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z8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五百七十章 石神清虛-vbvz3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白莲教的兵马这两年来屡经战阵,也算精锐,在刘刀儿的命令下,很快便停止了混乱。眼见白莲教从混乱渐渐变得有序,在营中作乱的八字军顿时有些着急,越发卖力地制造混乱。
刘刀儿正挥军平乱间,忽觉一点寒芒闪到,一时正觉得毛骨悚然,就见身旁的那名护法抬手一指,一道红光闪过,将那点寒芒给击落在地,却是一支泛着寒光的冷箭。
刘刀儿心下一惊,随后大怒,将手一挥,身后亲卫当即朝着那冷箭射来的方向扑去,很快将施放冷箭之人斩杀。
此时,大护法莲华真人的祈雨之术已经完成,大雨从天而降,将营寨内的火势淋灭。眼见得此,营寨外的八字军似乎也知道今夜很难得手了,于是在继续攻打了一阵,试图接应营内作乱的自家兵马,却最终无果之后,只得挥军撤退了。
抗拒總裁:不許欺負我 溫柔的月光
今夜一战,八字军虽然没能最终击溃白莲教,却也给白莲教造成了不小的损伤。营寨被烧掉了三分之一,粮草、箭矢等军资也被烧掉了许多,另有一千三百余人死伤。
而八字军的损失却极小,除了潜入营寨的一百人全部战死之外,营外的士卒也只在冲击营寨时,被流矢舍得死伤了百余人。
可以说,八字军除了没有达成击溃白莲教兵马的目的之外,昨夜一战,完全算是大获全胜。
此时的刘刀儿看着营内的惨状,沉默了许久,这才对莲华真人道:“今夜被敌军袭击,将士们都疲累不堪,明日必定没有精神再战了。而且营帐被烧毁了三分之一,粮草军械也损失严重,须得尽快补充才行。”
莲华真人道:“今夜再怎么也来不及了。可叫将士们挤一挤,暂时将就着睡下。再在营中多点篝火,以安众心。明日也不着急攻城,便再休整一日,并从附近府县紧急调运帐篷、粮草等物,补充军中损耗。”
刘刀儿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驚世狂後:冥皇盛寵腹黑妻
于是白莲教的兵马次日果然没有攻城,而是修复营垒,继续休整。
此时,在九江城内,一名头戴斗笠的老者也正凝望着城外的白莲教营寨。过了好半晌,老者才轻轻地叹了口气,转头对身后的一名青年道:“清虚,觉得我军此战能否得胜?”
那青年抬头看了看城外的白莲教兵马,迟疑了片刻,这才道:“敌军数量虽然并不比我们多,但其背后毕竟有整个扬州的钱粮兵马可以调用,时间拖得越长,他们的胜算越大。当然,敌军若是大批量地动用红莲狱箭,那么恐怕拖不了太长时间,这九江城就将被攻克。刺史大人,你想要坚守城池,拖住白莲教的兵马,只怕是不行的。昨夜占尽先机,却都没能一举将白莲教给击溃,此后便也不会再有什么希望了。”
太後升級路 阿極要變白
那老者正是潘刺史,听了青年的话后,沉默地点了点头,道:“江南之地,水网密布,土地湿润,原本并不适合挖掘地道,若非你施法稳固,只怕地道之中早就积满了水,根本不堪使用了。饶是如此,那地道也挖掘的十分浅,只能让人爬着通过。一次性派遣百人过去,已经是极限了。在敌营之中扰乱的程度不够,一旦被人家反应过来,便很快便能将我派出去作乱的兵马给擒杀。昨夜偷袭,未能成功,虽然可惜,倒也并不算奇怪。”
那青年闻言,点头道:“大人既然早有预料,可有良策?如今徐州军已经败了,退到淮北去,日后只能起到牵制的作用,无法吸引白莲教的主力。若是我们再败了,那么大人设想中的,截断长江,将白莲教荆州军的后路截断,使之自乱,以便让宗室潜龙能逆而胜之的打算,可就要落空了。”
潘刺史点了点头,道:“我手中尚有六十支雷音烈火箭,若是不计伤亡地拼杀的话,再挡住白莲教的大军一些时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而且你也颇有道法,又是奇石得道,防御力惊人,应该是不怕白莲教红莲狱箭的轰击的吧?有你主掌大军,敌人想要破城,却也并不容易。”
就听那青年道:“虽说不怕三两支红莲狱箭的轰击,但若数量多了,上了十支以上,只怕我不死也要重伤。大人还真别指望我。若真把希望完全放在我身上,那恐怕便会要你失望了。”
欲望征戰史 妖狐亂世
婚癢
極品特工女皇 北藤
