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三十二章 雷霆金瞳展示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击溃了刘铭的主力,王丰顿时大喜。要知道刘铭虽有十余万兵马,但分兵驻守各处之后,能够使用的机动兵力也仅有三万而已。这三万人加上要出兵方向上原本驻守的兵马,就是他一次战争能够调动的兵力极限。
如今刘铭的三万机动兵力加上原本镇守泰山方向的三万兵马,合共六万大军战败,当场战损近半,其余被俘和逃散的也极多,活着撤回青州的,不到一万人。可以说已经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根本恢复不过来。
只要芒砀山这边能尽快分出胜负,到时候王丰的兵马顺势东进,多半能一举将青州拿下来。
王丰心下这么盘算着,随后将目光继续转向了面前的陈八斤。
陈八斤此时也收到了刘铭大败,狼狈撤回青州的消息,面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其麾下众将也知道形势不妙,都耸搭着脑袋,一言不发。过了许久,陈八斤这才叹了口气,道:“如今刘铭是指望不上了,诸位都说说,该怎么办吧!”
就听狼狈逃回来的韩祯道:“西夏和西凉太远,即便求援,他们的兵马短时间内也无法抵达。益州倒是与荆州相邻,但益州如今尚在内乱之中,根本无暇顾及天下之争。我们已经没有外面的援兵了。唯今之计,只有从内部搜罗兵力。”
陈八斤闻言,点了点头,道:“可调何处兵马来援?”
韩祯道:“自然是调淮北诸军。倘若芒砀山这里我军战败,淮北终不可保。倘若我们在芒砀山获胜,则依然可以乘胜追击,复夺淮北。而且淮北诸军共有六万人,若尽数前来增援,将极大地增强我军的实力。”
陈八斤沉吟了片刻,点头道:“既如此,便调淮北诸军前来。另外,谯、沛之军要抵御徐州军,暂不能动。但泰山之兵已经没有防备青州的必要了,传令,叫两万泰山兵也急速赶来增援。”
军令当即传出,很快各处兵马就开始调动。泰山方向的两万兵马本就在佯攻徐州,处于战时状态,接到命令之后当即转向,赶赴芒砀山。淮北的新蔡、龙亢、符离之兵也并无敌阻拦,轻松后撤。只有汝阴之兵,被城外驻守的三万扬州军缠上,血战一场,这才冲开大路,向北转进。
但监视淮北的三万扬州军也跟着北上,一路追踪而来了。
双方兵马汇聚,大战越发激烈。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而此时,攻打了鬼窟数日的各路神兵天将们也渐渐打开了局面。鬼窟虽阴气浓郁,几乎可算是人间鬼国,但终究无法真的自成一界,自给自足,还是要向外界吸收灵气的。可如今地脉被隔断,天罗地网封锁整座山脉,鬼窟中的阴气是用一点就少一点,尤其在这样激烈的对战之中,更是消耗极大。
经过这数日的大战,鬼窟已经是阴气耗尽,再无法支撑了。
九山王和黑山老妖当机立断,放弃了防守鬼窟大门,转而躲入鬼窟深处,等待神兵天将们进入,一副请君入瓮的架势。
天庭大军当即以攻山法器对着鬼窟之内连轰了数十下,将其轰的地动山摇,估摸着破坏的差不多了,众军这才相互掩护着分批进入。
鬼窟之中道路四通八达,难以计数,数千神兵天将进去,居然根本填不满。各路神兵在里面晕头转向了攻了半日,不但没能找到九山王和黑山老妖的踪迹,反而连中埋伏,死伤了二三百人。
无奈之下,众神兵天将只得又退了回来,商议对策。
就听一名天将道:“不如一路用攻山法器轰击,将鬼窟中的所有道路尽数炸毁。”
金虎神摇头道:“不妥。倘若将鬼窟炸松了,我们进去,万一垮塌下来,那该怎么办?”
晴空1
众人商议了许久,苦无良法。就听一名天将道:“看来只能上禀天庭,加派援兵了。若有探查类的法宝,或是擅长推算的高人相助,那就好了。”
金虎神闻言,眼前一亮,道:“或许可以请王丰王小友相助。”
天将闻言,皱眉道:“以他的法力,能有什么大用?”
