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ptt-325 超速和談鑒賞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那屈承贞呢?”
“走了啊。”
“走了?谈判呢?不搞了?你搞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情况非常严峻,如果不能与楚国和谈的话,后果不…不……”
王翦脸都快急红了,正要好好骂一骂蒙毅,没想到蒙毅直接拿出来一份文件交到了王翦的手中,这才堵上了王翦的嘴。
“这…这都是你谈的?一个下午谈的?”
看着文件里的内容,王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国撤换掉项燕,同时将西线恢复到战前的状态,东线自武城向南退后三十里,秦军则立刻解除对楚国边境的压迫,同时撤出入侵楚国腹地的军队,并且无条件配合楚国务必确保齐国与楚国议和的进程顺利。
王翦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两国的战局错综复杂,而且楚国占领了秦国大面积国土,同时秦军又在楚国西南大肆作恶,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讨论出一个什么结果。
可王翦怎么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自己不在的一个下午功夫,蒙毅竟然已经搞定了一切。
从合约的内容上来看,实际上仔细分析起来,对秦国还是非常有利的,虽然秦国的确要丢掉一部分领土,但丢掉的都是原本韩国的土地,又靠近韩国国都新郑,那地方本来就是个麻烦,丢了反而无所谓。
“当然,嘿嘿。”
“厉害,确实厉害,行,既然如此,那我立刻就得北上了,你也立刻想办法派人通知你那兄弟,让他从楚国撤出来吧。”
王翦连夸两个厉害,然后就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他是武将,眼下南线已经安定下来,他要立刻奔赴邺城一线,解决赵魏两国的麻烦。
……
“秦国根本没那个能力打下去,你这是出卖楚国的利益!”
回到郢都,屈承贞直接就被项燕一通呵斥,不过屈承贞完全不在乎,现在他是楚国的功臣,而项燕,只是一个没了兵权的将军,楚国,说到底还是昭、屈、景三大氏族的楚国。
“大王,秦军军营绵延数里,数量远超咱们之前掌握的,眼下臣能够争取到新郑周围的城池土地,已经是竭尽所能了,倘若再得寸进尺,按照项燕将军话里的意思,一点利益都不让出去,哼,那秦国到底会做些什么,臣就不能保证了。当然,如果王上选择相信项将军,那大可以不同意这次和谈的文书,让项将军自己去和秦国人谈!”
“屈大夫,寡人怎么可能不信你?眼下是楚国面临左右夹攻之险境,寡人原以为只要能够守住我楚国原有之领土便可,没想到屈大夫还为寡人争取到了原属韩国的大片领土,乃是此番秦楚之战最大的功臣!”
“哼!”
听到直接把那屈承贞说成是最大的功臣,项燕终于憋不住了,直接冷哼一声,甩手就走,根本不理会这大殿之中的其他人。
“项将军,项将军你……”
眼看项燕生气离开,那楚王赶忙想要出言挽留,他可不傻,眼下楚国唯一能打的就是项燕了,他还是需要顾及一下项燕的面子。
“大王!臣此番和谈,还有两件事情要向大王禀报。”
楚王起身的一瞬间,屈承贞及时开口,楚王一听和谈还有两件事没说完,也顾不上管项燕了,直接看向了屈承贞。
“第一,臣已经说服了那秦国那个…那外交部长蒙毅,他保证会全力协助我们与齐国和谈。”
無盡 武裝
“真的?”
“千真万确!”
“不对,这不对啊,秦国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帮助我们?”
楚王先是一喜,随后却又皱起了眉头,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秦楚和谈,秦国得以安心对付北方战事,同时齐国如果能一直进攻楚国,虽然帮不上秦国什么忙,却可以同时削弱齐国与楚国的力量,秦国人这个时候断然不该说和齐楚两国才对。
“启禀大王,这就是臣要说的第二件事情了。”
“快说,屈大夫快说!”
看屈承贞还在卖关子,楚王是等不及了,赶忙追问。
“臣此番前往秦地和谈,并未见到秦国相邦李凌,但却见到了外交部长蒙毅和秦国上将王翦。”
“没见到李凌?这种事情他会不到场?”
“问题就出在这里,臣觉察到秦国的情况可能不太对劲,于是仔细观察了一番,果不其然,这秦国,还真是有大问题!”
屈承贞背着手迈着方步,在大殿中来回踱步,他的话语已经引起了大殿之中一阵骚动,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屈承贞接下来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秦国,有内斗,非常严重的内斗,而且涉及到了秦王政和那相邦李凌!”
一石激起千层浪,屈承贞这番话犹如一枚重磅炸 弹落在了平静的湖面之上,大殿之中顿时乱作一团,有人在质疑消息的准确性,而有人却是眼冒精光,仿佛是看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一般。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启禀大王,臣打听了,按照秦国现在的规矩,和谈一事应当交由外交部负责,而外交部长蒙毅又是当年秦国上将军蒙骜的孙子,那股在我楚国作乱的秦军统帅蒙恬的弟弟,可偏偏,王翦却出现在了谈判现场。”
“这没什么吧,毕竟李夫子没来,王翦是秦国除了秦王和李夫子之外最位高权重之人了,比那蒙毅的资历强太多,他来没什么奇怪的。”
“不,恰恰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
面对质疑,屈承贞赶忙将那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叙述了一遍,包括吃午饭之时的争吵以及秦军之中明显分为两派的情况!
