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vwp笔下生花的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四百二十四章 海棠佳釀推薦-02dx2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可以确定这里已经被一个幻阵所覆盖,只是这幻阵的级别十分高,以至于他那一些阵法基础完全看不出这幻阵该怎么破。
他只能漫无目的地在里面乱逛,反正看也知道这满地的海棠树肯定是海棠搞的鬼,也只有这样的万古大神才能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来。
走着走着,他就发现自己真的丢了啊……
他只能无奈地求助自己随身携带的另一位万古长存的大神残念……
“赤老,能替我走出这个幻阵吗?”苏礼只能向赤老求助。
但是好在现在的赤老已经特别佛系,它其实早就在戒指中默默地关注着外面的情况了,但是苏礼不问它就什么也不说,省得又被关去小黑屋。
这也算得上是‘无欲则刚’了。以前它总想着怎么带歪苏礼,所以它活得特别卑微。可是现在它已经彻底死了那个心了,日子过得特别佛,所以反过来变成苏礼得时不时地求着它。
“这是无尽花海阵,春神以及其属神最具特色的大阵,这些神力构建的花海可以内藏无尽空间。”
赤老果然回答了,只是没有感情的音色让苏礼有些不太适应。
“要以常规方式破阵几乎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以神灵自身神力构筑的大阵,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自成一体,阵中一切都会随着布阵者的心念而随之改动。”
苏礼听了皱眉道:“那我就要被困在这里了?”
“那倒不会。”赤老答道:“除了最直接的强力破坏,你也可以用自己的神力来‘叩阵’。这是那位布置的大阵,你只需要引起她的注意,自然就能够无事了。”
苏礼觉得很有道理,这是万古大神布置的阵法,他去和人家较什么劲啊。
于是他按照赤老教的方法,以凝聚了一小团神力,然后向那海棠林地中撒了出去……
撒旦危情
然后他就发现,那片树海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起抖了一抖,随后一条道路就在他的面前出现了。
明明这些海棠树都没什么变化,可偏偏在苏礼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条道路的感觉……这种大神级别的幻阵果然不是他能够理解的。
超緯度科學帝國 紅豆面包
他没有迟疑,走向那条林间的道路上。
没走几步,耳中就听到了海棠有些气馁的声音:“苏礼,你怎么又这么快就出关了?妾身原还准备酿好一壶花酒请君品尝呢。”
苏礼带着笑容走了过来,就看到海棠正使唤着肉肠在那采集周围海棠花的花瓣,然后做一些特殊的调制。
他看着海棠那捧着一个大罐子却一本正经的小脸,哑然失笑道:“可是我更愿意和你一起酿造……说起来我还不会酿酒呢,教我可好?”
海棠愣了一下,随后从原本得知苏礼早早出关的沮丧就变成了浓浓的期待……能够和苏礼一起酿酒,她真的超级喜欢!
于是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就开始给苏礼分派任务……虽然肉肠都已经把爪子变成手来帮她了,可是苏礼的加入却让她觉得一切都仿佛更顺利也更美妙了。
肉肠也很开心,它最开心的永远都是和自家主人一起做一件事情,无论那是什么……
……
遥远的天裂山中,沉睡的大椿上神在睡梦中露出了一个清甜的笑容,仿佛正在经历着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
而在她的一旁不远处,长春子则是早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他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那一亩特殊的植物上……苏礼让他尝试改良种植一种能够给普通人用来当保暖衣物穿的植物,如今已经初见成效。
另一方面,在孤栀子和兵铸子的配合下,第一款适合搭载普通人的飞车也已经设计完成并且投入试用阶段。
试用者当然是如今已经初掌西秦朝堂的姬正方面了,现在还是免费‘试用’,到了以后就可以开始正式开启收费渠道了。
我為球狂
在这飞车的联系下,西秦各地都在被姬正快速地掌控中。哪怕是北魏那边打下的那一块飞地,也在这种便捷的交通下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掌控。
而为了铺设这飞车的交通网络,西秦各地剑崖教的分部、分坛也是在快速开设。各地的小势力和散修都从中看到了利益,也是很乐意于参与到这其中来。
