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nok3精彩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一百二十一章 喵?展示-x192s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要不要这么大喘气的!
广济奇看着自己面前的小女孩,主要是她看起来真的是太年轻了,让他真的怀疑对方在骗自己。
“你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霍萤才不会理会广济奇内心的碎碎念,而是直接开口问道。
听到霍萤这么一说,广济奇才慢慢回过神来。
是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之前又发生了什么?
直到此时,那过去的记忆才慢慢浮出水面。
与燕九的战斗,惨遭杀戮四散奔逃的属下官兵,前所未有的惨败,来自于东瀛剑客的劝降,以及最后的近乎羞辱性质地释放。
毕竟对方宣言,要抓就抓三次,少抓一次就不再是三次。
随后在逃跑过程中,有些支撑不住倒下的时候,却再次遭遇了敌人。
自己砍了对方一刀。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回想起来是真的很衰啊。
“嗯。”广济奇点头说道:“是你救我了吗?真是多谢姑娘了,以及这里是哪里?”
“如果方便的话,我需要尽快回去述职。”
守卫卫所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人侥幸生还,如果说现在不是用人之际,广济奇就算不用入狱,也至少要脱层皮。
不过就算这样,广济奇也需要向尽快向上峰交代清楚,才有机会戴罪立功。
“这个貌似不可以。”霍萤看着广济奇静静说道:“既然你已经记起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我就实话给你说吧。”
“和你交手的那个东瀛剑客,实力要远强于你。”
“即使这样,你还是冒险出手,在对方刀意入体,已经伤到了你的内脏之后,你依然不顾伤势,又和对方硬拼了一刀,随后又中了对方一脚,你看起来没有什么事,其实肺腑已经乱七八糟了,否则也不会只跑出一二十里就不支倒地。”
“老实说,如果不是有人把你捡回来,你现在已经死了。”
广济奇看着霍萤:“你跟踪我!”
如果不是跟踪自己的话,怎么能够将自己与燕九的战斗经过描述的如此清楚,还能够知道自己带伤跑了那么久?
“我没有那么无聊。”霍萤摇头,静静说道。
“当然,跟踪你的另有其人,我对你没有那么感兴趣,不过你体内的伤势情况,明显是在刀意入体之后继续剧烈运动,身上又有那么大一个脚印,你就算是一具尸体,根据你身体的表现也能够大致推测出来整个战斗的过程,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大活人。”
霍萤这样说完,广济奇终于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甚至有些幼齿的少女几分。
他试着运转了一下真气,果然感觉腹中痛如刀割,这才确信,自己快要死了并不是霍萤夸夸其谈。
而是如果得不到妥善的治疗,可能真的会死。
“您能治好我吗?”广济奇看着面前的霍萤,真诚说道:“我还不能在这里死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当然,如果就在这里死了,那么燕九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办法把自己三擒三纵,不过广济奇也不是心甘情愿去死的人。
“小菜一碟而已。”霍萤看着广济奇:“但是,你需要静养十五日。”
“需要十五天吗?”广济奇惊讶说道。
广济奇惊讶的是只需要十五天。
毕竟自己的伤势是真的很重了,肺腑的伤真的不是可以小觑的,十五天就能够养好伤?
“嫌多吗?”霍萤则只感觉广济奇瞧不起自己的医术:“十五天是最稳妥的治疗方法,如果你想更快的话,还有十天和七天的方案,不过七天的方案隐患比较大,请你在选择治疗方案之前三思。”
所以这么重的伤最快七天都能好吗?
是眼前这个家伙吹牛还是说她真的这么厉害?
广济奇表情都有些呆滞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而入:“他醒了吗?我听到里面的声音了。”
广济奇不由看向来人,正看到一个黑发少女正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衫走进来,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就认出来正是那个在最后试图偷袭自己的人。
不过广济奇并没有暴起,没办法,情势比人强,自己如今身受重伤,就算真的打起来,可能不过是伤上加伤。
“你当初为什么偷袭我!”广济奇开口对着薛铃说道。
我!偷袭你!
薛铃听完真的气不打一处来,究竟是谁偷袭谁好吗。
我看你倒下了好心过去看看你的情况,然后你抬手就是一刀砍了上来。
即使这样,我都什么没做,只是拿手臂挡了一下,然后你就晕倒了。
碰瓷都没有这么碰的好吧。
别人碰瓷多少别人还开辆车。
你碰瓷你拿把刀你知道吗!
“我看你晕倒了,想过去看看。”薛铃没好气地说道:“难道不是你拿刀砍我的吗?”
广济奇仔细回忆了一下——咦,好像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一瞬间底气就变得不足起来。
“但是姑娘是如何把我震晕的?”广济奇有点讪讪地说道。
自己拿刀砍人,别人没事反而自己晕了,说出去也是真的有够丢人的。
“你伤势太重了。”薛铃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不是我们把你带回来疗伤,你现在都被狼吃了好吧。”
广济奇叹了口气,他翻身下床,对着薛铃郑重拜了一拜:“在下广济奇,乃是大周指挥佥事,幸得姑娘搭救,今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定会报答姑娘的恩情。”
“你别报答了。”薛铃看着对方给自己行礼,你别说,心里还是有一点美滋滋的。
不过当务之急,更重要的还是让广济奇认清现实。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对啊,这里是哪里?
其实这个问题广济奇刚苏醒就问了,不过霍萤并没有回答。
“这里是大运河上的一艘楼船,我们顺流而下,刚好捡到你。”薛铃看着广济奇说道。
“至于我们是谁。”
“我们这里都是隶属蜂巢的刺客。当然。”薛铃指了指霍萤:“她不是。”
“你已经上了蜂巢的暗杀名单,其实我们这趟来,你可以理解为单纯过来杀你的。”
广济奇:喵?
PS:推一本书,《诡异流修仙游戏》,作者我也很绝望,算是一个轻小说的老熟人作者了,诡异,我要你助我修行,主角方月,有兴趣可以移步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