金虎神笑道:“此子能得帝君看重,不可等闲视之。请他来试试也无妨。”
当下金虎神命人请王丰过来,说明情况,随后道:“你可有办法在鬼窟之中寻找到九山王和黑山老妖的踪迹?”
王丰笑道:“这芒砀山虽大,但也不过数百里,只要黑山老妖或是九山王出了手,我就一定能找到他。不过九山王虽不足为虑,但黑山老妖却极为厉害,非我所能应付。还需诸位尊神出手才行。”
金虎神笑道:“你放心,你只管找寻黑山老妖踪迹,我们自会在旁保护你。”
当下王丰随着众神将进入鬼窟,来到上一次神兵遇袭之处,王丰祭出本命灵镜,施展了回光返照之术,灵镜之中果然显现出了黑山老妖出手袭击神兵的经过。只见一道黑光闪过,这一队神兵便即到底不起。王丰领着众神将顺着那黑光遁走的方向追去,兜兜转转了小半日,那黑山老妖和九山王似乎也察觉到了王丰等人在追踪自己,几番转移了位置,却始终甩不掉王丰。
黑山老妖当即心生毒计,准备半路伏击王丰。
然而王丰除了有留影回光的神通之外,还有心如明镜的神通,远在千步之外便察觉了黑山老妖的伏击,当即暗中通知金虎神等神将。
四名真仙级的天将,外加金虎神等四名手握帝君符诏的高品天仙当即不动声色地围了过去,突然出手,打了那黑山老妖一个措手不及。
黑山老妖被打的重伤逃遁。王丰急忙领着众人继续追击。双方在鬼窟之中转了许久,走的次数多了,王丰自然也就渐渐摸清了鬼窟的情况,当即开始与众神将们布置一些小巧的阵法和埋伏,不求能击杀黑山老妖和九山王,只求能拖住他们一小会儿就行。
此举果然有效,黑山老妖的活动范围被不断压缩,很快便逃无可逃,被一众神将追上。
黑山老妖自然不是束手待毙之人,领着冥骑士和鬼刀武士奋力血战,与诸位神将杀的难解难分。
对于这等大战,王丰自然难以插手,只得远远躲开,仔细观战,以增长见识。却不想看了一小会儿,王丰忽然心中一动,感觉到一阵惊悸,当即身形一闪,瞬移之术瞬间施展开来,于间不容发之际离开了原地。
就见一道红光闪过,正正地射中王丰先前站立的地方。
出手偷袭的,正是隐藏了许久都未现身的九山王。王丰当即冷笑道:“九山王,你怎么也沦落到出手偷袭的地步了?”
九山王一脸恨色地道:“王丰,你也不要得意!若不是天兵天将出手,你早被本王斩杀了。”
王丰轻笑了一下,道:“大言不惭!我与你交手数次,你哪一次占到便宜了?至于天兵天将出手,那也是你勾结黑山老妖在先。如黑山老妖这等大魔头,早就在天庭的通缉名单之上了。如今在这里现身,天庭岂能放过?你以为的大靠山,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强。这也是你自己作死,怪不得我。”
九山王面色十分难看,道:“王丰,你不必张狂。今日本王是败了,但你想杀了本王,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王丰冷笑道:“哦,你莫非还有什么倚仗?”说着,王丰转头看了正与诸位神将对战的黑山老妖一眼,随后道:“或者那位黑山老妖不甘心失败,会召请其真身过来?”
