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7c5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帝逆洪荒 txt-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憤怒的宇宙意志!熱推-3q6fq

帝逆洪荒
小說推薦帝逆洪荒
“不好!”
就在这个血色眼睛出现的第一时间,六道就是暗自喝了一声。
作为曾经的巅峰强者,他最是明白这血色眼睛是什么存在了。当年他们打碎了道。但是打碎了道,并不代表着就彻底泯灭了道。凭他们还没有那个能耐。
有一部分道之碎片被他们夺走了。一些道之碎片消失了。还有一些道之碎片残留了下来。
这些存留下来的道之碎片不是别的东西,赫然就是此时此刻出现的血色眼睛。
当年的道,那亦是一个概念。
他是无所不在,无所不存的。想要彻底抹杀了道,想要绝了道的根子,太难了。
那么为什么之前十大开天灵根动用了道之碎片,这十大开天灵根联合起来的道之碎片可要比现在的六道拥有的道之碎片多得多啊。如果这个血色眼睛有所触动的话,他应该早就出来了。
之所以会发生现在才现身的缘故,这就需要一个诱因了。这个诱因不是别的,正是武祖。
道虽然破碎了,但是他冥冥之中的意志却一直存在着。只要永恒界没有被灭,那么他就会遵从最原始的本能来行事。虽然没有了完整的意志,可他仍旧是一个庞然大物。况且经过了这些年来的重新孕育,这曾经残留下来的道之碎片亦是恢复了不少的本领。
寻常时候,他都是在被动的运转着。是陷入到了深层次之中的恢复之中。除非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唤醒他。
十大开天灵根手中的道之碎片尽管是他曾经的一部分,但是却仍旧不够唤醒他。因为这些道之碎片一方面在四纪大世界之中,这是隔了一个大世界。再一个就是这些道之碎片被这十大开天灵根给炼化了,这身上已经沾染了别的因果了。所以,这才是没有惊动这血色眼睛。
可现在六道手中的道之碎片就不一样了。武祖的强行突破永恒巨头直接让血色眼睛暴露。因为这是在违逆着来自宇宙意志,也就是这曾经的道定下来的规矩。
这就是切肤之痛了。必须要有所反应。
这样子一来,事情就明朗了。
道之碎片明晃晃的就暴露在了血色眼睛眼前了。这就相当于是当面打脸了。
本能性的这血色眼睛就会出手。他要夺回属于他自己的道之碎片。
本来以为只有武祖一个小偷呢,谁知道这面前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大盗。
这下子,这血色眼睛就火了。
第一目标立即就是转换了。主要矛头指向了六道。
这些事情说起来很繁琐,但是对于这血色眼睛来说,却不过是瞬息之间的决定。
“卡!”
恐怖的血色雷电直接就是劈杀了下来。目标赫然正是六道。是此时实力达到了永恒之帝巅峰的六道。
“该死的道,都半残废了,还这么的凶狠!”六道一下子就中招了。
这血色雷电当真不简单。每一击都是达到了半步不朽的强度。恐怕再过一阵子,可能这血色雷电的强度还会继续增加。毕竟是执掌宇宙意志的道,实力岂能简单?虽然半残了,可是他的底子毕竟太深厚了。
“卡卡卡卡卡、、、、、、”
随即,这血色雷电根本就没有给六道任何反击的机会。如同是倾盆大雨一样,汹涌澎湃的就是砸了下来。由此可见,这血色眼睛的愤怒。
以至于第一时间这血色雷电居然忽视了武祖。
毕竟曾经的生死大敌出现了,纵然是这血色眼睛的本能都是压制不住了。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武祖一个充足的机会。
武祖这一次的晋级永恒之境,帝辛可没有如之前他和文祖一样晋级的时候打算做一下小动作。
现在贸然出手,那就是在找死。
更别说是褛这血色眼睛的羊毛了。这连想都不要去想。
“武祖,迅速突破!”
帝辛的声音很是急迫。本来帝辛还以为这一次要折了武祖呢。岂料居然还有一线生机存在。
只要武祖及时的在这个血色眼睛杀掉或者六道及时逃跑之前晋级永恒之境就足够了。大商虽然窘迫,但是复生一个新生永恒之境的气运之力却还是拿得出来。
封神榜就是起这个作用的。
在听到了帝辛的震撼传音之后,处于被震惊之中的武祖一下子就是反应了过来。现在还真不是看好戏的时机。此时的这些血色雷霆随便一击就能够让他灰飞烟灭。连帝辛都是挡不住。
“朕来助卿一臂之力!”
在大商之中的帝辛看到了武祖迅速的蜕变。但是帝辛仍旧是嫌弃不够快。现在真是争分夺秒的时候了。因为你是真不知道六道和此时的血色眼睛会有什么样的后续举动。
但是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一下,帝辛会迅速撤出这里。
六道不是傻子。不会这么傻乎乎的与宇宙意志扛下去。这真的划不来。
哪怕是暂时退去,待得后面再找大商算账。总不能大商之中还有随时能够强行晋级永恒之境的大能。
大商气运之力如是狼烟一样汇聚在了武祖的头顶之上。武祖身体之中的血液如同是大江大河一样在咆哮。
武祖在蜕变着,朝着更厉害蜕变。这是一种质变。如果扛过去了,那么武祖的命运将会彻底走向辉煌。看看文祖,看看钱祖,看看泥菩萨,他们如今的厉害谁都看得见。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在武祖蜕变的时候。六道是真的要咬牙切齿了。
六道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血色眼睛是如此的决绝。根本就不给他任何的退去机会。这是逮住了他,直接要弄死他。
是的,此时的血色眼睛是直接盯住了六道。他不光是要夺回这个道之碎片,更是要抹杀了六道。
在大商之中,看到了此刻狂暴的血色眼睛,众人尽皆都是一阵阵的心悸。他们之前那作死的几次行动幸亏没有引动这血色眼睛的继续追究,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