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j7o精品都市异能 炮灰郡主要改命笔趣-第一百九十一章 重回險地展示-orvk9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几人见状都是诧异不已,他们今天把这宅子里里外外翻了多少遍,偏就谁都没看见这个暗门,更别说里面的地窖了。
已经搜刮了不少宝贝的一群人,看见这个未发掘地瞬间都兴奋了。
临邑如果还在里面,那他就在这呆了一下午。
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能在这呆一下午?
两个队长互看了一眼,争夺和敌意,妥协与默契,一瞬间达成。
“下面看起来有些危险,我们俩先下去,你们负责警戒!”
众人虽然不太情愿,但也只能听从军令,答了一声“是!”
二人跳下去之后,丁一假装手滑,松了盖子,之后战战兢兢扣了几下才把盖子打开。
此刻里面已经安静的好似没有活物了。
丁一看看众人,茫然道:“这,这是怎么了?”
有人凑到跟前喊:“队长,临邑大人在里面吗?”
只是传来一阵回音,并无半个人回答。
丁一慌神了,赶紧对丁三说:“你在这看着,我也下去瞧瞧。”
以为两个队长在里面发现什么奇珍异宝了,几个兵丁都不同意丁一下去,争抢着要去看看情况。
“里面不是很宽敞,你们都下去恐怕有点拥挤啊。”丁一露出发愁的模样。
此刻一道黑影闪过,他眉头松了松又换了个语气:“可是你们既然担心二位队长,就一起下去看看吧。”
众人皆以为然,争先恐后的冲了进去。丁一立刻封上盖子,将一众人都闷在里面。
丁潇潇从墙头跃下,问道:“怎么样了?”
丁一笑道:“主人神机妙算,都抢着去送死,拉都拉不住。”
说话间,有浓烟从洞里冒出来,定是有人觉得黑,打开了火折子。
丁潇潇将整整一桶菜油全部涂在干草上,撒了满满一地窖,只是这玩意儿的助燃力一般。不多时燃尽了草料,火势就会逐渐熄灭了。
开始有人疯狂的砸门,丁一赶紧将早就准备好的水缸移了过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丁潇潇话说一半,包裹着厚厚的上身的李林听见响动爬了起来,看见眼前这个场面,顿时凝固了一下,尔后说道:“郡主是想回西归城吧,在下可以带路。”
这小子,反应之快也算是保命级别的了。
丁三还是第一时间回击了他:“我们又不是不认识回程的路,为什么还需要你带路呢?”
这可谓是李林目前唯一的价值了,如果说给丁潇潇一个不杀他的理由,她都想不出第二个。
“如果我没猜错,郡主是打算回去救助城主吧?”
丁潇潇觉得,这个理李林没有米青虫上脑的时候,智商还可以。她微微点点头,此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那就是了,有我帮忙,最起码你们进城会容易许多。”李林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很得意的神色。
西归城现在一定是重兵把守,丁潇潇对于进城想到的办法就是利用轻功找个薄弱之处快速突破,当然,这个办法不能带上纪程。
新大陆
这孩子一心想去救柳曦城,怎么和他说丁潇潇还没想好。
“怎么个容易法,你倒是说说看。”丁三问道。
李林一摊手:“我就是通行证啊,只要我说是金将军押解你们进城,自然畅通无虞。”
武道屠神 百战轻衣
丁潇潇点点头:“好,就这么办,带上你要带的东西,我们立刻动身。”
上马之时,李林动作迟缓了一些,但是好在纪程绑的绷带很是牢靠,帮他使了不少劲。在他分离往马背上爬的时候,发现旁边的郡主也有点笨拙,忍不住扭头去看。
丁潇潇全身上下叮当作响,就好像扛出来一整套编钟外加罄钵,拽得她本来就瘦小的身躯显得更加不堪重负。
就在快跌到马下去的时候,李林伸手拉了她一把,丁潇潇重回马背却并没有感谢,反而把手在衣服上狠狠蹭了蹭,又甩了甩,极尽嫌弃之能事。
“在下确实曲解了郡主的意思,您气也出了,我罪也遭了,这一页不能翻过去吗?”李林说着,特意拍了拍厚厚的纱布。
重生之最強高手 逗比小樓
丁潇潇不理会他,淡淡道:“别以为我让你带进城去就是原谅你了,这事儿没法翻篇!”
戀貓物語之搗蛋耍惡少
说罢,她丁零咣啷的骑马前行,竟超过李林走在最前面。
丁一等人见状赶紧跟上。
可怜浑身是伤的李林,只能咬紧牙关驾马前行,不远不近的坠在队伍最后。
丁一怕他中途逃跑,时不时回头盯着,却每每都看见他无羁散漫的微笑,与他们要去的凶险之境完全不相关。
没等他好奇完,一路疾行而来,已经能看见西归的城墙了。
虽然已经入夜,但是整个城墙灯火通明,犹如白昼,大批兵士在城墙上下巡逻,将西归城围的密不透风。
“不能再走了!”李林在队伍最后喊道。
丁一上前警惕问道:“为何?”
李林艰难的用马鞭指了指城墙道:“你看不见吗,再往前我们就要被守城发现了。”
“发现又如何,我们本来就是要进城的,你当初不是信誓旦旦,说靠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我们都送进城吗?”丁三瞥着李林,一副不能相信他的表情。
妻子的谎言之转身之后 史春霞
李林也不气恼,微微摇头耐心解释:“进是能进,可不能这样进啊。我一个人押解着你们,自然是要捆住手脚,连成一串。你们骑着高头大马,像个被押解回来的样子吗?再说了,走路回来,我们应该傍晚就出发,骑马回来是天黑才走。哪有押解犯人专门挑容易走脱的夜晚?”
丁潇潇微微点头,觉得这个李林确实有点脑子。
没想到,她一有反应,倒成了被李林盯上的对象了。
“还有郡主,您身上那些东西一样都不能带啊。这成何体统啊,通缉犯带着一身宝贝,这是来进城受审还是摆摊卖货的啊。”
丁潇潇摸了摸身上偷偷攒下来的东西,撇了撇嘴,但也不可否认,李林说的对。
片刻之后,一个白粽子一样的人拉着一串踉踉跄跄的高矮胖瘦向城门走来。
李林机警的抬眸,发现金将军并未在一线坐镇,稍稍安心了一些。
“什么人!?”城门上传来呼喝,几十个弓箭手已经就位,齐刷刷对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