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0ft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第1341章 談談人生,聊聊理想?閲讀-0evc0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小說推薦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作为魔域最强的存在,三大族的领军人物。
堂堂主宰境二阶的血狱君王,称霸了魔域千年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来自血狱君王的怒气值+11122
嗯……
不是很行。
这老小子怒气值还是不够稳。
江北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嘴角带着真诚的笑容,心里却是这般想着。
得想个好办法,让这个怒气值……稍微往下降一降,然后长时间的循环下去!
可持续发展才是第一战略目标!
但是血狱君王就很尴尬了,被另外两大君王这么看着,他有些……下不来台了。
“你等来我魔域,所之为何。”血狱君王冷声道。
他只能把目标重新引到这个光头男身上!
“啥?”江北愣了一下。
一旁的江南主动上前翻译了一波,“他问咱们来魔域干啥,这小红不会说人话,将就听吧。”
顿时!
江北心里就发毛了。
老哥这时候插什么话啊!完了,这事儿忘了说了!
眼见得,小面板上刚刚还持续增加的怒气值,在江南话音落下之后,迅速减少……
江北一扶额,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
努力了这么半天,完了,这一下全完了!
“哥……这事儿交给我可好?”
“你又是何人!”血狱君王心态崩了,眼前这个光头还没对付明白呢,又特么冒出来了一个光头!
江南直接无视了江北的要求,脸上带着淡然,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身上的白袍随着吹来的微风轻轻震荡,只见得,他缓缓向前一步。
站在江北身旁不远处,就那么讪笑着看着眼前这座大门。
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灭绝是也。
“是你!”
话音刚落!
另外两大君王齐齐的聚焦了他们的目光,朝着江南看来!
一瞬间。
莫大的威压直接笼罩住了江南!
三大主宰境强者的神识,笼罩在了江南的身上,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感觉?
江南的神识并不强,甚至他的神识强度照比亲爹江万贯还差了一个档次,他只有辟海五阶的神识。
毕竟他晋级封川期……都是走的捷径,强行拔苗助长上来的,后面的神识并不能跟得上。
眼下再被三大君王这么一吓唬,江北腿一抖,险些就尿了出来。
额头上顿时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主宰境,倒是不错。”江南淡淡道,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脸色煞白。
“呵,不过区区三个主宰境还不足以让我出手。”江南冷笑一声,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江北的肩膀,“弟弟,交给你了。”
说罢。
点上一根七阶灵烟,慢慢的转身走了。
走得并不快,而且这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三大君王对视一眼,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
看不懂。
确实看不懂……
这灭绝,和那灭霸相比,都是封川一阶,而且双方也没用神识碰撞一下。
所以……
都市修真强少
做梦也穿越:倾城王爷别耍酷 秋夜儿
有两种可能。
这灭绝和灭霸一样,都是封川一阶的!
另一种嘛……这灭家三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你看旁边那个有头发的,很明显就是这灭绝灭霸兄弟来的亲爹,那问题来了,当儿子的都是封川一阶,当爹的怎么也是封川一阶?
一家三口的封川一阶?你特么哪怕来个二阶的也好啊!
爱,是两个人的事
风袖 话梅奶糖
这不科学啊!
三大君王很是怀疑。
但是现在怎么判断?也很简单……
打一架就知道了!
但代价也有……他们现在三大君王合力,只能出手一次,必须要一招毙命。
对方是有一个明牌的,半步主宰境的光头男。
反倒是他们,什么都没有。
甚至……后果也摆在眼前了,如果他们三个动用了全力来冲一波,如果输了!
那后果就是他们三位,除了拼得本源损耗,否则只能任人鱼肉。
十印天珠
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两大族来了吗?”血狱君王转头,冷冷的看着另外的两大君王。
“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有半个时间就会到。”
“如果不行的话,我只能施展血祭之术了。”地狱君王沉声道,他并没有多么不忍心,只是觉得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地狱一族就这么没了,还是挺可惜的。
但是,他们死了也是有价值的!
起码会让地狱君王的伤势回复大半!足以吃撑起一场大战了!
再加上重伤的炼狱君王和血狱君王两位大佬,他们是根本不怂的!
