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八百五十六章 麟德殿的笑聲!相伴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长安城,与其说这里是李承乾的家,不如说更像是行宫,他往外跑的日子总比住在这里的日子多,也不知道这个家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这是长孙皇后的原话。
对于母后的埋怨,李承乾只能抱以苦笑,这都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处在这个位置上了呢!太平储君好当,可大唐立国才还不多三十年,还存在着许多隐患,他这个太子不着手处理恐怕会后患无穷,衍生无数的麻烦。
诡异生存游戏 大肥鱼本尊
王妃狠坏
李厥和李曦两个小家伙十分的贪睡,一天当中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中度过,比李象和李医那时候要省心不少;
因为怕吵醒他们俩,李承乾也是悄悄地看了两眼,然后就退了出去,还对于独孤妙音和勃律玉作了个不用多礼的手势。
前面的明德殿,长孙皇后正带着李象、李医、冯家丫头,可以看出来她十分喜欢冯家这个乖巧可人的丫头,抱在怀里都不肯撒手了,两个孙儿满地乱跑也毫不在意,这大概就是嘴甜带来的好处吧!
婴儿的匀称的呼吸声,孩子的欢笑声,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这让神经紧绷的李承乾放松了不少,就这样一个人坐在大殿外的门槛上,脑海中什么都不想,好好享受下这份天伦之乐。
“高明,累了就多歇歇,这么多年兄弟姐妹们受你不少的庇护,所以才有这么安稳的日子过,你呀,也心疼心疼自个,还不到三十岁的人就有这许多白发,姐姐看了心里难受!”
先是递了一杯茶给李承乾,然后襄城公主又与他并肩的坐了下来,心疼的打量了下弟弟后,襄城公主发现高明头上的白发比去年又多了些许,且身上的袍服征尘未洗,还能嗅到硝烟的味道,他这个弟弟着实让人心疼。
有了他庇护,大部分的皇子、公主、宗室亲贵只要安分守己都能有好日子过,不用像历代皇族一样担心活不长久;尤其是诸公主,所有的公主因为东宫的强势,不管在什么样的婆家都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过活,怎么自在怎么活。
对于这一点,襄城公主是深有体会,外面的人都认为皇族公主身份高贵,不管是那家娶回去,都得当祖宗供着,生怕惹得公主一点不好就连累阖府上下。
可事实并不是如此,不管是武德朝还是贞观朝的公主,基本上全部嫁给了功臣和世家,日子虽然富贵无边,可心里却没有那么舒服,成了拉拢臣子的工具。
而且这些实权家族的族长在朝中无疑都是掌握实权的人物,比如说他的公公萧瑀,那是敢在太极殿指着皇帝鼻子骂的人,可想而知他回家之后会不会在乎公主身份的儿媳妇了。
但就是因为东宫的强势,因为太子顾念他这个长姐,所以才让风雨飘摇的宋国府,在暗流涌动的长安生存下来的唯一原因,即便是萧瑀这次复相也是如此。
现如今,长安城的官员都知道,有事想在东宫无条件通过,那主要看家中有没有公主,因为只有她们才能在太子爷面前无条件提出“无礼的要求”;
看看长孙冲、赵节、萧锐等人就知道,朝中比他们能力强的臣子不是没有,可谁有他们官当的顺呢,还不是因为有个公主婆娘。
“大姐,你的意思我明白,可这天下并不是看上去那么歌舞升平,父皇年纪日渐大了,精力也大不如前,很多事孤要是不上心,下面就不知道办成什么样了。”
“现如今东宫又多了几个小家伙,孤身上的担子又是要重上几分了,为了能让他们将来的路好走一下,这其中的荆棘有多少就铲多少;为人父母嘛,大姐也是母亲,孤相信这种心情你能理解。”
所谓时也、势也,换做十年前,李承乾的心境断不会如此,那时候满脑子金戈铁马、铁血黄沙,那里会让儿女之情绊住了脚跟;可再大的英雄也被那几只软糯糯的小手给捏软了,骨头也酥了,脾气也就发不出了。
“恩,你说的这个,姐姐当然知道,也是,为人父母者,那个不为儿女多想想呢!”,话间,接过了李承乾手中的茶杯后,调侃道:“记得在秦王府的时候,你还是个娇气异常的孩子,跟泪包子一样,一碰就哭!谁能想到如今已经可以为众兄弟姐妹遮风挡雨的大树呢!”
“太子爷,声名赫赫,古往今来以储君之名勒石燕然者,唯有你一人,外人谁能想到威严深重的太子爷也是个如此顾家的人呢!
妙音倒是有福气,摊上了你这么个长情的,李家的后宫终于要消停了,这于家于国,都算是好事!”
