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kdp精彩玄幻小說 超級魔獸工廠討論-第1718章 陰氣結晶鑒賞-xdmi9

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淡淡的光芒自远方的高大牌坊发出来,照亮了附近的黑暗地带,也让福地里的众人看清楚它门楣上的三个字:鬼门关。
嘶,嘶!
朱由校倒吸凉气,面色剧变,盯着遥远的鬼门关,心中生出许许多多的杂念,最主要的就是其中一条:难道大明的冥府开始成形了?
按照所有修士的推断,大明本地的冥府会在灵气扩散到四方边境,才会出现。
那个时间点,会在一年甚至数年之后,总之不会是现在。
“这应该不是黑山老妖的后手吧!”
“肯定不是。他再如何强大,总不能直接操控大明的冥府地狱,这绝不可能。”
松风道长等修士,微微讨论,就排除了黑山老妖是幕后黑手的可能。
朱由校暗暗叹息,大家如此急忙忙做出粗糙的判断,从侧面反映了每个人心头都浮现的深深恐慌。
不然,大伙不会如此迫不及待,如此的急切。
“我们要去那里看看吗?”
张修诚道士见到朱由校脸色的跃跃欲试,第一个说道。
“可能有危险,谁去呢,这是个问题。”
“既然是贫道提出,就让我去吧。”
张修诚道士慨然说道。
朱由校稍稍愕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家伙真是合格的狗腿,必须要重赏啊。
他意有所指的说:“道长的胆气和勇气,为了保护大明百姓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朕会牢牢记在心里。”
张修诚心中大喜,义正言辞的说:“为了所有百姓,纵使牺牲了贫道这具皮囊也不算什么。”
说完,他来到福地屏障边缘,抬脚就要出去。
去那突然出现的鬼门关是有危险,但不冒险又怎么能得到皇帝的赏识?
更别说张修诚的心里,还有个继承了先祖的巨大愿望,那就是掀翻龙虎山主脉,让自己所在的支脉掌握龙虎山这个著名道门流派。
放在以前或许比登天还难,但如今看起来,并不是没有希望,前提是他要成为皇帝的心腹。
“且慢,让冥兵们护卫道长前往。”
朱由校一声令下,正在与零零散散变异鬼物厮杀的冥币,分出一半来到张修诚道士身边,将他拱卫在中心。
“贫道一定会为陛下探明危险。”
张修诚面色肃然的说道。
在三四十冥兵的护送下,张修诚顺利的前进。
一路上遇到变异鬼物都不用亲自出手,自有冥兵们出面将他们解决。
只是随着远离福地,周围黑暗似乎越发深邃,伸手不见五指,张修诚心里生出浓浓的惊惧,怎么也压制不住。
他回头一看,福地变得只有碗口那么大,仿佛远在天边似的。
自身就像是快要断线的风筝,与福地的关系越发的不稳,只需要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彻底断开联系。
张修诚心里有种冲动,恨不得拔腿就往回跑,立即回到安全的福地里,沐浴在朱由校这个城隍的神光之下。
然而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那样做,会彻底毁掉自己这条龙虎山支脉的前途。
“鬼门关就在前面,不要怂!”
张修诚给自己打气,艰难的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
站在宏伟高达的关门面前,他就像是一只蚂蚁,十分的渺小,微不足道。它就是生生从地下冒出来,没有半点人工痕迹。
关门表面斑驳陈旧,那是时光留下的刻痕,但是无损它的威严。
张修诚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是魂魄出窍,并不需要真的呼吸。
走过这道关门,会发生什么?
张修诚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浓浓好奇,不敢往前踏出脚步,缩回了步伐。
……马上修改
“既然是贫道提出,就让我去吧。”
张修诚道士慨然说道。
朱由校稍稍愕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家伙真是合格的狗腿,必须要重赏啊。
他意有所指的说:“道长的胆气和勇气,为了保护大明百姓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朕会牢牢记在心里。”
张修诚心中大喜,义正言辞的说:“为了所有百姓,纵使牺牲了贫道这具皮囊也不算什么。”
说完,他来到福地屏障边缘,抬脚就要出去。
去那突然出现的鬼门关是有危险,但不冒险又怎么能得到皇帝的赏识?
更别说张修诚的心里,还有个继承了先祖的巨大愿望,那就是掀翻龙虎山主脉,让自己所在的支脉掌握龙虎山这个著名道门流派。
放在以前或许比登天还难,但如今看起来,并不是没有希望,前提是他要成为皇帝的心腹。
“且慢,让冥兵们护卫道长前往。”
朱由校一声令下,正在与零零散散变异鬼物厮杀的冥币,分出一半来到张修诚道士身边,将他拱卫在中心。
“贫道一定会为陛下探明危险。”
张修诚面色肃然的说道。
在三四十冥兵的护送下,张修诚顺利的前进。
一路上遇到变异鬼物都不用亲自出手,自有冥兵们出面将他们解决。
只是随着远离福地,周围黑暗似乎越发深邃,伸手不见五指,张修诚心里生出浓浓的惊惧,怎么也压制不住。
他回头一看,福地变得只有碗口那么大,仿佛远在天边似的。
自身就像是快要断线的风筝,与福地的关系越发的不稳,只需要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彻底断开联系。
张修诚心里有种冲动,恨不得拔腿就往回跑,立即回到安全的福地里,沐浴在朱由校这个城隍的神光之下。
然而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那样做,会彻底毁掉自己这条龙虎山支脉的前途。
“鬼门关就在前面,不要怂!”
张修诚给自己打气,艰难的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
站在宏伟高达的关门面前,他就像是一只蚂蚁,十分的渺小,微不足道。它就是生生从地下冒出来,没有半点人工痕迹。
关门表面斑驳陈旧,那是时光留下的刻痕,但是无损它的威严。
张修诚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是魂魄出窍,并不需要真的呼吸。
走过这道关门,会发生什么?
张修诚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浓浓好奇,不敢往前踏出脚步,缩回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