“那这半个时辰呢?”炼狱君王有些别扭的问道。
“呵!给他半个时辰又如何?我看他们可敢进这圣殿!”血狱君王冷笑一声,淡然道。
……
江北现在很难受,他刚刚建立起来的优势都没了,怒气值也回不到自己身上了。
那三大君王在屋里暗戳戳的生着老哥的气呢。
怒气值没了,那就说明他的实力提升不了……对修炼者来说,实力是什么?实力就是命啊!
没了实力,就是低端的存在,不行事儿的存在,根本无法像老爹那样,靠着实力来成就一番事业!
时代变了……
还歌烬 绵黛
但是听到血狱君王的声音,江北猛地一惊!
还有半个时辰,那两大族的小弟们就要来了!
那么这半个时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岂不是说这三大君王选择了……
流氓圣皇
忍受?
啊这……
江北咂了咂舌。
神识再一扫,便是看到了这大殿内的三位老哥果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那盘在柱子上的老红还恢复了红头发红衣服的人身!
然后重新坐下了!
三大君王都是如此,他们甚至不想浪费这半个时辰的时间,再努力修炼一下!
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江北做了个深呼吸,准备开始了……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已经出现了一抹火热!
他喜欢现在这个场面!
对方看他不爽,但又不能出手干掉他的状态!
就算是他无法阻止两大族前来,无法阻止地狱君王可能即将施展的血祭之术!
最起码,他在接下来的这半个时辰内,是“无敌”的!
哑女高嫁
谁都不会动他!
“三位小兄弟?这大白天的,能不能活跃点?别死气沉沉的,咱们谈谈心不好吗?我灭家好不容易来这一趟,你们就这么迎接我们?”江北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大殿道。
“……”
三大君王不搭理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江北能感受到,此前那笼罩在自己周围的神识波动都没了。
但是……
小系统提示的怒气值,还是很真实的。
“不如我们用这半个时辰,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终于,里面的血狱君王嘴角抽了抽,但是,他还是选择继续修炼。
怒气值+6666+6666+6666……

rca4v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ptt-第1337章 北兒,可不要跟你爹學哦看書-y4sii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小說推薦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江北心里咯噔一声。
这位师兄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您可别!
“听错了,听错了,无量师兄,您一定是听错了。”江北连连摆手道。
“不可能啊……贫僧刚刚……”无量和尚眉头紧锁,有些不确定的样子。
“大师,不如我们考虑一下该如何对敌吧?”
“也好。”无量大师点点头,果然,灵石还是香的。
没多久。
江南和厉丰也出来了,江南蹲在门口抽着烟,一脸的悠闲,颇有一种社会精神小伙的风格,就是这大光头怎么看怎么扎眼。
“南儿啊……”一旁的厉丰突然开口。
“咋了舅舅?”江南转头,仰着看着站在他旁边的厉丰,撇了撇嘴道:“站着干啥,蹲着啊。”
肉眼可见,厉丰的嘴角狠狠抽了两下。
蹲着……
再看看自己这大外甥,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厉丰纠结了。
他是有逼格的存在。
他是万魔宗老魔主的大儿子!虽然他近乎封闭了魔道的修炼,但是……他这少魔主的逼格不能少了啊?
就这么蹲着……
厉丰还是蹲下了。
俩人并排的蹲在小院门口,不疾不徐的等着。
你别说,这感觉虽然有点怪异,但是……好像还挺好的?厉丰心里不由得暗道。
“舅舅,你刚刚要说啥?”江南终于反应过来了。
“呃……”厉丰愣住了。
这一蹲,好像是脚气上头,把他的脑袋给冲乱了。
“南儿,你这光头出去招摇过市,是不是太显眼了些?”厉丰没话找话的问道。
重生之庶女嫡妻
“嗯?”江南明显的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这光洁的大光头,他这发根是用先天魔火给烧干净的,上面可以说是……一点毛都没有。
也不长。
很是潇洒。
“不必,咱们要去圣殿,这样显得咱们有底气。”江南大手一挥,豪言壮志道。
“也对。”厉丰想了想,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了。
再嫁偷心坏总裁 江潭映月
然后,他的目光又飘向了江南……
甚至。
灵师之灵度空间
不知道为什么,厉丰突然觉得江南这样也很潇洒?
