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q69熱門都市言情 神話版三國 起點-第三千六百三十八章 我捕捉到了好東西讀書-6yvto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张春华拽着的卢马往出走,的卢这个玩意儿虽说聪明,但和张春华这种家伙还有相当的差距,最后愣是被忽悠瘸了,然后就这么被张春华拖走,当然也不乏的卢觉得张春华说的很对——我只是卖掉你一次补贴一下家用,腿在你身上,你又不是回不来。
本着这种想法,的卢答应了张春华的提议,从某种角度讲,的卢跟着张春华的时间太长,也确实是学坏了。
至于说紫虚,在张春华将的卢拖走之后,一群辛勤的小蜜蜂就又变回了紫虚本体,然后狠狠的抹了一把冷汗,紫虚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手贱,只是看到了蜂蜜,手贱抹了一把,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哎,这样是绝对不行的,我得找个人帮忙。”紫虚吐了口气,然后分出一个小蜜蜂去地宫那边。
别问为什么紫虚能分出小蜜蜂,紫虚自己也不知道,这技能是几分钟之前才开发出来的,否则实在是不可能糊弄过张春华,总之有了这个技能之后,情况还算可以。
张春华警告紫虚说是你吃了多少,你就给我补回来多少,虽说紫虚很清楚自己其实并没有吃,但你能和心情不好的妹子讲理吗?其实是不能的,妹子心情不好的时候,逻辑链是不完整的。
因为那个时候主要是要发泄,而不是为了讲理,真讲理的话,谁还会生气,逻辑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发火。
于是紫虚牌小蜜蜂迅速飞到了地宫之中,也没有显形,就在地宫里面飞呀飞,而地宫的仙人又不是傻子,自然能感受到这蜜蜂上有紫虚力量的痕迹,所以也都盯了几眼,没啥兴趣的就继续镇压地宫。
相对来说比较闲的那种,注入北冥啊,幻月啊,镇星啊这些家伙,则是生出了一些兴趣,毕竟大家在一起镇压国运好几年了,也都熟悉了,所以在看到紫虚牌小蜜蜂的时候,莫名的有点兴趣。
虽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有机会去学习这种力量的话,北冥这些人还是很有兴趣的,毕竟所谓的仙法都是靠交流来获取的,这年头虽说有门户之见,但仙人这种生物之间是没有的。
毕竟这些家伙之间存在一种全覆盖能力,双方一个互相覆盖,能不能确定自己是自己还是一个问题。
而全覆盖之后,力量属性、记忆、能力等各方面都会变成被覆盖的仙人,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确定对方是不是对方,自己是不是自己,这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
故而仙人是没有什么门户之见的,因为就像你现在的看到的紫虚是不是曾经环游世界的紫虚还是一个问题。
虽说目前的这个紫虚拥有曾经那个紫虚的记忆,思想,以及力量,但谁有能保证这个紫虚不是其他仙人覆盖后的情况。
毕竟仙人的本质就是一团有生命概念的天地精气,而仙人的意识,力量,记忆这些都是可以靠覆盖这种近乎加载的方式上传到这团天地精气之中,所以从本质上讲,这群仙人还是不是曾经的自己也是个问题,顺带一提,这种行为从某种角度讲也是仙人的某种对抗。
毕竟时光偷渡原理的核心就是拿仙人当闹钟使用,同源同质的仙人是很容易被那些远古大佬的后手干掉的,毕竟谁让他们原本就是一体的,如果说那些被轻易干掉的仙人是被迫当了闹钟。
那么现在活下来的仙人,表示我还想活的更久,我完全不想当闹钟,像淮阴侯和武安君那种重活一世才是我们真正的想法。
可这也改变不了仙人的本质,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因为同源的问题被自己的前身吸收掉,然后前身从棺材里面爬出来,再活一世。
虽说白起已经向老天爷举报了,可这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只能说这条路变得很艰难,可真要说封死了的话,不现实。
商鞅就算是强,但商鞅毕竟是一个死人,靠着遗留下来的后手镇压了这群还没有彻底复苏过来的家伙,可单凭这一手肯定不够。
如果商鞅活着,这些仙人绝对相信商鞅能做到将那些人镇在棺材之中,将他们镇到海枯石烂为止,然而现在的情况明确说就是不现实,商鞅已经死了,哪怕有后手,哪怕有白起在这个时代启动,也解决不了未来那些人肯定会回来的问题。
因为人太多了,如果说仙人之中有大半都是作为闹钟的存在,算算当时好上百的仙人,哪怕这些仙人都很弱,但闹钟这种东西要的不是强弱,要的是铃声够大。
因而哪怕存在某些人化为数个仙人,恐怕想要这么干的古人都有好几十,甚至可能有近百。
现在仙人就剩他们这么一点了,其他的仙人都被打死了,那么也就意味着那些人已经收到了消息,开始了复活。
商鞅的后手镇压了这些人,但绝对不可能一直镇下去,以一人之力对抗全天下,在春秋战国这些时代不是没有成功的事情,相反,力压天下,以一人而成就国家的存在并不少。
可这些都要求那个人惊才绝艳,且活着,商鞅称之为惊才绝艳确实是没问题,可问题在于人已经死了,后手已经固化了,被破解也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毕竟对抗的人太多,而且人还都不弱。
故而剩下的这些仙人学会了新的技能,也就是全覆盖,我把我覆盖在别人身上,对方具有了我的意志,我的记忆,我的能力,我的思维,理论上讲,我在别人身上又活着了。
可这个我要是被砍死了,能作为闹钟吗?
