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第1763章 從大佬到螻蟻(求訂閱)分享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诸神界,太危险了。
各种套路,各种算计,还有各种反转。
仅仅是看一点,江缺就知道这只是冰山一角。
只是其中一小点罢了。
那李昊周身一震,便有一股强横的气势散发出来。
威势无尽,大道级中期的修为立马体现出现。
“原来,他果真在藏拙。”江缺暗道一声。
内心震撼不已。
紧接着。
对方五指微微张开,一道道红色光芒闪烁而现,一团火光瞬间出现。
落在他那师弟、师妹身上,瞬间燃起一团火来,形成诡异莫测的力量。
看得人惊讶起来。
这分明就是毁尸灭迹啊。
“果然是老手。”
江缺嘴角抽搐,“能够在这等大世界里活下来的,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因为世界本身等级的压制,导致大道级也不算强者。”
哪怕是下界纵横睥睨的大道级,在这等大世界里,好像也没多大作用。
看到李昊等三人同门相残的戏码后,江缺就懂了。
以大道级都只是一宗门教派,或者是一方势力的弟子。
那人家的长老和宗主之类的存在,岂不是更强啊。
更何况,还有一些所谓的神子、圣子、道子、佛子等等。
眼下的李昊绝对不属于其中一类。
太没格调了。
那等存在,必然都是高高在上之辈,绝不可能是现在这般模样。
大 田園
老实说,这诸神界的恐怖他有预想过,但还是超出想象之外了。
各种阴谋,各种算计。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这种磨脑子的行为,他实在觉得不适合自己。
他江缺一向比较信奉的都是强硬镇压。
以绝对的实力,绝对的优势,压倒对手,压倒一切。
便算是成功了。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你来我往的尔虞我诈,都是浮云。
在绝对实力面前都不够看。
可现在呢。
江缺突然发现自己和高人不一样了。
哪怕是大道级中期,似乎……
也变成蝼蚁。
这很正常,毕竟从低等级的世界到高等级的世界,总归是不一样的。
比如普通世界里,或许多锻炼下就能成为一代兵王,牛到天上去。
可一旦到武侠世界里就不够看了。
而武侠世界的人,到仙侠世界里也不够看了。
哪怕他们在各自世界里都是巅峰一样的存在,高高在上。
但在新的世界里依旧是蝼蚁。
有可能是高高在上久了。
江缺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觉得意难平,心难静。
“原来,我再一次从大佬变成蝼蚁了。”江缺有些没回过神来。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怪异。
“出来吧!”
突然间,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来。
正是那李昊所呵斥。
江缺:“……”
等等!
我被发现了?
“以我的敛息术,他应该不可能发现我才对……”
江缺有点懵,但还是出去了。
不为别的。
大家都是大道级中期,他也不怕事。
当然,最主要是他想询问一下出去的法子。
自己与其无仇无怨,想来对方不会怎样对自己的吧。
思索过后。
江缺便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李昊面前。
李昊:“……”
这个时候,他的嘴角明显是抽动的,“我只是习惯性地呵斥一声,只是很随意地喊着,还真有人啊。”
他本是想着随意试探一下。
结果还真出来人了。
但……
不能说,也不能胆怯。
“想来对方已经看到方才整个事件的全过程,不管说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死人才不会泄露消息。”
李昊的眼神里逐渐迸发出阵阵杀机,阴冷且可怕。
但又仿佛感受到江缺身上传来的气息,他又暗暗压制下去。
“此人居然也是一尊大道级中期的强者,想杀他应该没那么容易了。”
区区一两秒的时间里,李昊心里就百转千回,思忖良多。
“且先看看再说,保不齐他未有其他想法呢。”
李昊暗道:“况且,现在也不一定能除掉他,既然能正大光明地走出来,丝毫未生惧怕之意,此人也不简单啊。”
正是知江缺不简单,他才未敢第一时间动手。
主要是没把握。
万一因此而泄露风声,那就更加难掌控了。
因此。
李昊便想到一法,先虚以委蛇再说。
待以后再做打算。
现在大概是没有机会的。
拼下去说不定大家都有危险。
一瞬间里。
李昊就想到许多可能。
也想来许多对策。
但都不尽人意。
“你是谁?”
李昊望着陌生无比的江缺,他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
其身上的气息也不是自己熟悉的某一派。
大概率是误闯到的。
当然,还需要再确认一下。
“在下只是来此历练的,不小心迷路了。”江缺说道。
很平淡,但李昊听起来不觉得是真话。
出门在外,谁都会留一个心眼。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是单纯的。
在李昊看来,大部分出门在外还能活着的人,要么是大气运者,要么是不简单的之辈。
他没把江缺的话放在心上。
只觉得这很平常。
紧接着。
他又一次问道:“刚才,你都看到了?”
“我要说没看到,你会相信吗?”
江缺眉头一挑,“虽然反转很大,也让人意想不到,但与我无关。”
确实与他无关。
因此。
撇清关系就很有必要了。
李昊:“……”
江缺话语里的意思,他自然听懂了。
只不过。
听懂归听懂,他内心还是有几分不相信。
若有一天江缺以此为威胁,他就不好办了,始终是个威胁。
正想着时。
江缺就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在想,要如何才能把我杀掉,以绝后患,对吗?”
