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833火熱連載小說 圍棋傳奇 七死八活-第六零七章 拍一部圍棋史詩片鑒賞-awqjq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秦淮五绝?哪来的秦淮五绝?”
李襄屏一脸错愕:“不是吧,赵叔您连秦淮五绝都不知道?”
赵家栋决定懒得理睬他了,这要再询问下去都话,着让自己这个学霸文科生的脸面王哪搁?
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搞清秦淮五绝到底是谁的同时,赵家栋继续看手上的那两张纸。
“咦?”
再接下来,赵家栋看到一段有点奇怪的文字:“…….围棋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棋类游戏,它的诞生和发展,几乎和人类文明的进化同步,所有人类文明历史的开端,几乎都是从神话故事开始,而围棋的起源也接近于神话,据统计,整个世界现存4000多钟棋类游戏,围棋不仅最复杂,光围棋一个棋类游戏的变化,就要超过其他4000多种棋类游戏变化的总和,并且围棋的起源从神话传说开始,这也在其他棋类游戏中极为罕见……”
赵家栋有点不明所以,他完全不明白就让李襄屏写个剧本而已,他写这种文字到底有何意义。只不过看到这第一段,赵家栋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于是他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他看着看着,他发现李襄屏好像在写围棋发展简史,不,“简史”一词可能有点太大,说他“简单概括一下围棋发展脉络”,这样的措辞应该更合适:
他写到围棋的发展通过最初的神话阶段之后,在咱们国家先秦时期肯定就已经成型并成熟,其中最重要一个证据,孔夫子曾经对围棋发表过评论。
只是有点遗憾,孔夫子对围棋的评价并非正面:“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也正是因为孔夫子的这个态度,导致后世文人在谈到围棋之时,最常见的是这种口吻:先贤是不提倡下围棋的,然而没有办法,这个“木野狐”的魅力实在太大,让我不知不觉沉迷其中,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真是孔夫子他老人家的不肖子孙。
看到这一段,赵家栋会心一笑——因为类似孔子的这种态度不仅古代有,即便是到了现代,当一些家长反对孩子下围棋之时,同样也会用上这种论调。
赵家栋继续往下看,他看到到了两汉时期,当时的主流社会就对围棋的态度发生根本性转变,李襄屏认为这其中最重要的推手,首推著“汉书”的班固。
班固写“弈旨”,作“围棋赋”,开始在学术上对围棋进行一些理论探讨,尤其班固从兵家思想出发,认为围棋是一种很好的战略游戏,这让围棋的地位陡然提升。
等到了三国后期,李襄屏认为围棋算是进入真正的文明时代了,因为现存世最古老的围棋棋谱,就是三国时的《孙策诏吕范弈棋》——-
只不过稍微有点遗憾的是,这张棋谱极有可能是后人伪作
。认为是伪作的理由:从那个年代出土的石棋盘来看,几乎全部是17路棋盘,而那张棋谱,却是在19路棋盘上下的,再考虑到记录那张棋谱的是宋代的“忘忧清乐集”,因此伪作的可能性极大。
赵家栋接着往下看,他看到李襄屏虽然着墨不多,但还真把整个中古棋的脉络梳理一遍,他越快越有趣,因为在这其中,有些是赵家栋比较清楚的大路货,还有一部分,那对他来说就算冷知识了。
“咦,襄屏,你认为在唐代之时,棋手就有可能接近现代职业水平了呀?”
“是有这种可能,”李襄屏笑着回答道:“唐代顾师言用一招“镇神头”击败日本王子的故事总应该知道吧,所谓“镇神头”就是一子解双征,不要小看这个手段,去年我和韩国小李的一盘比赛,就在这个手段上吃了大亏,所以现在的重点,就看这个故事到底是真是假了,假如真是实战中下出了,那至少接近职业水平,假如和那张《孙策诏吕范弈棋》一样,那张棋谱也是编出来的,那这个水平就要差上很多。”
“哦哦,呀!你认为宋朝开始就已经出现真正的职业棋手?并且当时的职业棋手群体,还是以女性居多?”
