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五百二十二章 旅途在路上讀書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醒了呀?正好想去叫你呢,快来吃早饭了!”姜姨扭头看向他,“槐序呢?团子大人呢?”
“槐序也醒了,团子大人还在睡,才刚睡着,折腾了一晚上。”周离揉着头发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祝双他们还没醒吗?”
“也快了吧,我去叫叫。”
姜姨刚往他们房间走出两步,就见祝双房门打开了,随即头发乱得很有喜感的祝双迷迷糊糊的走出来,是他那些小姐妹没见过的模样,并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对姜姨说:“也不用去叫姐了,她也醒了,都发了一条非主流说说了。”
随即才扭头对周离说:“那是团子大人对你的恩赐。”
周离并不吭声。
姜姨则小声说道:“上了大学回来,你们两个起得是越来越晚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早睡早起身体好,不要老了才来泡枸杞喝,没用。”
周离目光悄悄瞄向老周。
老周举着手机,专心致志看着早间新闻,似乎没有听见,只是不动声色的将手机举高了一点点,挡住自己的脸。
周离还是没有吭声,亦没有笑。
祝双也下意识瞄了一眼老周,和周离一样心照不宣的维护着老周脆弱的自尊心,只是说:“那哥上了大学回来不也一样起得比以前晚了?我怎么从来没听见过你说他?你这是偏心哼!”
“你哥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挣的,肯定有工作要忙啊,你在忙什么?打游戏?”
“可能不是……”周离抿了抿嘴,小声的对姜姨说,“大学宿舍一般晚上是要断网断电的,打不了游戏,所以一般是玩手机。我们寝室就有一个叫常小祥的晚上经常和好几个女同学聊天,聊到很晚才睡。”
“妈你别听他说!!”
“我只是说常小祥……好吧我不说了。”
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的周离将头转了回去,认认真真将牙膏涂抹到牙刷上,开始刷牙。之后祝双在向姜姨解释的过程中,好几次想要周离说几句话来澄清之前的误会,可众所周知刷牙时是不能说话的,说了也听不清,因此周离感到很抱歉。
并且他刷牙习惯刷得很仔细,耗时很长,等祝双辩解失败后他才刷完。
只有我知道的游戏 奥法之魂
真是万分抱歉。
之后是早饭时间。
祝双表情麻木,闷头撕咬着面包。
姜姨则对周离说:“听说先刷牙再吃早饭不太好,要先吃早饭再刷牙才好。”
农家地主婆
周离点点头:“我也看到过。”
“你习惯了。”
“对。”
“你们今天到哪里呢?”
“看吧,能到哪里到哪里。”
“要开得慢,注意安全,等熟悉这辆车了再适当的开快一点,但还是要以安全为主。”姜姨对他们叮嘱道,“路边的风景也不错。”
“我们会慢慢开的。”
“还有就是要时刻留意有没有新的中风险地区出现,一旦出现就要绕开,不然就可能出不来了。平时也要多注意一点。”姜姨不说还好,越说好像越觉得有些忧心,“早晓得该打完疫苗再走的。”
“我知道的,到时候给你们寄特产。”
“好呀!”
上午八点半。
周离坐在驾驶位上,设置导航。
随即金莎甜甜的声音响起:“准备出发,全程九百三十公里,预计需要十一小时四十八分钟,大约晚上二十点十七分到达……”
楠哥爱用的百度地图金莎语音。
目的地,兰州。
当然是直接杀到省府,才不会慢慢开,因为周离算了算,时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紧张些——之前他忽略了越是临近过年疫情就越紧张,而现在已经接近一月中旬了,他们可能要在月底赶回来,或者再宽裕一点,也就二十天。
槐序早已习惯他的‘阳奉阴违’,对此内心平静如水,只坐着看向前方。
“出发了。”
“嗷!”
这辆车的高度宽度都和周离的小国产有较大不同,坐姿也更直立,因此他还不太习惯,开出地库时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但到路上就好了。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车内很安静,没人说话,团子又睡着了。
周离放起了歌。
但还是显得有些无聊。
今天的路会很漫长。
周离扭头对槐序说道:“兰州以前是不是叫金城?”
