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a34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ptt-362.再談侯門(求訂閱啦)熱推-w4ged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王七麟上次碰到的赵扩是假货。
对方嚣张如斯!
侯门在三日前得到一桩密信,涉及到一个大机密,于是天眼侯亲自带队,领着门中精锐去调查这密信。
可是今天早上他们回来后却发现留守门派的弟子全让人给杀害了!
侯门虽然是上原府四门之一,但他们的名气来自于打探消息、他们培养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派往外地做探子。
据说侯门在整个九洲安插的探子有上千人之众。
侯门专心从事信息工作,不怎么插手江湖事,他们在江湖里没什么仇敌,门派弟子苦修轻身步法,其他方面的武道修为平平无奇。
这里的平平无奇是真的平平无奇。
另外上原府乃是兵家重地、朝廷要塞,府城内的治安一向不错,所以他们在总舵留下的人手不算多,修为也不算很强。
这次天眼侯要调查一桩密信带走了主力,只留下十六个弟子看门,可是等他们今天上午回来一看,侯门大门洞开,十六个弟子全死在了后院!
说到这里窦大春凑上来跟王七麟咬耳朵:“七爷,他们死相老吓人了,就跟晒干的果子一样,皱皱巴巴,好像精血啥的都被采光了,偏偏他们脸上却带着微笑,我初步有个猜测……”
王七麟心里咯噔一下:“身体内的精血被采光了?像晒干的果子一样?”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
他想起了俞马县驿所里死掉的那些听天监人手。
白虎再现?!
窦大春点点头道:“没错,他们死的很惨,可是脸上笑容却很满足。所以我有个猜测……”
“不用猜,是白虎干的。”王七麟打断他的话凝重的说道。
窦大春震惊了:“哎娘来,七爷你连干这事的魔女身怀的名器都推断出来了?你怎么推断的?”
他的话弄的王七麟很疑惑:“什么名器?虎魄是名器?”
这点太霸倒是与他说过,监谤卫四圣白虎拥有一道上古圣兽白虎之神魄。
徐大给两人调和道:“七爷,你跟春爷整岔了。”
说完他拍了拍窦大春的肩膀欣赏的说道:“可以啊春爷,你们叫春的就是不一样,够骚!”
王七麟这才反应过来窦大春什么意思,他要气死了,怒道:“以后让道爷好好办个除魔卫道培训班,你们都它娘给我老老实实来学习,每次学习完了有功课考核,考核不过的全它娘通报全城,就不信你们不要脸了!”
窦大春委屈的说道:“七爷我没明白你的意思,我刚才没有发骚,我说的是认真的。”
“你看那些人一脸满足的笑容,然后体内精血全没了,这绝对是让一个魔女给采阳补阴了!精血全让魔女给吸走了!”
徐大拍拍他肩膀道:“你还是嫩了,太嫩了,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事涉及到白虎。”
窦大春叫道:“这不冲突呀……”
“大爷说的白虎是前朝余孽里修为最高的几个人之一,杀人如麻的白虎!”徐大不耐的打断他的话。
这货怎么就那么骚呢?
窦大春怔怔的问道:“怎么又跟前朝余孽扯上关系了?”
王七麟推走他说道:“这案子你们衙门管不了,直接转进我们听天监吧,春爷你慢走。”
将无关人等赶出侯门,他立马面色一变,露出铁血一面:“赵侯爷,打开天窗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四门四派都是见过世面的狠角色,赵扩不卑不亢的抱拳说道:“铁尉大人若有打开天窗那自然要打开……”
沉一对旁边一条壮汉说道:“没听见吗?让你们打开天窗!”
壮汉愣住了。
你是傻子吗?
徐大赶紧拉了沉一一把低声道:“别说话!”
赵扩诧异的看了眼沉一,又对王七麟说道:“在下已经听门下弟子说过了,王大人似乎是带着怒火上门的,不知道我侯门哪里招惹了大人?”
有些事不需要隐瞒。
王七麟将去往山枣乡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最终说道:“按照你们侯门给的消息,我们去了山枣乡,但遇到的不是太祝令,而是一个修为极高的鬼,因此而损兵折将,所以本官想请教赵门主,这事怎么办?”
赵扩眯起眼睛看向手中茶杯,喃喃道:“原来如此,在下明白了,原来是有人想要设计王大人和听天监,我侯门跟着倒霉,被当做了一把刀子!”
“嘿嘿,我门下十六名弟子死的真是冤枉,他们死的冤枉呐!”
王七麟沉声道:“我听天监的忠勇儿郎,死的不也冤枉吗?”
