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老婆也重生了 ptt-第170章 大蝦客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我老婆也重生了
难道,只有收购其他站点这一条路?
徐杨想了想,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
网文东西吧,传染性很强。
有些坏习惯一旦从旧公司带进来,那这辈子怕是都没机会清理干净。
所谓的遗毒无穷,就是这个意思。
新公司,新风气,新内容。
这才是他想要的网络文学。
普通小站点,刚开站,为了吸引流量,一定会妥协,甚至主动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吸引眼球。
但羚羊科技不是小站点,是一家市值百亿以上的巨无霸。
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但容易被人抓到把柄,更有损大公司形象。
所以,一连几天,徐杨都没找到合适的责编。
一个都没。
直到招聘启事贴出去的第八天,才有人打电话,自称是欢剑的离职责编,叫周林,江湖昵称大虾客。
徐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没听书过这个绰号。
但不影响他亲自面试这个从其他站点跳槽过来的前责编。
面试地点就在公司里。
徐杨和张晓颖两人一块做面试,范晓璇也跟着来看热闹,再加上个给他拎包的谭敏。
好家伙,这阵仗,连徐杨自个儿都觉得有点过分。
“会不会太吓人了,你们这么四个大美女往这儿一杵,是个男人都要心慌慌啊。”
张晓颖轻笑:“网络文学是个新鲜东西,我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光听你说,我心里没地儿。”
“咋地?还不信我了?”
上校的临时新娘 征文作者
“当然不是,但你身上的光芒太过强烈,什么东西从里嘴里说出来,我们这些打工的都要脑部好几分,只有从外人嘴里了解到的东西,更真实一些。”
“好家伙,我一时间都不知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了。”
“咯咯咯,当然是夸你,商业天才,你不知道你的名气有多大吗?”
“……不知道。”
“上网看看就知道啦,光这个礼拜,公司前台接到的专访邀请就多达三十多份,全是给你的。”
“那么多?”
“一点也不夸张,我估计啊,以后会更多,而且,可能会有一些有分量的媒体来采访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要什么心理准备?”
“在公众面前露脸的心理准备,还有,接受访谈的心理准备,虽说对方一般都会提前通知要采访什么内容,但难保万一,而且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一定要留个好印象,这对公司形象的树立很有帮助。”
“行吧……”
徐杨不情不愿的答应一声。
这是他没想到的。
在公众面前露脸?
他真不情愿。
一是可能会给他带来一定的风险。
二是以后可能就没隐私了。
但转念一想,又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就像大小马,再低调,那张脸都已经印刻在全国人民的脑海中了,洗不掉的那种。
而他则比大小马帅的多,一旦露脸,只会比那两位更瞩目。
也就是说,露脸是迟早的,成为明星一样的公众人物更是不可避免的。
好在现在的互联网以及传媒都还没十几年后那么发达,互联网上流传的照片,大多比较模糊,网民数量也比较有限,他还能有几年舒坦日子过。
等网民数量提升上来,等自媒体开始流行,那真是走哪儿都有可能被认出来。
当然,这也跟个人风格有关。
有些低调的超级富翁,哪怕被民众记住了面容,但因为行事比较低调,所以也没那么夸张,像丁三石、小李子这些。
说起来,小李子可比大小马帅多了。
但民众都认识大小马却不知道小李子长什么样。
所以,大小马还是太高调。
大马是做事儿做人都高调。
而小马是做人低调但做事儿高调。
徐杨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以后得低调点了。”
“我倒觉得需要高调一点,最好在民众间树立起自己的形象风格,这样,对公司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上市之后,董事长的一举一动有会影响到顾家的升跌,”范晓璇却反驳道。
“……不,还是低调点好,多少有点自由,不然的话,跟明星一样走哪儿都能被认出来,那日子可咋过?”
“不会有影响的,相信我,等公司上市之后,你就没有什么机会独自去逛街吃小吃旅游,走到任何地方都一定是群星环绕众星捧月,地方大小领导和媒体记者、随从、安保人员会把你围的严严实实的,你出名不出名,都是这个待遇。”
“夸张了吧?”
“一点也不夸张,你才刚读大一,明年上市,读大二,一个大二美术生却拥有一家市值超过百亿甚至千亿的大公司,你能想象到那对国人是一种怎么样的冲击吗?会把你当国宝的,”范晓璇一本正经的说道:“正如张总所说,你身上的光芒太明亮了,一环套一环,每一环都让人无法忽视。”
“是这样吗?”徐杨扭头看张晓颖。
张晓颖点头:“所以,我说你应该做好准备,甚至,选择第一次露面的媒体也很重要,我建议,是央视,最好是新闻联播,其次是焦点访谈或者今日说法之类,必须是一台的节目,其他台没意义。”
“好家伙,还今日说法,你就不能盼我个好?”