“是、是啊!”老妖怪愣愣的,“咋啦?”
“那你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吗?”
“怎么了?”
“好奇。”
“……问我干嘛?”
“我在网上查了下,有说是因为汉武帝时期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归途筑城时在此地挖出了金子所以得名金城的,又有说是因为后来的金城位于京城长安以西才叫金城的,还有说是以‘不谨萧墙之患,而固金城于远境’一语,取金城汤池之意的……所以想问问你。”
“嗷,原来如此。”
老妖怪点点头,不说话了,仿佛已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周离稍作沉默,只得再次开口:“你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吗?”
“是啊!”
“所以你知道吗?”
“知道又有什么用……专心开你的车!”槐序扭头看向窗外风景,“不要撞到别的车了,要赔钱的。”
“emmm……”
周离觉得自己不该难为他的。
随即耳边继续回响着槐序的声音:“你怎么开得这么磨蹭?要是不行就换我来开,照你这样开,开拢天都黑了,还要吃牛肉面呢!”
“本身开拢就会天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换我来!”
“我都开到120了。”
“换我来!”
“……”
周离觉得这个选择也不错,于是找了个服务区,将驾驶位让给了他——以老妖怪的本领,不说快与慢,安全性也会比他开时高得多,就算突然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也威胁不到他,更不要说出事故了。
于是他坐到副驾驶,按着摩,撸着团子,还吃着草莓喝着安慕希,这滋味怎一个惬意了得。
下午五点。
周离撑着下巴扭头看窗外风景。
团子在车内爬来爬去。
这边的天气要比雁城好不少,至少看得到太阳,雁城这两天也有出太阳,但一般过了下午四点太阳就不见了,非常奢侈。
再扭头瞄一眼导航——
enmmm……
可能还真能在天黑前到兰州。
老妖怪真可怕。
于是周离掏出手机,开始订住宿,并问老妖怪:“你要不要也开一间?”
“不用浪费。”
“也是,反正你回去住也是一样的。”
“??”老妖怪扭头奇怪的看向他,“我为什么要回去住?”
“那你住哪?看路。”
“住旅馆呀!不是有那种,两个床的房间吗?好像也不比一个房间的贵吧!”槐序嘴巴像是机关枪一样,“难道你要跟你女朋友打电话?那我就是住在隔壁我也听得见啊!而且我又不是没听过,你们聊天的时候,就没一件事是正常年轻人谈恋爱应该聊的,有什么好怕人听见的?我可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
“……”
周离不想和他说话了。
打电话问了问酒店,说可以带宠物,于是他订了一间标间,挂了电话又对凑到他身边来偷听的团子小声解释:“宠物指的是槐序。”
团子点着头,也小声说:“团子大人知道的。”
槐序轻哼一声。
两只小鬼。
离开区间测速,他一脚油门,车子轰鸣着再度加速,却一直稳稳的,开进兰州界。

93b57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一十二章 砍柴鑒賞-hns2r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诶嘿嘿嘿~~”
“你笑什么?”周离好奇的扭头问,“笑得好傻,像蜡笔小新。”
“这小孩儿挨打了嘿嘿嘿~~”
黑草悬崖 忆中的玩家
“有这么好笑么……”
“看小孩儿被打哭最有意思了。”楠哥解释道,“这小孩儿好皮的,平常说话跟个小大人一样,还和他爸妈顶嘴,这种小孩儿就该打。”
“打孩子是不对的。”
“那也得看情况,你看这小孩儿刚才那么倔,打一顿就乖乖走了,说明这还是有用的吧?”楠哥说道。
“没有的。”周离继续说,“他并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不该撒泼耍横非要留下来或者带上你走,他只知道这样做会挨打,所以他并不是懂得了这其中的道理而不去这样做,他只是畏惧暴力而不敢这样做。而且,这是父母对孩子而一次言传身教,教会了他暴力能解决问题,你看,他爸妈就刚刚用暴力简单搞笑的解决了一个问题。”
“那我平常打你还不是有效!”
“我不一样的,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有成熟的三观了。”周离平静答道,随即偷偷在心里说,你打我也没能改变任何事情。
“懒得跟你扯!”
