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wff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070章 國王被魔龍吃啦熱推-dpkll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吼——”兰利斯特两兄弟正惊疑不定间,屋外天空忽然响起暴戾响亮的兽吼。
“巨龙?不太像,也不是翼龙。”提利昂疑惑不解。
“是史坦尼斯的双头魔龙!”詹姆惊道。
两人立即爬下温暖舒适的火炕。
登上城墙哨塔,就见东方伊耿高丘上空,双头魔龙发了疯似的翻滚挣扎,时不时还口吐暗红龙炎与紫色毒液。
它的动作杂乱无章,龙炎甚至会烧到自己。
就像一条吞下鱼钩、然后被人向岸边拖行的大黑鱼。
詹姆肉眼凡胎,隔着几公里,连魔龙的样子都看不清。
倒是侏儒,他的异色瞳孔中渐渐生出一道竖立的暗红重瞳,调整焦距,镜头拉近……他看清楚了魔龙的样子。
二十五米出头,脏绿色与黄白色相间的鳞片,看着给人一种粪污的感觉,就像得了白化病的黑人。
两颗头一边大一边小,大的与正常翼龙差不多,也是鸟喙嘴巴;小的那颗头细且短,只有马脖子那么粗,算上象头那么大的脑袋,也不足五米长。
——正常的巨龙与翼龙,脖子加上脑袋,占身体总长的三分之一。
那颗小头面部还异常畸形,嘴巴长在鼻子与眼睛之间,眼睛歪斜,一只大如碗口,一只密密缝,睁不开……好似被高温烤融化的蜡像。
但龙炎就是从畸形小头嘴里喷出来的。
一半暗红火焰,一半浓郁黑烟,看着比真正的龙炎更恐怖。
“双头魔龙发狂,红堡里的法师想用意志控制它,不知道是不是梅丽珊卓。但快压制不住了,魔龙即将挣脱束缚。”提利昂若有所思。
詹姆面色一变,俯身向城墙上的西境人大喊:“快,架起射龙弩,更换龙晶箭矢,换上钢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因为寒冰邪神的存在,七国各个城堡都在城墙上准备了弩炮,有条件的更是使用对巨龙也有奇效的射龙弩。
不过弩箭换成了脆而硬的龙晶。
“当当当……”
大圣堂的修士也察觉到危险,钟声再次响起,还愈加急促。
同一时间,七座圣光塔骤然大放光明,璀璨无比,好似七轮金乌坠落凡尘,小半个君临都被照亮。
伴随圣光而来的,还有磅礴如海的神圣威压,连两公里外的提利昂都让芒刺背。
侏儒眼睛一亮,笑道:“修士的脑子蛮灵活嘛,知道用神威驱赶魔龙。
这手腕,这脑瓜,比当年初掌伟力,却在面对超凡事务时懵懵懂懂强太多了。”
“吼——”魔龙终于挣脱了无形的束缚,怒啸一声,眼中点亮爆裂混乱的红光,俯冲过地面,在伊耿高丘留下一条暗红火疤。
“咚!”
钟声压过兽吼,众多修士聚集的圣光暴涨一圈,让魔龙也心中恐惧。
它跑了。
跑到西北方向的蕾妮丝丘陵,龙炎与毒液肆意喷射,留下七八条毁灭之痕,和无数凄惨哀嚎与咒骂,自己也挨了十几箭,悲鸣一声,歪歪斜斜向北方逃去。
詹姆表情奇怪,“蕾妮丝丘陵上都住着红神信徒与红和尚,他们的拉赫洛都没出来驱赶魔龙吗?我记得魔龙就是拉赫洛用血巫术创造的。”
当年二鹿与攸伦争夺君临时,把蕾妮丝丘陵烧成一片焦土。
又因为早前圣马修效仿先贤摩西,带领大半君临难民迁徙到风暴地,君临房屋大面积闲置。
为了更有效地防御异鬼,君临本地居民,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开始往大圣堂所在的维桑尼亚丘陵聚集。
后来厄索斯各城邦的红神祭司携带圣火之手支援君临,空出来的蕾妮丝丘陵便成了他们的住地与驻地。
嗯,君临四面城墙,两面归红神祭司防守,另外两面由教会武装和信仰七神的诸侯驻守。
比如,西境士兵的营地就在西南方的雄狮门附近。
等双头魔龙消失在视野之外,提利昂的瞳孔恢复原样,若有所思道:“谁是魔龙的御者?”
