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洪主 起點-第八十六章 雲洪的豪情看書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北北的夏 墨未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别拿云哥和那些个家伙比。”
胖乎乎少年游谦一边施粥一边道:“云哥儿可从不像他们天天服丹药,食妖兽肉,云哥是真正一步步自己刻苦修炼的。
“真实战起来,即使刘铭他们几个凝脉武者也未必是云哥的对手。”
“云师兄实战确实强。”短发少年道:“上次云哥刚晋升六重,第一次参加烈火殿比武,就连败三名烈火殿弟子,最后才被吴师姐击败。”
更多的人谈论开。
显然,云洪很受他们拥戴。

另一边的营地。
大片大片破旧的帐篷。
叶澜和自己的家族护卫,将带来的四辆大车中前两辆车上的食物、衣物,依次分发给了周围数百名围了上来衣服破烂但却称得上干净的孩童。
这些孩子,是这场洪灾中失去了父母的孤儿,这座“遗孤营”,也仅仅是来到东河县的部分孤儿。
不久。
营地一侧,
唐师
树荫下。
数十名半大少年,他们同样衣衫褴褛,甚至有些面黄,但他们脸庞上却满是坚毅,排好队列站好。
“你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但你们还有未来。”一袭黑衣劲装的云洪声音冷厉,他负手挺直,如长剑直立。
论年龄,他并不比这些少年大多少,可此刻,这些少年看着云洪,就仿佛面对一头猛虎,几乎都欲停止呼吸。
这便是武人的‘势’。
“上古时期,我人族和妖族妖兽争夺这世界主导权,是六千年前成阳大帝起兵,创立凡阳军,席卷中域,一举建立我人族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大夏,成阳大帝划分中域九州,后才令我人族逐渐压过妖兽妖族,最终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
云洪声音如洪钟:“那你们可知晓,为何成阳大帝三千军队便横扫天下吗?”
场中听讲的少年纷纷摇头。
“因为三千凡阳军,最弱的都是归窍武者。”云洪一字一句道:“武道修炼,根基便是淬炼肉身,可分十重,前三重为锻体、四到六重易筋,七重凝脉,八重无漏,九重通灵,十重归窍!”
“前六重,只是武道奠基,只能称为武士。”
“从第七重凝脉开始,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武者,凝脉武者,那是远超你们想象的,灵如狸猫,爪如虎豹,拳裂山石,脚断大树,堪称是真正的人形凶器,这种人物可为一镇豪雄,在军中都能成为队率、百人将。”云洪望着眼前的一群少年。
这些少年一个个流露出震惊之色。
“那十重归窍呢?”有少年忽然问道。
“问的好。”云洪重重点头:“归窍武者,已练出体内真气,形成周天循环,一拳出,则真气喷薄形成罡气,可发出百步神拳隔空杀人,战场上可称万人敌,他们已不是凡俗,近神近仙!”
“百步神拳?近神近仙?”
这些少年震惊,他们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人能强大到这种地步,恐怕肆虐四方的妖兽都会被他们轻易斩杀。
“十重归窍可是武道终点?”又有人发问了。
“不是。”
“十重归窍,只是肉身淬体的极限,但并非修行的终点。”云洪低沉道:“若是能突破十重生死关,便能以武入道,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仙?”
这些少年有些迷茫,他们在大灾前,虽在各自村镇上有习武,但从未听说过武仙的说法。
仙魔之说,犹如神话。
“仙人们,他们脱去肉身束缚,有着数不清的神通,御空飞行、控剑杀人,操纵水火…..他们行走四方斩妖除魔,护卫我人族天下。”
“正是有了众多仙人,我人族才能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才能让我们这样的无数凡俗安居乐业。”云洪的眼中都有着神往之色。
这些知识,都是云洪的教官老师传授给他的,不过对传说中的仙人云洪了解也不多,便不在多谈。
“你们虽受大灾,但帝国有良政,很快便会为你们设立安置村,并一直抚养你们到十六岁。”
“你们满十六岁后,进入帝国镇守军将是你们最好的出路,但镇守军要求最低是淬体四重,且必须在二十岁前达成。”
“我不求你们成为武者,但你们若想将来斩杀妖族为父母亲人报仇,想重新建立家族,便努力修炼,达到镇守军的最低要求,至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明白吗?”云洪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少年。
他说话时运转体内劲力刻意而为,令声音如洪钟炸响,这些少年听得耳膜都隐隐作痛。
“明白。”许多少年不由大吼道。
