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yun有口皆碑的小說 超能仙醫 肉丸-第八百四十九章 曲線救場!熱推-9mzfs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我受不了这种没有止境的等待了!”
正在局面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有人怒喝一声,更是火上添油般,让局面更加白热化。
那武者生的一脸凶相,浓厚的络腮胡子犹如钢针,锋芒毕露。
只见他三两步扒开记者,来到钟意浓面前,声如雷震:“让你们男人出来说话,要不然,我现在就闯进去,砸了这劳什子若雪集团信不信!”
说罢,就要作势前冲。
奈何钟意浓和林若雪早早就开始修行,并非他想象中的弱女子,两人非但不惧,一左一右,各推一掌。
掌力绵柔,却犹如大江大河,覆盖在络腮胡子的胸口。
砰。
一声闷响过后,络腮胡子径直腾空,倒飞了五六米后,才靠着另外几名武者阻挡,堪堪落地。
“好俊的功夫。”
唐司空眼睛一亮,“还以为这是两个花瓶,没想到还有点东西,只是,这种时候出手镇压,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正如他所说,络腮胡子的遭遇就像一粒火星入油,瞬时点燃了众人的怒火。
本就僵冷的气氛,彻底爆发。
“不能如期交付,就开始动手镇压,你们若雪集团还真是店大欺客啊!”
“钱我交了,现在你非但拿不出兵器,竟然还想出手伤人,我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啊!”
“我知道唐会长权财无双,但你们别忘了,这里是皇城脚下,什么事都逃不开一个理字!”
听着人声鼎沸的指责咆哮,二女的脸色也愈发凝重。
爱上坏坏女上司
她们知道,这些人更多是受到武盟APP那些不实言论的煽动,甚至有可能这些人里,有相当一部分成员就是受唐烈雇佣而来,可问题是,她们拿不出任何的证据去指认对方。
就如同两只脚陷入沼泽,想要脱身,却无处发力。
更甚,越发力,就险足越深!
“哈哈,看到没有,这就叫引火自·焚!”
唐司空指着这一幕,朝唐元娇兴奋嬉笑,“公子利用舆论的这一招太高明了,再这样发酵几天,雪寂集团的口碑和市值至少会蒸发一半,到那时,我看唐锐拿什么跟公子争夺顺位!”
“他本来就没有这个资格。”
唐元娇冷哼一声,“不过是运气好点,研究出了这什么雪寂系列,才进入唐门视线,他这种人,踏踏实实做个武协会长就可以了,非要在公子面前显圣,简直自寻死路。”
“娇娇,这话说的好!”
唐司空正说着,视线突然被吸引到另一方向,“那是中医会的车吧,他们怎么来了!”
不远处,三辆急救车稳稳停下,车体喷绘着中医会三个大字。
车门一开,十多个医生护士飞快下车,每人都提着一个水壶,看不透是什么名堂。
唐司空顿时捧腹:“这是怕闹事的人们口渴,专门给他们送水来了吗?”
“各位,请听我一句。”
在众医护人员之后,一道清朗的声音让所有人神情一震,“大家迫切拿到雪寂系列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们确实也面临着产能上面的问题,还希望大家能平心静气,稍等数日,我向各位保证,我们会尽快把产能提高上来,让各位都拿到心仪的兵器。”
络腮胡子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尽快是有多快,万一我们寒毒爆发,都拿不到雪寂系列呢!”
“这位先生,你身上的寒毒是拜疾霜系列所赐,跟我们并没有关系。”
林若雪有些听不下去,忍不住开口说道。
谁知,络腮胡子当即就怼回来:“没有阎太升出卖断氏父子,你们能铸造出解毒的雪寂系列吗,说白了,这雪寂系列本该是断氏父子的作品,结果被你们捷足先登而已!”
邪魔之主
“你胡说什么!”
林若雪气得脸色涨红,若非钟意浓阻拦,又有这么多媒体记者在场,真要生出以武力镇压的念头了。
就算是受人煽动,可这人说的话也太气人了!
“若雪。”
唐锐亦是朝她摇摇头,随即从身边的护士手中接过一杯茶,“老哥,稍安勿躁,先喝杯茶润润喉。”
“都他吗什么时候了,我还有心思喝茶?!”
络腮胡子抡起胳膊,想要拍掉那个纸杯,可让他意外的是,他的小臂被唐锐用手腕挡住,而纸杯中,茶水纹丝不动,未溅落半滴出来。
这腕力,完全是碾压级别!