大殿之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谁能想到,看起来铁板一块的秦国,居然已经内斗到了这种地步,而且还是秦王与李凌之间的争斗!
“莫不是这李夫子要成为下一个吕不韦?”
“不太可能吧,虽然李夫子是秦国相邦,但他的为人有口皆碑,天下谁人不知?”
“就怕夫子没有反心,但这秦王政却把夫子当成了吕不韦!”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帶着倉庫去大秦-304 要你造紙看書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缠玄拜见夫子。”
刚回到家,李凌没想到缠玄居然早已经跑来等着自己了。
“你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缠玄想要做官。”
“噗~~”
坐定身子才刚咬了一口莫幽安排楚晴送来的点心,直接又全部给喷了出来。
“早先让你做官你不做,后来硬逼着你做了个小官,然后你又不干了,你现在又跑到我面前来要官,你到底在想什么?说吧,想做什么官?”
李凌完全被缠玄给搞糊涂了,弄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而且,这还有直接跑到别人家里来要官的?估计全大秦,不,应该是全华夏,也就缠玄敢这么干了。
“缠玄听说夫子想要设置一个科学技术部,缠玄想做部长。”
“噗~~你特么等等,我消化一下,等等!”
要官就算了,一开口要的就是部长,李凌是真的没有想到缠玄的胃口竟然会这么大,他知道缠玄有这个实力,而且也是最合适的人选,毕竟他是墨家巨子,掌握着墨家最核心的资源,而墨家也是专门研究科学的,可李凌还是有点受不了他这么直白的提出来这个要求。
不对,廷议才刚刚结束没多久,冯去疾那边还没有整理完会议纪要,更没有任何官方消息放出来,这缠玄竟然就已经知道廷议的内容,而且还找到了最合适的职位?
墨家,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学派,竟然在秦国真的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还好,还好墨家之人从未有过私心也不贪恋权势,不然的话还真是个麻烦。
“你想做科技部的部长,没问题,但是眼下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才行,只有你做好了,我才可以在王上面前举荐你,毕竟你此前并未有任何出彩的地方,直接任命如此重要的职位,恐怕难以服众。”
李凌思考了一下,眼下不就正好有个地方需要用到缠玄么,索性就让他去办成这件事,也好为他自己添些功绩,毕竟墨家乃是科圣墨子所创,专业对口。
“请夫子吩咐。”
“我要你造纸!”
“造纸?纸是何物,还请夫子明示。”
“怎么说,就是替代竹简和帛书的一种东西,用树皮、麻绳之类的东西做的,先要把这些东西弄成纸浆,然后再利用一些手段将其变成很薄很薄的一层东西,再晒干之后便是纸张了,用这些东西书写文件造价低廉而且不占地方便于携,可比一堆一堆的竹简强多了。”
“夫子可有纸,能否让缠玄看看,缠玄也好知道该如何去做。”
听着李凌一字一句说完,缠玄心中燃起熊熊烈火,他已经能够看出纸张的重要性,一旦纸张真的可以做出来,而且能够量产的话,将会改变整个秦国!
这东西虽然不是武器,而且也不是什么必不可少的物品,但绝对可以让秦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凌驾于山东六国之上。
“啊,这个…你等等。”
李凌想了想,好像自己还真的就有纸!
掏出平板,从中直接搬出一箱子弹,打开弹箱,每一盒子弹的外面都有一层纸,虽然那些纸并不能够用于书写,但起码是纸,缠玄是个聪明人,想必他一定能够得到一些启发吧。
李凌自顾自地干着自己的活,他却没有注意到,缠玄整个人在李凌拿出平板来之后,眼珠子都直了,缠玄是个科技控,看到这么神奇的东西,心绪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驯养极品天蝎男 凤九歌
“搭把手,这外面这一层都是纸,不过这种并不太适合书写,我需要你造出一种更加适合书写的纸出来。这一箱子弹里面所有的纸你都拿去研究,如果不够用的再来找我要。”
很快,缠玄就应承了下来,然后拿着一叠纸离开,当然,同时带走的还有十发子弹,这是他从李凌那边求来的,缠玄虽然不是秦人,但带着墨者行会呆在秦国这么多年,他很清楚秦国军中的秘密,子弹这东西,他也想研究研究。
……
“父亲,差不多就行了吧,三弟他也不是有意为之。”
“不准为他求情,连个人都给我看不住,废物!我项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张良跑了,项伯第一时间全城寻找,却一无所获,随后便开始利用自己掌握的一切手段在整个楚国境内搜寻,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直到后来有人在荒郊野岭发现了那个‘韩国商贾’的尸体之后,项伯意识到出了乱了了,赶忙跑到前线找到了项燕。
听闻张良没影了,陪着张良的韩国人还被人杀死在了楚国境内,而且明显还是秦人所为,项燕直接赏了项伯十记军棍,然后跪了整整两个时辰!