“我也是。”
腹黑宝宝,妈咪拒绝暧昧
“?”
“对不起。”
“哼……”
这是周离和楠哥第二次就‘教育孩子’的话题进行讨论。
仍然没人说服对方。
这个时候山上的太阳已经很大了,照得人全身发烫,颇有些春明的样子。
楠哥转过头看向郑芷蓝,只见这个姑娘依然站在院子边上,微侧着身,转头看向小叔小婶他们离开的方向,但他们早已不见人影了。于是楠哥走过去揉着她的头发玩,似乎觉得好玩,她咧开了笑意。
“怎么不留他们多玩两天?”
“他们只是来看看而已。”
“本身就是来看看啊,还有什么?”楠哥不解的问,这又不是演电视剧,她觉得现实中是没有那么多真情流溢的,大多数东西都很平淡,感情也好相处也罢,大多都是平淡的,小叔小婶兴许也不过是许久未见这个侄女了,想见见了,就来看看罢了,“但还是可以多留两天。”
“要上班上学。”
“也是哦……他们不像我们放寒暑假,而且寒假放这么早。”楠哥点点头,“那他们下一次来是?”
重生玄术师 梵语灵歌
“明年吧,不知道。”
“明年了啊……”
“还有人会来的。”
小郑姑娘轻轻的叹了口气,又盼着他们来,又觉得头疼。
这是对她的车轮战。
周离来到她身边:“今天天气真好啊,是不是家里木柴不够了,趁着出太阳,我们去对面砍柴吧?”
“会很累的。”郑芷蓝声音很轻。
“楠哥就爱吃苦。”周离扭头看向楠哥,“楠哥你说是不是?”
“你是不是傻逼?”楠哥问。
“她没反对。”周离对郑芷蓝说。
“好吧。”
小郑姑娘点头答应了,接着她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辨别了方向,便指着右边的云海深处:“这次不去对面砍了,那边的树刚长起来。你们来的路上是不是经过了一片松树林?听清和说,有很多枯死的树,我很早之前就想把它们弄回来了。”
周离伸出手,握着她的小臂,微微再往右挪了一点点:“指偏了。”
“对不起。”
小郑姑娘脸微微红,很快又抬头说:“那边还有柏树,再弄点柏树枝回来,熏腊肉香肠。”
“为什么不用松树和杨树?”槐序问。
“柏树枝好。”郑芷蓝小声答。
“为什么呢?”槐序好奇追问。
“不知道……”郑芷蓝弱弱的摇了摇头,“大家都用柏树枝。”
“嗦嘎,原来你也是个傻子。”槐序点点头说,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他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了,又继续眺望远方。
“……”
网游之五号纵横 木有笔名
“槐序脑子有问题的,你不要理他。”周离说。
“……”郑芷蓝悄悄瞄了槐序一眼,见槐序依然在眺望远方,似乎全然没听见周离说的话,但害怕被槐序发现,她还是飞快将目光收回,“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带一点水,害怕渴了。”
“有槐序在,不用带。”
“我忘记了……”
“走吧。”
阿婆女娃
一行人拿上绳子便出发了。
·
在路上碰见老灰和小圆,又碰见星回和季白,都问他们去干什么,听说他们去砍柴后,老灰和小圆拍着胸脯要帮忙,星回和季白这两个老江湖则纯属显得没事做要去凑凑热闹,于是队伍越壮越大。
“你们的斧子都好钝了。”小圆步伐迈得很快,以跟上周离的走路节奏,扭头看到斧头他不由有些担忧,“能砍得动吗?”
“这只是个装饰品,用来寻找砍柴原味的娱乐工具。”周离说道,“其实我们不用它砍的。”
“就是哦!”小圆一拍大脑袋。
“小圆你今天还没有见过团子大人喔~~”周离的肩膀上传来了团子的声音,轻轻细细,带着淡淡的奶味儿。
“见过团子大人。”
“好的喔!”
