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五十八章 她並無身孕展示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北沫雪找到苏樱雪居住的客栈,听店小二说苏樱雪出门了,她猜苏樱雪肯定是去见墨宸宇了,如是就急急的往回赶,不巧正好碰到了这一场腥风血雨,她见苏樱雪傻傻的站在那里,神情恍惚,又见墨宸宇也受了重伤,肯定无法再保护苏樱雪,她眼神里闪过一丝担心之后,她决定先解决苏樱雪,她悄悄的向苏樱雪的位置靠近。
墨瑾轩看着浑身是血的墨宸宇,心脏居然是疼痛的,但他眼神里却满是不屑,还有轻蔑与嘲讽,“瑾舟,带天姿公主离开。”
北沫雪看再不动手就没有机会了,她拔剑绕到苏樱雪的身后,然后毫不留情的将利剑刺入了苏樱雪的身体。
苏樱雪突然感觉背后剧烈的疼痛起来,她紧紧皱着眉头,表情痛苦。
墨宸宇见北沫雪伤了苏樱雪,他红着眼,仇视的盯着北沫雪看了一眼,“北沫雪,”他把北沫雪三个咬的及重,以此来表示他心中的愤怒,待他看向苏樱雪的时候,他慌乱了,所有的担心与心疼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苏樱雪,他该怎么活下去。
墨瑾轩看到突然出现一个北沫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看苏樱雪受伤,他反应过来,愤怒的抄起手中的剑就向北沫雪刺了过去。
北沫雪看着墨宸宇仇恨的眼神,她表情有些慌张,她见墨瑾轩又向她刺了过来,她狠狠的从苏樱雪的后背拔出剑,开始与墨瑾轩对打。
苏樱雪被拔出剑的那一刻,鲜血从背后喷涌而出,然后身子前倾。
墨宸宇见苏樱雪整个人摔了下去,他不顾身受重伤,扑上去接住了苏樱雪。
瑾舟与几个杀手与墨瑾轩同仇敌忾,开始对战北沫雪一个人。
苏樱雪躺在墨宸宇的怀里,她眼神恍惚的看着墨宸宇,她感觉有水滴落在她的脸上,那水滴是温热的,她虽已看不清墨宸宇的脸,但她知道,那是墨宸宇的泪,她的眼泪在那一刻也开始无声的滑落下来,但想到能死在墨宸宇怀里,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圆满。
“雪儿,你撑住,我这就找人来救你,”墨宸宇准备抱起苏樱雪离开。
苏樱雪把身子僵住,然后摇了摇头,“别白费力气了,”她气息虚弱,脸色苍白。
玄幻
墨宸宇摇着头,紧紧抱着苏樱雪。
青梅怀袖,谁可与煮酒
苏樱雪吃力的伸起手抚摸着墨宸宇的脸颊,然后浅浅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但那笑在她手从墨宸宇脸上滑下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墨宸宇失魂落魄的抓住了苏樱雪垂落下来的手,“雪儿,你醒醒,你不能有事,雪儿……”他撕心裂肺的声音在空旷的街巷格外的清晰。
墨瑾轩听墨宸宇悲伤的嘶喊声,他知道苏樱雪出事了,他趁北沫雪跟瑾舟对打的时候,一剑刺入了北沫雪的腹部。
墨瑾轩愤恨的看了一眼北沫雪,然后狠狠的将剑拔出,转身从墨宸宇怀里准备抱起苏樱雪。
墨宸宇死死拽着苏樱雪的手,眼神里都是恳求,他不想让墨瑾轩带走苏樱雪,但又期盼着墨瑾轩能救苏樱雪。
墨瑾轩平静的看着墨宸宇说:“除了我,你能救的了她?”