看着项伯这般受苦,项梁忍不住想要求情,结果也是被项燕一阵呵斥。
“这东西就是你在现场捡到的?”
“是的父亲。”
“看来这就是秦国那个枪用的东西吧,制作确实很精良,但也并没有任何锋利的地方,为何会如传言一般恐怖?”
拿着一枚弹壳,项燕左思右想都猜不出枪到底为何如此可怕,不过好在这东西似乎秦军也没有多少装备,不然的话他与秦军那一仗,也不会全身而退了。
“报!上将军,营外有人求见。”
“什么人?”
珍妮弗的复仇 诺亚十四
“启禀上将军,那人自称张良,说有要事一定要见上将军。”
“快!快把他带过来!”
听到张良的名字,项燕充满了兴奋,他还以为张良肯定是被秦人给抓走了,没想到居然逃了出来,还找到了自己。
“张良拜见上将军!”
“肩膀怎么回事?快,来人,赶紧给他诊治!”
发现张良肩膀上胡乱缠着的布条上居然还有很多血迹,项燕赶紧命人前来诊治。
“跪下!谁让你起来的!”
眼看张良来了,项梁赶紧去想要把项伯给扶起来,跪了这么久,项伯早就已经撑不住了,便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起身,没想到项燕直接转身喝止!
“我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伯父。”
说话间,张良从怀中掏出一枚子弹,这是他归来途中研究那把手枪,从中抠出来的。
“这!”
接过子弹,项燕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应该才是自己先前得到的那枚弹壳的完全体。

32vf9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帶着倉庫去大秦 愛下-284 嚴重缺糧相伴-9e17m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我们现有的粮草还能坚持多久?”
“三天。”
“缩减配额!”
“不能再缩了啊,我已经缩减了三次配额了,再缩下去,别说吃饱了,将士们可就真的是没东西可以吃了。”
“我不管,这是你的事情,必须给我保证至少撑到粮草运达!”
“可…可现在粮草……”
“别废话,赶紧去办!”
“诺!”
军需官的脸已经完全黑了,连续缩减三次人均口粮配额,现在士兵们连五分饱都达不到,可是粮草到现在还没有运过来,王翦逼得这么紧,他实在是找不到任何办法了。
自打攻入韩国境内,这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除了第五天的时候接收过一批粮草之外,他们就什么都没有收到过。
蒲公英请自由去爱
一开始十万韩军被完全打散,部队推进顺风顺水,可到后来,韩国也不知道从哪里又动员的力量,居然开始出现了小规模成建制的部队进行抵抗袭扰。
这些部队虽然对秦军根本构不成任何像样的威胁,可问题是这些人不光袭击秦军主力,还不断找机会袭击运粮的车队,而粮草的征集本来就很困难,秦国两面作战,都需要粮草。
被这些韩国小股部队各种骚扰之下,粮草损失虽然并不是特别大,但问题是运粮的速度却形同龟速,别说送过来了,甚至都不如前线部队推进的速度快,这么搞下去只会被拉的越来越远。
“都给我听好了,从明天开始,都散开打,这几个村子,全都都给我清扫一遍,只要有能吃的东西,就全给我带回来!”
王翦也着急了,倘若一直这样下去,恐怕没等杀到新郑,自己的部队就都饿死了,那还打个屁的打!
再次命人去催粮的同时,王翦还分出了一万骑兵前去接应粮草,十几万大军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他现在不光得去接应粮草,还得想办法弄些粮草出来。
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为了抢在齐国之前抵达新郑,王翦几乎是一条道走到黑,疯了一样往前突破,根本就没有搭理过那些难以攻打的城池,偏偏那些小地方他又搞不到足够多的粮食。
“有没有齐国的动静,他们到哪里了?”
“启禀将军,三天前他们在这个位置,现在不太清楚,应该没有推进太多。”
看着手下指出的齐军所在,王翦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便有了决定。
“部队放缓行军速度,明日打完这些地方之后,不必急着推进了。”
齐国采取的策略与王翦他们完全不同,他们利用所谓的同盟掩护进入韩国境内之后,突然反水,直接以大军所在地为圆心向外进行扩张。
全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完全漫无目的,并没有将目标对准新郑,似乎他们对新郑毫无兴趣一般。
既然齐国对新郑没兴趣,那就先缓一缓,等等粮草。
“将军,我想你应该见个人。”
“谁?带过来。”
歷史 小說 推薦
“下士喜拜见将军!”
“喜?”
看着眼前这人三十多岁还只是个下士,王翦有些奇怪,三十多岁的下士应该没立过什么战功,手下怎么会带他来见自己?
“军中缺粮,喜有一策想要献于将军。”
“说来听听。”
“眼下缺粮并非是韩国无粮,而是大多粮草都被转移到了各个城邑之中,即便我们打下再多的村庄恐怕也得不到多少粮食。”
“你让我去攻城?”
王翦听到这里瞬间有些兴致缺缺,攻城乃是下策,不光耽误时间,而且会增加很多伤亡,王翦可不想把精力放到攻城上,更何况如果攻下来的是一座无粮之城,那又有何用?
“不,我们可以去买粮食,或者,去征粮食!”