“史坦尼斯活着时,经常骑龙出城烧异鬼。之后他死透了,便再没人见过魔龙。”詹姆道。
“那个米娅一世呢?她是史坦尼斯的继承人,没能继承叔父的魔龙吗?”提利昂又问。
“当当当——”
话犹未了,圣堂钟声再次响起,一共响了七次。
“之前应该是警告百姓魔龙失控,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詹姆疑惑道。
提利昂笑道:“这次只怕真是国王驾崩。”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有侍从来报:红神女王米娅·拜拉席恩一世,强行驯服魔龙时失败,死了。
“公爵大人,雨林伯爵(洋葱骑士)请您去红堡参加国王的葬礼。”
当天下午,国王驯龙而亡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在君临百姓间发酵,来自红堡的信使就来了。
“这么快?”詹姆眉头皱起。
“葬礼只是个由头,旧王死,新王出,八成要你们见证新王加冕。”侏儒笑道。
说完,他忽然上前几步,仔细端详胸前印有白底金币族徽的挺拔骑士。
刚毅英俊的方脸上依稀能看到当年的一丝腼腆,蓝眼中的淳朴,更是让他异常熟悉。
提利昂拍拍骑士的肩膀,唏嘘感慨:“小子,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还成了爵爷?”
“大人,您似乎没什么变化。”骑士开心笑道。
“伊林·派恩没留下子嗣,派恩家的近亲也死在异鬼手里,我就让波德瑞克继承了派恩的爵位与封地。”詹姆解释道。
接着,他又问:“是只我一个,还是所有诸侯都在邀请之列?”
波德瑞克敛去笑容,认真道:“不仅有各位诸侯,圣光独手已经到红堡了。
我猜测,雨林伯爵亲自去过大圣堂后,才对诸侯发起邀请的。”
“唔,估计真的与新王有关。”
“波德瑞克,你去安排人马。”他下令道。
“对了,你去不去?”他看向侏儒。
“当然,这样的盛事,怎能不参加?“
波德瑞克得令而去,提利昂笑道:“圣光独手不会是咱们的那位堂弟吧?什么破名字。”
詹姆点点头,唤来老嬷嬷把小泰温带下去,又让侍从为自己披挂金狮铠甲,嘴上解释道:“圣马修东行后,圣堂总主教的位置就一直空着,没有能服众的大主教。
繁星圣堂的约翰大主教倒是勇于任事,但现在贝勒大圣堂的大主教,都来自大-麻雀一系。
因为早年教会银行的事,双方一直不对付。
而且约翰大主教也就三级牧师中阶。
这实力放在大圣堂,连进前十都勉强。”
“我记得蓝赛尔之前是战士之子吧?”提利昂疑惑道。
“他缺一只手,挂战士之子的名头,却没转职成圣骑士,一直都是牧师。”说到这,詹姆不由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黄金右手。
也许等小泰温成年,他可以学习蓝赛尔与蓝道,放弃爵位,披上彩条披风?
或者,试着成为牧师?
转职牧师后,也能继续守护兰尼斯特与凯岩城嘛!
胡思乱想一阵后,詹姆又道:“蓝赛尔能成为总主教,也亏圣母保佑。
三年前,他随一众战士之子出城清理尸鬼,却不想异鬼王复活后,异鬼们有了主心骨,开始变得狡诈。
它们掌握了教会武装的行动规律,竟专门设置陷阱埋伏人类。
眼见教友一个个惨死眼前,自己却用光了神术位,蓝赛尔痛苦绝望到极点。
他双目泣血,向昏暗的天空大声呼喊圣母,祈求神迹的降临。
然后,在冥冥中,他见到了圣母。
洪荒玄松道 李色佛
圣母告诉他,只要他悟了,他自己就能创造奇迹。
异鬼狞笑着向他的脖子挥动寒冰之剑,一刹那间,蓝赛尔的时间无限放慢,他回想起小时候,阳光照在脸上——”
“等等!”侏儒忍不住打断他,吐槽道:“就算传奇故事需要艺术加工,但小命都快丢了,却去回忆小时候,太扯了吧?”