“……”
人多始终是要热闹一点。
松树林离郑芷蓝家并不近,看着近,实则有几里路的距离,但目前也只有这里才能砍到大量的枯树了,另一处柴地正处于修整期,其余地方还没枯死的树郑芷蓝是舍不得砍的,要留着看。
阳光照下,松林中光影婆娑,光线不佳,地上铺了厚厚一层松针,已干透了,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声音。
此外还落了许多松果。
平子 真子
也真的有很多枯树。
楠哥扶着郑芷蓝的小心走着。
周离抱着团子,扭头到处看着,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到了一个藏宝洞:“松树到处都是宝啊,主干可以当大柴,枝丫可以当棒棒柴,地上落的松果和松针也很好烧的,发财了。”
“出息!”
“嘿嘿嘿……”
砍树倒是轻松。
郑芷蓝的金丝妙用很多,可以很轻易的将树枝切断,缺点在于不好控制树往哪边倒下。
我的女友是声优
往常的难点在于将木柴运回去。
郑芷蓝一次会砍很多柴,堆在柴屋里慢慢烧,有时木头有些湿也没关系,可以等它慢慢放干。所以哪怕清和力气大、速度快,往常也需要跑很多趟慢慢的将之背回去,郑芷蓝当然也是要背的,有时狗帮成员有空,也会倔强的跑过来用嘴叼,每次只能叼一根枝丫,重在参与。
单程几里路,是真的很累的。
所幸郑芷蓝和周离一样耐心很足,她会挑一段没有事做的时期专门用来准备柴火,她可以用好几天乃至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做这件事。
反正也没有事做,她也不觉累。
今年冬天比往年更冷,郑芷蓝烤火耗柴也不少,所以需要更多的柴。
今年的效率则比往年高太多了。
除了郑芷蓝使用青丝和清和一起砍伐外,周离也在挥舞着斧头做些过场。小圆和老灰奋力收集松果,堆在边上。星回大人只手一挥,便有一阵无形的风将地上干枯的松针卷起,也堆在一起。
楠哥用背篼将之装起。
槐序则负责将之全部运回去。
我的虚拟神国 小白变老白
团子负责东跑西跑,这里看看那里也看看,往往还要停下来问劳动者几句问题,以满足她的好奇心。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做完了小郑姑娘以前要好几天才能做完的事。
出力最大的无疑是槐序。
最小的是团子。
如此,周离也算是居中吧。
于是他提着锈迹少了很多的斧头,晃晃悠悠的,为自己的劳动感到自豪,扭头继续到处看。
刚才也只砍了几棵树,但已经够烧很久了,再多柴屋就装不下了,松树林看起来还是那么密集。
林子里还有不少墓,是地上凸起的小土包,有些前面立着墓碑,有些则没有,年生已不短了,基本上都已经被杂草覆盖。听郑芷蓝说,以前村里有些人死后会埋在这里,加上松林遮天蔽日,一个人从这里过还真会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不过小郑姑娘自是不怕的,她也有亲人长眠于此,而在她眼中,人死和死人都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
很快她抿了抿嘴:“回去了吧。”
“好的。”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要客气。”星回微微一笑,“以后干活请都叫上我们,这是我们说好的。”
“嗯嗯嗯!”小圆连连点头,“小圆力气很大的!”
“知道了。”郑芷蓝点头。
“松树好烧吗?”周离问道。
“我不知道怎么说,它是很好烧的,但是有时候烟子会大一点。”小郑姑娘小声回答,“我觉得应该也是好烧的吧。”
“哦……”
周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ridt3優秀都市小说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一章 中午熱推-rjqf4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郑芷蓝炒菜。
楠哥切菜。
两个人完全应付得来。
郑梓豪依然极想和楠哥说话,但楠哥有事情做就不想和他吹牛,让他一边儿玩去。小朋友无聊之下只得在堂屋和灶屋间来回晃悠,一会儿一趟子小跑到堂屋去找他爹妈,一会儿又走回灶屋和他们说两句话,很是开朗。
而往常专职给郑芷蓝打下手的清和此时却只能站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他们,有时还得注意着避让乱跑的郑梓豪,孤独得很。
更可气的是老妖怪就站在旁边学他,学他的站姿、表情,一举一动。
现在还没到十点。
人多要弄的菜就多,还要弄得丰盛的话,是很费时间的。
就比如羊肉,郑芷蓝分了两种做法,羊肉羊杂用来煮羊肉汤,冬日里吃再合适不过了,羊棒骨则用红烧的做法来做,是桌上的一道大菜。这两道菜都是很需要时间的,费时费力。
所幸有楠哥帮忙,一边做饭一边和她说话,声音停不下来,倒也不无聊。
“芋儿切这么多够不够?”