“哈,怪不得你三十多了还是个下士,脑子呢?”
“闭嘴,你们先别说话,喜,你继续说下去!”
喝止众人之后,王翦让喜继续说下去,很显然他不相信喜会提出这么傻的方案,而且还要找到自己,他肯定已经有了一个相对完善而且拥有极高可执行度的方案才对。
“韩人自然不会卖给我们粮食,但是我们可以扮做商贾或者直接扮做韩国官吏去征收粮食,这样一来他们没有理由可以拒绝。”
“你当韩国人都是傻子?他们会认不出来?”
“就是,咱们又没有韩国官员的印信,拿什么扮?”
“你们闭嘴,再说话就给我滚出去!”
几个军官在那再度嘲讽喜,着实把王翦气的够呛。
“现在韩国已经彻底失去了对周边城邑的掌控,特别是那些被我们甩在身后的城邑!我们大可以完全切断某座城与新郑之间的联系,然后再在距离该城不远的地方假意进攻另一座城池,在这样的时候,如果该城来了一队人马,说是从新郑而来,要征收粮草发动反攻,那么该城之人不可能不信。倘若城主发现异常,大可以直接斩杀城主,对外宣称是他阻挠征粮,已被就地正法!”
听到喜将想法全部说完,王翦久久没有说话,就连刚刚还在嘲讽喜的那帮人也没有出声,显然他们已经开始认真考虑喜的想法了,这方案,似乎可行!
“地图拿来!”
嫡女庶嫁 烟绯色
过了好一阵,王翦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采取这个下士的办法。
“你说,我们打哪边又去骗哪边合适?”
将地图摆在喜的面前,王翦直接发问。
“将军,这些地方是近期出现过韩军袭击的地方么?”
喜从未见到过真正指挥用的作战地图,看着上面乱七八糟标注了很多东西,只能凭借猜测去询问王翦。
“没错,这几处地点都是最新发现过韩军的位置,不过基本上都已经被我们消灭了。”
看到喜如此慎重,王翦知道自己可能这下子捡到宝了,此人应该不简单。
“如此看来,韩军现在主要应该是在守备这一带,我们可以围此城而不打!”
通过那几处地点划了一个圈,圈的正中心有一座城,喜判断所有的袭击应该都是从这里出发的,他想要围住此城,然后在其他的地方征粮,这样更合理一些。

bd1ae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278 項燕不在相伴-2iakf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城下那叫阵之人你可识得?”
“那人名叫项梁,是主将项燕的儿子,这几日攻城基本都是他在指挥,末将并未见过敌主将项燕。”
自李凌率军成功突入皋城,并在城墙设置好重机枪之后,楚国大军便开始收缩,将全部主力集中在皋城正南,除了每日叫阵之外和小规模袭扰之外,再无发起大规模的攻城作战。
站在城头上,李凌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按理说在这个时候,楚军应该全力进攻皋城,拔下皋城才对,绝不应该放弃围困,任由皋城后方与秦国相连,肆意增兵。
“等等,那白面书生是谁!”
“哪个?”
“你往项梁背后看,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个书生!”
顺着李凌手指的方向看去,熊启这才注意到李凌那个所谓的白面书生,那人虽并不起眼,但仔细看起来却很有一股子英气,绝非池中之物。
“不认识,末将先前未曾注意过此人。”
熊启无奈的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那人是谁,两军对垒多日,他对于楚军的情报也有不少,却从未有任何一份情报当中提及过有这么一个白面书生。
若不是被李凌指出来,恐怕熊启根本就注意不到这个人,但当他注意到此人之后,此人的影子就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中再也挥之不去了。
这人绝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大军作战,若是一普通的文弱书生,项梁是绝对没有理由带着这样一个人的。
“命人出城告知项梁,我要与项燕会面,就在城前,我自己去!”
李凌没有理会身边人的震惊之色,安排完之后直接走下城头。
两军对垒,主将会面,这种事情李凌干过两次,但并不等于这就符合规矩,先不说这样做有多危险,就单单说这样的做法,不管输赢,都是非常容易被人扣上一个通敌的罪名,估计也就李凌敢如此肆无忌惮不顾舆情了。
消息送出去了,但楚军方面却迟迟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搞的李凌不得不在傍晚时分再度派人送信,邀请项燕在城前会面,然而却又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老大,算了吧。”
“再等等,明日一早你再派人送一次信,另外今晚务必给我加强警戒,同时多派几股斥候,想办法搞清楚楚军的主要部署,看看他们有没有进行别的调动。”
“诺。”
项燕身为主将,却从未露面,只有他的儿子不断叫阵,这本就已经有些奇怪了,李凌又如此三番五次的邀请他会面,他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却偏偏没有任何回应,送信之人更是从未见到过项燕,在楚军中,那几名信使也并未听任何一个人谈论过项燕,实在是疑点重重。
諸 天 之 最強 boss
但是让李凌疑惑的还在后面!
这一夜异常安静,次日送信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同时也没发现楚军有任何军事上的调整。
就这么又拖了一天之后,直到第三日,楚军终于有了回应,他们同意了会面,就在这天正午,就在皋城城南的开阔地。
“老大,小心有诈。”
事情太反常,看着李凌真的打算只身会面,熊启不免担心起来。
“放心吧,没事的,我相信项燕不会做出多卑鄙的事情,更何况,我可是有这玩意!”