“……”
纵使李昊不愿意承认,也不能否定一个事实,那就是李昊想打杀他。
不等李昊开口。
江缺继续说道:“在下只是历练迷路,对你们那些龌鹾没想法。
当然,你要是想打杀我,那自然也要做好被打杀的准备。
或许你身后有深厚的势力,他们可以为你报仇,但最起码你比我先死。
你也可以当作是威胁!”
李昊:“……”
老实说。
江缺的话让他听着很不舒服,很嚣张,也很霸道。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江缺说得对。
冷静下来。
他才恍然发现主动权其实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于是。
李昊微微一笑,“在下李昊,天阳宗内门弟子,见过兄台。”
“哦?”
江缺微微一惊,他本以为李昊会第一时间出手击杀他。
却没料到李昊还自报家门了。
这是要结交的意思?
江缺懂了。
“他自知杀不掉我,就打算以这种方式先稳一手再看。”
应该就是这样的。
江缺分析着。
但他未曾拒绝李昊这样做。
主要原因也很简单。
他需要出这片林子,但这很明显是一连串的山脉。
他不知方向和地域。
不知是那通天口中的诸神大陆,还是无尽星域。
因此,他需要一个带路的人。
这李昊就是其中的上选。
于是。
江缺微微一抬头,“在下江缺,一散修者,历练迷路于此,见过李兄。”
“江兄,你既是迷路,不如与我一同出去?”
李昊豪气地说道:“待出去以后,定要好好与江兄喝上几倍,探讨下修行,问道镇乾坤。”
“善!”
江缺点点头,“有李兄带路倒是要方便许多,就是不知会不会影响李兄,会不会麻烦李兄?”
“无碍,不麻烦。”
李昊当即就解释道:“能结识江兄你这样的存在,乃是一身中最幸福的事情。”
李昊有没有说谎江缺不知道。
或许,他觉得那并不重要。
只要能出去就好了。
这鸟不飞腾的地方,自己还是不要再来了。
“江兄,不知师从何处,修的是什么道?”
两人结伴而行后。
逐渐数落起来。
李昊便开始旁敲侧击,想打听出江缺的具体信息。
但江缺是什么人。
张口便来,“在下乃一散修,偶然间得到一位前辈的传承,才修炼至此。
不过……
当年那位前辈也警告过我,不得透露他老人家的任何信息。
所以……
我也不知是师从何处。
此番进来历练,便是想磨练一下自身的道,但现在我的道很复杂,说不清也道不明。”
三言两语后。
江缺在李昊眼中就变得越发神秘起来。
他暗暗猜测道:“看样子,他应该是一位隐士前辈所传承吧。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就更艰难了。
毕竟像那等隐士前辈,修为高深莫测不说,还有一身的怪脾气。
我若是把人家的传人都打杀了。
那我也活到尽头了。”
作为天阳宗弟子。
李昊一点也不像是傻子。
即使宗门能为他报仇,但他依旧是死了。
更不要说,面对那等隐士前辈下。
也不一定有好结果。
宗门或许不会帮忙报仇吧。
毕竟,谁都不愿意得罪。
能成为一位大道级的师父,想要更加强大吧。
一时间。
李昊的心里想得太多了。
他内心都是茫然不知所措的,也是很怪异复杂的。
“如此看来,我就只能与他交好一途可走了。”
李昊暗想着,“不过这样一来也蛮好,这样我或许能结交上一位隐士高人。”
这对他未来在天阳宗内很有帮助。
若设计打杀江缺。
即使有天阳宗的庇护,他总不能一辈子都待在天阳宗吧。
这是不可能的。
和许多嚣张跋扈的人比起来,李昊要成熟得多。
真正嚣张者,那都是有恃无恐的嚣张。
一般情况下来说。
大家做事都会给自己留下一道后手,以免遭遇不测。
不管何时何地,自身的性命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这也是李昊一直奉行的法则。
势力或许有。
但命才是自己的。
“李兄,在下久不在外面行走,不知这大道级算个怎样的层次?”
江缺一副谦逊有加的样子。
倒也是不卑不亢。
看起来确实很正常无比。
李昊联想到江缺的身份和来历后,也不觉得有疑惑的地方。
他微微一笑,“江兄或是久在山中修行,不谙世事。
但你需知一点,大道级名为超越大道的存在,在下界或已经是一方大佬,镇压一切。
但在我们诸神界这方大世界里,大道级只能算是有点自保之力的普通修行者。
连一方大千世界都创造不出来,谈何强大与否?”
江缺:“……”
他嘴角抽搐着,忍不住继续问道:“也就是说,把大道级放进整个诸神界来对比的话,其实只是一个蝼蚁罢了?”
“这么理解也没错。”
李昊点点头,“不过,诸神界虽然广袤无边,我等大道级也不过是一宗内门弟子罢了。
但真正的大佬也不会与我等为敌,只需要好生修炼,不惹是生非。
活到成为大佬的那一天还是很有可能实现的。”
李昊的话江缺听懂了。
只不过。
从大佬到蝼蚁。
这其中的差距与苦楚,别人不懂,他是懂的。
实在是太大了。
江缺不禁有些迷茫起来,“大道级也是蝼蚁,那诸神界真正的大佬又是哪个层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