九山王没有说话,奋力挥刀往王丰杀来。王丰也挥舞戮神刀迎战,双方奋力厮杀了起来。那九山王法力强悍,身上的黑色龙袍和头上的天子冠冕都是不错的护身法宝,屡屡将王丰的攻击给挡住。
王丰对此也颇感棘手。
双方渐渐从鬼窟之中打到了鬼窟之外,在芒砀山上忘我厮杀,一众神兵天将也奋力擂鼓助威,血战了大半日,王丰终于忍耐不住,施展了混元绝灭灵光指,一指朝着九山王点去。
那九山王见状,面色一变,也奋力催动法力抵挡。
混元绝灭灵光指射在九山王身上,瞬间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将九山王全身笼罩。片刻之后,光芒散去,就见九山王狼狈不堪地摔倒在地,头上的天子冠冕已经被打坏,掉落在地,灵光黯淡,身上的黑色龙袍更是被打成了碎布条,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叫花子一般。
九山王本人的气息也极为萎靡不振,显然受伤不轻。
王丰见状,当即心念一动,脑后一道金光射出,半空中化作一具法身,祭出八元鼎往九山王罩去。王丰自己则抓紧时间施展九息服气之术,恢复法力。
那九山王此时法力已经被消耗的七七八八,根本无法抵御八元鼎的摄拿,不由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
这一声惨叫引起了黑山老妖的注意,在看到九山王即将被八元鼎收去的时候,黑山老妖的目光变得极为阴沉,转头看了看笼罩着整个芒砀山的天罗地网阵,黑山老妖心下权衡了一下,便即打定了主意。
就见黑山老妖张嘴一吐,一道黑色洪流顿时喷涌而出,宛如大河漫卷,朝着周围的神将冲去,一众神将只得暂时后撤。
黑山老妖逼退了众人,抬手一指,一道灵光打出,将八元鼎打飞出去,随后伸手成爪,将九山王给抓了过来。
九山王顿时大喜,道:“师父,多谢搭救。若非是你,徒儿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就听黑山老妖笑了一下,道:“乖徒儿,今日我们被困在这里,若不拼命,只怕是冲不出去了。你怕不怕拼命?”
九山王道:“有师父在,徒儿不怕!”
黑山老妖大笑道:“那就好。既然要拼命,徒儿你就帮为师一下,好不好?”
九山王道:“师父,你说吧,要我怎么做?我无不从命。”
黑山老妖点头道:“好得很,你乖乖的不要反抗。”说着,黑山老妖大嘴一张,口中发出一股绝强的吸力,居然将九山王给吃进了肚子里。
九山王大惊失色,发出了一声不敢相信的惨叫,随即便再无声息。黑山老妖吞了九山王,尚不满足,又把眼睛看向了冥骑士和鬼刀武士。二鬼修见状,顿时心下发毛,不敢站在原地,本能地就要转身逃跑。
然而此时芒砀山被天庭天将们围困,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况且九山王也不是吃素的,这等老魔,对谁都不信任,在培养属下的时候,早就在属下的身上下了禁制。
眼见二鬼修要逃,黑山老妖顿时哼了一声,抬手一抓,二鬼修顿时身形顿住,根本无法动弹了。
就听黑山老妖冷笑道:“若非我指点栽培,你们又岂能修炼到这个境界?今日既要拼命,你们的命就先给我吧。”说着黑山老妖张嘴一吸,将二鬼也尽数吞进了自己的肚子,
就听黑山老妖笑了一下,道:“乖徒儿,今日我们被困在这里,若不拼命,只怕是冲不出去了。你怕不怕拼命?”
九山王道:“有师父在,徒儿不怕!”
黑山老妖大笑道:“那就好。既然要拼命,徒儿你就帮为师一下,好不好?”
九山王道:“师父,你说吧,要我怎么做?我无不从命。”
黑山老妖点头道:“好得很,你乖乖的不要反抗。”说着,黑山老妖大嘴一张,口中发出一股绝强的吸力,居然将九山王给吃进了肚子里。
九山王大惊失色,发出了一声不敢相信的惨叫,随即便再无声息。黑山老妖吞了九山王,尚不满足,又把眼睛看向了冥骑士和鬼刀武士。二鬼修见状,顿时心下发毛,不敢站在原地,本能地就要转身逃跑。
然而此时芒砀山被天庭天将们围困,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况且九山王也不是吃素的,这等老魔,对谁都不信任,在培养属下的时候,早就在属下的身上下了禁制。
眼见二鬼修要逃,黑山老妖顿时哼了一声,抬手一抓,二鬼修顿时身形顿住,根本无法动弹了。
就听黑山老妖冷笑道:“若非我指点栽培,你们又岂能修炼到这个境界?今日既要拼命,你们的命就先给我吧。”说着黑山老妖张嘴一吸,将二鬼也尽数吞进了自己的肚子。

jmmkk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ptt-第六百一十九章 芒碭山下推薦-tnjap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当下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一起与王丰驾遁术离了神仙岛,往罗浮山而来。一路上,二人都神色轻松,根本全不担心留在神仙岛的一众佛门僧人有可能会被心神老祖杀个回马枪。
王丰见状,心下顿时安定了许多。看来佛门的准备比预想中的还要充足啊!