“谁说上今日说法就只有犯事儿的?”张晓颖轻笑:“你可以以嘉宾或者行业内领军人物的身份对相关事件进行解读啊,比如说涉及到互联网犯罪的案件,到时候你这个羚羊科技董事长的身份就能派上用场了。”
“这样也行?”
“当然,玩法还很多呢,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张晓颖非常肯定:“当然,前提是必须跟对方做好沟通,而且得提前一段时间进行沟通,还得是咱们主动跟对方进行沟通,不然的话,人家想不到也不敢来联系你,顶多联系一下我们这种打工人。”
“……行吧,那,试着安排一下?”
“好。”
徐杨还真有点小激动。
因为今日说法可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节目,只要不上学,吃午饭的时候必看。
每次都要看到电视台没节目了,才会罢休。
以至于小小年纪就能懂不少法律知识,虽然没什么卵用。
现在有机会上那节目上溜达一圈,想想都很带劲。
有一种圆梦的感觉。
就是不知道央一给不给这个面子。
估计,大概率是会给的。
毕竟他这么大一个商业天才在这儿摆着,面子很大的。
倒是新闻联播是谁的面子也不给。
文至武圣 青漠雨
除非,他能真入了高层眼里,或者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比如说带领国足勇夺世界杯冠军之类。
咳咳咳。
说话间,有前台小妹带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儿进来了。
身高挺高,有一米八多,但很瘦,看上去还不到一百二十斤的样子,竹竿一样。
墜 天使
带这个大大的黑框眼镜。
厚厚额度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
很土气。
而且给人第一印象,这人很内向。
这样的人,也能当责编?
怎么跟作者沟通?
果然,这大虾客一进门,看到张晓颖范晓璇和谭敏三个风格特异的大美女,脚步都踉跄一下,眼神飘忽到完全没有焦点,俩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手足无措。
就是形容这种状态了。
太形象了。
徐杨无语,但还是咳嗽一声,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是周林吧,请坐,不要紧张。”
说到这里又补充一句:“可以先做个深呼吸,来,一,二,三,吸——”
周林也听话,真跟着做了几个深呼吸。
然后,稍微镇定了一点,记得站起来鞠躬:“徐,徐总,您好,我,我叫周林……”
“不用做自我介绍了,我看过你的简历,”徐杨打断周林的话,“说说你从欢剑离职的原因吧,嗯,挑可以说的说,要是实在不能说,也没关系,就说不能说。”
“没,没什么原因,就是呆着不舒服,”周林低着头回答。
呆着不舒服?
是因为欢剑那位总经理在管理上的外行导致的吧?
徐杨知道那位姓孔的总经理,还是因为后来好多大神以及著名编辑都跟对方发生过冲突,像唐三和蛤蟆等等。
魔法之凌王天下 凌王天下
可以说,是那位姓孔的总经理一手把当时发展非常好的欢剑给折腾没的。
这是行业内公认的事情,连徐杨这种读者都知道了。
当然,可能有另有内情。
但姓孔的总经理做的不好也是事实。
各方面的不好。
先是投资欢剑后掌握欢剑的生杀大权,却又因为不懂网文而导致内容制作方面出了问题,还因为纯粹的投资人心态导致合作伙伴心灰意冷。
什么叫投资人心态?
就是投钱之后就想赚回收益,越快越好,越多越好。
这种心态在其他行业还好说。
可在网文圈,还真就不好使。
这个行业赚钱本来就难,速度还慢,一本小说,写的再好,从开书到完结,就要一年多,转化成漫画、影视剧更得碰运气。
而好的小说的诞生,本身也是要碰运气的,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写出大卖的小说。
哪怕投重资推广,质量不行就是质量不行,靠推广后得到的那点订阅根本无法回本。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老婆也重生了 愛下-第163章 能者多勞展示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我老婆也重生了
嗯,说无敌有点夸张。
但确实非常非常有前途。
不一样的异能世界
很有搞头。
最起码某里那什么音乐星星要靠谱的多。
某里那音乐星星简直跟闹着玩一样,请高某人去当董事长。
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姓高的是那块料吗?