墨宸宇听完墨瑾轩的话,他红着眼眶,心疼的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苏樱雪,他又无奈,又不舍的松开了手。
墨瑾轩硬生生的从墨宸宇怀里抱走了苏樱雪,“记住你的承诺,”他说完,急匆匆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墨宸宇看着墨瑾轩离开的背影,他眼中的绝望让他头一次对墨瑾轩有了深深的厌恶。
北沫雪捂住腹部,鲜血顺着她的指缝渗出,她踉跄的走到墨宸宇身边,准备俯身扶起墨宸宇。
“滚开,”墨宸宇吃力的推开了北沫雪,他对北沫雪唯一的敬意,怜悯,都在北沫雪伤苏樱雪那一刻不复存在了。
北沫雪被墨宸宇推倒在地,她哆嗦着双唇想要说些什么,然后终究是没有撑住的昏死了过去。
墨宸宇看着北沫雪腹部受伤,脸上划过一丝愧疚之色,然后无奈的紧紧闭了一下眼睛。
这时,李文翰和秦风赶了过来,看到浑身是伤的墨宸宇很是惊讶。
“王爷,你为何受这么重的伤?”秦风没有犹豫的冲过去扶住了墨宸宇。
“大哥,是谁把你伤的这么重?难道是那个北奕公主?”李文翰看北沫雪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了过去。
墨宸宇没有说话,他只是摇了摇头。
李文翰虽然也担心墨宸宇的伤势,但他更担心苏樱雪,“秦兄,你先送大哥回去疗伤,我去找樱雪,”他正准备离开,却被墨宸宇的话惊住了。
“别去了,雪儿被墨瑾轩带走了。”
李文翰扭过头来,失望的看着墨宸宇,“大哥,你怎么能让墨瑾轩带走她?”
墨宸宇红着眼眶,“她替我吃了让人变痴呆的药丸,我不得不放手,只有墨瑾轩能救她,”他说完,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李文翰紧紧的握紧了双拳,他没有资格去责备墨宸宇,他只痛恨自己没有保护好苏樱雪。
“王爷,我去杀了四王爷,逼他拿出解药,”秦风也有点失去了理智。
墨宸宇紧紧的抓住了秦风的手臂,“不要鲁莽行事,要冷静。”
秦风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他的心里早已把苏樱雪当成了真正的妹妹,也许最开始,他对苏樱雪有过不该有的情愫,但他知道,身份有别,便再也没有妄想过,现在唯一的妹妹身处险境,他却无能为力,他的手紧紧抓着墨宸宇的胳膊,宣泄着他愤怒的情绪。
墨宸宇紧紧皱着眉头说:“秦风,你去看看北沫雪,先把她送去救治,”他虽然痛恨北沫雪,但北沫雪毕竟肚子里毕竟有他的孩子。
七零年,有点甜
李文翰看墨宸宇一个人有些站不稳,他只能过来架起墨宸宇的胳膊,“大哥,还是先找个地方看看你的伤势吧。”
秦风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地上抱起北沫雪,然后满脸的嫌恶。
墨宸宇回到了阁楼,中了迷烟的侍卫都已经苏醒,他们见墨宸宇与北沫雪都浑身是伤的被送回来,都感到吃惊不已,但他们内心还是有一丝恐怖,害怕北沫雪怪罪他们护主不周,所以没等墨宸宇吩咐,他们就自觉的去找大夫了。
半个时辰后,一个大夫匆匆的赶来。
“大夫,麻烦先给她看,”坐在那里的墨宸宇扭头看向床榻上的北沫雪。
大夫打开药箱,拿出瓶瓶罐罐就准备给北沫雪整治,“老夫先摸摸姑娘的脉象,但姑娘伤的是腹部,老夫不便给姑娘包扎。”
“来人啊,把陌上叫过来,”墨宸宇吩咐着侍卫。
陌上从睡梦中惊醒,衣服都没有穿整齐就来给北沫雪包扎伤口,她看到身受重伤的北沫雪,愣了一下,“公主,你这是怎么了?出门的时候都还好好的,”她一边给北沫雪包扎伤口,一边抹着眼泪。
“大夫,她怎么样了?”
“这位姑娘虽然受伤有点严重,但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只能慢慢休养了。”
墨宸宇见北沫雪无性命之忧,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那她腹中的孩子?”