三人来到罗浮山,王丰站在山外,高声道:“诸位罗浮山的道友,贫道崂山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前来拜山。”
其实以王丰的辈分、修为和地位,是没有资格这么郑重其事地前来拜山的,但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却地位极高,法力深厚,足以代表人间的天台宗和禅宗这两大宗派,二人联袂来到罗浮山,再怎么大张旗鼓都不算过分。
因此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虽觉得王丰此举有些小题大做,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只静静地站在山外,等着山中的修士出迎。
医品娘子:夫人,求圆房
纵深
然而等了片刻,就听山中传来一阵笑声,一人朗声道:“王道友和两位大师驾临,贫道等人原该迎迓。奈何山中如今诸事繁杂,不便待客。三位还是请回吧。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日后贫道等人必定登门向三位赔罪。”
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闻言,顿时一愣,沉默了片刻,就见觉妙大师转头看向了王丰,道:“王道友,你是否早就知道罗浮山有问题?”
王丰知道此时已经隐瞒不过,当下点头道:“不错,上次我路过罗浮山,便察觉不对。只是当时势单力孤,不敢轻动。事后暗中多番查探,却都没有发现端倪。这才只能请了二位高僧一起前来。大师、神尼,还请二位不要拘泥于门派之别,今日随我一起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觉妙大师沉吟道:“眼前情形虽有不对,但真实情形却是难说的很。万一是人家山门之中果然有私密之事,需要处理,又不方便被外人知道呢?我们贸然进山,恐有不便。”
王丰点头道:“大师顾虑的是!不过我与罗浮山斗玄子真人交情深厚,又曾受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大恩,罗浮山的事于我而言并非外人之事。还请大师和神尼稍待片刻,容我施法探查。”
当下王丰施展了符傀之术,召唤出木偶武士,吩咐道:“速速进山,查看虚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两名木偶武士当即持戈进山。等了片刻,却不见武士回来,王丰突然面色一变,对觉妙大师道:“两名木偶武士与我的联系被斩断了。山中果有异常。”
觉妙大师闻言,尚未回答,就听山中传来一个声音,道:“王道友,贫道已经说过,山中有事,不便待客,你却还来探查,也太过无礼了。两名木偶符傀贫道收了,小示惩戒。速速离去,罗浮山不欢迎你。”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完美 至尊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遗爱三年,首席要收网 囍乐多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妙手小村医
赤色海浪 王玛渣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我 的 嬌 妻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十二花神 蜀山大师兄
古武非凡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usj5j人氣都市异能 聊齋之家有妖妻 txt-第六百一十四章 推選明主熱推-k2dk1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幻蝶仙子见状,沉吟了片刻,从旗门中显出身来,对王丰道:“王道友,又见面了。道友这是想要进阵?”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投资好文]
王丰点头道:“不错。怎么,难道不可以?”