指了指身上的防弹衣,李凌一脸无所谓,只要与楚国大军的距离拉开,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李凌的安全。
引一队士兵出城,而这些兵士在出城之后直接两侧分列,直通向城外一里处的会面地点。
楚军同样如此,由军中引出两列士兵,甚至因为会面地点并不是两军的中心点,楚军还专门后撤了几十米,虽然只有区区几十米,但这也等于表明了楚军的态度,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耍阴谋诡计。
“项梁?为何是你?”
等到了会面地点,李凌才发现,楚国来的人根本不是项燕,而是项梁!
“家父前几日已经返回郢都,还请夫子莫怪。”
项梁直接说出了项燕并未在军中,他如此坦诚倒是把李凌搞的很尴尬。
即便是项燕不在军中,但他毕竟是主将,主将不在属于绝对的军事机密,项梁就这么直白的告诉自己了?
“没关系,他来了就好!”
李凌绕开项梁,直接指向了跟在项梁身后唯一的随从,那个白面书生!
“夫子认识子房?”
项梁显然没有料到李凌关注的重点竟然是他的随从,而那随从更是一脸诧异,他的年龄不大,也并不出名,怎么会被李凌给盯上?
“子房?”
听到项梁说那人叫子房,李凌有点懵,他先前只是猜测这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绝对会在历史上留下大名,可当听到名字之后,李凌是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这子房到底是何许人也。
“子房见过李子,没想到李子居然认识子房,子房受宠若惊。”
“你为何会在项将军军中?”
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凌为了掩饰尴尬,只能强行装作真的认识他,开始询问为何会在项梁帐下。
“李子有所不知,家父认为子房尚需历练,所以便让子房来到楚国,追随项燕将军,而后项燕将军又让子房跟在项梁将军身边。”
“哦,挺好,挺好!”
尴尬,依旧尴尬。
这人竟然还不是楚国人!
话说到这里,李凌非但没有搞清楚眼前这人的身份,反倒是让他更加莫名其妙起来,这人还不是楚国人,还在楚国的军中,还特么的名字都没有任何印象,这就完了,听这人话语中的意思,他的家族特别是他老爹的地位还不低!
“头疼!”
“夫子身体不适?”
“没事,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心中有些感触。”
尽可能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可从来没遭遇过眼前这般尴尬,而且这种尴尬还让他找不到任何破解的办法,只能厚着脸皮撑下去。
“莫不是李子想到了韩子?”
“啊,是啊,他实在是太可惜了,哎,可惜我当时不在咸阳!”
随口一声感叹,没想到那子房还多说了一句,这让李凌瞬间找到了话题,免得尴尬,而且他也因此确定这人应该是认识韩非的,而且与韩非的关系匪浅。

4aan1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ptt-266 一點點擠壓鑒賞-2j61g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停下,不要再往前推了,就停在那里不要动。吃饭,吃完饭让大家好好休息。”
在壕沟的前方,仅仅只向前挖掘了两层散兵坑,此时距离匈奴王庭围墙还有至少八百米的距离,看匈奴人没有任何反应,百里梦当即决定让部队赶紧休息。
“我原以为他们会集中一个方向全力突击的,没想到他们真的就这么傻。”
策略成功,百里梦说出了自己先前一直担心的地方。
挖掘壕沟,意味着部队被完全分散,在这样的情况下,最怕的就是匈奴人集中兵力向一点突破,到时候全盘都乱了,可哪曾想匈奴人就只是试探性的四面出击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他们的目的就是一直拖着,拖到匈奴主力返回,当然不会贸然选择出击。你这个办法确实不错,但等到接近围墙的时候,恐怕就没那么轻松了。”
李牧看着百里梦有点得意忘形的尽头,赶紧泼下一盆冷水让他冷静一些。
“到时候他们也得能反应的过来才行。”
蒙恬也表现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虽然这二人都是要听从李牧的,但李牧自打冲出沙漠之后的第一战开始,就几乎没有过问过秦军的各种部署,他知道自己老了,只有年轻人才能发挥出这支军队的真正实力。
部队吃过午饭,休息了一阵之后,再次出动,又往前利用挖掘散兵坑的方式向前推进了几十米,然后再次停了下来。
飞刀史评杂论
现在的秦军防线上,到处都是土堆到处都是散兵坑,匈奴人的骑兵已经彻底失去了冲击秦军防线的机会。
……
“篝火点起来,确保篝火旺盛,然后没事就安排点人手在篝火旁晃悠,午夜之前要一直这样,听到没有?”
“诺!”
入夜,在秦军的壕沟后方,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队篝火,而且篝火旁始终都有不少人影来回闪动,从远处看起来,秦军这是已经退回到了壕沟后方进行扎营防止夜袭了。
可事实上真的如此么?
