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hki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五十五章 陸隱與王凡熱推-vkx8d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陆隐不理解了,这么费尽心机将仆一提升到五次源劫有什么意义?
他可以理解养蛊,就是让一群人厮杀,最终留下一个精英,但不能理解仆一存在的意义,仅仅是收拾残渣?
记忆中除了这些,还有偶然间看到的尸体。
仆一虽然没有对外界的认知,但此人能在近乎麻木的修炼中达到五次源劫,说明其天赋极高,他无意间修炼出了场域,并利用场域看到了一具尸体,除此之外,这地底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至于那具尸体是什么样子,属于何人,他完全不知道。
陆隐通过他的记忆也只能看到有一具尸体。
顺着记忆中的路线,陆隐来到了一片残渣旁,这些残渣有些是金属,有些是动植物的尸骸,居然连书籍都有,还有令牌,不过通过这些只能依稀看出这些残渣原本的样子,而今都被咬碎了。
陆隐很自然的将残渣收入凝空戒,动作没有一丝陌生,与曾经的仆一一模一样。
这个动作仆一做了无数遍,身为五次源劫修炼者,他在这地底已经待了不下千年。
若非此人从小就在这地底长大,对外界毫无认知,陆隐都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
在仆一的世界观中,这片地底,这几条路就是他的整个宇宙。
陆隐没打算立刻退出融合,能培养五次源劫修炼者,而且仆一记忆中从未缺过资源,这个地方所代表的某个人或者某一方势力绝对不简单,他更想知道咬碎这些残渣的究竟是什么生物。
想着,抬脚继续往前走,前面也有些残渣,不过以前仆一从未接近过,那些残渣太少了,而且里面也没有得到允许进入。
陆隐控制着仆一的身体一步步走着,走到记忆中,场域看到的那具尸体千米外,只要绕过两条路,就能看见那具尸体了。
“为什么往前走?”,难听的声音传来,让陆隐很不舒服。
“那里有残渣”,陆隐回道。
“退回去”,声音传来。
陆隐恭敬应声,缓缓退后,脚下踩到了水。
在这阴暗潮湿的地底,地面积水很正常,他来的路上也踩过,但此刻,脚下踩到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冥河。
陆隐低头惊讶的看着,这真的是,冥河?
他不会认错,踩到的一瞬间,他身体忽然移动了,不受控制的移动,这正是冥河的特性,而且是被他提升后的冥河,冥河居然在这里,看样子也只剩残渣,那,这里是–无界?
陆隐看向里面,冥河被当做刺杀夏邢的定金交给了无界,这里出现冥河,代表这里,必然是无界。
是了,他听过传闻,之前被神武天摧毁的所谓的无界总部并非真正的总部,四方天平之所以监视裘老,除了要挖出断易会,更想通过裘老挖出无界总部,因为断易会一直在为无界提供资金,无界则替断易会铲除一些麻烦,两方一直合作。
没想到无界真正的总部竟然在这,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里面发出声音的又是谁?
陆隐有太多疑问,可惜,仆一给不了他。
这或许就是里面那个生物培养仆一的原因,他要培养一个完全空白,却又用起来顺手的仆从,即便这里被发现,外界也不可能从仆一这得到任何情报,而仆一的修为一定程度上也能起到作用。
陆隐控制仆一身体退回原来的地方,解除融合,没必要了,仆一记忆中完全无法得知这里的位置,他总不能控制仆一冲出去,这样白痴都知道有问题,无界总部必然换地方,他即便找到这里也没用。
意识经过黑暗空间,返回体内,此次消耗的不多,一来时间没有多长,二来,被融入得仆一修为也不算太高。
只是究竟怎么做才能找到那个地方?
仆一,那些残渣,陆隐目光一亮,冥河,对,就是冥河,或许可以通过这点找到无界总部。
冥河来自幽家大冥河河底,或许幽家有办法知晓所有冥河的方位,通过这点就有可能找到无界总部的方位。
回到第五大陆后必须再去幽家一趟了。
无界一定要铲除,如果它只是一个杀手组织也就算了,但它不仅是杀手组织,更与断易会合作,影响背面战场,对红背暗子知情不报,陆隐可以保证,将来人类一旦溃败,他们是第一批投靠永恒族的,以无界掌握的情报和杀手,一旦投靠永恒族,对人类危害太大了。
将这件事深深印在心中,陆隐抬手,继续摇骰子。
接下来就没那么幸运了,除了摇到一次四点,另外两次都是两点,没什么用。
经过几次时间静止空间修炼,陆隐已经将天星功星辰运转数达到了十一万颗,但距离第六重三十八万颗星辰圆满还有遥远的距离。
这门功法需要时间磨炼,无法一蹴而就。
不知道如果辰祖活着,星辰能运转多少?
