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三百二十六章身不由己鑒賞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一个像她,也像秦北穆,活泼可爱唤着他们两个人叫爸爸妈妈。
南意棠固然是喜欢和秦北穆的二人世界的,然而,如果有一个孩子,家里会更加热闹,她跟秦北穆的世界,也会更加的丰富。
硃娥
南意棠的心里是一直有这样的打算的,只是不知道,秦北穆会不会有所顾虑。
“棠棠,怎么在发呆?”
有人叫她的名字的时候,南意棠才猛然回过神来,看到原来是夏明涵带着他的女朋友来了。
“真漂亮,棠棠,新婚快乐。”
夏明涵看着南意棠,笑容有些复杂,“我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耍的样子,转眼间,你都要结婚了。”
“谢谢你的祝福。”
“你哥哥若是在的话,看到你成为新娘子……”夏明涵没有继续说下去,眸光变得有些暗淡。
南意棠的笑容也僵了一下,并没有接下去,虽然南方宁是杀害了自己亲生父母的人,南意扬也并不是自己真正的亲哥哥,然而,从小到大,那么多年,南意棠是可以感受到的,南意扬是个好哥哥。
南意棠的死,只是这段恩怨中的牺牲品罢了,若是他活着,南意棠也就多一个亲人,只可惜,他不会在了。
“棠棠,你的婚礼上,一定会有我。”
“傻丫头,不管怎么样,哥哥一定会永远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哥哥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谁都不可以。”
气氛忽然间变得有些沉重,唐佳音看了看他们两个人,便开口笑道:“今天是棠棠结婚大喜的日子,你干嘛这样,惹人不开心呢?”
赶走外星人
唐佳音拽了一下夏明涵的衣角,嗔怪道。
“抱歉。”
夏明涵垂眸,看着唐佳音,嘴角勉强勾起了一丝笑意。
“棠棠,你别理他。你这一身婚服真的好好看,是明制婚服吧。很大气,我在想,我结婚的时候,也不想穿婚纱了。”
唐佳音笑着跟南意棠说话,她的丹凤眼笑起来的时候,上扬的弧度像极了一个人。
南意棠几乎愣了一下,南意棠的心里产生了一个很荒唐的想法,她竟然会觉得唐佳音和自己的哥哥很像。
“棠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唐佳音侧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南意棠,不解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是。”南意棠摇了摇头,“我是在想,如果你穿上这样的婚服,定然也是很美的。”
唐佳音有些不好意思的搂着夏明涵的胳膊,问道:“你觉得呢?”
“都好,你穿什么,定然都是很好看的。”
夏明涵挽着唐佳音的手,两个人对视的时候,都是带着笑的。
黑门恶少:宝宝爹地,你是谁? 艾雪依
南意棠一直没见到安知意,隐约的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她想到了今天的宾客里,不仅有秦越,还有简洛寻,他们三个人凑到一起就是修罗场。
她不知道给了简洛寻请柬到底是对是错,可是安知意心里的结总还是要解开的,不去面对,那些问题就解决不了,希望安知意能够早一点从过去中走出来吧。
实际上,安知意的确是遇到了一些难题,因为在宴会上,不可避免的遇到了秦越。
南意棠的婚礼,安知意想要让自己高兴一点,甚至,有点想避开秦越,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些人,就是那么的耀眼,哪怕是不想看到,却还是会因为在人群中偶然的一瞥而不小心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安知意跟秦越已经有十几天没有见过面了,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完全处于不知道是在冷战,还是已经分手的状态,安知意甚至都忍不住怀疑,会不会他跟秦越就会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然后,便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隔着人群,秦越感觉到她的目光,然而也只是匆匆一瞥罢了,秦越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之后,就专心的和自己面前的另一个人说起了话。
那个女人安知意认识,傅家的大小姐,一个厉害的女人,天生丽质,又很会玩弄男人,不少世家公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和她暧昧过的男人也不胜其数。
看她和秦越说话的样子,那媚眼如丝,恨不得将人的魂给勾走一般,而秦越竟然还那么有耐心的,微微俯下身子,和她靠的那么近,不知道是在说什么悄悄话。
哪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丝毫不收敛,那放肆的笑容和眼神。
安知意看不下去了,转身想走,却不想,竟然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撞见了简洛寻。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知意。”简洛寻温柔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安知意摇了摇头,愕然的开口,“你,为什么……”
“算起来,南意棠也是我的学生,所以我有一份请柬,也不奇怪。”
“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参加婚礼吗?”安知意深吸了一口气,捏紧了自己的手,眼圈不由得有些红了。
“我承认,我来这里,是为了见你。”
“可我不想见你。”安知意因为秦越的事情已经很委屈了,简洛寻的出现对他而言,更是一种刺激。
安知意转身就往外走,而简洛寻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知意。我想和你谈谈。”简洛寻抓住了安知意的手腕,而安知意几乎是一把给甩开了。
“我不想。”
“我知道你已经有了男朋友,可我总还是想把那些事情告诉你。哪怕你不再爱我了,我也想解开你的心结,放下过去。我看得出来,你一直放不下过去,不是吗?”
简洛寻的眸子里,盛满了心疼,“知意,对不起,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是想过,不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不离不弃。可是,很抱歉,我还是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这些年,我一直想着回来。可我回不来,都是因为我不够强大,所以我就连自己的人生都做不了主。”
“你在说什么?”
“知意,其实当初,离开你,并非我所愿,这些年也不是我不想回来,而是回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