幻蝶仙子道:“此阵凶险,便连佛门诸位高僧进阵都无法脱身。王道友如今拥兵数十万,占据扬州、徐州膏腴之地,富贵至极。为何不爱惜己身,却要冒险进入此阵之中。我们虽是旧识,但现在是两军交战,你若进阵,贫道可是不会留手的。”
王丰闻言,笑了一下,道:“仙子说笑了,你们神仙岛何曾对我留过手?现在你们还勾结夜叉国,侵我交州。两军对垒,我身为主将,岂能不战?仙子,废话休要多说,我进阵来了。”
说着,王丰迈步进阵而去。
进到阵中,眼前景象一阵变幻,似乎换了个天地。王丰急忙将心神沉入本命灵镜之中,以心如明镜的神通查看阵内情况。就见阵内一片黄雾,空间中似乎存在无数水波一样的屏障。王丰试探这分出一缕神识,眼前顿时出现了无数景象:高楼大夏,飞机、地铁、密集的宛如蚂蚁群的步行街人流……。
王丰顿时恍惚了一下,这些可都是自己只有在梦中才能回去的故乡啊!正当王丰心神震动的时候,本命灵镜一阵震动,将其惊醒。王丰顿时不敢再托大,急忙收回了心神,躲藏在本命灵镜之中,操纵着身体信步由缰地在阵中走动。
此时,在阵台之上的幻蝶仙子见王丰仅只被迷了片刻便即恢复过来,而且其脚步虽然随意,却偏偏在不断地接近阵台,顿时吃了一惊,道:“他怎么会不受影响?难道他竟然修成了无为妙境,时时刻刻都与道相合?这怎么可能?!”
陪着幻蝶仙子主持阵法的是神仙岛的另外两名弟子,二人也无法解释,震惊了片刻之后,只得道:“此阵乃师尊秘传,妙用无穷,但功在迷人心智,攻杀之力较弱,如今既然不能迷住王丰,该当如何应对?”
幻蝶仙子闻言,沉吟了片刻,道:“王丰手段极多,尤其是那混元绝灭灵光指,一旦施展,我等无人能挡。阵法无法困住他,那就只能我们亲自出手去将他拿下了。但谁又敢去面对他的混元绝灭灵光指?”
此言一出,其余两名弟子顿时也都沉默了下来。就听其中一名弟子道:“不如叫几个依附过来的修士前去消耗王丰的法力,等到将其法力耗尽之后,我们再出手,一举将之击杀。”
撒旦危情 蓝锦色
幻蝶仙子闻言,迟疑了许久,这才点了点头,随后点了两名修士,都是出身安南之地,其一名叫米猜,另一人名叫铜鱼,修为都不错,境界上虽然不算高,但却有几手诡异的法术,十分难缠,算是地仙级别的战力。
不一时,二人来到。就听幻蝶仙子道:“阵中的王丰乃是敌军主将,身份不同寻常。贫道欲要将之生擒,只是执掌阵法,不能轻离。烦请二位道友进阵去将王丰擒来,贫道必记二位道友一大功。日后回岛,师尊必有厚赐。”
米猜和铜鱼闻言,顿时大喜。二人不知王丰厉害,欣然进阵。
那米猜有一手咒杀之术,即便没有咒杀对象的随身物品,但只要打一照面,双方四目相对,米猜便也能施展咒杀之术。
铜鱼则有一个法宝铜锣,乃是安南一个部落的镇族之宝,一旦敲响,对方便会神魂颠倒,任人宰割。
就见幻蝶仙子将手一扬,放开道路。米猜和铜鱼顿时飞身进阵,那米猜身形一闪,来到王丰面前,与王丰正打了个照面。只听其嘴巴一张,吐出一个:“死”字,王丰顿时便感觉有一股无形的波动从其身上发出,直朝着自己而来。
心中警兆大起,护身金光顿时自动显现出来,将那攻击而来的无形无相的诅咒之术挡住。
护身金光乃是由功德凝聚而成,对自身的防护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对诅咒、法术这等攻击的抵抗力更比带着实体的攻击更强一些。
眼见护身金光挡住了诅咒,王丰松了口气之余,也心念一动,黑白双剑顿时飞出,剑气纵横,瞬间将米猜砍成三段,登时到地气绝。
旁边的铜鱼见状,吃了一惊,急忙敲响了手中的铜锣,迷惑人心的铜锣声响起。敲了一阵,铜鱼却愕然发现王丰根本全不受影响,反倒站在原地,迷惑地看着自己。
铜鱼顿时惊的魂飞天外,知道遇到了硬茬子,急忙转身欲要逃走。王丰如何肯放他走?手中戮神刀一挥,一道锋锐的刀气划过,从后将铜鱼劈成了两半。
