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dlf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絕世鬼影現城頭分享-ise11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这一剑来的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绝,瓮城内的几乎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只有桓玄才看清楚了那刺客的模样,虽然蒙着面,但那一双清水般的眸子,却是无法隐藏的,这一定是一个绝色的美女,可是出手却是如此快准狠辣,桓玄的心中,甚至开始感慨起这上天的绝妙,能把如此极致却又相反的两种东西,融在一个人的身上。
可是,就在桓玄的身边,腾起了一层诡异的黑雾,一个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暗影,挡在了桓玄的身前,这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眨眼,而那破碎夜空,无可阻挡的一剑,却是在这黑雾之中,消失不见,隐约可以看到四五点火星迸出,伴随着几声破空之声,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桓玄面前,一切都消失地空空如也,无论是那个化妆成车夫的女刺客,还是挡在他面前的黑影,仿佛一下子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只有淡淡的夜风,还在吹拂着。
城门附近响起了一阵惊呼声:“有刺客,有刺客!”
本身就是因为处在门洞之中,又被打灭了灯火,而变得一片黑暗的桓玄护卫们,陷入了骚乱之中,白色的刀剑光芒闪闪,向着身边所有想要袭击自己的人砍去,场面顿时就变得极度地混乱。
桓玄紧紧地把吓得哇哇大哭的桓升抱在了怀里,向着城门的方向就冲了过去,庾颐之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拔出腰刀对外猛砍,一边砍,一边大吼道:“挡我者死,挡我者死。”
而万盖和丁仙期,也是紧紧地跟在桓玄的身后,他们的身边有十余个亲随太监,这会儿把给桓玄打着的舆盖上的杆子都抽了出来,四下横抡,倒也是虎虎生风,让人不敢靠近,在一片混乱之中,居然这些人就这样从城门洞口夺门而出,而在瓮城内,卞范之那绝望的呼声,却是渐行渐远了:“陛下,等等我,等等我啊!”
南城的城头,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站着两个黑色的身影,默默地目送冲出城外的桓玄,桓谦,桓石康,庾颐之,万盖,丁仙期等人,还有二十多名护卫,抢过了门外的骏马,向着南边江风渡口的方向,一路狂奔,而瓮城内的战斗,却没有停止,就连后面的王腾之的部下,也加入了战斗,他的吼叫声在城内回荡着:“给我杀,保护陛下!”
明月的嘴角勾了勾:“只怕这位王将军要保护的陛下,已经换成了那马车里的司马德宗了吧。”
黑袍的青铜面具后,一双眼睛里,精光闪闪,他突然出手如电,这一掌下去,就在明月那张美艳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打得明月的嘴角边淌下一行鲜血,而她的人,也立马跪在了地上:“师父,明月是奉命行事,不得已,请饶我一命。”
黑袍冷冷地说道:“你奉的是谁的命?你的好师兄的,还是你的新主公的?”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黑袍的背后响起:“兄弟,何必为难小辈呢,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冲我来。”
黑袍的白眉微微一皱,摆了摆手,明月如逢大赦,转身就跳下了城头,顿时就消失在了寂静的夜空之中。
转过身,看着身后那全身上下覆盖在一袭斗蓬之中,戴着一张毫无生气的人皮面具的斗蓬客,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你什么意思?”
斗蓬客微微一笑:“上次在建康时你我就说得清楚,渊明和明月是我的人,我会收回,他们现在是在为我做事。”
黑袍沉声道:“可是我当时没答应让你杀了桓玄,灭了楚国!”
斗蓬客摇了摇头:“你总是搞不清楚状况,难道你没有失手?不灭桓玄的前提是你能如你计划那样引得南燕大军南征,夺取江北六郡,逼刘裕收缩回江南,召回西征军。可是你的计划失败了,南燕并无一兵一卒越过大岘山,甚至刘裕三言两语就退了慕容德的几十万大军。我自然得根据情况的变化,来调整我们的目标,桓玄如果起不了牵制刘裕的作用,那就是一枚弃子,还留着做甚?!”
黑袍咬着牙:“桓玄没有你说的这么无能,荆州是他的老巢,留着他,起码能在这里拖住刘裕两三年,我们仍然有机会安排下一次的南征。这回我处理掉了慕容备德,让慕容超上位,我有充分的把握让这小子两年内就起兵南下,这时候如果有桓玄在荆州牵制,那我们的计划,还是能成功,不过是拖延两年而已!”
斗蓬客轻轻地叹了口气:“就算我不出手,你以为桓玄能继续抵抗两年?就算他逃回桓振那里,也不过是继续西逃巴蜀,你以为他敢留在荆州继续按你的设想抵抗?从一开始,你就选错了人,桓玄是个为了活命可以放弃一切的人,根本就没那个狠劲,这样的废物也配和刘裕为敌?你怕是要在他身上断送我们的所有大业吧!”
黑袍的眼中光芒闪闪,久久,才叹了口气:“你说得有道理,桓玄确实不够狠,但是这荆州,毕竟是桓家天下多年,离了桓玄,又有谁有本事在这里给刘裕制造麻烦?你别以为刘毅跟刘裕就一定能打得起来,他们不是那种会给女人轻易影响的人,就算是刘毅,这回有了灭桓大功,那在军中的威望不下于刘裕,也许会想着回建康联系世家,取得朝中大权,而不是在荆州当个大藩镇!”
斗蓬客微微一笑:“我说过是要扶持刘毅跟刘裕对抗了吗?”
黑袍先是一愣,继而白眉一挑:“你说的,难道是…………”
斗蓬客收起了笑容,冷冷地说道:“我加了一层保险,准确地说,是有两个人,可以帮我对付刘裕,他们够狠,也有足够的能力,会在接下来的几年,给刘裕制造无穷无尽的麻烦!”
黑袍咬了咬牙:“第一个人现在兵力不足,第二个人,还需要时间,你真的确定他们可以做到你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