赵扩是聪明人,他悠悠然的笑道:“王大人,您说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咱们坦白说吧,您应当清楚在这次的事情中我侯门也是受害方。”
“但是,您不想为我们死去的弟子查明真相、让他们死而瞑目,而是想要我侯门为你卖命,是吗?”
王七麟站起来沉声道:“赵门主把本官当做什么人了?本官辖下的血案,一定要查的水落石出!可是我听天监被人暗算的账,也得查的清清楚楚!”
“现在这笔账与你们侯门有关系,赵门主,我们当前要做的是信任!”
“信任才能合作,合作才能双赢!”
听到这里侯玉楼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懑笑了起来,他讥讽的撇撇嘴说道:“王大人真是给我侯门面子,竟然要与我们侯门合作?我们侯门配与您的铁尉驿所合作吗?”
徐大对沉一说道:“可以动手了。”
侯玉楼这话说的像是在抬高王七麟,其实是暗讽,意思是你们听天监要与我们侯门合作可以,但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铁尉来说这事,要合作得让太霸这银将过来。
这就是大城市大门派的底气,郡城衙门和银将驿所都在上原府,相比之下府城衙门和铁尉驿所确实没有什么排面。
沉一腾身而起,冲着侯玉楼便是一拳挥出。
侯玉楼伸手捏印记、双唇蠕动,一句口令迅速吐出,整个人猛的从原地消失不见,突兀的出现在沉一身后。
赵扩一拍桌子,桌上茶盏跳起,滚烫茶水化作一道冰幕飞出,正好隔绝在沉一和侯玉楼之间。
侯玉楼并指如剑要捅沉一、沉一头也不回抬脚来了个后踹,然后一个并指捅在冰幕中脸色一白,另一个一脚踢在冰幕上翻了个筋斗。
王七麟诧异的看向赵扩,好厉害的修为。
然后他张开嘴吐出小阿修罗。
一柄长剑长虹贯日。
赵扩见他出手微笑摇头,手指一弹微笑凝滞。
他手里出现一粒冰芯,冰芯接着融化。
他只弹出去一点水。
小阿修罗御剑劈下,冰幕像重锤下的冰块,‘闶阆’一声响碎裂了。
赵扩惊疑不定的看向王七麟周围。
有高手!
徐大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谢蛤蟆抠了抠鼻子悄悄抹在椅背后。
马明不动如山。
辰微月清风拂高岗。
赵扩猜不出是谁动手截下了自己的杀手锏。
这些人除了那老道士其他看起来都有些高深莫测。
高手相交,实力为尊。
赵扩察觉到王七麟所拥有的力量后便换了应对方式,呵斥道:“玉楼,下去,谁让你擅自动手的?”
侯玉楼怏怏的抱拳向王七麟道歉,怏怏的转身离去。
赵扩凝视着王七麟,说道:“听天监不愧是天子近卫,年轻俊杰如长江大河之浪,滔滔不绝。”
王七麟举起茶杯致意。
赵扩又说道:“关于冒充在下坑害大人者的消息,且容在下调查几日,然后给大人一个回复,可否?”
王七麟点点头道:“害你这十六个弟子的人,与前朝监谤卫白虎有关。”
赵扩一怔,问道:“这是塞外四圣白虎所为?”
王七麟反问道:“有什么问题?”
赵扩若有所思的摇摇头,道:“侯门与前朝虽有恩怨,但已经是上辈人乃至上上辈人的事了,白虎为何会冒险来上原府击杀我侯门十六个弟子?此事必有蹊跷。”
王七麟说道:“这就得靠你们自己查了,现在,轮到你给本官一些消息了。”
赵扩说道:“王大人放心,在下立马会对冒充本门坑害你……”
“不是这事,我要一些人和一个地方的消息,这个人叫金阳子,这个地方叫山枣乡,关于金阳子和山枣乡的异常消息,我全都要!”他生硬的打断赵扩的话,牢牢把持着主导权。
他已经看出来了,赵扩这人只认实力,这从先前交手就能看出来,直到自己击破了对方设置的冰幕后才拿到了谈判权。
这样他后面要想继续从侯门拿到想要的信息,就得在与之交际中处处把持主导权,就得让他臣服。
果然,赵扩并不在意被他打断话语这点。
他想了想说道:“金阳子和山枣乡的消息?金阳子可是青城金剑仙?这山枣乡是什么地方?”
王七麟道:“咱们上原府马桥县的一个乡,本官希望相关消息能够越多越好。”
赵扩苦笑道:“在下平时并不关注金剑仙和这劳什子山枣乡,王大人若需要知道这一人一地的消息那请等待一两天,在下得去搜集它们的消息并加以归整,如此才能交给王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王七麟皱眉道:“你们没有类似我们听天监案牍库这样的信息库?不可能吧?”