这些少年都是十二岁以上的,在这个十六岁便成年的世界里,他们都已不算小,都明白事理,很清楚武力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云洪满意点点头,沉声道:“锻体拳法,第一式,准备。”
如果家中豪富有手段,可以食灵米,服灵药,修炼珍贵的仙家秘典来奠定武道根基。
若是没有这些条件,锻体拳法,便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刻苦,便有可能从血肉中衍生真气成为武者,乃至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最普通的武者,都能成为一镇、一县的豪雄,若是立下斩妖大功,甚至可能被赐封爵位,成为贵族,这是平民最好的出路。
“第一式。”云洪肃然。
锻体拳法第一式,实则就是站桩,最通俗的说法便是马步,虽简单,实则是一代代武道先辈修炼经验积累下寻找到的奠定武道根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一些效果极好的武道功法,需消耗身体大量气血精力,若是营养跟不上,反而会亏损气血,有损根基。
以这些少年如今的身体状态,云洪也只能让他们练习锻体第一式。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主 愛下-第八十五章 月流真人的逼迫讀書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重生之御宝女天师 吾狠稀饭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搜魂者 眩言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别拿云哥和那些个家伙比。”
胖乎乎少年游谦一边施粥一边道:“云哥儿可从不像他们天天服丹药,食妖兽肉,云哥是真正一步步自己刻苦修炼的。
“真实战起来,即使刘铭他们几个凝脉武者也未必是云哥的对手。”
“云师兄实战确实强。”短发少年道:“上次云哥刚晋升六重,第一次参加烈火殿比武,就连败三名烈火殿弟子,最后才被吴师姐击败。”
更多的人谈论开。
显然,云洪很受他们拥戴。

另一边的营地。
大片大片破旧的帐篷。
叶澜和自己的家族护卫,将带来的四辆大车中前两辆车上的食物、衣物,依次分发给了周围数百名围了上来衣服破烂但却称得上干净的孩童。
这些孩子,是这场洪灾中失去了父母的孤儿,这座“遗孤营”,也仅仅是来到东河县的部分孤儿。
不久。
营地一侧,
树荫下。
数十名半大少年,他们同样衣衫褴褛,甚至有些面黄,但他们脸庞上却满是坚毅,排好队列站好。
“你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但你们还有未来。”一袭黑衣劲装的云洪声音冷厉,他负手挺直,如长剑直立。
论年龄,他并不比这些少年大多少,可此刻,这些少年看着云洪,就仿佛面对一头猛虎,几乎都欲停止呼吸。
这便是武人的‘势’。
“上古时期,我人族和妖族妖兽争夺这世界主导权,是六千年前成阳大帝起兵,创立凡阳军,席卷中域,一举建立我人族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大夏,成阳大帝划分中域九州,后才令我人族逐渐压过妖兽妖族,最终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
云洪声音如洪钟:“那你们可知晓,为何成阳大帝三千军队便横扫天下吗?”
神级特种兵王 小小青蛇
场中听讲的少年纷纷摇头。
“因为三千凡阳军,最弱的都是归窍武者。”云洪一字一句道:“武道修炼,根基便是淬炼肉身,可分十重,前三重为锻体、四到六重易筋,七重凝脉,八重无漏,九重通灵,十重归窍!”
“前六重,只是武道奠基,只能称为武士。”
“从第七重凝脉开始,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武者,凝脉武者,那是远超你们想象的,灵如狸猫,爪如虎豹,拳裂山石,脚断大树,堪称是真正的人形凶器,这种人物可为一镇豪雄,在军中都能成为队率、百人将。”云洪望着眼前的一群少年。
这些少年一个个流露出震惊之色。
“那十重归窍呢?”有少年忽然问道。
“问的好。”云洪重重点头:“归窍武者,已练出体内真气,形成周天循环,一拳出,则真气喷薄形成罡气,可发出百步神拳隔空杀人,战场上可称万人敌,他们已不是凡俗,近神近仙!”
“百步神拳?近神近仙?”
这些少年震惊,他们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人能强大到这种地步,恐怕肆虐四方的妖兽都会被他们轻易斩杀。
“十重归窍可是武道终点?”又有人发问了。
“不是。”
“十重归窍,只是肉身淬体的极限,但并非修行的终点。”云洪低沉道:“若是能突破十重生死关,便能以武入道,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仙?”