不是。
他干不了那个活。
虽然姓高的在音乐方面确实有点才华,但人品首先就不敢恭维,再加上完全没有经商的经验和能力,能把音乐星星搞好才怪呢。
所以徐杨就一直想不明白,某里怎么会请姓高的去做那个董事长。
图姓高的人脉?
是,姓高的一家子人都很牛逼。
但要说权势,也就那样,毕竟一家人多是学者型人物,关系网也躲在学术圈内,跟某里不怎么搭边啊。
再说了,以当时某里的体量,用得着那那么大一个业务板块去讨好对方?
绝对不至于。
别说那个时候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的某里。
就算03年的某里,也不至于那么的低三下四。
所以啊,徐杨估摸着,应该就是决策失误了。
本来想依靠高某人的人脉和音乐才华去吸引其他音乐人加盟。
结果,几乎没有人给面子。
据说啊,据说某里的音乐星星做事儿很霸道,说是邀请音乐人加盟,但完全就是一幅施舍人的态度,一幅给你面子才邀请你加盟的嘴脸。
有一次邀请一个资深的吉他手去音乐星星做事儿,很嚣张,说我们是某里的人,董事长是高某人,去了我们那儿就跟高某人是同事了,资源大大的有,还不赶紧签约,签字费好几万呢。
然而那些人并不知道,那位资深吉他手不但是个吉他手,更是一个很有名的编曲和作曲,创作了不少经典好歌,比高某人的更经典也更多,在音乐圈里的资历比高某人更高更深。
于是,消息传出去,某里的音乐星星就成了圈内圈外的笑话。
果不其然,没几年,某里花了那么多钱么搞的音乐星星就变成了一颗流星,一闪而逝。
所以说,做事儿啊,不只是要看布局,更要看执行能力。
某里的布局确实无可挑剔。
然而在执行层面,简直一塌糊涂。
或许本身就没想过要好好搞音乐,但选高某人做董事长,怎么看都是胡来。
徐杨当然不会犯那样的错误。
刘晓松虽然也带松,但人可是正儿八经的商业经营,刚毕业就开始创业,开始做投资,虽然跟雷俊那样的天才没得比,但战绩一直可圈可点。
而且本身也做音乐业务,甚至是最拿手的业务,创建的A8一直到徐杨重生前都还活着,比某里和某企鹅收购的一些企业都长寿。
所以,徐杨倒是不担心刘晓松会变成第二个高某人。
何况,他可不是杭城马。
他会一直盯着老刘。
直到相关业务业务走上正轨。
不,就算相关业务走上正轨之后,他也会关注。
毕竟,这是他的事业。
跟大小马那些人不一样,他自个儿一直会是公司里的最大股东,任何一项业务的失败,都是从他口袋里抢钱。
而大小马他们,怎么说呢,虽然投票权还在,依然能做主,但在公司内的所占的股份已经很少了,除了还挂着一个创始人的名头外,几乎等同于高级打工仔,赚回来的钱,有绝大部分都落在了别人的钱包里。
这种感觉就完全不一样。
小马还好,心态比较平和,只想着做事业,看上去对钱不怎么看重。
但大马就很不甘心,要不然也不会某出来个小蚂蚁自立门户。
小蚂蚁的成立,跟大马甩手某里的决策不一定没关系。
想想啊,好好一个很能赚钱的打工仔,忽然扔下业务并且利用公司的能量去自立门户了,换谁,谁也不开心呐。
都还猜测当初大马从某里早早退休是为了避嫌。
想要避嫌,就没必要搞蚂蚁,更没必要搞的那么高调。
当然,具体内情如何,外人只能猜测。
但以徐杨现如今的地位和财富来判断,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好在他跟大马他们不同,他自个儿资金充沛,也没打算借用谁的力量,这样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刁难,都有底气和信心站的稳稳的,不会受人辖制。
这也是他没有引进其他股东,而是一个劲儿在刘晓松身上薅羊毛的主要原因。
好掌控。
风险低。
不搞事。
他估摸着啊,一直到上市之后,哪怕多放股份出去,他依然能掌控最少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
这在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里,都是绝对的大股东。
可以安安心心的当自己的老板,顺带着带刘晓松等人赚点小钱钱。
而他对刘晓松的要求也很简单。
听话。
好好做音乐。
顺带着把人脉引进来,助力公司的发展。
所以,他把他在音乐这块的布局一五一十的仔仔细细的讲给刘晓松。
刘晓松是越听越佩服。
到最后,几乎要五体投地了。
“老弟啊,这布局要是完成,你可就彻底掌控了音乐圈的命脉,不但成名歌手们要来你这儿找饭吃,那些个草根歌手和音乐人一样要投奔你,佩服佩服,太佩服了。”
“嘿嘿,这才哪儿到哪儿,”徐杨嘿嘿笑道:“做音乐,其实真不赚钱,但偏偏离了他还不行,想做互联网,必须搞,还得好好搞 。”
“放心,一定给你弄的妥妥的,”刘晓松吐槽:“可你这心也太大了吧?按照你的设想,每年少说也有七八个亿的净收入,你竟然说他不赚钱?”