赵扩苦笑更甚:“自然是有的,可里面信息浩如烟海,要找到它们的信息得需要一些时间。”
王七麟指了指辰微月道:“本官给你留下一个助手,让他帮你收集、归整这些消息。”
飞僵冷漠且身手高超,将他留在侯门做策应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十六具尸体已经全被送去衙门,王七麟再留在这侯门也没什么意义了,索性带队回到驿所。
上原府是大城,不管是衙门还是听天监的活都不轻松,时常有百姓来报案。
王七麟前往山枣乡不过短短两天时间,已经积压了两起案子。
有一起案子是一个汉子的头发最近三天来总是不断变短,每次睡着醒来看,就发现头发变短一些,怀疑有鬼祟要害他。
谢蛤蟆听说这案子后便点头,道:“鬼剃头,他看到自己少的是头发,其实是阳气,等到头发被全剃光了,他这人也就没命了。”
一听这话王七麟说道:“那道爷你走一趟,去把这事给处理一下。”
谢蛤蟆咂咂嘴,领命而去。
王七麟让他带上吕伯材等人练练手,这次麾下的大印小印们表现实在让他感觉辣眼睛。
第二起案子要严重一些,涉及到了性命。
城南一户人家孩子被鬼附身,杀害了家中猫狗还想杀害邻家孩童,现在邻里几乎人家都吓炸了,鬼附身的孩子暂时被绑起来用符给镇住了,亟待听天监去救人。
杨大眼说道:“这户人家的当家人叫姚员外,好像与钱大人关系很好呢,他来的时候点名要找钱大人去给他家孩子救命。”
王七麟挺烦关系户的,但这就是社会常态。
于是他随意的说道:“估计他跟钱大人也就是点头之交罢了,他要是真跟钱大人关系很好,岂能不知道钱大人已经离开上原府快半月了?”
事情涉及到恶鬼附身孩童害命,他决定自己亲自走一趟。
徐大照例与他搭班子,说道:“应当没什么大事,估计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欺负小孩罢了,否则岂能被一张符给定住?”
王七麟揉了揉太阳穴道:“别把话说的太满,我现在最怕你们说这种话。”
现实的打脸往往来的很快。
两人带上两个力士直奔姚家,出事人家算是个大户,上一代老人在上原府做过官,但已经因病去世,家里晚辈没什么出息,将祖上福荫挥霍了个七七八八,所以如今只能与寻常百姓住在一条巷子里。
被鬼附身的孩童是男孩,十来岁的年纪,身子骨很结实,王七麟进入姚家的时候看到他被绳子松松垮垮的绑着坐在太阳底下,额头上贴着一张黄纸符,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
得知听天监来人,姚家主事人姚文彬还在乡邻家里窜门子,赶紧拖拉着鞋子、提着袍子往回跑。
见此王七麟便皱了皱眉头,自家孩子被鬼附身了,这当爹的还出去窜门子?怎么,喜当爹的吗?
他又看向孩童身上的绳子,眉头皱巴的更厉害。
姚文彬的妻子姚氏是个温婉清秀的少妇,露面后便在院子里跪地开始哭,哭她儿子苦命,怎么会被鬼给纠缠住。
听到声音还有一个老妇人出来,这是姚文彬的母亲了。
老太太上了年纪但身子骨依然结实、精神状态也很饱满,她露面后抱着孙子同样嚎啕大哭,一个劲的要大老爷们给他们家做主。
这下子院子里就热闹了。
随后有邻里来看热闹,这下子院子外也热闹了。
姚文彬点头哈腰的上前招呼:“您一定是咱上原府刚来的父母官王大人吧?哎哟,小人听府衙的朋友说过王大人是年少有为如旭日东升,今天一看还真是名不虚传,上原府有您这样的父母官,真是幸甚!”
王七麟正要问询,姚文彬又说道:“唉,犬子一点小事竟然惊动王大人,真是罪该万死呀。”
“其实这事用不着惊扰您,小人请一位游方的道爷来看过了,犬子只是被个小鬼给缠住了,贴个符去去邪气,再晒晒太阳补足阳气就行了,不用麻烦大人您。”
一听这话,王七麟觉得有意思了。
这话耳熟,他应当不久前听人说过。
他轻松回忆了一下,随即想起在哪里听过——十天前他去冯家营,冯多山就用这套话来糊弄过他。
王七麟走到孩童跟前掀开符箓看了看,孩童一张小脸被冬日艳阳晒的红扑扑,眼皮子一个劲鼓动,有股虎头虎脑的劲,阳气很足、很有活力。
这次徐大倒是说对了,事情不难办,这孩童身上压根没有阴气,他并没有被鬼给缠上!