这些少年有些迷茫,他们在大灾前,虽在各自村镇上有习武,但从未听说过武仙的说法。
泰國 小鬼
仙魔之说,犹如神话。
“仙人们,他们脱去肉身束缚,有着数不清的神通,御空飞行、控剑杀人,操纵水火…..他们行走四方斩妖除魔,护卫我人族天下。”
“正是有了众多仙人,我人族才能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才能让我们这样的无数凡俗安居乐业。”云洪的眼中都有着神往之色。
这些知识,都是云洪的教官老师传授给他的,不过对传说中的仙人云洪了解也不多,便不在多谈。
“你们虽受大灾,但帝国有良政,很快便会为你们设立安置村,并一直抚养你们到十六岁。”
“你们满十六岁后,进入帝国镇守军将是你们最好的出路,但镇守军要求最低是淬体四重,且必须在二十岁前达成。”
“我不求你们成为武者,但你们若想将来斩杀妖族为父母亲人报仇,想重新建立家族,便努力修炼,达到镇守军的最低要求,至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明白吗?”云洪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少年。
他说话时运转体内劲力刻意而为,令声音如洪钟炸响,这些少年听得耳膜都隐隐作痛。
“明白。”许多少年不由大吼道。
这些少年都是十二岁以上的,在这个十六岁便成年的世界里,他们都已不算小,都明白事理,很清楚武力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云洪满意点点头,沉声道:“锻体拳法,第一式,准备。”
如果家中豪富有手段,可以食灵米,服灵药,修炼珍贵的仙家秘典来奠定武道根基。
若是没有这些条件,锻体拳法,便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刻苦,便有可能从血肉中衍生真气成为武者,乃至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最普通的武者,都能成为一镇、一县的豪雄,若是立下斩妖大功,甚至可能被赐封爵位,成为贵族,这是平民最好的出路。
遇 上 惡魔 總裁
“第一式。”云洪肃然。
锻体拳法第一式,实则就是站桩,最通俗的说法便是马步,虽简单,实则是一代代武道先辈修炼经验积累下寻找到的奠定武道根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一些效果极好的武道功法,需消耗身体大量气血精力,若是营养跟不上,反而会亏损气血,有损根基。
以这些少年如今的身体状态,云洪也只能让他们练习锻体第一式。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洪主笔趣-第七十八章 跨入星辰境分享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来到川波域的北渊仙国队伍中,大多数都来自仙国的各大顶尖宗派氏族。
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各自势力确定的下一代领袖!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一年前,这些星辰真人、万物真人知晓云洪来到川波域时,大多是抱着看戏看笑话的态度。
许多和落霄殿关系一般的真人,甚至希望云洪就陨落在川波域中,好看落霄殿的笑话。
但是,当这一战消息传播开,北渊仙国队伍中,对云洪的态度就完全转变了,基本都变成了恭维、称赞。
当实力接近时,会嫉妒嫉恨甚至暗下黑手;但当云洪实力达到令大部分修仙者瞠目结舌的地步时候,只令他们为敬畏、仰望了!
而落霄殿、东玄宗之仇恨,人尽皆知。
原本等待看落霄殿笑话的人,如今都转而想看到东玄宗的笑话。
“东玄宗的呢?”
“对啊,这么久,不见东玄宗方慕真人、陈林真人传来消息?”
“你们在说屁话吗?得到云洪这一战的消息,你觉得他们两个能高兴吗?”
“哈哈,也对……”
……
“混蛋!”
“这些人都是混蛋,像十绝剑宗、安水宗的几个家伙,竟敢直接传讯嘲讽我们?”湖泊旁的幽暗洞窟中,身穿黑袍的陈林真人气的面部表情狰狞。
“他们为什么不敢?”
“安水宗,本就和落霄殿交好。”一袭红袍的方慕真人低沉道:“按我们的情报,十绝剑宗和云洪关系很特殊。”
“如今,云洪和玉渊真人一战不相上下,已然崛起,他们自然要示好。”方慕真人摇头道。
“但怎么可能!”陈林真人低吼道:“那玉渊真人,论实力比寻常万物真人还要略强,这云洪怎么能和他厮杀的不相上下?”
总裁老公难伺候
“三十多年前,云洪才拥有星辰境战力。”
“十四年前,在中渊河,他还敌不过我,侥幸才逃掉了性命。”
“短短数十年前!!”
陈林真人双眸泛着血丝:“这到底是什么怪胎,怎么会如何迅猛蜕变、崛起!”
“陈林,你冷静点!”方慕真人猛然怒喝道。
“冷静?”
陈林真人低声叹息,闭着眼,表情痛苦的蹲了下来:“我如何能够冷静下来?”
重生网络天王 粉面方包
“这云洪的资料讯息,你也清楚,能够将身法施展到那般可怕地步,要么是风之道有大突破,要么是空间之道有大突破。”
“无论哪一种。”
“都代表道法感悟再也限制不了他的法力突破。”
“很快。”
“他就会跨入万物境,凝聚元神。”
“一旦跨入万物境,以他的实力,至少能够媲美归宙境中期,大势将成,无可阻挡!”
“一旦跨入世界境,便又是一位安海真人。”
“我东玄宗已失去灭杀他的最好机会。”陈林真人痛苦的望着方慕真人:“你觉得,等他跨入世界境,会如何对我东玄宗?”
方慕真人一怔,也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她自然能想象将来的一幕。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方慕真人轻声道。
“先传讯回宗门,让宗主、太上他们做好准备吧!”陈林真人恢复了冷静,冷声道:“然后,就要考虑我们自身了。”
警察 辭職
“自身?”方慕真人先是一怔。
随即,她脸色不由微变:“你觉得,这云洪会对我们出手?我们可是同属于一个仙国队伍!”