唐锐仍是笑眯眯的劝道:“不是中了寒毒吗,喝杯茶暖暖身子也好啊。”
话说之间,茶杯就这么一寸寸挪向自己。
络腮胡子用尽了气力,却也无法阻止。
“好吧,我喝。”
焚香
力证武道 瘦陀
很快他就放弃抵抗,抓过那杯茶一饮而尽。
身后,也有些稀稀拉拉的人群接过茶杯,或小酌,或豪饮。
别看他们闹的凶,但就像唐锐所说,他们都身中寒毒,闹了这半晌,早就感觉手脚冰凉,能有一杯热茶,总算能褪掉些许寒意。
然而当一杯茶下肚,却让他们生出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咦?”
络腮胡子也怔住了,咂咂嘴问道,“这个是什么茶?”
全 網 小說
唐锐笑着说道:“这茶名为姜火,是一味药茶。”
听到这名字,钟意浓与林若雪顿时相视一喜。
这姜火茶的厉害,她们自然是知道的。
当时刘师傅就被寒毒所扰,便是靠着姜火茶肃清寒毒的。
“虽然不太懂,但这茶水似乎能压制寒毒啊。”
络腮胡子感叹着,又跟护士要了一杯姜火茶,咕咚咚下肚,顿觉得浑身沐浴在九月骄阳之中,说不出的惬意自在。
其他喝过茶水的人也纷纷感慨:“我记得疾霜发布会上,阎太升提到过一种至阳药物,难道就是这茶水?”
“请各位听清楚,这姜火茶是我们中医会唐锐会长,为帮大家肃清寒毒,亲自配制,跟什么至阳药物没有半点关系。”
夏侯拾依帝华九
中医会那些个医生护士似乎早等着这一刻,当即解释起来,让姜火茶的来历传遍每一个角落。
顿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除了雪寂系列,竟还有肃清寒毒的药物存在?
开玩笑的吧!
可是,体内寒毒确实消退不少,有些中毒不深的人,甚至已经在短短几分钟内,解毒痊愈!
唐锐也趁此机会,微笑开口:“各位不是要我给一个说法吗,不知这姜火茶,各位满不满意?”
“那,那我们订购的雪寂系列……”
“这个请各位放心。”
唐锐笑道,“我刚才说了,我们会尽快解决产能问题,到时候各位自然会收到心仪的兵器,至于这姜火茶,算是免费赠予,各位可开怀畅饮,不必担心花费的问题。”
如果说姜火茶让局势出现了转机,那这句话,无疑让唐锐彻底掌握住了局势。
人群中,唐司空和唐元娇两个人都傻眼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唐锐竟能用这种办法曲线救场!

xj3ev引人入胜的小說 超能仙醫 愛下-第八百四十二章 他算是定情信物嗎!看書-940sa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
唐锐一向不擅长应付这种思维成熟的小姑娘。
墨紫涵的话,直接让他无言以对。
因为他发觉墨紫涵并不是在开玩笑。
果然,墨紫涵下一刻就很是认真的开口:“不过,这两位姐姐要比孔雀优秀很多,想从她们身边把你夺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了,她们懂围棋吗?”
“不懂。”
唐锐苦笑一声。
这是打算以自己的优势,去对比她们的弱势吗?
“那就好了,起码我邀请你来棋社的话,她们应该是没兴趣过来的。”
天武霸皇 白竹
墨紫涵笑着耸耸肩,同时取出一张挑战书,递到唐锐手中,“这是一份围棋挑战书,希望你能收下。”
唐锐不由一怔:“这么正式?”
“你既是我看中的男人,又是我尊重的对手,当然要有仪式感一些。”
“呃……”
唐锐正犹疑着,突然一只柔薏伸出,替他把挑战书接了过来。
接着,钟意浓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放心吧,他一定准时应战。”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师
“谢谢。”
墨紫涵也流露几分意外,“你是钟意浓姐姐吧,比我想象当中,你要更加的大度。”
天然呆少爷
钟意浓好笑道:“我这弟弟的异性缘一向不错,要是我对每一个女孩都设防的话,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难怪两位姐姐能和睦相处,看来是我肤浅了。”
眼中流露几丝恍然之色,墨紫涵再次看向唐锐,“我改变主意了,我不会试图夺走你,而是努力成为这些姐姐之中的一员。”
唐锐更觉得头疼了。
但好在这丫头没有对断浪不离不弃,否则的话,这丫头恐怕要吃不小的亏。
叮。
就在这时,墨紫涵的手机突然响起。
接着她锁住精致的眉心,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内容。
唐锐下意识问:“怎么了?”