“对,不赚钱,七八个亿听起来很多,但实际上跟其他行业比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说说,我听听。”
“养猪,卖矿泉水,卖白酒,盖房子,这都是赚钱的买卖。”
“……盖房子我信,其他都是些啥啊?”
“看,说了你也不信,十五年后再看,你就懂啦。”
重生不重来
“十五年后我都该退休了。”
“别,还太早,这行业的工作寿命挺长,干到七八十不成问题。”
“你是想把我榨干。”
“能者多劳嘛,相信你有那个价值,要是没价值,别说十五年后,我连十五个月都等不了。”
“呵呵,小看人,等着吧,我一定让你瞧瞧老一代互联网人的威风。”
“那我就等着了。”
徐杨和刘晓松从一开始的创始人与投资人关系,一点点转遍成现在的老板和下属的关系。
虽然刘晓松也有股份,但太少,比张晓颖他们这些高管只多一点而已,没什么用,也就是跟着赚点钱。
现在嘛,交流越来越多,感觉更加投缘,有点朋友的意思了。
嗯,经过徐杨和刘晓松的交流。
刘晓松的股份确定了。
整整6个点。
把之前刘晓松个人持有的那些优先股也转化为同权股。
这待遇,相当不错了,算是给刘晓松第一个加盟的奖励。
以后那些人再来,可就没这样的好事儿了。
到时候,就拿钱说事儿,根本不谈其他的。
刘晓松这加盟,有点雪中送炭的意思。
随身诸天掠夺空间
等羚羊科技上市之后再想加盟,那就连锦上添花都不算补上,反而是来占便宜的。
当然,这也算一种程度上的股份稀释。
不过因为在这之前,几乎所有的股份都在徐杨这里,或者由徐杨简介掌控,所以稀释不稀释的无所谓,都是他自个儿出让。
但以后,再想有人入股,这股权的分配就要经过复杂的算计了,多少要跟刘晓松商量,看刘晓松会不会跟投之类,不跟投,股权就会被新加入的稀释。
徐杨可没给刘晓松股权不被稀释的条款。
那样的条款可比单纯的股权要值钱多了,一般只有对公司非常非常重要的股东、人才等成员才有资格拿到那样的条款。
重生前重生后,徐杨都没听说过有哪家公司签了这样的合同。
刘晓松对羚羊科技而言,只能算有作用,但要说重要,还真谈不上。
除了徐杨自己,羚羊科技内内外外就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包括王剑那些搞技术的。
因为羚羊科技的成立和成长,是建立在徐杨是重生者这个优势上的。
只要有这个优势在,其他一切都不是问题。
何况羚羊科技成长到现在这个体量,已经有了俯视很多存在的资格和能力,不会再受股东、高管以及重要工作人员的要挟。
所以,刘晓松倒是想要个不稀释条款。
但被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态度很明确,那样的条款永远不会出现在羚羊科技。
刘晓松也就一试探,看明白徐杨的态度之后就没在纠结这事儿,飞快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有刘晓松的加盟。
音乐这块的内容和渠道就可以提前开动了。
腹黑病王:毒宠特工妃 离墨尘
原本打算在年底再动手。
可有A8这个班底在,随时可以启动相关计划,钱嘛,也一样要投。
不过有个三五百万意思一下就行。
A8是个能生金蛋的老母鸡,哪怕转让之前刘晓松把公司里所有流动资金都提走,也不影响A8的盈利状况,回款很快,大部分是一个月回款,少数是三个月和半年。
但不管这么说,每个月至少有几百万的纯利润。
是纯利润。

優秀言情小說 《我老婆也重生了》-第155章 承諾熱推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我老婆也重生了
陶蕊杨点头,“这符合你的一贯思路,那,回头我跟张厂长好好聊聊。”
“嗯,接下来福泰养殖这块,立强,说说你的进度。”
徐杨把目光放在李立强这边。
他对李立强的期望还是非常高的。
当初为了送李立强出去学习,可花了不少钱呢。
而且钱多钱少是小事儿,耗费的精力和时间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李立强最后不堪大用,亏掉的不只是当初的投资,还会让他的计划大打折扣。
毕竟,他很看好这个行业,是真心准备大干一场的。