“你觉得以这云洪的性格,疯狂起来,会畏惧一个火溯真人?”陈林真人冷笑道。
“若要动手,东玄宗的东叶、罗宇早就动手了。”方慕真人仍有些不敢相信。
“无论如何,小心这云洪。”陈林真人轻叹道
……
千壁山脉。
距圣月山壁约六百里外的一处山壁前的草地上,好几人聚集于此。
“还真是疯狂。”
“哈哈,经过这一战,仙国各方势力的修仙者都疯狂传讯给了我们两个。”土黄色战铠青年笑道。
“我也是。”一旁的紫色战铠青年同样笑着:“云洪,你出名,偏偏得罪人的事让我们做。”
“谁让他们联系不到我。”云洪笑道:“不过,我也不胜烦扰,还麻烦两位元老告知所有人,来拜访我就不必了,一切等离开川波域再说。”
“父亲,东叶元老,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吧!。”
红袍光头少年罗云笑道:“昨天,可是有不少仙国队伍中的星辰真人、万物真人专门来拜访云洪师兄,皇族的火玉真人是最早就来了。”
“哈哈,那我们可算是来迟了。”罗宇真人笑道:“该罚该罚,来喝一杯。”
几人举起酒杯喝着、谈笑着。
和玉渊真人一战时,有近百位修仙者观战,云洪当时就知晓消息瞒不住,但是也没想到闹出的动静会如此大。
火玉真人、安浑真人离去后不久,便陆续有北渊仙国的修仙者抵达,专门来寻云洪。
当然。
这并非说云洪值得他们放弃寻宝专门来结识,只是北渊仙国队伍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一带,许多人距千壁山脉不过数万里、十几万里,自然也就顺便来访,想和云洪结个善缘。
刚开始几位,云洪还勉强应付。
等罗宇真人、东叶真人到来,云洪当即带着他们离开了圣月山壁。
“不过。”
东叶真人放下酒杯,看着云洪,微笑道:“云洪,你的进步当真是大,如今论实力恐怕不亚于我了。”
“哈哈,那就是要略胜过我了。”罗宇真人在一旁笑道。
“我神力太弱,单论攻击,比你们两位估计都要弱些。”云洪笑道:“但论身法,不是我自吹,放眼川波域中,能胜过我的恐怕不多。”
“这我相信。”
“哈哈,你的身法确实厉害。”东叶和罗宇相信点头。
他们两个,来之前都已见过战斗影像,自然知道云洪的身法何等可怕。
“云洪,接下来打算如何?”
罗宇开口询问道:“是继续呆在千壁山脉修炼?还是和我们一同夺宝?若是我们三人联手,在川波域中绝对属顶尖队伍!”
东叶真人同样望向云洪。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应该还是会继续呆在千壁山脉。”云洪微笑道:“不过,目的并不是观摩壁画。”
“那是?”东叶真人疑惑。
“哈哈。”云洪笑道:“还请两位元老给我一份传讯令牌,等到时候,我也能直接和你们传讯了。”
“传讯令牌?”罗宇真人先是一怔,随即惊喜道:“云洪,你要突破了?”
寻常传讯令牌,彼此一旦达到数十万里、百万里,就很难保持联系了。
九阴真经风华雪月 千雪世息
但是。
修炼出元神的修仙者,在传讯令牌中留下一丝‘元神印记’,即使相隔千万里,都能轻松交流。
斜阳外 意千重
就如灵识、神识,是第三境修仙者的标志。
元神,同样是第五境修士的标志!
元神者,夺天地造化,可脱离肉身桎梏长存不朽,夺舍重生,神念一扫横行万里,种种神通不一而足!
实际上。
若非冥冥中的天劫桎梏,修炼出元神的修仙者,做到长生久视并非虚言!
即使如此。
除非是因外力陨落,否则,星辰境万物境,个个都能活九千年之久。
对凡俗而言,九千年,已是漫长难以想象的时光,非沧海桑田不足以形容!
时间流逝。
东叶真人、罗宇真人相继离去,他们还要继续去闯荡夺宝,去寻找跨入世界境的机缘。
罗云也再度去观摩壁画修炼,他的时间更宝贵,必须要抓紧。
至于云洪?
他独自一人来到了千壁山脉的背面。
这里没有壁画可观摩,又不会有宝物宝地出世,自然没有修仙者来此,最是安静。
但这里又属于千壁山脉范围,无形的禁制笼罩,绝对安全。
放眼整个川波域,都没有比这里更适合的静修之地。
“该跨入星辰境了。”
云洪选了一处安静地方,轻轻闭上了眼。
他的神体中,胸膛深处包含着一点,隐隐释放着七彩霞光,是洞天世界所在。
而在胸膛下方的小腹丹田,同样暗藏着一点,这一点同样蕴含着一广阔天地。
这里便是紫府世界!