夜色中,无数秦军士兵其实早就已经翻过了壕沟前的土墙,然后趴在地上匍匐前进,要么躲到散兵坑里,要么躲在散兵坑一旁的土堆后面,而这些,在夜色中根本就看不到。
非主流重生
时间接近午夜,终于,那些人来人往的篝火堆周围安静了下来,篝火也在变得越来越暗,直至完全熄灭。
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在这块平静的大地上,早已经顶到最前排散兵坑附近的秦军将士再一次行动了起来。
他们匍匐前进,然后开始挖掘新的距离王庭更近一些的散兵坑,而且是五道散兵坑阵线同时挖掘,秦军阵地在夜色中每隔半个时辰便悄无声息的一次性推进数十米,等到天亮之时,最前排的散兵坑距离王庭围墙已经不足四百米!
“这帮秦人都是曲娃吗?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挖了这么多坑!”
修真归来
匈奴守将眼睛都要直了,他只是睡了一觉,没想到秦人挖的坑就已经距离王庭围墙不足一里了,这简直比土拨鼠还要可怕。
这样的距离,已经是骑兵的最佳冲锋距离了,但是秦军后面的地面上已经被挖的不成样子,不是深坑就是土堆,匈奴骑兵已经没办法发起冲锋了。
正相反,由于坑洼地面全在秦军的防线上,秦军的骑兵反而更适合发起冲锋,因为他们冲锋的路上可没有任何障碍。
“右大都尉,怎么办,这秦人是要开始冲阵了啊!”
朝阳中,秦军大约一万骑兵正集结在匈奴王庭的正面,就站在散兵坑的后面,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要做冲锋前的最后准备了。
“快,把草料都拉出去,堆到篱笆周围,他们学曲娃挖坑,咱们不挖,咱们堆墙!”
我很温柔
那右大都尉看着秦军已经集结完毕,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真的开打,恐怕会对匈奴不利,而且他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守着,他才不会让秦军如此顺心的打过来,他要把王庭周围全都用草料等等东西给围起来,围一个水泄不通,让秦军无法发动进攻。
果不其然,就在手下按照他的命令展开行动之后,对面的秦军明显开始不安起来,秦军主将骑着战马不断来回查探,然后悻悻然返回,解散了秦军队形,这些集中起来的秦军骑兵再次四散到散兵坑当中。
豪门宠婚:总裁的第32任娇妻
“大都尉果然神机妙算!”
“哈哈,那是当然!就这些秦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冒出来的,但既然大单于将王庭托付于我,我又岂会让区区秦人得逞?”
……
“传令下去,继续向前推进,散兵坑每次前推五步,如遇匈奴骑兵出营,要把他们放到百步之内再射击!”
冲锋?
百里梦和蒙恬又不傻,他们怎么可能发起冲锋?
他们就是单纯的做做样子而已,这下好了,这些匈奴人自己把自己逃生的路给堵住了,省了秦军不少的麻烦。
秦军再次行动起来,依旧是采取步步为营的手段稳步利用散兵坑向前推进,不过匈奴人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出营的打算,直到这日傍晚,秦军的散兵坑已经挖到了距离王庭围墙不到两百米的地方,终于挖不动了。
匈奴人发起了攻击,不是骑兵,而是弓箭手,他们不断利用弓箭进行抛射,绝不允许秦人将散兵坑再继续往前挖下去了。
“你们有没有把握在发起进攻之后第一时间夺下那道围墙,并且彻底控制住?”
“请军长放心,我们团各个都是嗷嗷叫的狼,只要你下命令,我们绝对没任何问题!”
“我们这边也没问题。”
“很好,那你们先回去,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将顶在最前面的两个团的团长找来,蒙恬和百里梦再三确定他们没有问题之后,这才让他们赶紧回去准备。
妃 卿 莫 屬 王爺 太 腹 黑
紧接着,又是一个人来到了二人的面前。
“军长,已经做好准备了,随时可以开火!”
“给我记住了,等到他们都集中到了这个圈之内,你就自行下令开火就行了!”
“好嘞!”
看着地图上被圈出来的一小块地方,那人笑了,笑的非常开心。

fcxww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線上看-263 都怪趙高看書-4mwey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寡人何时说过要残害太傅!赵高,怎么回事!”
听到这些人造反居然是因为自己要杀害李凌,嬴政脑海之中突然嗡地一声,险些站立不稳。
虽然眼前的事实证明了李凌在秦国的地位俨然已经威胁到了自己,倘若他有不臣之心,那秦国将会遭遇比嫪毐当初叛乱更大的危机,而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帮助自己。
周易江湖 熊逸
可嬴政是实打实的从未想过要害李凌,那是他的师傅,更是他的恩人。
“王上,王上饶命啊,奴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奴臣只是让熊启将军去平叛,并未提及过武安君!熊启,对,是熊启!”
赵高慌了,赶忙将责任推到了熊启的身上,反正他在人群中并未见到熊启。
环球绿地大亨
“赵高!你个贼人!明明是你拿着王剑告诉我,要把咸阳狱所有与叛乱有关的人员全都格杀勿论!等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你居然是要我杀害武安君,你现在居然又推到我的头上!你个阉人,血口喷人!”