大夫被墨宸宇的问的迟钝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说:“孩子?她并无有身孕的迹象啊。”
“大夫,你是不是诊错了?我看你就是个庸医。”陌上开口说。
大夫自然是不服的,他取出银针,又倒了一杯水,又将北沫雪的手指刺破,将血滴入杯子中,瞬间凝结成了一颗血珠,“看,处子之血遇水凝结成珠,如果有身孕的话就会四散开来。”
墨宸宇听了大夫的话如释重负,皱了许久的眉头也终于得到了舒展,他鄙视的看着床榻上的北沫雪,原来北沫雪一直在骗他,如若不是北沫雪说腹中有他的孩子,他与苏樱雪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局面,想到这里,他苦笑了起来,笑他终于解脱了,笑他太傻,为何没有早早察觉出来,他本就惧怕触碰除了苏樱雪以外的女子,怎会与她人发生关系?他还不自知。
李文翰看着苦笑的墨宸宇,自己也闭着眼睛无奈的笑了一下,他笑自己今生今世再无机会了,虽然他早就知道他没有机会,但他总是在期盼峰回路转,现在北沫雪没有身孕,那墨宸宇就没有任何忌讳的奔向苏樱雪了。

mhul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相伴-2qi7r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深夜,月光朦胧,一个建筑怪异的院子里,一个穿着怪异的巫师闭着眼睛坐在月光下,她手中握着一颗极大的黑色珠子,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神秘。
“巫师,我派人多次请你大驾,可惜都没能请动巫师你,所以今日我便亲自来了,”北沫雪身穿一身黑衣,脸上满是崇拜之情,语气也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巫师闻声,睁开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她冷撇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公主不惜远道而来,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的请求吧?”
北沫雪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我有一个特别深爱之人,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爱我,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叫蛊魅,我想请巫师你传授我蛊魅之法。”
巫师没有立刻回应北沫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北沫雪还跪在地上,她点了一下头说:“见你如此诚心,那我便教你蛊魅,蛊魅虽能蛊惑人心,但也只能魅惑一个心如止水的人,如若被施蛊之人心中爱极了一个人,你是无法真正蛊惑他的心,他内心所爱之人可以唤醒他,所以我劝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执着。”
北沫雪听完了巫师的话,有些垂头丧气,“为何会这样?我听说的蛊魅可以魅惑人心一生一世?”
“此言差矣,任何巫术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如若真如此神奇,这世间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所在了?”巫师意味深长的说,她已经一百岁了,虽未尝过情爱之味,但她却把情爱之事参悟的透彻。
北沫雪考虑了许久,她还是决定一试,她不信墨宸宇心中爱极了苏樱雪,为了让墨宸宇爱上她,哪怕万劫不复她也甘愿一试,再说,此生她不可能再让苏樱雪出现在墨宸宇的面前,“巫师,请你传授我蛊魅。”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见过很多人学了这蛊魅之术,都是无功而返,而且悔不当初。”
北沫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一试,“我考虑清楚了。”
绝代医圣
巫师见北沫雪如此坚定,便决定传授,“那我便传授你蛊魅,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公主你不一定承受的住。”
先婚厚愛:老公別太壞
“不管任何代价,我都要试一试,”北沫雪口气坚定。
“既然公主如此坚定,我想也必定不会再后悔,但你要用你的心头血来换,这疼痛非常人能受,而且一旦施蛊,你会瞬间老十岁。”
北沫雪没有犹豫,她拨出小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胸口上刺,但被巫师给阻止了。
“公主慢着,这心头之血必须得我亲自取,公主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北沫雪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巫师,然后将胸口露出了一点缝隙,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巫师起身走近北沫雪,她伸出手拔下自己的发簪,然后刺穿了北沫雪胸口的皮肤,她转到北沫雪的身后,用内力将北沫雪的心头血逼了出来,鲜血在空中汇成一条血红的丝线,凝结成鲜红的血珠,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因为只有服用少男少女的心头血,才能延缓她的衰老。
北沫雪疼的眉头紧锁,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取完她心头血的巫师,貌似更年轻了一点,容光焕发的,但她现在没有心思想其它的,“现在可以传授我蛊魅了吗?”
竞技之不忘初心 观海雲远
“公主不要心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杂念,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记得住心经,不然你是无法习得这蛊魅。”
要做到立刻心无杂念,北沫雪还做不到,她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她尝试了几次,但还是不行,墨宸宇已经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再加上取完心头血之后的疼痛,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巫师见北沫雪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说:“我看公主一时还做不到心无杂念,不如明晚再试,公主你可以就在这院中静静心性。”
北沫雪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起身坐在了石凳上,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翌日,经过两天的紧赶慢赶,苏樱雪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李文翰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墨宸宇通过城楼的窗户眺望着街角,他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的想着很多事情,但唯一让他感到清晰的是他对苏樱雪的思念,那种想见又不能见的无奈使他快喘不过气来了,突然,街角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一度怀疑他出现了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理智。
苏樱雪站在原地四处眺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红着眼眶看了片刻之后,然后不舍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即使不是隔山隔水,但她此生都与他不复相见了,一阵凉风吹来,她眯了一下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李文翰看着流泪的苏樱雪,心里咯噔了一下,“樱雪,你怎么又哭了?”