詹姆瞪了他一眼,认真道:“蓝赛尔亲口对我说的,他于生死之际忽然顿悟,一瞬间回忆完整个人生,当场晋升四级大牧师,并幸运地领悟最罕见的四级神术——圣母神掌之圣光初照。”
“当他使用圣母神掌时,整支手臂都被圣光包裹,故而大家叫他‘圣光独手’。
因为他晋级四级大牧师,更因为圣母神掌代表圣母的眷顾,众修士才选他做总主教。
成为总主教后,蓝赛尔决定效仿大-麻雀与七藏,两位先贤皆放弃原本的姓名,他也给自己改名为‘独手’。”
“草~~”
侏儒此时只有一肚子这个字。
詹姆给自己挂上剑带,叹息道:“今时不同往日啦,实力高低,一目了然。
而牧师等级由对七神的虔诚与对教义的领悟决定,再也不能走关系晋升总主教了。
别说总主教,现在各个教区的大主教和圣堂主持,若牧师等级太低,连当地的贵族都不会允许。
之前贝勒大圣堂只给凯岩城安排了一个二级高阶牧师,即便吉米牧师的祖母是兰尼斯特远亲,我也叫他滚蛋了。
同样祈祷一天,三级顶峰牧师获得的神术位,是二级的十倍。”
詹姆双手食指比了个“十”字。
“十倍之差,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结果。而且,很多高级神术,低级牧师压根用不出来,比如增加全军士气的‘大威天龙’。”
“让我带一个三级牧师回到12年前,我有信心正面打败罗柏,无论他是不是易形者。”
——在法则海破碎,其他超凡者只能靠神王鼎抠抠索索过日子的时代,依旧享受“无限流量”的七神牧师的确bug!不过12年前连圣母都没出现,给你五级神牧师也没用啊!
侏儒暗暗翻了个白眼。

1d1ew人氣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笔趣-第1060章 定鼎天下分享-db16h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夷都。
南城,法师团驻地、
皇家法师团团长的院子。
“魁晰大师,怎么药效越来越差了?刚开始还能坚持五分钟,从一个月前开始,四分半,四分钟,三分半……昨晚在翠芬阁,仅仅三十秒就,就……”
侏儒涨红了脸,双手无意识乱挥,表情羞惭尴尬到极点。
“今天走在大街上,竟然有个王八蛋当街喊我‘半分钟丞相’,被我抽了几巴掌,这事就传遍夷都,大家开始在背地里喊。”
秦时明月之暗夜幽兰
魁晰专注手中配置野火的工作,淡淡道:“既然不能用了,就别再用了。
我觉得你可以向七藏大师学习‘白骨冥想法’,彻底戒色断欲,安心皈依圣母。”
侏儒撸起宽大的夷地长袖,拉着魁晰的手臂哀求:“不能啦,魁晰大师,我还年轻,不能这么早就没法用了啊!
你是超凡界青年一代第一人,一定能配出更强效的药剂。”
魁晰身子微不可查地僵直一瞬,道:“你是夷地丞相、帝国大将军,不要一天到晚只想着逛窑子。
倘若多关注一下法师团的法师,你就会知道,一样的巫术,最近效果越来越差了。”
半生旖旎
“法师团有你,我完全放心。”侏儒先恭维一句,又疑惑道:“为什么巫术效果会变差?”
魁晰无奈道:“最近半年接连出现三次真神陨落的天象,这代表着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我老妹赢了,邪神被一锅端!”侏儒兴奋起来,“我没看错她,老谋深算阴险狡诈,远胜诸神联盟!
神灵死绝,坦格利安一家独大,第一神王、第一大帝都是我妹妹。
七神在上,我们的好日子——唉,明明美好的未来正在向我招手,偏偏苍天不公,让我得了这病!”