距离学生们进入三阿绝境历练已经过去二十天了,是时候出去等他们了。
陆隐刚要走,云通石震动,他看向桌子上,都忘了这里还有个云通石,对面的人坐不住了吗?
拿起云通石,接通。
“玉昊?”,云通石并未出现影像,只有声音传出,浑厚,低沉的让人心神震动,仅仅两个字,却给人一种掌控一切之感。
尽管通过声音评判一个人有些夸张,但这道声音给陆隐的感觉就是这样。
他不敢小看对面的人,“正是晚辈,阁下是?”。
“我叫王凡”,四个字,让陆隐手指一颤,呼吸不自觉沉重。
王凡,王家老祖,道源宗时代九山八海之一,一个曾与辰祖,符祖,枯祖争锋过的绝顶天骄,现如今树之星空屹立最巅峰的人,也是当前人类站在最巅峰的人之一。
越了解曾经的时代,越能感受到九山八海的恐怖。
辰祖,符祖,枯祖他们在第五大陆留下无数传说,不代表王凡,白望远他们就不行,只是他们留下的传说不在第五大陆。
雾祖自认不擅长战斗,然而她带给陆隐的帮助是无法计算的,没有她,陆隐不可能如鱼得水,在这树之星空搅浑四方天平,甚至抓住夏邢几人。
王凡与雾祖他们齐名,无论是战斗还是其他方面,都不是目前的陆隐可以想象。
他猜到王家会有大人物联系他,但没想到居然是王凡。
“晚辈玉昊,参见王凡老祖”,陆隐语气恭敬,站在玉昊的身份立场,他应该恭敬。
“区区数十年,从一介蝼蚁走到如今的高度,玉昊,你很不错”,王凡赞叹,毫不吝啬。
陆隐目光一闪,再次恭敬道,“晚辈远远不足以承受老祖的赞赏”,他声音中不仅带着恭敬,更带着忐忑与对祖境强者的敬畏。
祖,如同天之于普通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天是遥不可及的,人们跪拜天地,祈求保佑,即便自然灾害带走无数人生命,活着的人不仅不会憎恨,反而感谢上天怜悯,让他们活下去。
在修炼者眼中,祖就是天,天就是祖,老祖赞赏,那是对一个修炼者最大的肯定,同样,即便老祖赐死,也应该荣幸,因为不是每个修炼者都有机会被老祖亲自赐死,不是每个修炼者都有机会将名字传到老祖耳中。
陆隐将这份对祖境的忐忑,恭敬,崇拜还有敬畏通过声音表达了出来。
“你承受得起,我知道你的经历,夏家做的太过了,如今的你有资格跟夏家谈条件,如果愿意,我可以帮你谈”,王凡道。
陆隐佯装惶恐,“晚辈俗事,不敢劳烦王凡老祖,能被老祖知晓已经是晚辈最大的荣幸”。
“我希望你加入王家,不仅因为你是古言天师的弟子,更因为你本身有资格让我亲自邀请,玉昊,你不仅会是下一个原阵天师,我会想尽办法把你培养成史上最年轻的原阵天师,将你的雕像矗立在我王家大陆之上”。
“今日,你忆贤书院学生如何膜拜重越,将来,就会有更多人同样膜拜你,你会是我王家胜似嫡系的客卿,而且决不限制你的自由,你要的资源应有尽有”。
陆隐震动,他小看了自己表现出的解语能力,竟然连王凡都惊动。
听得出来,王凡说的是认真的,他看重的不仅是自己所谓的师父古言天师,也是自己。
应该是王念对他说了什么。
陆隐沉默,他在想怎么回答,既然成功引起王凡的注意,不利用一下太可惜了,想着,目光不自觉落到云通石上。
“晚辈的爷爷玉川,在神武天”,陆隐说道,没有多说,只有这一句。
“我解决”,王凡道,说完,结束通话。
收起云通石,陆隐走出住处,前往三阿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