连杀两名对手,王丰朗声道:“幻蝶仙子,你何必让这些人来送死?识相的就早早撤了阵法,尚可保自身周全,如若不然,这两人的现状,就将是你的下场。”
幻蝶仙子闻言,沉默了片刻,这才低声道:“怎么办?连米猜和铜鱼都被杀了,还有谁能阻止王丰的脚步。”
旁边一名弟子道:“米猜和铜鱼虽然厉害,但他们最厉害的手段都只针对元神。那王丰连天心迷魂阵都不怕,又怎么会怕米猜和铜鱼呢?我们选人选错了!再派两名擅长近战,而又配合默契的道友上去,一定能拦住王丰。”
幻蝶仙子闻言,沉吟片刻,道:“那就请虺王和虺十一上去。”
当下幻蝶仙子请出了虺王和虺十一。这二人与王丰仇深似海,闻听幻蝶仙子叫自己二人前去擒杀王丰,当即欣然同意。二人杀进阵内,与王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年毒龙岛也是海外大势力之一,论声望并不在神仙岛之下,如今毒龙岛十三毒龙却星流云散,仅剩下虺王和虺十一两个,宛如是丧家之犬一般托庇在神仙岛门下,过着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虺王和虺十一对王丰可谓是恨之入骨,各挥动兵器向着王丰夹击而来。
王丰见状,不慌不忙地挥动戮神刀抵挡。双方战了数十个会合,打得十分激烈。幻蝶仙子在阵台之上看的目不转睛,一边又操纵阵法,尽可能地限制王丰,并给予虺王和虺十一些助力。
金玉瞳 喜歡雨中行
眼见王丰的抵挡越发吃力,幻蝶仙子正自高兴,就见王丰忽然闪身后退,随后伸出了手指头。
幻蝶仙子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要知道随着王丰近年来的战绩越发耀眼,各方势力对王丰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对于王丰的这一门威力强大的神通,神仙岛也是琢磨了许久的。但所谓一力降十会,混元绝灭灵光指的威力实在不是地仙境界的修士能抵挡的,在王丰分神初期的时候,就能施展混元绝灭灵光指与地仙巅峰、手段强悍的九山王拼的两败俱伤。如今王丰的道行大有增长,施展出来的混元绝灭灵光指实已非地仙境界能够抵挡得了的。
天仙境界以下,任何人也不敢说能在混元绝灭灵光指之下全身而退。
眼见王丰就要使出混元绝灭灵光指,幻蝶仙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下不无担忧地猜测着这一指下来,虺王和虺十一究竟谁会遭殃。
却见一道绚烂的白光从王丰指尖射出,却并未射中虺王和虺十一,反而从二人中间射了过去,射在了二人身后的虚空之中。
众人顿时呆了一呆,随后幻蝶仙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那混元绝灭灵光指所射之处,正是天心迷魂阵的一处重要阵基。
只听一声巨响,虚空中的一面旗幡顿时显现,被击打得粉碎。原本运转自如的天心迷魂阵顿时停滞了下来,威力大为削弱。
王丰更不停息,趁着虺王和虺十一惊出一身冷汗,幻蝶仙子等人目瞪口呆之时,心念动处,黑白双剑顿时电射而出,绕着天心迷魂阵转了一圈。就听阵内轰鸣之声不绝,十数面旗幡相继被毁。
整座大阵顿时烟消云散。
就见幻蝶仙子将手一扬,放开道路。米猜和铜鱼顿时飞身进阵,那米猜身形一闪,来到王丰面前,与王丰正打了个照面。只听其嘴巴一张,吐出一个:“死”字,王丰顿时便感觉有一股无形的波动从其身上发出,直朝着自己而来。
心中警兆大起,护身金光顿时自动显现出来,将那攻击而来的无形无相的诅咒之术挡住。
护身金光乃是由功德凝聚而成,对自身的防护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对诅咒、法术这等攻击的抵抗力更比带着实体的攻击更强一些。
眼见护身金光挡住了诅咒,王丰松了口气之余,也心念一动,黑白双剑顿时飞出,剑气纵横,瞬间将米猜砍成三段,登时到地气绝。