侏儒如漏气的皮球,忽然瘪了下去,满脸悲苦地哀嚎:“我只是想尝试下异域风情,为什么会碰到采花妖女——”
魁晰轻咳几声,打断侏儒嚎叫,正色道:“最后一次神陨天象出现后,法则海就崩溃了,就像一个装水的木桶碎成渣子。
而法则海又被普通超凡者称作‘魔力海’,魔力海只是表象,世界法则的具现化,才是它的本质。
就像太阳看着在发光,其本质却是一个火球。”
侏儒渐渐冷静下来,皱眉问:“你的意思是,没有法则海,超凡者的魔力在不停衰减?”
魁晰神情凝重,“水桶碎了,水流泻一空,饮水人只能慢慢干涸而亡。
而法则海对超凡者的意义远胜木桶,可以说,一切超凡事物的根基,就是法则海。
所以,法则海毁灭,超凡者配置的超凡魔药也功效大减。
比如你的‘自尊拯救剂’,药剂成分与配置药剂的咒语都没变,但失去法则海支撑,魔药与咒语皆成无根之木。”
侏儒疑惑道:“可我并没失去魔力啊,还有七藏那秃驴,当圣师当得不亦乐乎,每天对外施舍的圣疗术,数量不减反增。
还有猎狗、艾莉亚与瓦里斯,烟海之战过后,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在疯长。”
“那不是你们的力量。”魁晰沉声道。
“我老妹?!”
“对,你们都在借用她的力量!”说到这儿,魁晰停顿片刻,打量侏儒一番,道:“除了依靠神灵的牧师,术士也能保留大部分力量,你就是依靠血脉的术士。”
“我保留了全部力量,甚至没察觉到法则海的崩毁。”侏儒道。
魁晰摇头,“你的力量也在衰减,但你的血脉等级在提升,一升一降,也就保持不变了。
不晓得丹妮莉丝在烟海都经历了什么,但她的境界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也许,她吟唱出火之歌的时间会比预期的十年更短。”
“原来如此……”侏儒思索片刻,又奇怪道:“法则海毁灭,对她就没一点影响?”
追讨总裁感情债 吃好好
“理论上,应该有影响。只不过,看你们的表现,她似乎再次打破常理。”魁晰语气复杂道。
侏儒心中一动,又问:“异鬼会不会变弱?”
“我检查过实验室中的样本,寒冰魔法的威力有所减弱,但因为世界下坠,异鬼体内的魔力比之前更浑厚。”
“这样的大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侏儒有些激动,也有些愤怒。
“告诉你,你能解决?”魁晰淡淡道。
“不能,但我可以向我老妹求助。”侏儒挺胸昂首道。
魁晰点点头,“我找过她了,她让我稍安勿躁。”
“呃……”侏儒呆了呆,尬笑道:“你早点说呀。”
“轰!”很突然的,魁晰身前实验台上猛地炸起三尺高的绿色火焰,激烈翻滚的热浪-逼得侏儒遮脸后退三步。
“圣母啊,你也会遇到野火爆炸?”他难以置信地叫道。
配置野火时,需要野火法师精确控制每一丝魔力,如果出现较大的魔力波动,或者操作失误,就会引起野火燃烧、爆炸。
某些倒霉蛋可能当场丢掉小命。
但魁晰一直是提利昂心中的“超凡第一人”,之前也从没出过岔子。
“要不要我帮忙?”见魁晰没被点燃,侏儒松了一口气。
魁晰没理睬他,嘴里快速念动咒语,努力操控四散的野火向边上的陶土水槽汇聚。
“感应到了?”等火势得到控制,缚影士语气不确定地问。
“什么?”侏儒茫然。
“法则海忽然潮汐汹涌,让我魔力失控。”
侏儒学着魁晰,把精神力无限拔高……
“咦,之前乱成一团的魔力海又重新……奇怪,魔力海外部似乎多了一层盖子,我的精神力被挡在外……哎?进去了?”