相思莫相离 若雪飞扬
苏樱雪擦了一下眼泪,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没有,风吹的。”
李文翰明白,苏樱雪只是假装坚强,他只是不愿意点破,苏樱雪说什么他便信什么,“外面风大,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
良久,墨宸宇睁开眼睛再次望向街角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苏樱雪的身影,他绝望的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我的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我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他自言自语着。
霄瓊華 君月傾城
李文翰开了两间房,“樱雪,舟车劳顿了两天,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苏樱雪也着实是累了,身心疲惫不堪,她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风送苏樱雪进了房间,“妹妹,你先睡会儿,有大哥在外面守着门,你安心睡吧。”
“嗯,谢谢大哥,”苏樱雪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呢?有这么一个大哥,有那么一个挚友,心里还有一个最爱的人,怀揣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她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秦兄,你在这里好好守着樱雪,我出去找找他的消息,看他能否从那个北奕公主那里弄到了另一半解药。”李文翰回想着自己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的身影,只是当时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已。

g2luh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ptt-第一百四十五章 將計就計鑒賞-jeb6t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北奕最高档的客栈,客来殿。
墨瑾轩在房间里喝着茶,他脸色阴沉着,眼神里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幽光,直到敲门声响起,他才恢复一副端方正直的模样。
“进来。”
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黑白灰姑娘
瑾舟推门进入房间,“四王爷,属下昨晚跟踪十王妃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看着她走进了一家客栈。”
“她急急的要去见谁?”墨瑾轩满脸的疑惑。
“属下不知,属下确保她安全之后就急急的回来禀报了。”
墨瑾轩眯着眼睛,露出一丝奸邪的眸光,“继续给我盯着十王妃,不仅要确保她的安全,更要给我摸清她和什么人在来往。”
乐凡尘
“是,”瑾舟应了一句就立刻出门了,一刻也不敢耽误。
苏樱雪因为太疲惫了,所以趴在桌子上就睡了几个时辰,待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看着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披了条被子,便有些诧异。
“他们两个人去了哪里?”苏樱雪看着床榻上空无一人,精神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她没有心思想太多,起身就准备去找李文翰与秦风,正在她打开房门的时候,李文翰与秦风又刚好回来了。
李文翰见苏樱雪紧张的神情,他也变的紧张起来,“你怎么了?”他语气关切。
苏樱雪见到两人,终于是松了口气,“你们去哪里了?吓死我了。”
李文翰听完,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我们去医馆了,就是我们曾经一起去过的那家,他那里治伤便宜。”
苏樱雪回忆了一下,便知道了李文翰说的到底是哪家了,她也明白了李文翰为何要跑这么远来住宿,想到他们现在除了穷还是穷,当然要找经济实惠的地方住宿和养伤。
“那你们的伤势如何了?”
“没事,休养几天就无大碍了,”李文翰对苏樱雪永远是报喜不报忧。
秦风也顺势点了点头。
“那你们快躺下。”
“没事,我坐会儿,”李文翰坐了下来。
秦风看没有多余的凳子了,只能坐在了床榻上。
苏樱雪看北奕实在是危险,她思考了一会儿说:“大哥,你喜欢的那个姑娘可喜欢你?”
秦风不知道苏樱雪为何突然跳到这个话题上来了,他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看着李文翰做了一个为难的表情。
李文翰看着秦风为难的表情,他只能上前解围,这个本来都是他胡邹的,秦风那个铁憨憨肯定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喜欢啊,她可喜欢秦兄了。”
秦风听完李文翰的解释,一脸的无语,但他又不好揭穿,只能任凭李文翰胡说八道了。
“大哥,既然那个姑娘喜欢你,你去问她能不能跟你走,我们快点回天启国,这里也太不安全了,”苏樱雪害怕又陷李文翰与秦风于危险之中。
“我……,”秦风又给李文翰使了个眼神。
李文翰想了想,然后一脸认真的说:“这个恐怕暂时不行。”
“为什么?”苏樱雪不解。
“因为那个姑娘现在不在北奕,”李文翰随口说了一句。
“啊!”苏樱雪吃惊,“那她在哪里?”