“多少……”
站在角落里的清和微微摇了摇头,于是旁边的槐序也微微摇了摇头。
楠哥无视他,继续描述着:“这个……铁钵钵的三分之二。”
“够了吧。”
冰輪 丸
“那我就切这么多了哦,我再把酱牛肉切了,你这酱牛肉还做得挺好,和我们家做的不是一个风格。”楠哥从旁边拿过酱牛肉,切下第一片就送进自己嘴里尝了尝,“晒得很干的样子,快赶上风干牛肉了。”
“我自己摸索着乱做的。”
“嗯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
“别去城里相亲了,嫁给我吧。”
“……”
小郑姑娘哪里经得住她这么调戏。
于是灶屋里便充满了楠哥得逞的笑声,和锅里升腾的油烟气及香味一起,从瓦顶散溢出去,和烟囱里升起的炊烟一起消散于半空中。后山坡上正在工作的狗帮成员显然也对这番热闹感到稀奇,扭头疑惑的看过来,只一会儿又继续做自己先前的事情。
就是团子也在周离腿上伸长脖子,好奇的要看楠哥在笑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偷偷不告诉她。
只有周离对此置若罔闻。
两耳不闻身旁事,一心只在灶孔里。
然而他的清净终究只能是暂时的,因为楠哥已经开始切熟食了,投食时间到。
遵从就近原则,楠哥逐一投喂,先是尚在羞赧中的小郑姑娘,弄得小郑姑娘更加不好意思,然后是团子、周离和槐序,清和也有份的,正好跑进来视察的郑梓豪也运气好吃到了一块。
然后是香肠腊肉。
楠哥笑呵呵问:“好不好吃?”
周离:“好吃。”
团子:“喵~”
郑芷蓝专心炒菜。
清和没吭声。
槐序也没吭声。
楠哥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有你们两个觉得好吃吗?槐序?”
槐序平静道:“我叫清和。”
清和:……
扭头就走!
槐序愣了愣,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只有眼珠子在转动,视线跟随着清和,直到清和离开灶屋,他才将目光收回,摇摇头对郑芷蓝说:“你养的这只妖怪太小气了,要好好调教。”
“他不是我养的。”郑芷蓝摇摇头说,“要说起来,我是他养的。”
“那不是和我和周离的关系一样?”
“我不知道……”
郑芷蓝回答得很老实,答完后她不由抿嘴笑了下,然后目光随意的往前一瞥,只见周离依然埋头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专心烧火,似乎对槐序说的话并不在意,又似乎是完全不想搭理他。
这时楠哥又走了过去,停在他身边,手上拿着半截香肠和一根腊排骨:“大哥又来了,给你的烧火再多增添一抹乐趣。”
“没有增添空间了。”
“大哥说有。”
“怎么增添?”周离把手里的火钳插到灶孔下的洞里,抬头看楠哥,开始有了点好奇。
“你把这个用火钳夹着,放灶里烤,烤出来喷香。”楠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等下我再用油辣子给你调一个烧烤料汁,你涂在上面,保管你烤出来的比外面烧烤摊都好吃。”
“好的!”
周离连忙接过,照她说的做。
倒确实能再添一抹乐趣。
蕙 心
无声无息间,老妖怪已来到了他身边,直接蹲了下来,偏着头往灶里看。
香肠和排骨本身就是熟的,现在还有点热乎,经火烘烤逐渐往外冒油。等楠哥的料汁调好,往上一涂,红油浸透香肠排骨,将之染红,表面的油迅速起小泡,上面的辣椒让人胃口大开。
老妖怪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不动,偏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像个小孩子。
“还没好吗?”
“好了吧。”
“我要吃我要吃!”
“小心烫!”
“我不怕烫!”