当然,现在福泰养殖的规模还小,哪怕从头再来也不影响大局,无非是多耽搁了一年时间而已,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好在李立强的工作也挺顺利,虽然看上去没有太大的突破,但也没有什么波折。
这在养殖行业中,已经是不小的成就了。
很多养殖户和养殖企业,都倒在刚开始的波折中,疾病、产量、品质和销路都有可能导致夭折。
尤其是疾病。
星辰下,你我的约定
做养殖的,最怕各种大大小小的疾病。
一旦有这种情况,不只是养殖场自身要重视,连官方也会重点关注,毕竟是涉及到民生的行业,万一传染开来,可能全省甚至全国的同行都会跟着倒霉。
比如说禽流感。
一旦发现,各方面都会迅速进入警戒状态。
反正很严重。
偏偏这还是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
基本上每个养殖户和养殖企业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但这一年下来,福泰养殖做的挺好。
这自然要归功于李立强这个场长。
或者说,要归功于李立强从国外学来的先进经验以及徐杨的提醒。
在徐杨来看,现代化的养殖场,首个标准就是卫生条件,进出要消毒是最基本的要求,通风、饮水也是重中之重,然后才是饲料、场地环境等等。
另外,徐杨当时跟李立强讲了,哪怕真发生什么传染病,也一定要限制在单独的某个棚区内甚至只是福泰养殖场内,绝对不允许传染开来。
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
很简单,就是执行最严格的消毒策略。
尽可能减少人员的相互窜动,进出消毒严格执行,相关工具器械也不要混用等等。
结果就是把个养殖场搞的比高科技还高科技。
前段时间省农业部门的二把手还专门到福泰养殖那边考察了一番,备受好评,不出意外,可能会被立为典型。
毕竟福泰养殖这一套,一看就很先进。
先进的东西,当然要推广。
反正不用地方上出钱,成本全在企业自个儿身上。
这种惠而不费的好事儿,各级地方肯定会大力宣传推广甚至要求执行。
因为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以前没人做,是因为没有标准和案例。
现在有了,那还客气什么?
不管能不能执行下去,先宣传宣传总是没问题的。
杀手之王纵横都市:黑狼 天戮
万一真要出了问题,也是执行层面的,跟总体策略规划没有关系,相反,还能衬托出定策层面的高瞻远瞩。
当然,不出问题是最好的。
进度慢也就慢点吧。
养殖业,最重要的就是平稳,最忌讳的就是波澜壮阔,因为指不定就会倒在哪个浪头下。
而且他对福泰养殖的支持力度也不算很大。
到现在还在养鸡。
虽然养鸡也挺赚钱的,但跟养猪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
规划中的种猪培育基地也还在规划中。
养猪场更还在建设之中。
没办法,养猪那玩意儿污染大,光选址就是个问题,一切准备好了,还等废水处理等等配套设备都得弄齐全了才能开养。
另外,引进种猪也是个大难题。
国外到也卖,但就是流程太复杂了点。
反正就是起步慢,前期需求投资很高,如果只靠养鸡来扩大规模,估计得好多年。
所以,聊过之后,徐杨直接问:“需要投资不?”
“要,不过,老板,我觉得还是先把种猪培育基地搞起来比较好,这样,种猪培育和肉猪生产同时研究,可以最大程度上积累经验和数据。”
“嗯,想法不错,那你算算大概需要多少?”
“五,五百万?”
“……”徐杨还以为李志强要说五千万甚至更多呢。
五百万,看不起谁呢?
好吧,五百万也不少了。
不过福泰养殖没有上市计划,甭管投进去多少钱,也甭管是赚是亏,也都是他自己的,所以投钱抽钱也都是他自己的,不用考虑股权之类的问题,投五百万和一千万没多大差别。
反正现在的他有钱。
所以大手一挥,“给你一千万的预算,好好搞,按照你的思路搞。”
说到这里,忽然瞟到陶蕊杨幽幽的目光,顿了一下,“不过在这之前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声。”
“老板你说。”
“福泰养殖会并入中胜实业。”
“这个啊,我知道,我没有意见。”
“嗯,你也别担心陶总会分你的权力,她就是管钱管账管后勤的,以后你有问题可以直接跟她联系,我这边事儿太多,也不一定能照顾得到你,明白我意思吧?”
