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3m6精彩都市异能 第九星門-第二百九十三章 凌公子是個狠人分享-4wgfu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凌逸在半路上就已经收到丹心宗那些杀人凶手逃走的消息。
不是来自丹心宗,而是来自凌云集团。
而且是秦玖月亲自发来的!
九月集团那边肯定是可以从传音玉中截获各种消息的,但做这种事,是有忌讳的!
不能滥用,滥用必然会出问题。
所以凌逸早有命令,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利用这种能力。
一方面得保持九月集团的信誉,另一方面,也容易打草惊蛇!
一旦被外人知道他们的传音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安全,就没人愿意通过它来传递消息了。
所以,用可以,但怎么用,一定要慎重。
像现在这种时候,那是一定要用的。
凌逸也知道怎么做,才能减少人们对传音玉的疑虑之心。
秦玖月首先告知凌逸,那些杀人凶手已经分头逃走。
然后给了凌逸那些凶手的逃走方向跟定位。
定位每隔几个小时一更新。
保证凌逸可以随时掌握那些人的逃亡路线。
另外,凌逸也知道了碧落古教教主关门弟子牛锦峰去了归元宗的消息。
他决定先去追杀那些从丹心宗逃走的人。
臭不要脸的一帮玩意儿,欠了债想当老赖一跑了之?
那可不是个好习惯。
必须要让那些人知道,不管你们逃到哪,都没有任何意义。
死亡,将如影随形。
随后他也收到丹心宗那边通过传音玉发给他的消息,说愿意赔偿,也愿意道歉,但当年行凶的门下弟子在得到风声之后,都已经跑路了……
凌逸没做任何回复,看了一眼秦玖月发给他的那些定位信息,直接朝着跑最快那位追去。
而那个人,正是那群丹心宗弟子当中,修为最高的合一修士!
自从偷偷溜出宗门之后,便一刻也不敢多做停留。
如同一只丧家之犬,先是利用飞行法器飞了很远,然后就开始不顾一切的利用传送阵变幻位置。
还做了很多故布疑阵的安排。
但这一切,对凌逸来说都没什么意义。
没几天,凌逸就找到了他。
找到这人的时候,他正在一个“集市”的酒馆里喝酒。
修行界中的集市,分临时的和长期两种。
临时集市,就是一些大小宗门的商务部门共同商议,选个日子,在某个地方建立一个可以交易的集市。
这种临时集市,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什么时候大家都交易得差不多了,集市就会撤掉。
长期集市则是那种地理位置比较特殊,通常是在几大势力的交汇区域设立,就算一直开下去,也不担心没有客源。
丹心宗这位,此刻就躲藏在这样的一个临时集市内。
这种集市就是一阵子,等到撤退的时候,就是他混在人群中悄然遁走的最好时机。
神不知鬼不觉,消失在修行界!
此时正值热闹阶段,人来人往,非常繁华,也可以在这里探听到各种消息。
甚至还可以花钱雇佣一些人保护自己。
但这人并没有这么做,他把自己隐藏的很好,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落魄的中年散修。
托凌逸的福,如今散修在修行界的地位没有那么低了。
尽管那些宗门弟子依然还是瞧不上这群人,但却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随意打杀,多少有了些顾忌。
他要了一大壶酒,足有数百斤,可以喝很久。
价钱很便宜,只用了一块下品灵石。
这种肯定不是什么好酒,喝起来多少有些苦,还有些辛辣。
有点喝不惯!
他平日从来没喝过这么差的酒。
但他知道,曾经那种风光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以后必须得适应这种“散修”的苦日子。
好酒他买得起,可一个散修却不应该买得起!
所以他很痛恨凌逸!
也恨自己宗门没有担当,危机来临那一刻,连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人都没有。
他安慰自己,人这一生总会经历起起落落。
说不定哪天就会听到那凌逸被人击杀的消息,到那时,他就算不回宗门,凭他的修为,照样可以在修行界混得风生水起。
反正散修现在的处境也没过去那么艰难了不是?