李文翰又想了一下说:“她好像随那个北奕公主去了西域边界。”他话音一落,秦风与苏樱雪都目瞪口呆。
“大哥,你喜欢的不会是北沫雪身边的那个婢女吧?”苏樱雪回想了一下北沫雪身边的风歌与陌上倒是颇有几分姿色。
谎言都到了这个份上,秦风之好硬着脸皮承认了,因为目前最重要的是等墨宸宇把剩下的解药弄到手。
李文翰看着着秦风,一副求原谅的表情。
苏樱雪思考了一会儿,“大哥,既然她现在不在北奕,那我们去找她吧?”
“啊!”李文翰没想到自己的谎言现在越滚越大了。
“大哥,我们的一生到最后终究会失去,不如大胆一些,去攀一坐山,去寻一个人,既然她喜欢你,你去找她,她一定会感动的,肯定愿意跟你走。”
苏樱雪的一番慷慨陈词让李文翰与秦风一时词穷了,他们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作何回答。
“反正这个北奕也不安全,我们等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去找她。”苏樱雪也害怕了,她怕北焱又抓到她,现在又来了个墨瑾轩,她也不知如何面对,不如赶快离开,帮秦风娶个老婆,再让他们安全回到天启国,到时候她离开的时候也放心一些。
“那就依妹妹所言吧,”秦风思虑再三开口道。
总裁强制掠爱 卖萌者自重
李文翰不知道秦风是何意,但苏樱雪在他又不好多问,想着先支开苏樱雪再说。
“樱雪,你去下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给我们拿上来。”
苏樱雪拍了一下额头,“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去,回来我们再讨论。”
李文翰看苏樱雪离开了,才放心的开口问,“秦兄可是有什么计划?”
“我昨天晚上想了很多,本来北奕王子靠我们微薄的势力就难以对付了,现在又来了个四王爷,所以我们也不能在北奕久留了。”
李文翰听完秦风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这次还是秦兄你想的周到,墨瑾轩肯定是跟北焱一个心思,但樱雪的毒若不完全解,也只有半年的时间,所以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想着如何才能保住樱雪的性命,而且还不能让墨瑾轩知道北奕驸马是长得跟墨宸宇一样的人,不然墨瑾轩肯定会再次下毒手。”
“嗯,这也是我心中所想,所以我们现在只有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们去西域边界那边等,可能会更安全些。”
秦风与李文翰一拍即合。
重瞳傳說 遠山淺月
苏樱雪端着两碗稀饭走进房间,“现在只有这个了,你们先将就吃点,等中午我借客栈老板的厨房,亲自给你们煮吃的,”她把稀饭端到了秦风的面前。
秦风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这么一天,承蒙厚爱,不仅认了个身份尊贵的王妃做妹妹,还能被这样照顾着,他接过苏樱雪手中的稀饭,有些红了眼眶。
“我们随便吃点就行,不用你辛苦给我们做,”李文翰看着苏樱雪宠溺的笑了起来。
“妹妹,我和李兄已经商量好了,我们明天就出发,”秦风怕夜长梦多。
苏樱雪露出了一个担忧的表情,“明天就出发,可是你们的伤?”
“我们的伤没事,我们可以买一辆便宜的马车,路上走慢点,边走边休养,”李文翰故作轻松的说。
妖妃逆成長之叫我女王大人
苏樱雪想着在这里养伤也不一定安全,“那好吧,我们明天就出发,”她看着李文翰与秦风喝粥的样子很是愧疚与心酸,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们也不致于连饭都吃不饱。
混元仙侠传
“你也吃两口吧,”李文翰把碗递到了苏樱雪的面前。
苏樱雪有些尴尬,她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拒绝没用,所以只能接过碗喝了两口,喝完,她突然想起了墨宸宇,她曾经也和墨宸宇同喝过一碗粥,但现在却是物是人非,她眼神露出哀伤,然后抬头看着李文翰与秦风又勉强挤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