“还有团子大人呢。”
“知道知道……”
“……”
也许有一定的心理作用,周离居然真的觉得比外面烧烤摊的好吃很多,可惜量太少了,既要分给老妖怪又要分给团子,也只能尝个味儿。
吃完后一手的油,周离随手抹向旁边的老妖怪,在他身上擦。老妖怪低头看着他擦,也不在意,只砸吧着嘴。反正他的衣服也是变出来的,稍微一个小操作就重新变得干干净净了。
木葉 村
“你们要是喜欢,晚上或者明天可以多煮一些给你们烤。”郑芷蓝说道,“或者我们架上烧烤架,像上次一样做一顿烧烤。”
“这个好!”槐序立马说。
“同意。”楠哥举手。
“喵呜喵呜~”团子跟着楠哥学。
“同上。”周离虽然觉得烧烤架少了一点灵魂,但也可以接受。
“好。”郑芷蓝点点头,“那我们要做些准备才行,安排在明天吧,烧烤用的调料好像已经没有了,也需要下山买点肉和菜,看明天能不能叫筷子它们去山上捉点能吃的野味,冬天了不太好捉,但野鸡多。”
“你也太好了吧!”槐序流口水了,“我去买我去买!”
“好的。”
小郑姑娘脸又红了,扭头移开话题:“菜差不多快好了,能不能麻烦你给他们送一点过去?小圆和老灰大人,星回和季白大人都要送。”
周离觉得她脸皮比自己还薄。
中午十二点,终于开饭,比小郑姑娘家平常晚了一点,周离起初以为是菜太多了费的时间太多,但很快就听小郑姑娘红着脸说,是因为她现在晚上听小说睡得比以前更晚了,早晨也起得晚了一点,早餐推迟,午餐也就自然而然的推迟了。
有点可爱。
為 動畫 製作 獻 上 美好 祝福
重生之爱妻如命
午饭有一大桌。
一锅羊肉汤,一盆羊棒骨,一盆芋儿鸡,都是很大一盆的,就已经够平常一大桌人吃了,再加上香肠腊肉和酱牛肉,还有几个小炒,典型的农村逢年过节吃饭的风格,要是寻常人家,得吃到明天。
不过他们只吃了一顿。
吃完饭洗完碗后,小叔和小婶又偷偷拉着郑芷蓝上楼聊了一会儿,聊的还是昨晚的事。
周离听力敏锐,听见基本都是小叔小婶在说话,郑芷蓝不吭声,只是他们一直没能说动她,所以一个劲的说她怎么那么倔。
下楼后他们就带着郑梓豪离开了。
小家伙还哭丧着不想走,威胁他爸说要带楠哥跟他们一起走,被心情不好的他爸打了两下屁股,这下老实了,一边哭一边跟着走了,但走的时候还是屡屡回头看楠哥,涕泪横流,表现出对楠哥的不舍。
这个时候的楠哥在他心里已经不只是一个普通大姐姐了,楠哥是他的知己,是他的至交好友,楠哥还是他的战场前辈,他的奥特曼大哥。
只是不知道他看见楠哥在偷笑时作何感想。

7fpbm好看的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一十章 上午讀書-wgfuo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堂屋。
小婶坐在一条高板凳上,正在给郑梓豪整理衣领,一边理一边碎碎念的埋怨小叔给孩子穿个衣服连衣领都是塞在里面的。
周离在她对面坐下,十分乖巧。
小婶停止了碎碎念,抬头对他笑了笑:“在哪读书啊?”
“春明。”
“噢春明……哪个学校?”
“彩云大学。”
“是个好大学呀!”
“将就吧。”
风云第一刀 古龙
“家里有几个啊?”
“还有个弟弟。”
“弟弟读……”
“比我小一级,也大一了。”
“在哪读啊?”
“清华。”
“哦哟那不得了!”
“是,他比我厉害。”
“你也厉害你也厉害……”
“我不行的。”
周离从小虽然孤僻,但这一类的对话他也经历过好多次了。老周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们就喜欢这样问他,讨厌死了,现在看来,可能全国的长辈面对陌生晚辈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你们三个是一个大学吗?”
