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z2y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第1477章 終於來了展示-j4ldt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
有事躲起来,没事回来当国丈,静候这投机取巧的性子,一点没变,可见有黄氏跟在他的身边,为他抵挡了人生所有的血雨风霜,黄氏看起来比他老很多。
孽海佛光 周郎
元卿凌把他们接了进去,本来敷衍几句,就叫人送他们回去静候府,但进去之后,静候就一直开始诉说这些年的艰辛,辗转跑了好多个地方,都没办法定居下来,怕朝廷找他的麻烦,到过很多州府,都是住在农村里头,吃不好,穿不暖,住的地方都是十分简陋,说得真是连乞丐都不如。
说到最后,静候声泪俱下,一个大男人,竟忍不住正厅里哭了起来。
如煙的愛與痛
废柴二小姐冷王的绝世王妃
他一哭,黄氏也跟着哭,黄氏双手捂脸,泪水从指缝里渗下来,黄氏的哭是有一种崩溃式的恣意。
元卿凌叹气,瞧着大哭的两人,偏生又是名誉上的父母,走不掉,只能是宽慰一下,但静候说的那些话,本来是要她给保证的,她却没有提一句。
静候便越发地哭得厉害,倒是黄氏哭了一场之后,便擦干了眼泪,愁苦地坐在旁边,慢慢地又面无表情起来,一如既往。
絕色寵妃
说来也怪,静候哭了这一会儿之后,元卿凌脑子里倒是有一些影像,十分的真实,都是他们夫妻这几年的生活,走马灯似的在她的脑海里出现。
他们当初走之前,故知的那孩子就给了别人抚养的,静候始终没说承认不承认,和黄氏躲起来,确实也是在农村里头,可日子久了,感觉没什么危机了,静候就开始作妖,一时和村头寡一妇走得近,一时和村中的小媳妇来往频繁,他们看似是躲难,但走的时候带了银子,日子不成问题,加上静候长得也不错,自然就招惹桃花,长此以往,被人发现了,村中的汉子围着他揍了一顿,也亏得他会武,才躲了过去,否则第一次就给打死。
出了这事,自然就待不住了,又去了别的地方,安分了一阵子,又故态复萌,他说的苦日子,就是被人打了之后要逃,到了新环境又要适应,反正,这几年一直都是这种生活状态,黄氏竟然就这么跟着他,为他劳持家事,照顾他的起居饮食,甚至还要帮他打掩护,有几回人家找上门,静候躲了起来,那些人便揍了她泄愤。
元卿凌自从移植回原先的大脑,虽说也知道自己有一些异能,但是,像这次直接能看到他们过去日子的影像,还是头一次。
静候不愿意回静候府,说是要留在这里住,满京城只有这里是最安全的,太子是他的女婿,他躲在这里,谁敢找他?
元卿凌自然不愿意他们留在这里,父母马上就要到了,他们留在这里,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因此,叫了汤阳过来,备下马车,先送他们回静候府去。
静候死活不走,汤阳便对他说,府中出入的人多,有人看见了他,想起他往日的行径,少不了是要牵连太子一番,到时候,什么国丈都空谈了。
都市修仙高手 櫻花墨
久久不見妳好嗎
被汤阳这么恫吓,静候才愿意走。
黄氏就木然地跟着他走,走出去又回头看了元卿凌一眼,那一个眼神,饱含了沧桑与悲愁,也可算是对女儿动了几分悲悯之心,眼泪涌出来,便猛地转了头过去。
元卿凌苦笑,不知道是该说黄氏愚蠢还是说静候可恶,都落得东躲西藏的下场了,还不知自爱,黄氏也是个死心眼,心里头除了夫婿,就再装不下别的了,连儿女都丢下跟着夫婿跑。
汤阳傍晚才回来复命,一脸艰难的样子,“回去之后,老夫人拿着扫帚打了他一顿,他便要收拾东西再过来楚王府,属下差点没拦住,好在,元大人回来了,喝止了他,属下还真没见过元大人这么凶的,往日只见他斯斯文文,凶起来也真吓人。”
元伦文原先在国子监待过,后来外放当官,明元帝要退位了,便下了一道旨意把元伦文调回来。
元伦文这些年在京中的日子很少,但是对妹妹的事十分关注,在外头尽心办差,累积政治资本,就是要帮妹夫好好治理国家的。
如今刚回来,便见父亲闹事,自然不容忍他。
元伦文在外头当官,有地方官员的气势,这份气势压倒了只靠混吃等死的静候是绝对没问题。
元卿凌高兴地道:“哥哥回来就好,我许久没见他了。”
对元伦文,元卿凌是十分欣赏和敬重的,也盼着他早日能回调京中。
这事解决了,元卿凌就放心了,免得父母过来的时候,还要应酬哭哭啼啼的静候。
差不多到晚饭时候,就听得门外传来喊声,“太子和太孙回来了,把客人迎来了。”
元卿凌抱着瓜瓜带着孩子们急急忙忙跑出去,到了正院,果然就看到老五带着爸妈和哥哥来了,他们手里提着很多东西,大包小包的,穿着她提前为他们做好的衣裳,十分的合适,但显然他们不是很习惯,走路的时候小心翼翼,唯恐踩到。
“爸,妈!”元卿凌抱着瓜瓜过去,眼底一热,还没靠近,孩子们就涌上去了,直接把她挡在了外头,想跟父母撒娇矫情一下,都没有机会。
府中的人好奇地看着这一幕,这就是太子妃的义父义母吗?好温文儒雅啊,像读书人,气质好又有亲和力,比静候夫妇好多了。
门房小声地跟下人们分享,“我方才给他们拿东西,他们竟然跟我说谢谢,人真的特别好啊。”
“对啊,那位夫人还给了我一包饼,这饼可奇怪了,用一个盒子装着,里头还有奶酪。”
天帝逍遙
宇文皓把下人全部遣走,再一个个拔萝卜似的把孩子拽开,“外公和外婆累了,快让他们进去坐下来喝口水,先走开走开。”
孩子们懂事,帮着提东西,包子抢先拿了元哥哥的箱子,霸道地说:“这都是我的玩具,谁想要,我可以给谁,但要听我的话。”
孤旅迷途 雅樱芸梦
箱子很大,提起来贼沉的样子,但是包子就这么霸着,推了几下提起来上了石阶,骄傲得很。
误入豪门:女人,别玩火
大家便放弃了其他箱子,去追包子,包子笑嘻嘻地跑着,这一整箱的玩具,他是精挑细选的,可不能随便给了旁人。
在這裏邂逅愛 旸微微笑
靖廷夫妇的孩子大头也在,听得说有玩具,也跟着追,一直喊着包子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