“哗啦啦~”紫府世界内,有着一环形大陆,大陆包围着浩浩荡荡的真元海洋。
海水荡漾着。
云洪的一缕神念凝聚成型,行走在真元海洋上。
“一千三百里,这就是我的紫府世界之极限了。”云洪暗叹一声:“虽然,在紫府境修士中算不错,但和洞天世界比起来,就差远了!”
紫府境、洞天境初开辟世界时,百里到三百里都是正常水准,超过三百里为上等。
初始超过八百里为上上等,界神体系一脉只有真界级神体才能达到,大罗体系一脉也只有最顶尖才能达到!
随修为提升。
体内世界也会逐渐扩张,像云洪的洞天世界,初始便有千里之广,他跨入洞天境巅峰后,洞天世界直径也达到了近五千里,堪称不可思议!
相反,紫府世界,如今云洪修为达到紫府境圆满,也才一千三百里!
这就是根基上的差距。
这也是为何云洪仰仗界神体系一脉能够爆发出如此惊人战力的重要原因。
“不过,世界小,也更好突破。”云洪微微一笑,念头一转。
顿时。
“轰隆!”整个紫府世界,天地色变!

都市言情 洪主討論-第七十四章 悟,風之法印分享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都市 最強 修仙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巧娶豪夺:男神诱妻69日
网游之君临天下 灬晓风残月灬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uu 小說 網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别拿云哥和那些个家伙比。”
胖乎乎少年游谦一边施粥一边道:“云哥儿可从不像他们天天服丹药,食妖兽肉,云哥是真正一步步自己刻苦修炼的。
“真实战起来,即使刘铭他们几个凝脉武者也未必是云哥的对手。”
“云师兄实战确实强。”短发少年道:“上次云哥刚晋升六重,第一次参加烈火殿比武,就连败三名烈火殿弟子,最后才被吴师姐击败。”
更多的人谈论开。
显然,云洪很受他们拥戴。。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洪主 ptt-第七十二章 就憑你看書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那个夏天无法说爱你 梦里真真语真幻
异世狼神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军事天才带着资治通鉴来到异世界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洪主 愛下-第六十九章 抵達千壁山脈展示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红楼之尔等凡人 苍白少女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别拿云哥和那些个家伙比。”
胖乎乎少年游谦一边施粥一边道:“云哥儿可从不像他们天天服丹药,食妖兽肉,云哥是真正一步步自己刻苦修炼的。
“真实战起来,即使刘铭他们几个凝脉武者也未必是云哥的对手。”
“云师兄实战确实强。”短发少年道:“上次云哥刚晋升六重,第一次参加烈火殿比武,就连败三名烈火殿弟子,最后才被吴师姐击败。”
更多的人谈论开。
显然,云洪很受他们拥戴。
霸世剑尊
极品帝王 兵魂

另一边的营地。
大片大片破旧的帐篷。
叶澜和自己的家族护卫,将带来的四辆大车中前两辆车上的食物、衣物,依次分发给了周围数百名围了上来衣服破烂但却称得上干净的孩童。
这些孩子,是这场洪灾中失去了父母的孤儿,这座“遗孤营”,也仅仅是来到东河县的部分孤儿。
不久。
营地一侧,
树荫下。
数十名半大少年,他们同样衣衫褴褛,甚至有些面黄,但他们脸庞上却满是坚毅,排好队列站好。
“你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但你们还有未来。”一袭黑衣劲装的云洪声音冷厉,他负手挺直,如长剑直立。
论年龄,他并不比这些少年大多少,可此刻,这些少年看着云洪,就仿佛面对一头猛虎,几乎都欲停止呼吸。
这便是武人的‘势’。
“上古时期,我人族和妖族妖兽争夺这世界主导权,是六千年前成阳大帝起兵,创立凡阳军,席卷中域,一举建立我人族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大夏,成阳大帝划分中域九州,后才令我人族逐渐压过妖兽妖族,最终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
云洪声音如洪钟:“那你们可知晓,为何成阳大帝三千军队便横扫天下吗?”
场中听讲的少年纷纷摇头。
“因为三千凡阳军,最弱的都是归窍武者。”云洪一字一句道:“武道修炼,根基便是淬炼肉身,可分十重,前三重为锻体、四到六重易筋,七重凝脉,八重无漏,九重通灵,十重归窍!”