说曹操曹操到,原本想着快点赶到蕲年宫的熊启、李斯等人没料到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他们没能赶在这帮人冲击宫门之前抵达,只能跟在了这群人的后面。
熊启这刚一抵达就听到赵高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脑门上,瞬间冲上前拔出剑横在了赵高的脑袋上。
“冤枉啊,王上冤枉啊,奴才从没说过,奴才说的是杀了反叛之人,奴臣以为太傅是绝对不会反叛的。”
“赵高,按照你的意思是说,我反叛了?”
蝶舞雲楓
李凌穿过人群,出现在了赵高的面前,这下子赵高直接吓尿了裤子,赶紧四处张望起来,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王上,奴臣真的没有说过啊,王上你知道的,奴臣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王上的意思在做,奴臣对太傅更是充满敬仰。”
“那你的意思是王上让你杀我,污蔑我发动叛乱?”
李凌直接弯下腰看着,单手扶起赵高的下巴,死死瞪着他的双眼。
“老大小心!”
砰~~~!
就在李凌瞪着赵高的时候,两名宦官突然暴起,各自从袖口中掏出一把短剑直接扑向李凌。
重生之我是後羿
熊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直接冲上去将其中一人斩杀,而另一个人眼看着就要刺伤李凌。
李凌此刻背对着那宦官,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慌张,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单手掏枪,一枪正中眉心!
他的确没有看到突然暴起的宦官,但别忘了李凌在干什么。
他在盯着赵高的双眼!
就在自己将赵高的头抬起来的那一刻,赵高眼神中原本的慌乱瞬间变成了阴狠紧接着又流露出一丝得意,那一刻李凌就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没有人能够在他已经警惕起来的情况下伤害到他,即便是从背后也不行。
“奸臣当道,扰乱视听,这才致使王上受骗,武安君蒙冤!如今赵高已经伏法,尔等还要拿着刀剑逼宫吗?”
妳看起來很陽光 茵洲
李斯及时上前一声大喝,紧接着两名士兵控制住赵高,事态终于有了转机。
“太傅。”
嬴政半天没有说话,紧接着突然喊了一声李凌,然后背身进入蕲年宫大殿。
“夫子!”
纸鸢 孤风独影
“不必担心,如今奸臣已除,你们大可放心离去。”
紧接着,李凌也跟随嬴政步入到了大殿之内。
“太傅今日当真是让寡人开了眼。”
嬴政面色阴沉,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对以往的信念和坚持都产生了动摇。
“你早就应该开眼了!”
这一次,李凌并未摆出臣子的姿态,这一路被人裹挟着扛过来,他想了很多!
自己之前或许真的是有些太软了,那不是什么大仁大义宅心仁厚,那就是软蛋,而要让天下实现一统,自己绝不能手软,即便是对嬴政也不行。
祥和帝尊 魔邪君子
因为秦国,是自己的根基,即便嬴政掌管着整个秦国,即便嬴政很听自己的,他也必须得强硬起来。
“太傅这是要与寡人为敌了么?”
殿中只有他们二人,嬴政今日也已经打算问个清楚了,要知道赵高的事情上,嬴政还是有些不满的,赵高是他唯一真正的亲信,而且赵高的确没有说过李凌叛乱。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不是我要与你为敌,而是你要与我为敌!你给我记住,你这秦王的位置,我想让你做,你就可以做,我不想让你做,你就做不下去!”
李凌从未想过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竟然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但当他说出来之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瞬间轻松了很多。
“武安君!”
嬴政攥紧了拳头,但他的拳头此刻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自己是秦王,可如今的秦国,如若真的闹起来,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听自己的?
别说自己手中无人,即便是嬴氏宗族,恐怕也会跟李凌站在一起吧!
毕竟现在嬴成蟜才是宗族族长,而成蟜显然是与李凌站在一起的,而且如果自己真的被从王位上撵下来,得利的明显就是自己的那个弟弟了!
踏界永生
“嬴政!你记住,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共主,我也同样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之所以选你,是为了整个天下!我虽然待你如己出,但不等于我可以放任你肆意妄为!孩子不听话,该打,而你,现在很不听话!”
“寡人是天命所归,寡人的父亲是先庄襄王,你是寡人的太傅,但不是寡人的父亲,武安君!”
被臣子直呼其名,对于君主来说这是莫大的侮辱,可眼前的人是李凌,嬴政除了气,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别的。
现在的他,内心实在是太复杂太纠结了。
“你以为我想当你的老爹?我呸!倘若你还保有当年的心性,或许我还真的乐意收你做个义子,但现在的你,不配!年轻人,我劝你好自为之。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倘若想清楚了,明日来我府上找我,倘若想不清楚,明日午时之后,我会让你我之间有一个结果!”
爆宠小邪妃:纯禽王爷不靠谱
完全不等嬴政答复,李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大殿和嬴政孤独一人。

po0tg超棒的都市言情 帶着倉庫去大秦討論-257 天下大同分享-14lvp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天下万民的华夏?那这天下岂不是又乱套了,还有何礼仪纲常、伦理秩序?”
