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jf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尋唐 起點-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以後該做的事情熱推-kop1o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雨水噼里啪啦里打在凉亭的顶上,也落在眼前的池塘之中,溅起一朵朵的水花。池塘里的残枝败叶无精打彩地浮在水面之上,偶尔能看到一两尾鱼儿摇头摆尾地探出脑袋,吐出一个个泡泡之后,又无声无息地潜游了下去。夏日里,这个池塘想必也是莲叶片片,叶绿花红极是好看的。
不过此时,却委实没有什么看头,只是让人平添了许多的忧愁。
腾建的心情,就像这池塘里的这些残枝败叶一样,说不得就要随着这秋雨,慢慢地雨打风吹去了。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原本是萍乡知县在乡下的一处庄子,只不过现在萍乡知县已经掉了脑袋,他一生所积累下来的所有财富,全都成为了腾建的战利品了。
这个庄子,就是腾建此时的屯兵之所。
庄子里很安静,但庄子外面却很热闹。
他的部队正在补充人手,人员优先从刘谙所部之中招收,当然,也会从外面招收一部分来补齐缺额。
腾建准备将自己的左军扩充到一千五百人。
刘谙所率领的二线部队,战斗力不是没有,但腾建却不想要太多,能从中挑选一些还算听话的人补充进来就算不错了。这些人的心已经野了,军队的严厉约束,对于这些人而言,已经是一种桎锢,把这些人招进来,不但不会让军队的战斗力得到加强,反而会成为一种拖累。
军队绝对不能变得像土匪一样,否则他们的战斗力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腾建情愿挑选一些良家子来重新进行训练。当然,现在所谓的训练,就是以战代练了,这样一来的话,伤亡肯定是会高一些,但这样练出来的兵,却也是最好用的。
这一点,刘信达与腾建是有共识的。所以像劫掠这样的事情,刘信达是绝不允许他的一线部队加入的。一线部队只管拿钱,脏活累活,便由二线部队去做。
池塘的对面,也就是大门的方向,数名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人在一名军官的引导之下向着这里去了过来。
腾建眯起了眼睛,坐在最头里的那个,虽然看不清容颜,但此人却有着明显的特征,在雨中泥泞的道路之上,一行深一行浅的脚印,显得格外明显。
绕过了池塘之后,除了当头那个人之外,剩下的人,全都停了下来。只剩下那个瘸子,拄着拐,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进了凉亭。
摘掉斗笠,脱掉了蓑衣,露出了那人的真面目。
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再加上身有残疾,这样的一个人走在大街之上,一般会惹起很多人同情的,也许有些厌憎的人甚至会戏弄一番这样的人来满足自己畸形的心理。不过腾建却知道,这个人绝对是这天下最为可怕的几个人中的一个。
李泽很可怕,但是,他不管做什么事情,看起来还是讲理的,即便是想要杀一个人,他也会先讲清楚道理为什么要杀你然后才动手。但眼前这个瘸子,杀你,却觉得不会给你什么理由,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掉了脑袋,到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
田波,大唐内卫统领。
现在北唐皇帝李泽最早起家之时的班底之一。
与其他最早跟随李泽的那些人早就名扬天下不同,外界知道田波这个名字的人都甚少,更别说见到其人的真面目了。
但偏偏腾建就见过。
而且是在腾建最狼狈的时候。
李泌炮击鄂州,一举攻下鄂州城,腾建全军溃散,在一路逃亡的过程之中,他屡次遭受到了唐军的围追堵截,尽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最终还是没有能逃脱过去。
他被生擒活了。
直到他见到田波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就被人盯上了。要不然上万溃散部队四面八方的逃亡,唐军怎么就能准确地咬着自己不放松手呢?
一切,都是按着唐人的计划在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腾建哪里还有什么选择呢?
留在鄂州城的一家老小都被唐人所执获并且带到了北唐境内给藏了起来。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甚至还在鄂州城腾建的宅底里放了一把火,在内里扔进去了一些男女老少的尸体冒充腾建的家人。
“腾将军,这一路威武啊!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见神杀神,遇佛杀佛啊!”田波笑吟吟地看着腾建,道。
腾建苦笑着一拱手:“大统领何必嘲笑于我,今日大统领来见我,不知有什么吩咐?”
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斜坐在栏杆之上,田波道:“的确有些事情要商量,接下来你们就要打株州,破湘潭了,等到明年,你们就要远走高飞了,而我们的脚步,也将停下在这一线。以后的路,就要你们自己走了。所以先过来跟你谈一谈。”
腾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么说来,过了湘潭之后,也不会再有武器军械的补充了是吧?”
“有还是会有的,不过不会有这么多了。离开湘潭之前,你们会得到最后一次充足的补充!当然,你们得拿钱来买。但以后你们就要省着点儿用了。因为我们把东西运过去还是有风险的,只能小规模的对你们进行补给。”
“此去千里万里,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一路抵达目的地!”腾建叹息一声。
“以我们对你们对手实力以及战斗决心的判断,你们应当是能抵达目的地的。”田波笑道。“到了哪里之后,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腾建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建议刘大将军开始扩军,开始招纳本地山匪或者挑选本地青壮加入军队,甚至于准备裹协大批青壮了,这些人中,应当有大量大统领安排的人吧,需要我对他们加以照顾吗?”