一品 修仙
“前六重,只是武道奠基,只能称为武士。”
“从第七重凝脉开始,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武者,凝脉武者,那是远超你们想象的,灵如狸猫,爪如虎豹,拳裂山石,脚断大树,堪称是真正的人形凶器,这种人物可为一镇豪雄,在军中都能成为队率、百人将。”云洪望着眼前的一群少年。
这些少年一个个流露出震惊之色。
“那十重归窍呢?”有少年忽然问道。
“问的好。”云洪重重点头:“归窍武者,已练出体内真气,形成周天循环,一拳出,则真气喷薄形成罡气,可发出百步神拳隔空杀人,战场上可称万人敌,他们已不是凡俗,近神近仙!”
“百步神拳?近神近仙?”
这些少年震惊,他们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人能强大到这种地步,恐怕肆虐四方的妖兽都会被他们轻易斩杀。
“十重归窍可是武道终点?”又有人发问了。
“不是。”
“十重归窍,只是肉身淬体的极限,但并非修行的终点。”云洪低沉道:“若是能突破十重生死关,便能以武入道,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仙?”
这些少年有些迷茫,他们在大灾前,虽在各自村镇上有习武,但从未听说过武仙的说法。
仙魔之说,犹如神话。
“仙人们,他们脱去肉身束缚,有着数不清的神通,御空飞行、控剑杀人,操纵水火…..他们行走四方斩妖除魔,护卫我人族天下。”
“正是有了众多仙人,我人族才能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才能让我们这样的无数凡俗安居乐业。”云洪的眼中都有着神往之色。
这些知识,都是云洪的教官老师传授给他的,不过对传说中的仙人云洪了解也不多,便不在多谈。
“你们虽受大灾,但帝国有良政,很快便会为你们设立安置村,并一直抚养你们到十六岁。”
“你们满十六岁后,进入帝国镇守军将是你们最好的出路,但镇守军要求最低是淬体四重,且必须在二十岁前达成。”
“我不求你们成为武者,但你们若想将来斩杀妖族为父母亲人报仇,想重新建立家族,便努力修炼,达到镇守军的最低要求,至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明白吗?”云洪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少年。
他说话时运转体内劲力刻意而为,令声音如洪钟炸响,这些少年听得耳膜都隐隐作痛。
“明白。”许多少年不由大吼道。
这些少年都是十二岁以上的,在这个十六岁便成年的世界里,他们都已不算小,都明白事理,很清楚武力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云洪满意点点头,沉声道:“锻体拳法,第一式,准备。”
如果家中豪富有手段,可以食灵米,服灵药,修炼珍贵的仙家秘典来奠定武道根基。
若是没有这些条件,锻体拳法,便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刻苦,便有可能从血肉中衍生真气成为武者,乃至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最普通的武者,都能成为一镇、一县的豪雄,若是立下斩妖大功,甚至可能被赐封爵位,成为贵族,这是平民最好的出路。
“第一式。”云洪肃然。
锻体拳法第一式,实则就是站桩,最通俗的说法便是马步,虽简单,实则是一代代武道先辈修炼经验积累下寻找到的奠定武道根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一些效果极好的武道功法,需消耗身体大量气血精力,若是营养跟不上,反而会亏损气血,有损根基。
以这些少年如今的身体状态,云洪也只能让他们练习锻体第一式。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agiy1熱門都市小说 洪主 線上看-第五十六章 出手,劍壓四方熱推-abw8o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隔世追魂 冰镇西瓜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别拿云哥和那些个家伙比。”
胖乎乎少年游谦一边施粥一边道:“云哥儿可从不像他们天天服丹药,食妖兽肉,云哥是真正一步步自己刻苦修炼的。
“真实战起来,即使刘铭他们几个凝脉武者也未必是云哥的对手。”
“云师兄实战确实强。”短发少年道:“上次云哥刚晋升六重,第一次参加烈火殿比武,就连败三名烈火殿弟子,最后才被吴师姐击败。”
更多的人谈论开。
显然,云洪很受他们拥戴。

另一边的营地。
大片大片破旧的帐篷。
叶澜和自己的家族护卫,将带来的四辆大车中前两辆车上的食物、衣物,依次分发给了周围数百名围了上来衣服破烂但却称得上干净的孩童。
这些孩子,是这场洪灾中失去了父母的孤儿,这座“遗孤营”,也仅仅是来到东河县的部分孤儿。
不久。
营地一侧,
树荫下。
数十名半大少年,他们同样衣衫褴褛,甚至有些面黄,但他们脸庞上却满是坚毅,排好队列站好。
“你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但你们还有未来。”一袭黑衣劲装的云洪声音冷厉,他负手挺直,如长剑直立。
论年龄,他并不比这些少年大多少,可此刻,这些少年看着云洪,就仿佛面对一头猛虎,几乎都欲停止呼吸。
这便是武人的‘势’。
“上古时期,我人族和妖族妖兽争夺这世界主导权,是六千年前成阳大帝起兵,创立凡阳军,席卷中域,一举建立我人族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大夏,成阳大帝划分中域九州,后才令我人族逐渐压过妖兽妖族,最终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
云洪声音如洪钟:“那你们可知晓,为何成阳大帝三千军队便横扫天下吗?”