“老板你是做大事儿的,我懂。”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特别着急,慢慢交接,以稳为主,要是真有陶总也解决不了的问题,依然可以直接联系我,”徐杨给李立强吃了一颗定心丸:“福泰养殖在我这边的位置是很靠前的,你李立强也是我重点培养的人才,所以,只要你不犯错,还能跟上福泰养殖的成长节奏,那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就一直是你的。”
“谢谢老板,我一定会努力。”
徐杨满意的点头。
虽说李立强是当初走人亲进来的,但表现确实不错。
而且做实业跟做互联网不一样。
做互联网,对从业者的要求非常高,因为发展太快,总经理这个几倍的高管也必须跟上节奏,稍微慢点,就会掉队。
在互联网行业中,掉队就等于死亡。
可做实业真不一样。
尤其是做养殖,越稳越好,哪怕好几年都没有进步也没有关系,甚至稍微有点退步都不怕,只要不出大问题就行。
对总经理的要求也不高,只要管理和销售能平稳运行就好。
所以,他给李立强和张晓颖的承诺是完全不一样的。
聊完这些,最后才是他三叔。
他三叔和他的关系在这儿摆着,现场除了陶蕊杨之外又都是潞州府人,是一块坐飞机来的,已经混了个面熟,所以徐杨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跟他三爹聊起了家常。
简单问了问家里人,然后才聊正事儿。
他三叔正意气风发呢,朗声道:“市中心的分店正在装修,预计十月正式开业。”
“另外几家呢?”
“进步更快,襄垣和长子的已经试营业了,屯城的要稍微等一等,施工那块稍微遇到点困难。”
“哪方面的?”
“拆迁,有两户已经拿了签了,结果又回来找麻烦,说被咱们骗了,天天在公司上打滚撒泼,头疼死了。”
“……公安那边怎么说?”
“关了几天,没用,出来照样,后来还找了个报社记者,虽然没见报,可也把上上下下吓的不轻。”
“那打算怎么处理?”
“已经处理了,找了几个保安守着厂子,他们一来就把他们架了出去,在场地外怎么闹都不管他们,敢进门就扔出去,进来一次扔出去一次,现在有两班保安二十四小时值班。”
“挺好,以后就按照这个标准来,咱们做事儿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尤其是有钱有势之后,使用暴力和强权是最简单最有效的处理方法,但能不用就不要用,那是会反噬的,因为总会有比我们更有钱也比我们更有权的存在。”
“嗯。”
“知道了。”
“明白。”
包括陶蕊杨几个人在内,齐齐点头。
这点确实非常重要。
因为人是会膨胀的,从上到下都一样。
就连本身很微不足道的保安、保洁之类的员工也会膨胀。
人一旦膨胀,真就会坏事儿。
现在还好一点,出了事儿能遮掩一下,不是大问题的话,跟媒体那块打个招呼就没事儿了。
可再过十年,就很难很难了。
当自媒体时代真正到来之后,绝大部分事情,就算是官方都遮掩不住,更别说区区一家企业。
后果?
后果就是形象败坏。
比如那些个保安袭击、辱骂外卖员的新闻传出来之后,企业形象一定会跌落,而且好久都恢复不了。
而且底层膨胀还不可怕,可怕的是高层率先膨胀。
高层一膨胀,那就彻底完蛋了。
重生 之 妙手 神醫
隔壁老王和杭城马就是膨胀过头的案例。
国外国外都一样。
川王膨胀到怼天怼地,结果到最后连说话的权利都被人剥夺了,而且是被之前只能仰他鼻息的商业大佬们集体剥夺掉的,一家人“死”的老惨了。
徐杨这也算是个自己这些班底打个预防针,顺带着树立起公司的企业文化。
谦逊。
不管是内心还是外表,都要始终保持谦逊。
这不是心灵鸡汤,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好处非常明显。
当一个人和一家企业始终能保持谦逊的时候,不但可以最大程度上降低民众对他们的敌意,更能让自己始终保有前进的动力。

8hxym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老婆也重生了笔趣-第121章 胡楊相伴-isst7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
徐杨现在是个亿万富翁。
但也是个学生。
到了学校,还是要遵守一些基本规则的。
尤其是央美这种顶级学府,人家里面真不缺亿万富翁,而且人家不只有钱,还有逼格,是真正的艺术家, 是可以在全世界开画展的那种。
他这样的生意人,虽然也能获得一些人的“尊重”,但那是再他遵守规则的前提下。
如果他在学校里也拿出一副老天最大我第二的架势,就等着被人口诛笔伐吧。
大学里真不惯这些臭毛病。
越是好大学,越是如此,尤其是学美术的,多数人都有一种理想主义情怀,有傲气也有傲骨,不敢说有多少,但绝对比其他学科的要强一些。
最強特種保鏢
原因很简单,学美术的本身就比较感性,更追求内心世界的丰富,尤其是在学校阶段,那一个个……
反正,徐杨知道就算他是亿万富翁,一样得低调。
何况,他本身就不是太张扬的人。
最关键的一点是,他去央美,可不只是镀金,而是真想学点东西。
也算是重生之前的一个小执念。
重生前,他在美术方面是半路出家,对央美本身就挺向往。
现在有机会在央美深造,当然要抓住机会。
学业事业两不误嘛。
而想要做到两者兼顾,自然要跟学校方面打个招呼,提前处理好关系,尽可能避免因为要忙生意而产生的冲突。
只是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学校里有没有人在上班。
应该是有的吧?