李襄屏笑道:“这就要看你怎么定义职业棋手了,我一直认为,职业和业余,最好不要用水平高下来区分,从广义上说,一个人只要能通过下棋赚钱,把下棋当做自己的主要谋生手段,这种人就可以称为职业棋手,如果按照这个定义,那么在北宋时期,这个群体已经出现。”
李襄屏顿了顿:“至于为什么是女性居多,其实在明代的“三言二拍”中,对此就有详细描写,在那当中有个和围棋有关的小故事,叫做“小道人一着饶天下女棋童两局注终身”,赵叔您肯定知道,三言二拍虽然号称“托宋事,言明情”,不过宋明其实相隔不远,三言二拍中关于宋代的某些细节描写还是相当真实,所以在那个故事当做,主角小道人很有可能是YY 而来,反到那个女童的身份多半真实,那个女童的原型,应该就是那个年代的职业女棋手。”
“呵呵,那为什么会是女职业棋手多呢?”
“因为社会分工呀,两宋号称封建社会的巅峰,商品经济高度发达,并且已经算是契约社会,更重要的是,在两宋,女子的社会地位其实不低,她们是有,遗产继承权的,起码在这一点上,他们要比之后的明清先进很多,有这么多因素凑在一块,出现大量女职业棋手并不奇怪。”
赵家栋点头:“对对,两宋的确已经算是契约社会,当时连到人家家里当侍妾都必须签契约,存在很多“合同小妾”。”
李襄屏哈哈大笑:“是,所以不了解当时的民情,会对当时的很多事很难理解,比如苏东坡,他一边能在夫人过世之后,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样的句子,一边还能和朋友互换侍妾,这如果用现代的眼光来看,苏大文豪渣男不用解释,并且是那种渣得不能再渣的极品大渣男,可是很多人不会知道,这种情况在那个年代再正常不过,他们俩互换侍妾,其实就相当于当时的两家公司,突然都看上了对方的员工,我觉得你的员工到我这来合适,而你又对我这个员工很满意,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达成了员工互换协议,赵叔,是不是这样?”
赵家栋同样哈哈大笑:“哈哈没错没错,你这个比喻很形象,只不过你还是溜掉了一个重点,其实在那个年代,就算两人想互换员工,那也必须征得员工本人同意,不然在那个年代就是违法,苏东坡当时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魅力实在太大,导致他的那个员工根本就不想离开他,并且在已经签订协议之后,还说了很多哀怨依依不舍的话,这才让苏大胡子背负了千古骂名。”
赵家栋一边和李襄屏闲聊,一边已经把那两张纸看完,看完之后他若有所思:
“襄屏啊,你给我看着东西的意思是……”
“我就是想先构筑一下这部剧的世界观啊.。”
“世界观?”
“是的,赵叔,”李襄屏稍微顿了顿:“到底拍一部什么样的围棋剧,我之前想了很久,并且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日本动漫“棋魂”,“棋魂”真的拍得很好,那部剧拍出了对围棋的热爱,拍出了围棋的魅力,尤其是其中很多对围棋的感悟,真是拍得细致入微,那要不要走“棋魂”一样的路子呢?我后来一想还是算了,毕竟在这方面,日本人已经做的很好了,跟风拍不仅难以超越,还有拾人牙慧之嫌……”
“所以你就想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它走细致入微的路子,你走宏大叙事的路子,用这种方式去展现围棋之美,围棋之魅力,甚至还有围棋内涵之丰富,是不是这样?”
“对对对,还是赵叔厉害,我只是隐隐约约有点想法而已,没想赵叔归纳得这么好。”
“你少拍我马屁,”赵家栋笑骂一句,然后接着又感慨道:
“啧啧不得了,我听你这意思,都像是要拍一部史诗片了,围棋题材的史诗片。”
“史诗片不敢,我就是这样想,围棋既然在咱们国家存在了那么长时间,而范施所处的年代,又正好处于中古棋的最巅峰,那么咱们就截取那个片段,尽量把内容做得丰富一点,把片子拍得厚重一点,让大家通过这部剧,知道围棋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棋类游戏,它早就是一种文化,一个符号,甚至是一种象征,高度体现东方哲学思想的一种象征。”
“呵呵呵呵…….”
赵家栋突然发出一阵轻笑:李襄屏被他笑道莫名其妙:
“赵叔您,你笑啥?我这个想法……不可行吗?”
“行,太行了!我个人觉得很好,”说到这的时候,赵家栋突然把手一伸:
“拿来。”
“拿什么?”
“给我拿故事出来呀,我跟你说,你刚才说的这些,只算是整个剧本的立意而已,我个人觉得这个立意很好,真要拍出你想表达的东西,没准还真能成为一部经典,不过你也知道做影视剧嘛,再好的立意也需要故事支撑,我现在就需要你给我提供故事了。”
李襄屏一听大喜:
“赵叔你是说正式剧本?哈哈我早就想好大概的主线了,要不我现在说给你听听?”
“哦?那好,那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