场中听讲的少年纷纷摇头。
“因为三千凡阳军,最弱的都是归窍武者。”云洪一字一句道:“武道修炼,根基便是淬炼肉身,可分十重,前三重为锻体、四到六重易筋,七重凝脉,八重无漏,九重通灵,十重归窍!”
“前六重,只是武道奠基,只能称为武士。”
“从第七重凝脉开始,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武者,凝脉武者,那是远超你们想象的,灵如狸猫,爪如虎豹,拳裂山石,脚断大树,堪称是真正的人形凶器,这种人物可为一镇豪雄,在军中都能成为队率、百人将。”云洪望着眼前的一群少年。
这些少年一个个流露出震惊之色。
“那十重归窍呢?”有少年忽然问道。
“问的好。”云洪重重点头:“归窍武者,已练出体内真气,形成周天循环,一拳出,则真气喷薄形成罡气,可发出百步神拳隔空杀人,战场上可称万人敌,他们已不是凡俗,近神近仙!”
“百步神拳?近神近仙?”
这些少年震惊,他们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人能强大到这种地步,恐怕肆虐四方的妖兽都会被他们轻易斩杀。
“十重归窍可是武道终点?”又有人发问了。
“不是。”
“十重归窍,只是肉身淬体的极限,但并非修行的终点。”云洪低沉道:“若是能突破十重生死关,便能以武入道,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仙?”
这些少年有些迷茫,他们在大灾前,虽在各自村镇上有习武,但从未听说过武仙的说法。
仙魔之说,犹如神话。
“仙人们,他们脱去肉身束缚,有着数不清的神通,御空飞行、控剑杀人,操纵水火…..他们行走四方斩妖除魔,护卫我人族天下。”
“正是有了众多仙人,我人族才能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才能让我们这样的无数凡俗安居乐业。”云洪的眼中都有着神往之色。
这些知识,都是云洪的教官老师传授给他的,不过对传说中的仙人云洪了解也不多,便不在多谈。
“你们虽受大灾,但帝国有良政,很快便会为你们设立安置村,并一直抚养你们到十六岁。”
“你们满十六岁后,进入帝国镇守军将是你们最好的出路,但镇守军要求最低是淬体四重,且必须在二十岁前达成。”
“我不求你们成为武者,但你们若想将来斩杀妖族为父母亲人报仇,想重新建立家族,便努力修炼,达到镇守军的最低要求,至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明白吗?”云洪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少年。
他说话时运转体内劲力刻意而为,令声音如洪钟炸响,这些少年听得耳膜都隐隐作痛。
“明白。”许多少年不由大吼道。
这些少年都是十二岁以上的,在这个十六岁便成年的世界里,他们都已不算小,都明白事理,很清楚武力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云洪满意点点头,沉声道:“锻体拳法,第一式,准备。”
如果家中豪富有手段,可以食灵米,服灵药,修炼珍贵的仙家秘典来奠定武道根基。
若是没有这些条件,锻体拳法,便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刻苦,便有可能从血肉中衍生真气成为武者,乃至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最普通的武者,都能成为一镇、一县的豪雄,若是立下斩妖大功,甚至可能被赐封爵位,成为贵族,这是平民最好的出路。
“第一式。”云洪肃然。
锻体拳法第一式,实则就是站桩,最通俗的说法便是马步,虽简单,实则是一代代武道先辈修炼经验积累下寻找到的奠定武道根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一些效果极好的武道功法,需消耗身体大量气血精力,若是营养跟不上,反而会亏损气血,有损根基。
以这些少年如今的身体状态,云洪也只能让他们练习锻体第一式。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

xr8pr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主 線上看-第五十章 深夜之議-8fm1n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夏花绚烂里等你 曲小舟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仙緣之清風聽月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換傾至今 靈葉子2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步步靠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别拿云哥和那些个家伙比。”
胖乎乎少年游谦一边施粥一边道:“云哥儿可从不像他们天天服丹药,食妖兽肉,云哥是真正一步步自己刻苦修炼的。
“真实战起来,即使刘铭他们几个凝脉武者也未必是云哥的对手。”
“云师兄实战确实强。”短发少年道:“上次云哥刚晋升六重,第一次参加烈火殿比武,就连败三名烈火殿弟子,最后才被吴师姐击败。”
更多的人谈论开。
显然,云洪很受他们拥戴。

另一边的营地。
大片大片破旧的帐篷。
叶澜和自己的家族护卫,将带来的四辆大车中前两辆车上的食物、衣物,依次分发给了周围数百名围了上来衣服破烂但却称得上干净的孩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些孩子,是这场洪灾中失去了父母的孤儿,这座“遗孤营”,也仅仅是来到东河县的部分孤儿。
不久。
营地一侧,
树荫下。
数十名半大少年,他们同样衣衫褴褛,甚至有些面黄,但他们脸庞上却满是坚毅,排好队列站好。
“你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但你们还有未来。”一袭黑衣劲装的云洪声音冷厉,他负手挺直,如长剑直立。
论年龄,他并不比这些少年大多少,可此刻,这些少年看着云洪,就仿佛面对一头猛虎,几乎都欲停止呼吸。
这便是武人的‘势’。
“上古时期,我人族和妖族妖兽争夺这世界主导权,是六千年前成阳大帝起兵,创立凡阳军,席卷中域,一举建立我人族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大夏,成阳大帝划分中域九州,后才令我人族逐渐压过妖兽妖族,最终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
云洪声音如洪钟:“那你们可知晓,为何成阳大帝三千军队便横扫天下吗?”