高校招生这块从高考结束之后就开始了,央美这种院校的工作量不大,但也不可能真等到八月多之后再开始。
徐杨抽了个空,开车直奔望京。
进学校里转了转。
学校里冷冷清清的,本就不大的校园,看着有点恓惶,跟清北以及其他大学比起来,简直是两个极端,也没看到几个工作人员。
问了问门房的保安,也不太清楚情况。
碰到两个学生,大二的,也是一问三不知,只是提前到校的普通学生。
找了几个办公室也都是铁将军把门。
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碰到一个大三的学姐。
“老弟,搁这瞅啥呢?”学姐大高个子大长腿,热裤板鞋高马尾,长的不说多漂亮吧,至少挺标志,关键是两道长长弯弯的眉毛,特有气质,看着特开朗的同时又有一种女强人特有的强势感。
看到这位学姐的第一反应,徐杨想到的是王熙凤。
只是这口音……
这年头,互联网还不发达,人们对东北口音的影响力还没有个直观的了解。
但现实生活中,东北口音已经把威力展现的淋漓尽致,那杀伤力,相当的惊人。
当然,习惯也就好了。
徐杨重生前,宿舍里有个东北小伙儿,开学半年后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东北银。
重生后,可是拗了好久才拗过来。
现在一听这音儿,一句“瞅你呢”差点脱口而出。
顿了一下才道:“我想找学校学生会或者学校能做主的人聊聊。”
都市靈異實錄 鹿鼎公
“哦?想聊啥?”
“一些,商务方面的合作……”
“哈哈哈,小老弟挺搞笑啊,今年多大了?”不出所料,学姐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拍徐杨的肩膀:“我就是学生会主席,有啥事儿跟我说,让我瞅瞅你这生意有多大。”
“你?”
“咋地?不信呐?”
“是不太信。”
无畏真君
“嗯?”
“主要是吧,随随便便一转就能碰到学生会主席,这事儿听着就不靠谱。”
“这有啥不靠谱的,央美满打满算几百号人,又是暑假,现在在学校的除了学生会的就是值班老师,几十分之一的概率,很低吗?”
“学生会的这么忙?暑假也要工作?”
“那倒不是,主要是吧,我们学校今年录取了个神人,我这个学生会长得和老师一起出马,免得那位神人忽然改了主意,”学姐说到这里,忽然一拍额头:“我跟你说这些干嘛,老实交代,你到底有啥事儿,没事儿别在这里瞎转悠,呐,有保安的。”
徐杨笑了,“那神人,是晋省的?”
“咦?你咋知道?”
“不出意外的话,小弟我,就是那位神人。”
“嗯嗯嗯?”学姐大惊,上下左右轮番打量:“帅倒是挺帅,可看你这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个学美术的,更不像个学霸,倒像个练体育的,这一身腱子肉,啧啧,”说着还在徐杨肩膀上捏了两把。
只是吧,大夏天的。
首都这天气。
一捏就是一手汗。
学姐一脸嫌弃的甩甩手,跟着在徐杨T恤下摆擦了擦:“小老弟,老实交代,你到底是干啥的?”
“晋省,潞州府,屯城一中,徐杨,”徐杨耸耸肩,“要我报成绩?还是学姐拿照片对比一下?”