没错,在李承乾众多的优点中,襄城公主最欣赏的就是长情这点,整个东宫只有两名妃子,这不仅与先帝和父皇形成了鲜明的对于,更是比其他的皇族不知道要干净多少。
作为这一代的长女,襄城从小就是在嫔妃中的争斗中长的,这些女人为了争风吃醋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好好说一声再见
是,母后是强势的,可以压制住表面的争夺,可也防不住他们暗地里互相的掐,这整个后宫也都是死气沉沉的,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现如今也就有东宫算得上一片净土了。
等将来弟弟当了皇帝,只要后宫女人的数量不至于急速攀升,那这后宫也就真正宁静了。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对于娘家的事,襄城公主还是很上心的,尤其是这位多多关照于她的弟弟。
“嗨,大姐过誉了,人心换人心而已,与先帝相比,孤更在意她们的心意而不是美貌,在外面已经很累了,家里还应该有家里的样子,不是吗?”,李承乾望着大殿的屋檐,淡淡地说了一句。
“你呀,已经是独树一帜了,看看妙音和孩子们的笑声就知道她们有多高兴了,这一点是咱们小时候所没有的,在这方面你比父皇要强的多。”
襄城公主说的心里话,李世民从来不会问儿女和嫔妃们喜欢什么,更不要说像弟弟一样为她们在外面亲自采买物件了。…….

熱門玄幻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笔趣-第八百二十章 就是袍子的問題!推薦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李泰的表现充分体现了那句:不管儿女多大的年纪,再父母眼里永远都是孩子;看他那痛哭哀嚎,面目因疼痛变得扭曲的样子,可是把帝、后心疼了够呛,好像此刻的他比没断奶的李欣和李徽更加娇弱。
小兔的高中生活 禹兔兔
以甄权为代表的太医署众官在皇帝的怒吼下不断的磕头请罪,而长孙皇后则是在阴妃和魏王妃-阎氏的劝慰下一边往后堂走,一边哭泣着,她患有气疾,谁也不敢让她太劳神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倒霉的,最大的倒霉蛋还是京兆府和负责长安城防的官员,李承乾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见狄知逊等人搭了个脑袋跪在院子,不用问也知道,他们刚被龙颜震怒的皇帝痛骂了一顿。
堂堂京师,亲王被神秘人物击伤后,成功逃脱,连根毛都没抓到,这还不足以说明他们是吃干饭的吗?挨骂是正常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李泰再不好也是帝、后的亲子,受到天子的诘难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李承乾兄弟三人进来之后,先是依着规矩给见礼,然后又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对小胖子是一阵嘘寒问暖,弄得躺在榻上的李泰好一阵不自在;
李承乾和李治到好说,他最不愿意看的是李佑那张脸,虽然面带悲切之色,但却怎么看都有幸灾乐祸的劲儿。
看着四兄弟和睦,李承乾三人又带了这么多的礼物,李世民心中的火气稍减,他心里明白的很,没有高明的张罗,老五和老九是不可能来的这么及时的。
“高明,你是太子又是长兄,你弟弟被人行刺了,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接过马屁精李治的奉茶后,李世民沉声问了一句,可以看的出来,伟大的天可汗陛下心情非常的不好。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李恪自刎、李黯流放还没几天,李泰又遭受了这样的刺杀,皇帝也是人,也有感情,能不怒在火中烧就怪了。
“父皇,四弟是国家亲王,他被刺杀之事绝非小事,儿臣以为当以要务办理。依儿臣愚见,着刑部、大理寺、京兆府三府衙会同京畿守卫部队共同办理。将魏王府和遇袭之地的人员逐个排查,并逐渐扩大搜索范围,由侍中刘洎亲自挂帅宜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刘洎是魏王师,由他来盘查魏王府的属官最是合适,不管是皇帝和李泰都挑不出毛病来,更何况刘洎怎么说也是宰相,派遣一名宰相来办这个差事,岂不是更能说明朝廷对此的重视吗?