正在心里灌着鸡汤勉励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并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这名丹心宗的合一门人下意识的升起一股厌恶情绪,想赶走对方。
但下一刻,他忍住了。
因为一个散修,是不配拥有这种气势的。
如今集市上的酒馆已经允许散修坐在里面喝酒,虽然只是这两年才开始的,但他不能开这个口。
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这位。
很年轻,也很英俊。
似乎隐隐的,还有一种很面熟的感觉。
“慢慢喝,喝完就上路吧。”坐在他对面的凌逸缓缓开口,声音无悲无喜。
没用传音,就是这样光明正大说的。
虽然声音不大,可这酒馆里都是修行者,怎么会听不见?
那些人顿时惊讶的望向凌逸这里。
有人一眼就认出来,惊呼道:“凌……”
随后声音戛然而止,不是被人捂住嘴,是被自己吓回去了。
刚刚大闹绝世宗的凌逸,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是在马不停蹄的用传送阵追杀吗?
怎么做到这么精准的?
这也太厉害了点吧?
再看坐在凌逸对面那位,一张原本正常的脸,瞬间一片死灰。
端着酒碗的那只手,也在不住的颤抖着。
到最后,整个身体,宛若筛糠。
“喝不下去了?”凌逸微微皱眉,看了一眼眼前这位,就这心理素质,当年是怎么狞笑着砍下小姑娘头颅的?
“我,我……”丹心宗这名合一修士连话都说不囫囵了。
“既然喝不下去,那就自尽吧,”凌逸看着他,“能在这么短时间跑这么远,说明求生欲还是很强的,给你一个留全尸的机会,仅此一次。”
酒馆里,一片死寂。
空气凝重得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没人敢拿出传音玉拍摄。
背地里怎么吹牛逼都没事,但在见到真人那一刻,酒馆里所有人都有种巨大压力。
这个在修行界几乎活成传奇的年轻人,不见面还不觉得有什么,见面之后才明白,什么叫盛名之下无虚士!
“能……给条活路吗?”丹心宗的合一修士终于鼓足勇气,看着凌逸哀求。
“知道为什么我第一个找上你么?”凌逸看着他,面色平静,无悲无喜,“不是因为你跑的最快,跑的最远,而是因为,当年属你冷血,属你下手最狠。”
“我……我……”丹心宗这名合一修士又开始结巴起来。
凌逸看着这人,语气很轻——
“当年凌云宗的店铺里,有几个小姑娘,是我们从当地散修家招来的孩子。”
“她们很小,但很勤奋,也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
“她们只有十八九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跟你这种垃圾比起来,她们的年龄可能连你零头都不到……”
凌逸抬起头,看着对面这人:“她们当年,也是这般哀求你的呢。”
凌逸轻轻说着,对面的丹心宗合一修士身子又开始抖起来。
“而你……”
“啊!”
不等凌逸说完,丹心宗这名合一修饰终于彻底崩溃了,发出一声怒吼,朝着凌逸一拳轰过来!
“去死吧!”
合一境界,在人间都是如同神祇一样的存在了。
即便在修行界,也没人敢当这种境界的人是鱼腩。
尤其在恐惧、愤怒、绝望这几种情绪的刺激之下,这名丹心宗合一修士挥出的一拳,几乎凝结了毕生功力!
嗡!
整个酒馆都震颤起来。
但下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因为这名合一境界的修士,竟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僵直在那里。
他的拳头,距离凌逸的鼻尖,只有不到一指宽的距离!
一动不动,像个雕像。
这是……被压制了?
所有人都嘴巴张大,骇然看着这一幕!
然后,有绿色火焰,自丹心宗这名合一修士身上缓缓燃烧起来。
火烧的很慢,一点点顺着他的身体向上攀爬,最后……覆盖了他整张脸。
火焰一点点的从外往里烧,不快,但很凶!