旁边的铜鱼见状,吃了一惊,急忙敲响了手中的铜锣,迷惑人心的铜锣声响起。敲了一阵,铜鱼却愕然发现王丰根本全不受影响,反倒站在原地,迷惑地看着自己。
铜鱼顿时惊的魂飞天外,知道遇到了硬茬子,急忙转身欲要逃走。王丰如何肯放他走?手中戮神刀一挥,一道锋锐的刀气划过,从后将铜鱼劈成了两半。
连杀两名对手,王丰朗声道:“幻蝶仙子,你何必让这些人来送死?识相的就早早撤了阵法,尚可保自身周全,如若不然,这两人的现状,就将是你的下场。”
幻蝶仙子闻言,沉默了片刻,这才低声道:“怎么办?连米猜和铜鱼都被杀了,还有谁能阻止王丰的脚步。”
旁边一名弟子道:“米猜和铜鱼虽然厉害,但他们最厉害的手段都只针对元神。那王丰连天心迷魂阵都不怕,又怎么会怕米猜和铜鱼呢?我们选人选错了!再派两名擅长近战,而又配合默契的道友上去,一定能拦住王丰。”
幻蝶仙子闻言,沉吟片刻,道:“那就请虺王和虺十一上去。”
当下幻蝶仙子请出了虺王和虺十一。这二人与王丰仇深似海,闻听幻蝶仙子叫自己二人前去擒杀王丰,当即欣然同意。二人杀进阵内,与王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年毒龙岛也是海外大势力之一,论声望并不在神仙岛之下,如今毒龙岛十三毒龙却星流云散,仅剩下虺王和虺十一两个,宛如是丧家之犬一般托庇在神仙岛门下,过着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虺王和虺十一对王丰可谓是恨之入骨,各挥动兵器向着王丰夹击而来。
唐門高手在異世 莫默
校草的合租戀人 揚揚
王丰见状,不慌不忙地挥动戮神刀抵挡。双方战了数十个会合,打得十分激烈。幻蝶仙子在阵台之上看的目不转睛,一边又操纵阵法,尽可能地限制王丰,并给予虺王和虺十一些助力。
眼见王丰的抵挡越发吃力,幻蝶仙子正自高兴,就见王丰忽然闪身后退,随后伸出了手指头。
幻蝶仙子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要知道随着王丰近年来的战绩越发耀眼,各方势力对王丰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对于王丰的这一门威力强大的神通,神仙岛也是琢磨了许久的。但所谓一力降十会,混元绝灭灵光指的威力实在不是地仙境界的修士能抵挡的,在王丰分神初期的时候,就能施展混元绝灭灵光指与地仙巅峰、手段强悍的九山王拼的两败俱伤。如今王丰的道行大有增长,施展出来的混元绝灭灵光指实已非地仙境界能够抵挡得了的。
天仙境界以下,任何人也不敢说能在混元绝灭灵光指之下全身而退。
眼见王丰就要使出混元绝灭灵光指,幻蝶仙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下不无担忧地猜测着这一指下来,虺王和虺十一究竟谁会遭殃。
却见一道绚烂的白光从王丰指尖射出,却并未射中虺王和虺十一,反而从二人中间射了过去,射在了二人身后的虚空之中。
妳的名字我的愛 殤落慕璃
众人顿时呆了一呆,随后幻蝶仙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那混元绝灭灵光指所射之处,正是天心迷魂阵的一处重要阵基。
只听一声巨响,虚空中的一面旗幡顿时显现,被击打得粉碎。原本运转自如的天心迷魂阵顿时停滞了下来,威力大为削弱。
王丰更不停息,趁着虺王和虺十一惊出一身冷汗,幻蝶仙子等人目瞪口呆之时,心念动处,黑白双剑顿时电射而出,绕着天心迷魂阵转了一圈。就听阵内轰鸣之声不绝,十数面旗幡相继被毁。
整座大阵顿时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