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jlv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527 不被書記跟縣長看好的黃鱔養殖-humob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大队长,严劲松之前,咱们公社书记在农忙的时候钓鱼,被处理了,现在好像都还没出来……”
刘大春不停地给刘春来说好话,甚至各种举例,告诉他现在这事儿干不得。
“我就说那年我抓黄鳝,结果黄鳝没抓到,挨了那么一顿打,居然是这样的原因。”
刘春来有些有些。
短命儿子刘春来八岁的时候,正是运动开始的时候。
特殊的年代,农忙时候,一个公社书记却跑去钓鱼,他不挨收拾,谁挨收拾?
自己这跟他根本就不一样。
“大春哥,你不用说那些,不仅我要抓黄鳝,等到这个忙过了,咱们大队,还得组织人帮着抓黄鳝……”刘春来之所以要坚持这个,是有想法的。
看着刘大春满脸的惊恐,他这会儿反而不想给他解释了。
许志强跟吕红涛来得正好。
农村里面,不仅要搞种植,养殖也是不能少的。
胸口挂着摄像机的宣传干事,从公社出发,沿着四大队尚未完工的新修公路,看到很多场面,都觉得适合记录下来。
短时间内,居然就用完了一个胶卷。
这让他有些肉痛。
可这确实有太多值得记录的。
特别在大坪湾,直接炸山来修路……
如果不是要去跟书记县长汇合,仅仅是大坪湾,他就觉得值得他采访一天。
很多年没有看到这样的工程了。
曾经刘福旺修水渠的事儿,被他的前辈报道,然后前辈去市里了……
只不过,刘福旺的提灌站没修建起来。
其他大队今天也在打谷子,却不是他要记录的。
四队,今年又开始集体干了。
这种事情,稍有不慎,就会出问题的。
可当他沿着小路,从燕山寺上的另外一边下去,发现除了好几个田里都在忙碌着打谷子,丰收的喜悦让社员同志们有说有笑,觉得完全可以写一篇关于农民丰收场景的通讯稿,通讯稿刚在他脑海中成形,就发现了不和谐的一幕——在其他人都忙得浑身是汗的农收场景中,居然有个年轻人在干田里抠黄鳝!
更不和谐的是,他旁边还有人提着桶,不断对年轻人说着什么。
哪个干部家的公子?
居然如此牛逼!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必须拍下来,必须请求县里严肃处理。
县里处理不了,那就找更高级的单位!
还好,不远处一行人也往下走,显然那是严劲松他们领着吕红涛等人。
“咔嚓~”
相机闪光灯闪现,伴随着还有一声很大的快门声音。
刘春来手里抓着黄鳝往刘大春提着的桶里放的一瞬间,被记录下来。
照片背景中,不远处有着一台打谷机,十多人正在忙碌着……
“干什么?”
见到有人拍照片,本来心中就担心刘春来抓黄鳝的事情被晓得,刘大春顿时急了。
丢下手里的黄鳝桶,就要上去夺相机。
“你干啥?”李春来阻止了刘大春,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名黑着脸,手里举着相机,一副干部模样的人,也是好奇。
自己也搞了一个相机,拍了不少。
可不会自己冲洗照片呢。
“别人都在忙着打谷子,你在这里抠黄鳝,你就不觉得自己这行为不好?”宣传干事黑着脸问刘春来。
自己好歹也是县里的国家干部。
遇到这些事情,自然该管。
刘春来一听这话,再看他神态,给了他一个白眼,不再理他,当着他,就继续寻找黄鳝洞。
“你……”
在刘春来又找到一个洞,开始抠泥巴的时候,许志强等人也发现了。
人行中的刘福旺,脸色更是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狗曰的刘春来!
狗曰的刘大春!
“刘春来,你个狗曰的,一天正事不干……”刘支书越说越火,直接快步走上去,一脚把刘大春手里的黄鳝提倒了,就要动手打刘春来。
大半桶黄鳝,从桶里倒出来,开始四处乱窜,还好,是干田,速度不快,也跑不了。
“爹,你发啥神经?我这抓了一早上呢。”刘春来知道老头这是想要抢在许志强他们之前,阻止他们发火。
老头不知道他的想法啊。
许志强跟吕红涛几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刘春来干事越来越不靠谱了。
可看刘春来的表情,他们反而觉得刘春来有恃无恐。
“许书记,吕县长,他……”宣传干事准备开口。
被许志强阻止了。
“春来,你又整啥幺蛾子?”
“许书记,你说,我们大队养黄鳝如何?山城那边,黄鳝一块多钱一斤呢!比肉还贵!”刘春来一脸平静。
几人这才明白,刘春来抓这么多黄鳝干啥。
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搞黄鳝养殖。
“那玩意儿,到处都多得要命,很多时候把田埂钻穿……”严劲松有些无语。
刘春来江郎才尽了?
“随着经济不断增长,粮油供应也越来越充足,老百姓兜里开始有了闲钱,就会琢磨着提升生活水平……黄鳝这东西,营养价值本来就高,原来大家缺油,所以很少有人吃……一旦吃的人多了,这些田里的黄鳝能供应多少人?”
刘春来已经决定,要搞这个了。
这次抓的黄鳝,都不小。
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养殖鳝鱼,经济效益并不一定非常高,但是可以积累经验。
“这倒也是……”
口上这样说,许志强等人却并不是很看好这事情。
反正刘春来搞他的呗。
到时候搞好了,就可以在其他公社推广。
搞得不好,那也是四大队的事情。
“书记,他这……”宣传干事小声地问许志强。
许志强摇头。
人家抓黄鳝是为了养,为了给大队增加产业,能处理?
国家可是鼓励农民多搞种植、养殖,以此增加收入的。
“许书记,吕县长,你们来,不会就是听说有人举报我抓黄鳝吧?”刘春来开着玩笑问两人。
两人摇头。
“县里平整出来了一块地,钢厂那边也生产出来不少建厂房的构件,要不,你们把厂修到县里?”吕红涛问刘春来。
看着他,刘春来直撇嘴。
为了不给自己修柏油路,他们甚至还想借着机会让自己把厂建到县里?
可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