一会儿工夫,便将这名合一境界的修士烧成了灰。
酒馆里,很多人都忍不住哆嗦起来。
望向凌逸的眼神充满恐惧。
尤其这名丹心宗合一修士临死前的绝望眼神,更是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亲眼见证者的内心深处。
对于恐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也都有不同的见解。
有些人胆子大,觉得看见什么都不会恐惧。
有些人胆子小,杀鸡都见不得,看见一点血脑子都直晕。
但不管是胆子大还是胆子小,眼前这一幕,都太可怕!
眼睁睁看着一个人一动也不能动,保持着高度清醒,被火焰直接烧死,那种感官上的冲击,直击灵魂!
凌逸眼看着这人连同元神一起烧成了会,站起身,拿出一小袋极品灵石,放在柜台上。
冲着已经吓呆的掌柜微微一笑:“抱歉,打扰了,这点钱就当赔罪,在座诸位的酒钱,我结了。”
说完,起身出门离去。
直到他走后老半天,酒馆里一群人才像是活过来。
看着丹心宗那合一修士已经彻底化成一滩灰烬,堆在那里,一个个脸上依然残留着无尽的恐惧之色。
这时候,一名留着大胡子的散修突然一拍桌子,吓了众人一跳,纷纷看向他。
大胡子散修大声道:“恩怨分明,有理有据,不滥杀无辜,但也绝不放过一个仇人!凌公子才是我辈修士之楷模!老子今天被吓到了,但老子佩服他!这王八蛋看着可怜,可杀人家小姑娘的时候,他想过自己有今天吗?所以,活几把该!”
说着,端起面前酒碗,吨吨吨,一口干掉碗里的烈酒,大呼道:“痛快!”
只是端着酒碗的手,还是有些抖的。
那边掌柜哆哆嗦嗦打开凌逸留下的一小袋灵石,倒在柜台上,声音清脆,一颗颗极品灵石出现在那里。
晶莹剔透,光芒闪烁。
所有人的眼睛,瞬间直了。
卧槽!
这特么是极品灵石?
给了这么多?
掌柜一把将这些极品灵石搂进装钱的匣子,长出了一口气。
刚刚被吓到的苍白脸色,也浮现出一丝红润,喃喃道:“凌宗主……仗义!”
“老板,来点好酒!”
“凌公子说今天他请,赶紧把你好酒拿出来!”
“对,别那么老抠儿,上酒上酒!”
酒馆里的气氛,终于彻底恢复过来,所有人也终于彻底活过来。
掌柜一脸豪爽,吩咐伙计道:“上,上好酒!再做点好菜!此生能目睹如此复仇场景,能遇到凌宗主一次,值了!”
凌逸在路上,继续追杀。
按照秦玖月发来的定位,一个个找上门去,一个个出手杀掉。
但凡当年参与了杀人的那些,一个都没有放过。
丹心宗这边也很快发现,那些逃走的门人弟子,渐渐都失去了联系。
接着,传音玉社区里,出现了凌逸酒馆杀人的帖子。
虽然没有任何图像可以佐证,但那详细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过程叙述,让很多人在看了之后,都忍不住感慨——
凌公子,真是个狠人啊!
一月之后,凌逸来到丹心宗。
山门处,早有一大群丹心宗高层等候在这里。
见到凌逸,第一时间发布了丹心宗的道歉声明,并将千倍赔偿奉上。
堂堂一流大宗门怂得这么快,多少有些让人难以相信。
但他们的损失跟绝世宗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所以,聪明人总是能活得长久一点。
聪明的带头人也可以让自身所在的宗门,活得更长一点。
又一月,凌逸来到归元宗。
归元宗的门口,同样站着一大群人。
但人家站在这儿,可不是为了赔礼道歉装怂的。
站在最前面的牛锦峰牛公子,怀里抱着兵器谱排名第二的惊鸿剑,浑身散发着不羁气息,一脸冷漠的看着凌逸。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凌逸:“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