“不需要!”田波没有否认自己的安排,而是直接道:“这些人将凭着自己的本事在你们的队伍之中立足,如果不能爬起来,或者在战斗的过程之中死掉了,那也是命数。你只管做你自己的事情,这些人你理都不要理。也许有一天,他们甚至会成为你的敌人,与你兵戈相见,你也用不着手下留情。”
“我都无法分辩出他们是谁,又怎么手下留情?”腾建苦笑着道。“我想这些人,一定不会具有唐军那种明显的特征。”
田波大笑起来:“这样好,你们各行其是,将来对我们更加有利。”
“如果真能抵达那些地方,我需要怎么做?”腾建道。
“到了那里之后,你们就是彻头彻尾的入侵者了。”田波笑道:“你们要生存,就要和本地人抢地盘,抢资源,抢人口,在那些地方,可没有什么律法一说,谁的拳头大,谁的道理就足。抵达目的地占稳脚跟之后,你就不要在与刘信达紧紧地绑在一起了,这个时候,你要有自己的地盘,自己能完全掌控的队伍。”
腾建道:“现在我也有自己能掌控的队伍。”
田波指着热热闹闹的外面道:“就算是眼前这只一千多人的军队,你有把握全是你的人吗?”
腾建摇了摇头:“无碍大局。”
“到了那里,你要慢慢地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和地盘,做到能与刘信这分庭抗礼甚至于压住他的地步。”田波道。
“这个恐怕有些难,论起手腕,我不如刘大将军远甚。”腾建叹了一口气道。
“无妨,到了那里,终究还是靠实力说话的,而你,会一直得到我们的补充,纵然不多,却不会断。”田波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断地侵吞,打压当地势力。等到你有了自己的地盘之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你了,建立起秩序,建立起统治。而你,此时更是要将自己手下有能力的人发散出去,任由他们去打拼,去建立属于他们的地盘,至于这些人最后还听不听你的,不需在意。”
“我明白了。”
“终有一天,我们是会打过来的,也许五年,也许十年!”田波道:“我也说不准这个时间,但陛下说了,大唐的周边,不能存在强大的敌人,也不能有化外之民,这些地盘,我们要纳入到我们的统治之下。所以,我们肯定会来的。”
“翘首以盼。到了那个时候,或者我能脱下这身伪装,做一个光明正大的人堂皇行走于阳光之下而无需藏头露尾。”
田波微笑着道:“听得出来,你心中还是有怨气的。不过腾建,就像我第一次与你谈过的那样,你在做的,是为了所有的大唐子民有一个更加光辉的未来,是为了所有的大唐子民的长治久安。你年纪不算大,你肯定会看到这一天的,等到了那个时候,你会为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你可以告诉你的子孙,你,这一生,活得并不遗憾。”
“我是一个军人。”
“大唐的军人,更要以为大唐子民奋斗终身而感到开心。”田波昂首道:“不知有多少大唐军人,为了这一点,死得无声无息,这些人,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不会是每一个英雄都会留下名字的,也不会是每一个人都会被歌颂,被后人敬仰,怀念。我们,要知足。”
腾建点了点头。
“我正在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不不不,保持你本来的风格。”田波道:“你不是我们的探子,你是我们的合作者,一个解放南方的合作者。即便是你将来抵达了目的地,我们内卫的人也不会与你有直接的接触,即便是为你补充武器,也只会是以商业的形式。你需要一个光明堂皇的身份为以后的事情埋下伏笔。”
“是这样吗?”腾建终于有些动容了。
“我们内卫的名录之上可没有你!”田波道:“在写给皇帝陛下的报告之中,你也是合作者。”
“多谢田统领!”腾建终于叉手向对方行了一礼。
田波嘿嘿地笑了起来,从怀时掏出了一叠纸,道:“这里头,有你的父母写给你的信,也有你夫人的信,还有你的大儿子涂鸦,虽然不太好看,但我想你一定最想看到你大儿子的作品吧?你的小女儿已经能在地上走路了。”
“他们还好吧?”
“除了不能公开自己的身份,他们一切都很好。”田波道:“我们按着三品武将的身份供应着他们的一应所需,足够了们的日常开销,另外还有五百亩地。明年,你的大儿子就要上学了。也许将来有一天,前来你这里帮着建立本地秩序的就有你的儿子呢。哈哈,日子说来很漫长,但真过起来,可就快得很了。像我的儿子,在我的映象之中,好像一直还没有长大,可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才陡然发现,原来他都成人了,从武威书院毕业了,他跑来跟我说,要去辽东,要去大唐最艰苦的地方呢!”
“我的儿子,将来也可以去武威书院吗?”腾建问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不仅是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也可以去啊!”田波笑道:“不过现在咱们大唐最好的学校可不只是武威书院一家了,武威书院分家了,分成了好些人学院。假如能考进这些学院,将来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腾建,你的家人,一直会有人照料,当然,也用不着瞒你,他们也会一直在我们的监控之下,这是工作需要,你应当明白吧?这种监控是是中进行的,他们不会有丝毫的察觉。”
“这是应有之理,有人看着他们,也就有人保护他们,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腾建拱手道。
“你是通情达理之人。我想我们可能很长时间不会再见面了,也许将来坐在这个位置的人不再是我,但腾建,不管我们走到哪里,你都要记住,我们是唐人,我们为大唐奋斗。”田波严肃地道。
“为万世,开太平!”腾建突然道。
田波一楞,旋即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