“恩,高明举荐的这个好,合适,合情也合理,朕原本还想着让辅机来办理此案,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话间,扭头对躺在榻上的李泰言道:“青雀,听到了吧,你大兄是真为你好,狭乡迁宽乡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安心养伤就是了。”
“儿臣是恨自己不争气,让贼人有可趁之机,伤了己身不说,更是耽误了国事。儿臣、儿臣真是无用之啊,父皇!”,话毕,李泰还可怜巴巴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将来有的是机会为国出力!需要什么就让吩咐人去宫内拿,不要委屈了自己。朕与你母后还盼着你早早康复,多添几个孙儿给我们呢!”,李世民拍了拍的李泰的胖手,好言劝了劝他,让胖儿子宽心一点。
从为人父母的角度来说,在大唐养个孩子不容易,稍微不小心就容易夭折,小胖子自小身体就痴胖,圆滚滚的看着就喜人。虽然他为人有不少的毛病,但胜在身体壮,这也就不用担心早逝,以此搏的圣心也不难理解。
同时,李世民也在向小胖子传递信息,现今东宫已成气候,皇帝又没有易储之意,所以小胖子的一生最大的任务就是与好生享受富贵,以太武皇帝为榜样,多讨一些妾室,多生一些子嗣也就是了。
在回宫的车架中,李佑揉着下巴思索着到底是那位“大才”搞出了这么大乱子;哎呀,宰相挂帅,这么多宪司衙门和军队参加,长安城非得鸡飞狗跳不可。小胖子那肥嘟嘟的大脸面子大,咱是比不了的,可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李承乾当然知道老五苦思的是什么,可要是没有自己提点,他就是日思月想也弄不明白今儿到底是什么唱的那出戏,所以李承乾特意敲了敲空了杯子,示意他添添水,也比坐在那空想的强。
“大哥,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呢,这人今儿敢对死胖子出手,明儿就敢对咱们出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依着臣弟看,以后出行应该多加护卫,咱们不防一万,独防万一啊!”
呵呵……,看到李佑这么认真,李承乾笑着指了指他,然后淡淡地回道:“老五稍安勿躁,你呀,这急脾气还是欠缺历练,这京师重地,那来的那么多刺客。孤保证就算你晚上躺在朱雀大街上睡觉,第二天也会安然无恙的!”
“那老四呢?”,李佑不太明白兄长的意思。
“刺客与路人之间差的是一件夜行者之服,魏王李泰与小孩子之间差的也不过王袍而已!你呀,是中了老四的苦肉计了。…….”
李承乾久在军旅,虽然不能说把十八武器都玩的炉火纯青,但自认为眼界不必任何人低。铁锤!那是一般的兵器吗?即便是军中好汉尚且承受不了铁锤之苦,就更不要说李泰这么个文弱书生了。
行,即便是李泰是生受了,锥心之痛就这么轻易挺过去了?他还能那么安稳的躺在床上,对父皇、母后卖弄凄惨搏得同情吗?疼也疼死这混球吧!
再说甄权,李承乾知道他的手段,说是医中圣手一点都不为过,看他只是磕头而不言明显就不是因为怕皇帝在盛怒之下问罪,而其又有苦难言,所以这面目表情才如此丰富。
作为臣子,他总不明着戳破窗户纸让皇帝和魏王都下不来台,为君者讳,是以有错的只能是他这个“庸医”。
“大哥,既然你说胖子是装的,那父皇为何?”
李佑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李承乾将杯子放下后,淡淡言道:“为兄这点经验尚且能看出来,父皇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关心则乱,后来不也明里暗里敲打过了嘛!这说明他老人已然明了,只是不想点破罢了。”
既然李泰是假伤,那就是想从狭乡迁宽乡的差事中抽身作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正好李承乾也嫌弃他碍眼,顺水推舟举荐了刘洎,所以不管他们怎么折腾也注定是雷声大雨点小,用不了几天就草草收场了。…….

bc6x7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七百九十二章 長孫家的另一個外甥!閲讀-z76v3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在东宫请完手谕之后,孙伏伽和裴行方二人就带着两千精骑匆忙上路了,其目标正是潼关以东,洛阳城西北的金水谷。
这里树木森列,苍翠如云。登阜远望,伊洛二川之胜,尽收眼底;他们赶到时已经是第四日的傍晚了,太阳也快落山了。
這個up主好可怕 今晚吃竹子
又要与洛阳都督长孙嘉庆的人马汇合商讨一下对策,所以就不得不在山谷之外的营地休息一晚,养精蓄锐,好为明日进山作准备。
界裏界外 A元
江山聘帝
洛阳方面派出的是长孙无乃和长孙无傲两兄弟,他们都长孙无忌的弟弟,功劳虽然不大,但这么多年加上太子的照应也混到从四品的职位。
同行的还有一位张姓的小将,面生的很,孙伏伽和裴行方都不认识,不过这身中郎将的铠甲确实挺扎眼的。
一介绍才知道,这位小将的背景可不简单,他的父亲是睦州刺史张琮,母亲是皇后娘娘同父异母的姐姐,所以这才刚刚不到三十岁,寸功未立的他得到正五品的武职,而且还是实权的官。
可就是因为寸功未立,所以在军中一直都抬不起头来,这次好不容易赶上了这么大事,特意去求了洛阳大都督长孙嘉庆。人不能一辈子让人看不起吧,他算是受够了那些人的白眼了,这次非得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本事。
萌仙駕到:傾顏復華裳
“好了,诸位,既然都不是什么外人,本官就不卖官子了。这次的行动是绝密,陛下和太子对此非常的重视,而且涉及的财宝数量及其巨大,务必要慎之又慎。”
“本官是个刑官,大半辈子都在三法司里的转,对于行军布阵之道,可谓一窍不通,与你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是比得了的,所以还请诸位将军不吝赐教,畅所欲言嘛!”