三千六百五夜之禁戀 暗香流動
同时对乾荒大教的东洲势力的打击也接近了尾声。毕竟这么些时间已经足够他们反应的了,他们也知道在东洲别想和剑崖教硬刚,所以已经收缩势力销声匿迹。
剑崖教这一次也可以说是满载而归,门人弟子们转而将精力放在了西秦各地的分部建设上,务必在短时间内将西秦乃至蜀中地区都打造成铁板一块。
剑崖教在连续三位掌权人做甩手掌柜之后,竟然开始飞速地成熟了起来。它正按照着苏礼预先规划的轨迹,然后以令人吃惊的速度野蛮生长着。就如同它的前身剑宗一般……只要给它一点生存的空间,就能够做出让人吃惊的事情来。
……
苏礼还不知道被自己放养的剑崖教已经开始了飞跃式大发展,他这边也正玩得开心。
用来酿造海棠花酒的原酒竟然是海棠不知何时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她收集了一些小麦,已经先酿造了一大坛高度数的酒液原浆。
然后在她的指挥下,苏礼和肉肠一起采集尚未盛开的海棠花然后简单脱水处理之后,就一起以原浆浸泡。
“可惜只有这些凡间粮食酿造的原酒,若是在上界以仙粮酿造原浆,再以妾身精心培育的海棠花瓣来调和,那味道就连父王也是赞不绝口的。”海棠一边以精妙而熟练的手法处理这这些酒液,一边有些惋惜地说道。
苏礼听了倒是有一点也不在意,他笑着说道:“我是凡人,所以喝凡酒就可以了……况且是海棠亲手酿造的,那想必也是极好喝的。”
“好了,再封存七天之后就能够喝啦。”海棠最后处理好,就将那浸泡了海棠花的酒液封存。
虽然成品还未出现,她也知道这次酿的酒单以味道、品相论肯定是不如以往,但这却是她最开心的一次……从酿酒的过程中就一直很开心。
期间他总算问了一次:“怎么想到把洞府以幻阵覆盖的?”
“不喜欢吗?”海棠有些紧张地问。
“挺好的,只是有些奇怪。”苏礼答道……是挺好的,不管怎么说都比先前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好多了。
“那就好。”海棠松了一口气,然后答道:“因为妾身发现有个家伙竟然在这洞府原本的阵法上留了后门。这很不好,所以妾身就以这‘无尽花海’来覆盖那阵法。”
“如此一来,无论是谁也无法随意窥伺洞府内的情况,而若是有人强行闯阵……唔,天仙级别的会有些麻烦,毕竟妾身这具化身的神力不是很强,但是天仙以下应该可保无忧。”
苏礼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这才感受到随身带着一个大神的化身是多么地有用……
虽然很期待那海棠花酒是什么味道,但苏礼总算是心里还想着‘正事’的。他准备出洞府去看看,能否在这北海秘境打探一番消息。
他走出了洞府,脚下就是那暗红的熔岩湖。脱离了洞府中的温控阵法,立刻就感觉一阵带着硫磺味儿的灼热气流。
这恶劣的生态环境着实是令苏礼嫌弃,但他还是不得不出门看看。
他所购买的洞府侧面就是那连接了岩浆湖的岩浆河,而岩浆河的两岸就岩壁上就是那些‘中品洞府’,而在这些‘中品洞府’下面也就是岩浆河的沿岸,就是这北海秘境的‘商业街’了。
苏礼看将狗子和女神都揣在口袋里装好,然后才披上遮掩身形的黑袍走进了这商业街闲逛。
他的黑袍之下,肉肠脖子挂在他的口袋边沿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倒是不在意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而海棠则是双手撑在口袋边,一副期待的样子,想看看苏礼能在这里买到什么东西。
这里摊位不少,但是苏礼看了下就知道好东西其实不多。
毕竟都是散修的收集,又如何能够与大宗门相比?
他在剑崖教里那都是习惯了要啥有啥的当然也看不上这些,他只是看看着北海秘境有何特产,然后再看看哪里可以收集情报。
兼職巨星
然后果然没过多久,他就在这沿途的摊子中看到了一个‘通问百事’的牌子。
他走了过去看了看,就见一个看起来还算年轻的修士正悠闲地坐在那里,手里正盘弄着一枚玉佩。
“问事还是问人?”那修士头也不抬地问,仿佛对自己的客人不屑一顾。
苏礼对这人有些好奇,于是问:“问事如何,问人又如何?”
那修士放下手中玉佩,这才抬起头来看着苏礼道:“阁下是新来的吧?混迹于此的老东西们可都知道我‘通晓百事’晓通真人的名号。”
“问事一件灵石十枚,问人一次灵石百枚。事无论大小,人不分贵贱,一概而论。”
希泊尼戰紀
但是他话音落下,看着苏礼的眼神却变了……这个吊儿郎当的晓通真人看起来像是个冒牌的算命先生,但是这一刻他的目光一下变得十分犀利,仿佛一眼能够将苏礼看个通透。
“阁下真是好胆色,竟然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此处……”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