他不知道姚家人搞什么名堂,不过孩童没被鬼缠着倒是好事。
这么来看姚家人的所作所为算是报假警了。
王七麟挺腻歪这种事的,只是姚家女人都在哭,姚文彬又一个劲的冲他赔笑脸,他也不好将事态扩大化处理,便明里暗里的提点了他几句离开。
他们刚走出小巷子,有人拿雪球砸他们,王七麟反应快,一伸手抓到了雪球严厉的回头看去,几个小小的身影躲在一处宅子门内捏着雪球偷偷看他们。
一个力士下意识走了过去喝道:“谁家小孩?”
孩童们做鸟兽散,但有女娃胆小,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王七麟招呼力士要走,女娃抽抽噎噎的说道:“大人说的对,当官的跟有钱的是一起的,不管我们老百姓。”
听到这话徐大笑了,蹲下拿出两串糖葫芦递给她一串问道:“为啥这么说?我们当官的哪里做的不好啦?”
女娃看到糖葫芦赶紧擦眼泪,她怯怯的接过去,看到徐大握着一支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她顿时不哭了,跟着吃糖葫芦。
吃了一口便笑了。
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呢。
徐大又问她,她鼓着腮帮说道:“虎少爷是坏蛋,用热水烫死了他家猫,又弄我家的狗崽,我姐姐不让,他差点掐死我姐姐!”
王七麟心思回到了这桩案子,他心里出现一个猜测:“虎少爷弄死猫狗又险些害死你姐姐,你父母不愿意,去找他们家来着,是吗?”
女娃点点头,生气的说道:“是他要掐死我姐姐!而且他把我家小黑小黄小花都害死了,他用刀砍死了小花,挖了个土坑活埋掉了小黑,又用火烧死了小黄,他是大坏蛋,你们为什么不抓他?”
说到这些她显然回忆起了一些不好的场景,小嘴巴一瘪,抱着糖葫芦又哭了起来:“你们要抓他,他还说要把我家大黄杀死吃肉。我不要他杀死大黄,大黄是我的。”
王七麟心中迅速出现了真相,他冲徐大说道:“娘的,原来是碰到了个熊孩子!”
徐大继续套女娃的话,女娃很单纯,三两句便被他把来龙去脉套了个清清楚楚。
姚家小儿顽劣不堪是这巷子里的孩子王,以往他家里有一只很漂亮的狸花猫,姚家顽童便时常以此炫耀。
结果女娃家里的狗子前些日子下崽了,都知道狗崽最可爱,巷子里小孩的注意力便被小狗崽给引去了。
姚家顽童嫉妒在心,为了夺回小伙伴的眼球他竟然用热水烫死了自家狸花猫给大家伙看!
结果其他孩童害怕了,更愿意去玩小狗崽。
姚家顽童凶残,竟然先后将小狗崽刀劈、活埋、火烧,女娃姐姐心疼阻拦,他甚至还想掐死女娃姐姐!
旁边力士佩服,恭维道:“徐爷这套话的本领厉害,再来三两句都能把这娃娘亲是扁是圆给套出来了。”
徐大不悦的怒视他一眼道:“守着孩子别它娘胡说,你占老百姓的便宜有意思吗?”
王七麟帮腔道:“就是,徐爷一生要强,喜欢开车但不乱开车,要开车也只开灵车或者豪车。”
徐大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感觉这话是给自己说好话,便坦然的点点头。
旁边力士给兄弟结为,转移话题道:“七爷现在情况明了了,是那姚家的小孩差点闹出人命,他家里人怕被左邻右舍问责,便编谎话说小孩是被鬼附身了,事实上没有鬼附身这回事,对吧?”
王七麟点头道:“没有鬼附身这回事,我刚才就知道了。”
徐大恼恨道:“这死小孩,他比鬼还可怕!”
王七麟道:“不错,这是个熊孩子,熊孩子还小,一定不能放过他!走,回去弄他!”
力士愕然道:“啊?七爷,咱弄一个小孩?这传出去岂不是……”
王七麟瞪了他一眼道:“你看咱来都来了,什么事不干它合适吗?不合适!”
“再说,这是个小孩?徐爷都说了,这是个比鬼还可怕的死小孩,不能让他安然长大,他爹娘不教育他那我作为父母官可有责任替他爹娘好好教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