嘴里天天吊着一根小白棍,然后嘴巴鼻子往外冒烟,确实很不错,尤其是配上这个大光头,平时也不用打理,早上洗脸的时候顺路来上那么一把。
轻松加愉快。
厉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留的还是很古朴的长发,用发箍束着。
厉丰撇了撇嘴,感觉太麻烦了,不过他的目光又聚焦在了江南嘴里叼着的烟上,上一次江南晋级,那叫一个邪乎……
“南儿,你这玩意……给舅舅也来上一根?”厉丰搓了搓手道。
江南转过头,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然后取出来几根五阶的存货。
七阶灵烟不多了。
这年头,就算是在魔域,七阶灵草也不好找。
甚至到了后面实在不行,他就只能靠着抽六阶灵草度日了……
反正七阶的少,但是六阶的还是管够的。
至于以后没了高品级的灵草?
对不起,这个情况江南从没考虑过,今朝有酒今朝醉就是了。
厉丰接过这烟,先观摩了一下,然后再看看江南那娴熟的姿势。
……
于是,门外不绝于耳的咳嗽声传入。
江北神识一扫,赶紧缩回来了,扶了扶额,完了,画风又跑偏了一个。
初二A班趣事筆記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舅舅的意志力足够强大,别被老哥给拐到赌场里就行……
正当江北这般想着的时候,另一间屋子也终于平静了下来,厉婉和江万贯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此时的江万贯,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被赏了一箱黄冈密卷的样子,嗯,不做完不可以吃饭的那种哟。
江老汉略显憔悴,甚至眼尖的江北分明觉得老爹可能是挨了一顿胖揍。
呵……
風雲逍遙仙
“爹?”虽然心里对老爹很是鄙夷,但是脸上还是要保持着和善的笑容。
“嗯。”江万贯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这败家玩意,就知道给自己上眼药!
“嗯?”
就在此时,厉婉的脚步却是停了下来,转过头,很是不满的看了一眼江万贯。
不满的自然是因为这个态度。
江万贯浑身顿时打了个冷战,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猛地抬起头!
极品酷少的替身女友 季璇音
“北儿!叫爹啥事儿!”江万贯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灿烂的笑容。
阳光明媚,气候正好,微风不燥……
这一笑,仿佛笑出了天花。
老妈还是给力的……江北暗暗咧了咧嘴。
“昨晚您去砍人的时候,有没有收走他们的储物法器呀!”江北笑得眼睛都要眯成月牙了。
闻声,江万贯更甚了,嘴巴都要咧到后耳朵根了,眼睛也笑的闭上了,“北儿,没有哦!”
“……”
淦!
老爹学坏了!
如果不是他昨晚着急分析战局,他应该跟着去的,他应该去的……
合着最后的便宜都留给了老爹。
江北眼角都在抽搐了。
“你们父子俩搞什么呢,能不能好好说话?”厉婉不满了。
他受不了这阴阳怪气的气氛。
“好的呢婉儿。”江万贯下意识的说道,没有改变过来,甚至他还主动上前挽住了厉婉的胳膊,然后……
“给老娘!滚!”厉婉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一脚就给江万贯踹出了小院。
然后……
一道哀嚎声传了出来。
是厉丰的……
以及江南那关心,且听起来好像很着急的声音。
“爹,你怎么飞出来了?这是什么新的步伐?”江南惊声道。
江北缓缓转过身,已经不想看了。
然后他就对上了自己亲妈那双年轻,且冷若冰霜的面容。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厉婉怒意未消,然后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北儿,你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可不要跟你爹学哦。”
江北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自己的小面板。
来自江万贯的怒气值+250+250+250……
老爹依旧稳定且给力。
天下梟雄 高月
还好,还好。
起码他没有受到来自老妈的怒气值……
“是的,能,我能好好说话。”江北点着头道。
终于……
闹剧结束了。
厉丰一脸幽怨的搀扶着江万贯进来,江万贯这一进小院就狠狠瞪了一眼江北,仿佛是在说:都特么赖你!凭啥受伤的总是老子!
“爹!”
“……”
“差不多了,咱们该出发了。”
“……”
江万贯选择闭嘴,不搭理这小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