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gxa优美都市小說 日娛之花未眠-第五百五十二章 姐控的轉移?分享-acoo4

日娛之花未眠
小說推薦日娛之花未眠
西野和树甩头抛开这个想法,虽然自己在这,但明显并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安田早紀带着他去了卫生间,一路上两人还聊了许多事情,安田一方面确实对隐瞒西野和树有些歉意,但另一方面却又些隐隐的期待,就好像脑海里告诉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但内心却蠢蠢欲动。
想着如果今天的事情真的定下来之后,自己该如何面对。
两人回去之后,安田早紀离开,西野和树与安田早嘉单独坐在那里,周围的佣人也离开了。
“西野桑。”安田早嘉忽然出声。
“嗯?”
“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待早紀姐,她为了你可是付出了许多。”安田早嘉脸上一副严肃神情,连带着的像是希冀的言语,“如果不能让她幸福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西野和树一时间无语,听这话确实是像一个姐控能说出来的,关键自己和她姐姐根本还没到那一步,甚至稍微亲密一点的动作都还没有。
但他确实无法直接告诉对方。
于是只能应付着点了点头。
看到西野和树答应之后,安田早嘉才放下心来,他的警告也只是个人行为而已,从第一次在家里见到西野和树之后,从姐姐对待他的方式上就看出来了不一般,到现在果然发展成这样的关系了。
没办法,姐姐总归要结婚的,安田早嘉想到。
他马上甩去这个令他有些失落的念头,假装咳嗽了一下,然后说道:“西野桑,我听说——”
“怎么了?”西野和树见他欲言又止。
“我听说你与乃木坂46的关系不错?”
西野和树有点惊讶对方怎么突然提起这个,转头答道:“是倒是,怎么?”
“咳咳,那个——那你和misa熟吗?”
“唉?”西野和树心中一怔,吃不准对方的意思。
安田早嘉显得有些难为情,他用手整了下自己的头发,故作姿态地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她……她好像不错。”
“啊?”西野和树总算理解他的意思了,这家伙莫非也喜欢偶像了,“你说卫藤啊,她确实不错。”
西野和树夸了一句,安田早嘉点点头。
“我只是偶尔在电视上看到她而已,觉得她的形象挺符合我们公司正在制作的CM女主角的。”安田早嘉尽量心平气和,“所以向你问问。”
西野和树看他的演技拙劣,直接称呼卫藤美彩为Misa还说只是偶尔看到?
不会是因为姐姐找了男朋友而将姐控的目标转移了吧?
“那有合作的话可以找乃木坂LLC的运营谈好,对了,我现在好歹也算LLC的股东,有需要的话要不要我当中间人?”西野和树提出了这个意见。
对方立马摇手:“没关系、没关系,等我自己联系吧,况且公司不还有桥本桑吗,让她出面也没问题的。”
西野和树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刚才说的什么合作都是借口。
安田早嘉虽然在这个家庭环境成长,但现在的年纪却还是少年心性,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
大姐姐谁不爱呢?
两人稍作休整,便有佣人来通知让其前往餐厅就餐。
“安田家主今天怎么没有见到?”西野和树走在路上,想着安田早嘉问道。
对方叹了口气,说道:“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在休养,平常也不怎么出来,待着书房比较多。”
西野和树回忆起安田浩次的样子,那时候自己见时还身体还非常硬朗,写书法时也挥毫有神。
“那真的是该保重身体。”
“所以这次聚会我还是比较惊讶的,爷爷坚持要办,没人能劝的了他。”
西野和树也不问什么病,毕竟人一老,各种病痛就会像是见到地上掉落食物的蚂蚁一样围着你,大大小小的,甩都甩不脱。
两人走到餐厅,正巧也结束了这个话题。
西野和树让安田早嘉走在前面,自己作为客人则落后一步。
走到餐厅里面,中间是一张较大的长方形桌子,上面铺着华贵的类似丝绸的巾毯,上面是巨大的水晶吊灯,餐具都是欧式风格,在灯光下栩栩生辉。
场内众人已经坐好,安田忠显与安田忠信分别坐在主位两侧下首第一个,他们身边是各自的妻子。
两家人相对而坐,女儿对女儿。
只是大伯一家又多了一对男女,应该是夫妻关系。
经过介绍,果然是安田忠信的另外一个女儿。
而他的两个儿子今天因为在外地都没能过来。
安田早嘉坐到了母亲旁边,这是特意给他留的位置。
“和树君,快坐下吧。”安田早紀的母亲美穗带着笑意对着西野和树招呼道,很是客气。
于是,他坐到了安田早紀的旁边,对面坐着的是安田裕次郎,让他觉得有些怪怪的。
所有人坐定之后,只是轻声地聊着些普通的话,大家都是等着上首的安田家主到来。
“早紀,今天的场合也太严肃了吧。”西野和树认为挤进别人的家族聚会里本身就很奇怪,特别处于这种氛围中,整个人都有些不适应。
他还是喜欢自由与恬淡的场合,修罗场除外。
“哎呀,你就适应一下吧,以后就好了。”
“?”
以后?
西野和树刚才的话是凑在安田早紀耳边说的,本来就不是能够被别人听到的话题。
但刚才的动作在别人眼里,确实一种两人很亲昵的表现。
“和树君与早紀的感觉果然很不错呢。”堂姐安田爱美说了一句。
安田早紀露出恰到好处的羞涩。
安田早紀的母亲美穗听闻也露出了满意的神情,而西野和树对面坐着的安田裕次郎若有所思。
稍待之后,他也凑到了自己的妻子安田爱美面前,刚刚开口,便被对方不耐烦打断了。
“有什么事直接说,柔柔弱弱弄的我难受。”
安田赘婿缩了回去,一脸无奈。
心里想着,明明你刚才对那家伙可不是这样说的!
不过他还是没有说其他的话,看上去受起惯了,甚至长辈们也没有表示什么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