“断浪发来短信,为他的临阵脱逃向我抱歉,并且承诺会在三天后我的生日会上,向我登门谢罪。”
墨紫涵转过手机,很坦荡的露出手机内容,“我这就回复拒绝,并且把他的联系方式删除,向你证明我的心意。”
唐锐汗颜笑笑,摇头道:“他刚刚经历这样的失败,你再直接删除,恐怕会给他不小刺激,不如先答应下来,等他冷静几天,你再和他好聚好散。”
“好,听你的。”
神级近身保镖 五子萧
“你再稍等一下。”
说罢,唐锐转身把雷豹叫到面前,开口询问,“雷先生,能否拜托你一件事情。”
雷豹眼眸登时亮了:“您尽管吩咐,我和兄弟们一定在所不辞!”
“其实只是一件小事。”
“这位墨小姐是我的朋友,我担心,断浪会对她不利。”
重生絕色冰顏:巔峰狂女 鐘小瓷
“所以我希望,这段时间你可以负责她的安全。”
之所以选择雷豹,一来是他的修为足够胜任这次任务,二来是唐锐离京这段时间,唐烈用了不少手段来削弱唐锐势力,尽管不确定这些手段,是否延伸到了武协之中,但唐锐觉得还是谨慎为妙。
雷豹虽然暴躁,却是个性情中人,又因为疾霜系列而对断氏父子结下仇怨,反而比武协弟子更加值得信任。
“没问题!”
雷豹阔掌一拍,把胸膛拍的雷霆作响,“墨小姐的安全包在我老雷的身上!”
天尊轮回 紫影飞扬
钟意浓闻言,不禁娇笑一声:“雷大哥,人家墨小姐还是个小姑娘,你别吓到她了。”
“也对,那我尽量小声一点。”
“没关系的,既然是唐锐给我安排的人,无论怎样都好。”
墨紫涵落落大方开口,而下一句话,语出惊人,“唐锐,那他算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这话险些闪了唐锐的腰。
钟意浓更是笑的不成样子,直到发布会结束,唐锐他们开车离开,钟意浓都止不住的调侃。
“这位墨小姐太可爱了,弟弟,不如把她也接到天云府来住吧。”
“姐,别闹了。”
唐锐哭笑不得,“那丫头完全口无遮拦,不一定惹多少麻烦呢。”
林若雪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女人嘛,本来就是麻烦的生物。”
“若雪,连你也……”
“哈哈哈!”
两个女孩相视而笑,满是默契。
过了半会儿,钟意浓方才收起笑容:“玩笑归玩笑,墨小姐对你的这次挑战,你还是要好好准备的。”
“嗯?”
唐锐有些意外,但很快想起墨紫涵的身世,隐隐猜到了什么,“姐,你想让我借这次挑战,引起围棋大师墨千秋的注意?”
癌霸天下 舞流公子
钟意浓点点头,微笑开口。
“我的傻弟弟,你终于反应过来了。”
“发布会结束之前,墨千秋恰好也拿下了这次围棋大赛的冠军,再有一两日的功夫,应该就会回国。”
“所以这次挑战,极有可能进入墨千秋视线,如能好好表现,今后在棒子国武者界,你就有了许多的话语权。”
唐锐一听,又有点迷糊了。
不禁问:“墨千秋不是围棋大师么,怎么会跟武者界扯上关系?”
“他确实是围棋大师,但同时,也是棒子国尹无相的棋道密友。”
钟意浓一步步解释,“而这位尹无相,是棒子国传奇剑客,唯一的一品巅峰强者。”
听到这,唐锐就全明白了。
他在凌霄城中,曾与棒子国的郑天恩产生冲突,尽管有玄武战王陈玄南庇护,但他终归不是神州军方的人,棒子国武者界始终会觉得,有机会把郑天恩受过的羞辱,在他身上讨要回来。
如能得到尹无相赏识,偌大的棒子国武者界怨声再大,也只能憋在肚里,不敢造次。
或许有些杞人忧天,但钟意浓这么做,还是让唐锐心中荡起一阵暖意。
“姐知道,以你的实力和人脉,无需忌惮郑天恩背后的力量,但多个朋友多条路,这总归是没有错的。”
“这道理我明白。”
落红吟
唐锐笑了笑,“正巧,我也想见识一下围棋大师的高招。”
与此同时,同样擅长围棋的断浪,却没有这些个闲情逸致了。
刚给墨紫涵发过道歉短信,断离火便接到唐烈的电话,要求他们前往一座四合院,把发布会上的变故汇报清楚。
一路上,断氏父子与阎太升都沉默若死,暗暗揣摩一会儿该怎么解释。
来到唐烈的四合院,三人立即就感受到压力。
因为他们看到,有七八名武者被击倒在地,手脚被尽皆折断,森白的骨骼刺出血肉,骇人至极。
唐烈生气时,就喜欢找些陪练发泄。
但在他们记忆中,还从没有哪一次,把这些陪练打成这幅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