比车阳泓要高的。
牛锦峰身边人劝他,不要主动去找凌逸,这样有点过于抬高凌逸。
他不配!
牛公子当时想着,这话也有道理。
他是谁?
凌逸又是谁?
双方身份地位差距实在太大!
既然没能在修行界大会上相遇,之后再主动去找,的确有点太看得起他。
于是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结果若干年之后,号称闭关十年的凌逸出关没多久就又开始折腾起来。
闹出这么多的幺蛾子。
更让人有些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传出他是曾经的玄阳古教教主之后这种消息!
这就有点意思了!
即便玄阳古教已经崩塌数万年,但如果凌逸身体中真流淌着昔日的教主血脉,那他就是不折不扣的“修行界贵族”,是真正的修N代!
而这,是整个修行界都认可的一种身份!
如果是这样,那么牛锦峰再去找凌逸挑战,就很平常了。
教主关门弟子对教主血脉,兵器谱排名第二的惊鸿剑对排名第一的玄阳刀,传出去也没人会说他牛公子欺负人!
相反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佳话——
碧落古教教主关门弟子牛锦峰大破玄阳古教教主后人、修行界大会十冠王……
所以牛锦峰以最快的速度,在消耗了大量极品灵石的情况下,经由传送阵一路疾驰赶到归元宗。
他要在碧落古教的附属宗门这里,亲自等着凌逸上门!
然后杀掉他。
看看归元宗宗主对待他的态度就知道这里的人有多么欢迎他!
对待亲爹可能都没有这么谦恭。
将牛公子请进规格最高的会议室之后,归元宗宗主主动坐在下首,看着纷纷落座之后的一众归元宗长老,面带喜色的道:“咱们归元宗,终究和他们绝世宗不一样!”
“绝世宗遭逢劫难,背后的太初古教连个头都没有冒过,话也没说过一句!”
“但牛公子在听闻归元宗有难之后,不顾长途跋涉,旅途劳顿,用最短时间赶到这里。”
“让我们用最高的礼仪,欢迎牛公子的到来!”
说着,这位渡劫境界,在修行界堪称大能的修行者,离开座位,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声音无比恭敬的道:“归元宗宗主卞丹青,携宗门长老会一众成员,恭迎牛公子大驾光临!”
刚刚坐下的一群归元宗长老,都是微微一怔,多少有些愕然。
不过反应倒也迅速,也跟着跪倒在地,屁股撅起来,头皮贴着地:“恭迎牛公子大驾光临!”
牛锦峰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尴尬之色,也没有任何得意表情,只是淡淡点点头:“行,知道了,你们起来吧。”
一群人谢过之后,起身再次落座。
牛锦峰看着宗主卞丹青说道:“那凌逸若是敢来,自然叫他有来无回。”
卞丹青再次离座而起,跪倒在地,声音无比洪亮的道:“谢牛公子!”
牛锦峰摆摆手:“行了,不用那么多礼节,自家人,随意一点就好。”
听到自家人这三个字,归元宗主卞丹青一张脸都因为兴奋而有些微红,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又要跪。
牛锦峰挑了挑眉梢:“好了,坐下说话吧。”
“哎!”
卞丹青这一声响亮的回答,让会议室里不少长老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宗主……真能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