完全不能的,因为就算是被砍死了,组成仙人的天地精气也不是同源的,代表着记忆,思维这些同属性的东西又继承自前人,所以这个闹钟是有毒的,是吸收不了智慧和力量,让曾经的自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所以仙人也就能躲过一劫。
这样从某种程度上讲确实是破解了仙人作为闹钟的问题,同样从另一方面讲,这个东西被如此轻易的开发出来,剩下的这十几个仙人背后站着的曾经的自己,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角色。
进而从一开始所谓的闹钟,对于这些人来说就未必有效。
可不管怎么说,这种覆盖方式,确实是让还存在的仙人安心了很多,毕竟有的选择的话,他们还是不想回到曾经的。
哪怕曾经的自己是人,而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算不上人,可要说回归过去什么的,仙人们再洒脱也是挣扎的。
就算曾经非常渴求自家过去的南华,现在也变得很随意了,他想要的过去,是以自己为主的过去,而不是曾经的那个他的过去,从他们羽化登仙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再是过去的自己的。
所追求的过去,只不过是叶公好龙,想知道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而已,并不是什么不可抛弃的理想,实际上在确定追求过去会有大恐怖,极有可能将现在的自我吞噬,然后让曾经的自己活过来之后,这些现在活的很开心的仙人,都默契的停止了追求过去。
活着不好吗?哪怕再怎么洒脱,智慧生物也是趋利避害的。
除非是真到了没有选择的时候,否则谁会那么平静的面对生死。
“我出去看看。”幻月看着其他人说道,他对于紫虚派小蜜蜂很感兴趣,这种技能有点意思,很值得开发。
毕竟能将自身变得这么小,那么组合一下,自己也就能独立开启玄襄,对于大多数先天智力很不错的仙人来说,学习玄襄并不困难。
紫虚现在的状态,给了仙人们一个新的方向,散称这种渺小而具有集体意识的状态,化为一片自己,以渺小的自己为根基,成就新的玄襄,一个活着的玄襄,甚至还可以是立体的。
这样的威力应该会成倍增加,毕竟仙人本身就能有意识的调动天地精气,两相配合,说不定能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战斗力。
“你小心点。”寿星笑眯眯的看来幻月一样,幻月翻了翻白眼,有什么可怕的,撑死被紫虚伏击了,可这会死吗?不会死那怕什么。
等幻月离开了之后,寿星等人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幻月能撑多久就回来了,然而他们还没有讨论完,幻月就从大门进来了。
“学会啦!”幻月兴奋的说道,“接下来就是开发立体形态的玄襄阵,我已经学会了分形化体,然后凝聚集体意志,未来的道路在我的面前已经显现了。”
“我怀疑之前的幻月已经被紫虚打爆了,这个幻月是紫虚覆盖后的产品。”镇星幽幽的说道。
“你那不是废话吗?肯定是这样啊。”新一代荧惑翻了翻白眼,说起来还真没人知道新一代荧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紫虚之前飞过来,肯定是为了骗一个家伙过去杀了,现在幻月肯定被骗了,说不定意识都被覆盖了,搞不好真的以为自己是紫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