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ge8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刑警使命 ptt-第1288章 你什麼意思?看書-lpgx9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黛月!”
叶子愤怒地叫了一声,大步上前,一把就将陈黛月拉了起来。
“用不着!”
她知道陈黛月是一番苦心。
京师的老萧家,实话说,陈黛月也不是很放在眼里,能够搭上线更好,实在搭不上,也无所谓,静江才是她陈黛月的主场。
只要有静江的基本盘在,陈黛月今后的日子,依旧会过得有滋有味。
老萧家想要将手伸到静江去对付她陈黛月,也得费老鼻子劲才行。
但黄天明不一样。
黄天明的主场也在静江。
陈黛月更在意的,其实是黄天明的感受。
如果这一次,因为她陈黛月而导致黄天明不能如愿以偿进这一步,对陈黛月来说,那才是“最致命”的。
所以,哪怕低头服软,这个坎也一定要迈过去。
萧燕燕原不原谅她,陈黛月并不在意,关键这个态度,一定要让黄天明和叶子看到。
叶子理解陈黛月的苦心,却不代表她会认同。
说到底,陈黛月也是她的闺蜜,尽管不是最铁的那种。
平日里有什么事需要陈黛月帮忙的时候,陈黛月也是从不含糊。
叶子绝不是那种能够看到自己的朋友受委屈而无动于衷的性格,多年场面上的经历,改变的只是她的行为模式,却不是她的内心。
老公进步重不重要?
重要!闺蜜的面子重不重要?
同样重要!两者之间,不能随随便便拿来做交换。
“萧处长,是我们两家的事,我们来解决。”
拉住陈黛月,叶子逼视着萧燕燕,冷冷说道。
萧燕燕笑了,脸上的讥讽之意更浓。
“叶主任,理解理解,不就是个面子吗?
我给了!”
萧燕燕嘿嘿一笑,说道。
“既然黛月都已经道了歉,那我也不为己甚。
叶主任你也别端着了,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心里头都有数,再这么端着,就没意思了。”
萧百里和蒙哥在一旁笑嘻嘻的,似乎觉得特别有趣。
叶子只觉得胸中一股怒气直冲顶门。
萧燕燕这话说得,太皮里阳秋了。
好像是她叶子故意让陈黛月先道歉,获得了萧燕燕的谅解之后,又站出来说硬话,把自己的面子撑得十足。
倒驴不倒架。
今儿个这一幕要是按照“萧燕燕版本”传出去,那叶子乃至黄天明的声誉,就全毁了。
在所有人眼里,他夫妻俩就成了那种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的人,连自己朋友都能算计到骨子里头。
所有的委屈,都归陈黛月来背,所有的好处,却都归了他们两口子。
面子里子,得个全套!问题这个锅,叶子能背吗?
黄秘书长能背吗?
“萧处长,做人不能太过分。
今天确实是我们约你过来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能答应的,我们就答应,不能答应的,那也没办法。”
“你这样算怎么回事?”
“哟,叶主任,这话我可不爱听了。”
萧燕燕脸上硬装出来的笑容顿时就不见了踪影。
“今晚这个饭局,是你们约的吧?
我可没强求。
刚才陈黛月过来鞠躬道歉,是她自愿的吧?
我也没逼她。
打从我到这儿,连口水都没喝,光看着你们演戏了。
怎么着,现在我答应既往不咎,你还拿捏上了?
真当我好欺负啊?”
“你……”叶子再也没想到,萧燕燕会突然把出这种“江湖嘴脸”,应对场面上的同僚,叶子固然是一把好手,几乎从来不曾失误过。
但应对这种“江湖招数”,她就不怎么擅长了。
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
“萧处长,你不是好欺负,你是没脑子……”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大家闻言都是一愣,齐刷刷地往门口看去,只见一身警服的叶九,大步走了进来。
刚才那句话,毫无疑问就是叶九同志说的了。
也不知他来了多久,是不是将刚才那一幕幕全都看在眼里。
反正这些搞刑警的,一个个都是神出鬼没的。
“你!”
这回轮到萧燕燕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说到“江湖招数”,她比叶九可就差得太远了。
一直以来,和叶九打交道的,几乎都是这种渣滓。
“为了这个蒙哥,你说你出了多少幺蛾子?
说你一句没脑子,难道冤枉你了?
他是你什么人啊,值得你这样对他?
至于的吗?”
叶九才不去理会萧处长此刻的心情如何,自顾自说道,还很没礼貌的伸手指了指蒙哥。
蒙哥眼睛微微眯缝起来,放射出狼一样的光芒。
瞧那个神情,他恨不得现在就拔出刀来,一刀将叶九干掉。
“你什么意思?”
萧百里忍不住了,在一旁叫道。
“没什么意思,和你没关系,一边玩去!”
叶九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随便摆了摆手,不屑地说道。
今儿个这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最没放在叶九眼里的,就是这位萧大少了。
真真正正的废物一个。
让叶九哥用哪只眼睛夹他?
“你什么意思?”
这回开口的却是萧燕燕,一句话,五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正所谓“仇家相见分外眼红”,叶九才是“正主”。
刚才进门没见着叶九,萧燕燕已经很不爽了,只是几个人这么一闹,萧处长也没心思在这里继续待下去,这才暂时将叶九抛到了脑后。
既然打定主意,要在黄天明身上把一切都“找补”回来,那见不见叶九都是那么回事。
到时候,不怕这些人不向自己低头服软。
对这一点,萧燕燕很有把握。
只要是在场面上混的,谁不把前程看得比天还大,其他所有一切,都要为这个事让路。
和金光闪闪的权力比起来,面子值几个钱?
可现在叶九忽然又主动冒出来了,不好好教训教训他,萧燕燕觉得自己这口恶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我的意思很简单啊,不就是因为我打了蒙哥一顿,你不服气吗?”
“简单,那就再打一架好了。”
“蒙老大,怎么样?
敢不敢?”
叶九笑着对蒙哥说道,神情带着十分明显的戏谑之意。
“不敢的话,给我鞠个躬,赔个礼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以后我也就不再追究。”
叶九话音未落,只听得“唰”地一声,蒙哥手里骤然握住了一柄雪亮的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