孙伏伽明白这些人要么是骄兵悍将,要么是背景深厚,与三法司的堂官不同,这些人都是得哄着的,且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想让他们听话必须得顺毛摸,否则于大局不利。
这次太子让他来主持行动,就是看上他的老成持重,孙伏伽不想因为官场上的那些规矩破坏了行动。再说,这攻山头的事,他是真一窍不通,也没有经验,所以不倚重他们不行!
“孙使君,早在朝廷发布整顿fo门的政令的时候,洛阳当地的寺院都被控制了起来,且全部都有折冲府看管,这个金谷寺也不例外。…….”
长孙无乃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地图前,介绍着目前掌握的状况,因为具体措施还没下来,朝廷的政策是在先扫雍州,再向东扩,所以他们仅仅是派兵包围了起来。
接到太子的手谕之后,他们就依着命令,先拿下金谷寺的人,想通过他们获得第一手的资料,了解山谷之中的详细情况。可这些本来老老实实的和尚却一反常态,激烈的抵抗起来,使得府军伤亡十多人,且都报了死志,连个活口都没留下。
南洋秘術 三門
穗子物语 严歌苓
不过,在搜查的时候,在寺院的中发现了一条密道,密道的走向确实是向山内反向,但僧人们在里面用了墓穴专用的断龙石,且机关已经被破坏,根本就不能再用了。
更有趣的是,他们还通过金谷县的县衙发现,近来有近千名的男女都以走亲访友等名头消失了,现在看来肯定就是那些所谓的俗家弟子了。
“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昨日,本将特意派了点人进山,想确定一下具体的范围,可到目前为止,一个都没回来,估计是都完了。这些斥候可都是老手,这次我们面对手实在是不简单。”
话间,张浙也走到地图前,指在一处标记为山头的地方,继续言道:“但也不是全无收获,负责这里的斥候发出了三支响箭,这是提前约定的联络方式,证明他们在这里有了重大的发现,所以本将这里的疑点是最重的。”
“没这么巧吧,所有的斥候都让人灭了,就这发出了信号,本将看怎么有点请君入瓮的意思。本将以为应该重新勘测这里的地形地貌,辩容那和尚不是说了吗?这里机关重重,不是小觑,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裴行方少年从军,打了十几年的仗,经历过的战争也不少,他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信号,反而像是一个提前设计好圈套,所以他不赞成立刻对这里用兵。一旦中了敌人的圈套,那损失势必是惨重的,到时候这个责任谁能付得起!
这边裴行方的话还没说完,张浙便走了过来,瞪着眼睛,沉声说道:“裴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在怀疑我们洛阳的府军吗?在怀疑那些兄弟在临死前最后发出的消息吗?”
呵呵……,“小子,兵者,国之大事,别小看这仅仅是一个山头,可动起手的就是要人命的,不小心点,早晚得让人家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裴行方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个立功心切的外戚子弟。
开什么玩笑,就这点蛛丝马迹就动兵,多大的优势也得发败仗,就这样的还想立功,太欠操练了。就这种纨绔子弟,在他手下当个百夫长都难,让他带兵绝对是对将士们最大的不负责任。真是不知道长孙嘉庆是怎么想的,这样的宝贝疙瘩,放在衙门养着不好吗?
“裴行方,你是中郎将,本将也是中郎将,在官阶上都一样,你凭什么教训我!再说了,打过几个胜仗就了不得吗?只要给机会,谁还不能打几场,有什么可骄傲的!”
张浙的话还没说,就让长孙无傲给拽了回去,拽着他的领子很严肃的指着他,不准他再说这种破坏团结的话,都是东宫的人,干什么啊!
冷面王爷小萌妃 柒落瞳
我有壹座火星基地 大魚三千
“裴将军,不要与小孩子一般见识,他没经历过战阵,口无遮拦了。”,长孙无乃起身赔礼,心中把这个外甥骂了个够呛。
你这后门中郎将与六率的同级将领能比得了吗?开什么玩笑,人家晋职都是靠斩首的军功,你靠的是什么心里没数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小城
“无妨,童言无忌嘛!回去多加管教也就是了,长孙将军,现在可以讨论一下怎么重新布置勘查计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