“奉行依法治国就可以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什么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之说,去掉贵族阶级,转而形成以对国家做出的贡献来领取俸禄和养老金的制度,这样一来其实与原有的爵位政策相差不大,仅有的区别是无法进行爵位世袭了而已。”
修煉至神之重生
李凌说的很坦然很淡定也很顺畅,在他看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这样一来所有的人都受益,唯一可能有问题的就是嬴政,不过到时候自己好好和嬴政说一说也不难。
但很显然一切都来自于他的想象,严重脱离实际的想象!
在现代人的眼中人人平等是一个早已经根植在思想当中无可动摇的信念,可这不是21世纪,这是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
名侦探柯南系列 青山刚昌
奴隶制才刚刚结束,还没有完全进入封建社会制度,甚至都没有完整的中央集权制度,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凌提出这种观点,带来的后果可绝不是什么所谓的万人拥戴!
要知道后世那个历史上最像是穿越者的王莽,也同样将类似的东西付诸到了实践当中,而且他还是以新朝天子的名义向下推行的,可结果如何?
即便是没有位面之子刘秀那大魔法师一般天降陨石灭了王莽的大军,王莽的政权也根本撑不下去,因为他的改制动摇了贵族阶级的根本利益!
李凌这话一说出来,学宫内瞬间鸦雀无声,没人敢说话,说一句不好听的,就李凌这番话,完全可以治一个谋逆的大罪,谁都不想牵扯进去。
“那请问夫子有何具体的方案吗?这可是从未有人提起过的概念,学生有甚多不懂之处,还请夫子为学生解惑。”
正当陷入僵局之时,突然一个身穿楚国服饰的儒生站了起来,眼珠子滋溜一转,拱手请教起李凌来。
这个时候如果李凌再意识不到有问题的话,那他真的就是个傻子了。
可是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自己如果退缩,那就是坐实了自己有谋反之心,但倘若自己说的更清楚,则更容易被人所攻击,因为这些方案的根本目的就是削弱王权。
“你是儒家之人?”
人臣
“学生读过几天儒学,但只是粗通而已。”
“你们儒家好像讲的是天下大同吧?”
铁血山河 wxiaoling584520
确认对方是儒家子弟之后,李凌迅速找到了突破口。
“是的,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李夫子讲天下大同确实与论语中所说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就是人人平等了,既然人人平等,又何来贵族一说?”
一句反问,直接将那人问的哑口无言,不是他想不到方法反驳李凌,而是他不敢,现在这个问题只要说错一个字,都可能会掉脑袋。
御鬼录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李凌直接扔出《礼记》当中的一句话来送给了眼前这位儒生,这可是后世才有的内容,让他提前听听也不错。
“好一个天下为公,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听夫子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学生受教了。”
在场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儒生,李凌拿后世被推崇为三礼之首的集儒家之大成的《礼记》来说事,岂能不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
“天下大同,乃是唯一消灭战争和苦难的方法,也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所以我才会提出炎黄论,你们才会在这里看到我,听我在这里絮叨。”
悄无声息地转移话题,然后悄无声息地和在场的大多数人站到看似统一的战线上,这个时候谁若是质疑李凌,那就是和儒家作对,那可真的是有点找不自在了。
随便东拉西扯了一阵之后,李凌在众人的不舍之下退出学宫,直奔蕲年宫。
走在路上,李凌不停的擦着额头上刚刚冒出来的冷汗,他是真的有点害怕了,简单的接触,李凌感觉到了天下儒生的可怕,这些人绝不是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而是拥有极强能力的能够改天换日的一帮疯子,倘若这帮人能够为己所用,将是莫大的助力,但倘若不能为己所用,必将成为大患。
“师傅,你来了。”
“看来你是在等着我了。”
进了宫门,直奔大殿,大殿上已经摆好了酒菜,显然嬴政已经知道了学宫内自己的言论,他在等着自己,等自己给他一个说法。
“什么都瞒不了师傅。”
“我来就是给你解释这件事情的。”
直接坐了下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李凌表现的很洒脱,让嬴政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从邯郸到咸阳,从嫡长子到大秦的王上,嬴政经历了太多,他的心绪早已经不同以往。
“你有没有把握你的儿子和你一样有治国之才?”
英雄聯盟之無敵抽獎系統
“扶苏么?政儿觉得很不错,不过他不能治乱世,希望到时候政儿能够把一个完整的天下交给扶苏吧。”
嬴政很奇怪为什么李凌会突然问起这个。
大叔就爱小辣椒 夏思穗
“那你能保证扶苏的儿子,扶苏的儿子的儿子,甚至以后更多代,他们能够将这么大一个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吗?”
“这…但这是嬴家的天下!”
嬴政已经明白了李凌的意思,但他显然不能接受李凌的说法。
“是你赢家的天下没错,当年这也是姬家的天下,可结果呢?这曾经也是商汤的天下,可商汤后人的下场呢?商纣王最后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难倒你能确保你的后代不会出现一个商纣王吗?到时候这天下不光不是你赢家的天下,你赢家的人,说不定还会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不可能!绝不可能!”
重生之楚霸王超級召喚系統
情劍相思 濮雲
“万事无绝对!商汤会想到纣王这般?周文王会料到周家的天下会这般?你们当年可是周家的臣子!”
起身,直接走到嬴政的面前,李凌毫无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