场中听讲的少年纷纷摇头。
“因为三千凡阳军,最弱的都是归窍武者。”云洪一字一句道:“武道修炼,根基便是淬炼肉身,可分十重,前三重为锻体、四到六重易筋,七重凝脉,八重无漏,九重通灵,十重归窍!”
“前六重,只是武道奠基,只能称为武士。”
“从第七重凝脉开始,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武者,凝脉武者,那是远超你们想象的,灵如狸猫,爪如虎豹,拳裂山石,脚断大树,堪称是真正的人形凶器,这种人物可为一镇豪雄,在军中都能成为队率、百人将。”云洪望着眼前的一群少年。
这些少年一个个流露出震惊之色。
“那十重归窍呢?”有少年忽然问道。
“问的好。”云洪重重点头:“归窍武者,已练出体内真气,形成周天循环,一拳出,则真气喷薄形成罡气,可发出百步神拳隔空杀人,战场上可称万人敌,他们已不是凡俗,近神近仙!”
“百步神拳?近神近仙?”
这些少年震惊,他们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人能强大到这种地步,恐怕肆虐四方的妖兽都会被他们轻易斩杀。
“十重归窍可是武道终点?”又有人发问了。
“不是。”
“十重归窍,只是肉身淬体的极限,但并非修行的终点。”云洪低沉道:“若是能突破十重生死关,便能以武入道,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仙?”
这些少年有些迷茫,他们在大灾前,虽在各自村镇上有习武,但从未听说过武仙的说法。
仙魔之说,犹如神话。
“仙人们,他们脱去肉身束缚,有着数不清的神通,御空飞行、控剑杀人,操纵水火…..他们行走四方斩妖除魔,护卫我人族天下。”
“正是有了众多仙人,我人族才能成为这天下间的主宰,才能让我们这样的无数凡俗安居乐业。”云洪的眼中都有着神往之色。
这些知识,都是云洪的教官老师传授给他的,不过对传说中的仙人云洪了解也不多,便不在多谈。
“你们虽受大灾,但帝国有良政,很快便会为你们设立安置村,并一直抚养你们到十六岁。”
“你们满十六岁后,进入帝国镇守军将是你们最好的出路,但镇守军要求最低是淬体四重,且必须在二十岁前达成。”
“我不求你们成为武者,但你们若想将来斩杀妖族为父母亲人报仇,想重新建立家族,便努力修炼,达到镇守军的最低要求,至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明白吗?”云洪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少年。
他说话时运转体内劲力刻意而为,令声音如洪钟炸响,这些少年听得耳膜都隐隐作痛。
“明白。”许多少年不由大吼道。
这些少年都是十二岁以上的,在这个十六岁便成年的世界里,他们都已不算小,都明白事理,很清楚武力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名門良婿
云洪满意点点头,沉声道:“锻体拳法,第一式,准备。”
如果家中豪富有手段,可以食灵米,服灵药,修炼珍贵的仙家秘典来奠定武道根基。
若是没有这些条件,锻体拳法,便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刻苦,便有可能从血肉中衍生真气成为武者,乃至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最普通的武者,都能成为一镇、一县的豪雄,若是立下斩妖大功,甚至可能被赐封爵位,成为贵族,这是平民最好的出路。
“第一式。”云洪肃然。
锻体拳法第一式,实则就是站桩,最通俗的说法便是马步,虽简单,实则是一代代武道先辈修炼经验积累下寻找到的奠定武道根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一些效果极好的武道功法,需消耗身体大量气血精力,若是营养跟不上,反而会亏损气血,有损根基。
以这些少年如今的身体状态,云洪也只能让他们练习锻体第一式。
一个个少年顿时按照云洪前些日的指点,脚掌抓地,弓身如马,带动全身肌肉,目视前方调整视线,通过全身劲道不断轻微的起伏来锻炼全身。
云洪行走在他们中间,时而指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