“对哦,有照片,稍等一下,”学姐急忙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打开看了看,又看了看徐杨的脸,连续三次,然后才吐了一口气:“做牙了?”
“嗯,刚弄的。”
“难怪第一时间没认出你来,话说,小老弟,你一新生,跑这儿干啥?距离开学还有老长一段时间呢。”
“之前不说了吗?商业合作。”
“别闹,说实话。”
“真心地,”徐杨掏出一张名片,“我是羚羊网的创始人,刚刚开发一款叫羚羊贴吧的互联网社区软件,准备邀请咱们学校入驻,嗯,主要针对学生以及今年的新生,所以,提前过来看看,顺带着谈谈合作的事儿。”
“来真的?”
墟冥戒指
“当然。”
“卧槽,你就是网上流传的那个身价几十亿的神童?”学姐忽然惊叫一声,猛地一跳,大长腿在阳光的照射下晃晃悠悠的泛着炫目的白光。
徐杨咳嗽一声,“学姐,淡定,以后咱们还要在一个学校待好久呢。”
“老弟,不,董事长,咱们交个朋友吧。”
“……”
“你看,学姐我品学兼优,有丰富的社团和社会组织工作经验,你们公司还缺不缺人?美工人事后勤我都能做,实在不行打扫卫生也可以,只要工资给足了……”
“……”
“实在不行给你做个拎包小妹也可以啊,我还会按摩呢。”
“……”
“老弟你是咋办到的?高二就创业,短短一年时间就把羚羊网做到现在的规模,太厉害了。”
“……”
夜·色
“对了,你们的劲舞团好好玩,建模非常有水平,画风也好看,嘿嘿嘿,可不可以给我弄几套稀有道具?”
“……”
“你们的贴吧我也知道,我已经是劲舞团吧7级吧友,正申请小吧主呢。”
“……”
“还有啊,你们羚羊网的美工都挺厉害,创意也好,半年前弄的最美逆行人系列非常棒,嘿嘿嘿,老师还让我们重点观摩了呢。”
“……”
“不过老弟你在网上的名声不太好呢,不少人天天骂你。”
徐杨实在忍不住了,打断学姐的话:“学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哦哦,对了,我叫胡杨,”学姐说道这里忽然拍手大笑:“咱俩还真有缘,同名,虽然不同姓,但听着怎么就这么般配。”
徐杨。
胡杨。
忍者之傀儡的旅程
好吧,猛一看还真有点般配。
但是,学姐你确定这些话适合刚认识不到十分钟的人说?
不过想想东北银的性格,也就了然了。
东北银,那叫一个奔放热情。
见面一寒暄,你哪儿的?我黑省的。老乡啊,我辽省的,喝两杯?走,喝两杯。
就算不是老乡,也能逮着话题跟你套近乎。
反正在徐杨的印象中,东北银中就没有内向的,永远都是那么爽朗,只要对脾气,分分钟就能成好兄弟,原地结拜都不稀罕。
所以也笑道:“确实挺有缘,那师姐,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走,喝咖啡,有钱人请客。”
“附近有咖啡店吗?”
“当然有,央美人再少,也是顶级高校,周边的配套设施还是挺全的。”
说挺全。
其实真的荒。
尤其是在徐杨看来,此时的央美周边要多荒凉就有多荒凉。
信用卡球星系統 多想無益
开车走了几分种才找到一家咖啡店。
如果步行,估计得十几分钟。
点单后,胡杨才笑呵呵的问:“师弟,你想怎么合作?”
“是这样的,首先是新生这块,我希望学生会在迎新的时候发放的资料中,印上羚羊网和羚羊贴吧,然后,在央美贴吧中上传一些新生注意事项等内容,嗯,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引流。”
“这个可以有,但不会是无偿的吧?”
“当然不会,我们会承担一些必要的费用,比如说饮用水、遮阳伞、打印材料、接新车辆等等。”
“就这?”
“师姐,这种小规模的合作,能承担这么多费用已经很够意思啦,不然的话,这钱不都得你们自个儿掏腰包?”
“也是,那,还有吗?”
“有,而且是重点,”徐杨笑眯眯的说道:“羚羊科技正在发展中,需要很多人手,尤其是美工方面,我的意思是,以后有一些活儿,可以外包给咱们学校的师生。”
胡杨猛地站起,狠狠的在徐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行,老弟,够意思,这事儿我做主,就这么定了,包括接新那块,我一定会重点宣传咱们羚羊网和那个什么贴吧,真的,太够意思了!”
“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