侏儒一连数惊,惊疑不定。
红木漆面甲后面,魁晰的脸色数变。
“什么情况——”
侏儒正待疑问,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如尔等所见,真神尽陨,法则海已毁。为避免世界源力失流失,我以自身法则之歌与大地之母的晶核为材料,铸成一尊承载万道法则与本源之力的神王鼎。
从今天开始,我为众神之王,暂时还活着的半神、领悟法则的天神,立即到奴隶湾报道,向我臣服,谁反对……也来找我,我们面谈。
从今天算起,到接下来的一周结束,凡是未登记在册的神灵,都将被神王鼎排除在外,今后无法从法则海抽取一滴源力。
还未晋升半神的超凡者,可以继续使用法则海的魔力,但今后每一次施放魔法,都必须诵念一句‘圣母慈悲,女王万岁’(汉语),作为进入法则海的秘钥。”
丞相大人拿眼去看缚影士,“这不是幻听吧?”
魁晰轻轻摇头,古怪道:“任何第一次进入法则海的人都会听到这条告示,它刻录在神王鼎上。”
侏儒嘴巴渐渐裂开,傻笑道:“太无耻,太霸道,太强大,太……太棒了,我老妹天下无敌了。”
“很无敌,但付出的代价有点大。”没有任何预兆,丹妮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室内。
“啊——”侏儒惊呼一声,揉了揉眼睛,问:“你是真人还是精神投影?”
“刚结束黑暗世界的事务,又去了趟雷岛地宫,回去的时候顺便看看你们。”
丹妮一边说,一边打量造型奇怪的侏儒:头戴金冠,身着紫蟒袍,腰束一条貔貅头镶金玉带,竟然透着一股子玉树临风。
好吧,提利昂得感谢她,为他换了小李子脸,还将畸形的腿骨调整匀称。
“混得不错呀。”
侏儒也低下头打量自己的朝服,心满意足地叹息道:“今日方知宰相之贵!
卜天子远比乔佛里听话,朝中大臣也人人敬我信我。
外无小指头、老玫瑰之流搞阴谋,内无瑟曦那样的人掣肘,太舒坦了。”
“雷岛地宫里真封印了一位真神?”魁晰问。
“吟唱土之歌的大地之母。”
“我以为是邪神……”
劍斬龍淵 白亦藍
丹妮点点头,“就是邪神。祂的主意识沉睡,只凭本能行事,还控制不住高能混乱土系神力,与邪神无异。”
“神王鼎是怎么回事?”
丹妮右手轻轻一划,从虚空提出一只三足两耳鼎,“咚”的一下砸在地上。
“就是它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用这玩意装法则海?”提利昂目瞪口呆。
鼎为红铜铸造,通体红中带黄,比普通水桶粗一圈,看着圆滚滚、胖嘟嘟,算上耳朵,与侏儒差不多高,一米三左右,表面阴刻一幅幅线条简单、风格古朴的画卷。
没了。
很普通的一个青铜器。
魁晰围着铜鼎转了一圈,语气复杂道:“你真自大。”
铜鼎表面一共八幅画,分别纪录龙女王八个光辉灿烂的瞬间:炼狱荒原在烈火中孵龙,阿波斯塔起义,白杨坡横扫十里敌营,统一奴隶湾,弥林城下水淹七军,临冬城对抗白霜,烟海初火焚神。
谁说我是爱情老司机 白里红红
呃,只七幅图七个场景?
关键就在最后一幅图,龙女王高坐云端,五龙环绕,太阳从她王座后下方升起,半空中众神拜服,地面无数民众山呼万岁。
“未来你就在这些人中。”丹妮指着最后一幅图中的地面民众。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侏儒踮起脚,使劲把眼睛往鼎里面凑。
魁晰也凑过去,疑惑道:“鼎里面难道有个异空间?”
丹妮笑而不语,只屈指轻轻在鼎上弹了一下,“咚——”
声音悠扬,犹如钟磬,远远传出屋外,甚至顺着大地传播几百公里,几千公里……这一刻,只要事将意识沉入法则海的人,都听到敲鼎声。
“轰!”下一刻,鼎口喷出三米高的火柱,好似启动了涡轮发动机。
“啊啊——”侏儒哀嚎一声,双眼翻白,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