潘刺史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还有水师呢!况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真的尽了力,却仍旧不能挡住白莲教的兵马,那也只有暂时承认战败。不要紧的,我已经为大军找好了退路,一旦真的守不住城,便弃城而走就是了。在没有看到宗室潜龙翱翔九霄之前,我是不会轻易与白莲教拼命的。这次就算真的不能击败白莲教,却也对其造成了不小的重创。白莲教在泗州城下损兵数万,前些日子又被我们设法,以雷音烈火箭将二护法轰成重伤。如今他们想要复夺九江城,也必定会损兵折将,大有折损。他们的力量已经削弱很多了。哼,白莲教以教义治理扬州,排斥儒门弟子,得罪了所有士绅,他们这是自寻死路啊!我们有士绅们的支持,即便这一次败了,用不了多久也能再次卷土重来。而像泗州城下这样损兵数万的战事,白莲教即便是家大业大,又能承受得了几次?我相信,白莲教最终必定会败,胜利终将是属于我们的。”
潘刺史点了点头,道:“我手中尚有六十支雷音烈火箭,若是不计伤亡地拼杀的话,再挡住白莲教的大军一些时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而且你也颇有道法,又是奇石得道,防御力惊人,应该是不怕白莲教红莲狱箭的轰击的吧?有你主掌大军,敌人想要破城,却也并不容易。”
武神之路 青石細語
顏傾天下:紈絝凰尊太囂張 九紅兮寶
就听那青年道:“虽说不怕三两支红莲狱箭的轰击,但若数量多了,上了十支以上,只怕我不死也要重伤。大人还真别指望我。若真把希望完全放在我身上,那恐怕便会要你失望了。”
潘刺史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还有水师呢!况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真的尽了力,却仍旧不能挡住白莲教的兵马,那也只有暂时承认战败。不要紧的,我已经为大军找好了退路,一旦真的守不住城,便弃城而走就是了。在没有看到宗室潜龙翱翔九霄之前,我是不会轻易与白莲教拼命的。这次就算真的不能击败白莲教,却也对其造成了不小的重创。白莲教在泗州城下损兵数万,前些日子又被我们设法,以雷音烈火箭将二护法轰成重伤。如今他们想要复夺九江城,也必定会损兵折将,大有折损。他们的力量已经削弱很多了。哼,白莲教以教义治理扬州,排斥儒门弟子,得罪了所有士绅,他们这是自寻死路啊!我们有士绅们的支持,即便这一次败了,用不了多久也能再次卷土重来。而像泗州城下这样损兵数万的战事,白莲教即便是家大业大,又能承受得了几次?我相信,白莲教最终必定会败,胜利终将是属于我们的。”
青莲闻言,点了点头,道:“刺史大人早有准备就好。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刺史能想得开,不执着于一时胜败,这很好。其实宗室潜龙目前还年少,正该多些历练,多见识些逆境,摔打摔打,这样才能更好地成长。一味扶持,反倒不是好事。况且如今大人看好的那位宗室潜龙尚未冒出头来,成为一方之主,还在别人麾下,做潜伏之状。就算我们帮助他击败了白莲教的进击,稳定了荆州局势,但这份功劳和名望也是目前的绿林军之主薛周的,宗室潜龙根本得不到多少好处。”
潘刺史闻言,摇了摇头,道:“正因其年少,才更需要功勋傍身,才更需要积累名望。王丰已经取了徐州,再加上交州和幽州,已经足有三州之地受其控制。而且他在扬州也还颇有实力,不容小觑。白敖拿下洛阳,覆灭前朝,自己也登基称帝,是为伪帝。麾下有兖州、豫州、河洛之地以及冀州大部,坐拥中原,力量最为强大。此外方栋拥有并州和关中,刘铭拥有青州和部分冀州,西凉王和西夏王平分凉州,白莲教则肆虐扬州、荆州和益州,声势不小。以上各家势力,尽皆兵多将广,占地广博,让人侧目。他们便将整个天下几乎瓜分干净。而随着小股义军纷纷覆灭,新的义军想要在各方大势力的虎视眈眈之下发展壮大,只怕其难度大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宗室潜龙太过年少,我怕他现在不积累起极高的名望,只怕等他大些了,再想逆而崛起,争霸天下,那就无法吸引天下英雄投奔,再无力与各方势力争衡了。”
青年闻言,微微点头,道:“大人对那宗室潜龙,到真是尽心尽力。只不知那宗室潜龙是否真的值得大人这么为他付出。”
擎少蜜寵:萌妻太誘人
潘刺史笑了一下,道:“我只求无愧于心就好。当日金陵城破,我已经算是死过一次了,如今再为了朝廷死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这次还有道友你相助,白莲教能够调动的兵力也绝对不多。我觉得只要咬牙坚持,未必便不能得到预期的胜利。”
青年闻言,笑了一下,叹道:“当日我遭了劫数,现了原形,作为一块奇石,辗转流落人间。眼看就要被人砸坏,是刺史你适时出现,救了我一命,又设法替我渡过劫难,返本还源,对此我石清虚是十分感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