周离耳朵动了动,听见身后传来的带着楠哥特征的脚步声,他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语气温和,继续回答:“也是一个高中。”
“那不错啊!你们放假了吗?”
一只手从周离后脖颈伸了过来,放在他脖子上,像是在取暖,但手却非常暖和,比他脖子还暖和。
靠在小婶腿上的郑梓豪见状立马跑了过来,跑到他身后,学着他和小郑姑娘的称呼喊着楠哥,似乎已经将昨晚的事忘掉了。
周离不动声色:“前几天就放假了,连夜回的雁城。”
“那挺早啊。”
網遊之長歌行 無塵無哀
“是。”
接着身后传出楠哥的声音:“今天天气挺好啊,大清早就出太阳了。”
小婶点点头回应:“这几天天气都挺好,在城里难得看到太阳,最近天天都有,就是只晒中午和下午那么几个小时。山上就不一样了,这个冬季里十天有八天都会出太阳,从早照到晚。”
“光线充足,果子甜。”楠哥话里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很舒服,“小郑最近重了好多果树。”
“就是,等明年果子熟的时候我再带郑梓豪来摘点。”小婶也笑呵呵的。
“那感情好啊。”楠哥依然笑着,“自家种的果子纯天然无公害,而且这山上种的,说不定比外头卖的还甜。还可以来看看小郑。”
“就是就是!”小婶的想法被她完美戳中,“你们也可以多来呀!只要有果子熟的时候就来,管他的哟,一个摘一大包、摘三大包回去,反正郑芷蓝一个人在这里她也吃不完,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句话好,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可不是嘛。”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在此期间楠哥的手依然放在周离脖子上,让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动弹。
和先前小婶对周离的审问不同,现在进行的话题无疑要有意思得多,小婶的神采也大不一样。在楠哥的主导下,她们又换了好几个主题,都是很接地气的,无缝衔接,有些周离都听不懂,比如什么独生子女补贴和祖遗宅基地,但显然小婶非常感兴趣。
江湖转
她们聊得非常高兴,沟通完全没有障碍,以至于周离差点以为楠哥已经将先前的事忘掉了。
“妈妈~~我饿了。”
神之怨
“饿了呀?我去看看面煮好没得。”
小婶点头对楠哥笑了笑,起身往里走去。
鱼人传说 宁歌歌
周离也立马起身,闷头跟在她身后,可只走出两步,就被楠哥揪着脖子拉了回来,被硬生生按着坐回板凳上。
随即脖子上的手开始用力。
“你去哪?”
“我去看看面煮好没有。”
“你也饿了?”
“郑梓豪饿了。”周离目光往上,悄悄瞄了眼楠哥脸色,稍作沉默,“楠哥你好厉害,多亏你了。”
重生之将门嫡女
“啥?”
“刚才你没出来之前,我都尴尬死了,不知道说什么。”周离老实说道,并适时的投去不解的眼神,“你为什么和每个人都那么聊得来?而且你知道他们会对什么话题感兴趣。”
“哪里哪里,你这转移话题的功力也不赖嘛!”楠哥笑眯眯的说。
“……”
周离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力道,他又沉默了一下,随即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楠哥手背上,手已经没有刚才暖和了,于是他说:“都凉了,怎么你的手这么容易凉?还是把手缩到外套里面去吧。”
“老子要捏死你!”
“?”
怎么取到了反效果呢?
周离紧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幸好这时小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还端着一大盆面,楠哥这才放开周离脖子,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周离扭头看向别处,站起身:“我去里面端碗。”
“有人端了。”小叔说。
军婚燃烧:媳妇太彪悍
“哦。”
早上煮的是鸡蛋面,煎鸡蛋用的猪油,煮面的时候又放了盐,加上豌豆尖,再洒上一搓葱花,其实就这么吃也是有盐有味、鲜味十足的。像是槐序就什么也不放,端着一大盆面便呼噜呼噜的吃起来,每一口都是一大夹,吃得香极了,给周围所有人源源不断的提供‘好胃口’的buff。
周离本身也懒得放什么的,但他见到楠哥把昨晚吃剩的青椒鸡倒进了碗里,立马就得到了一碗青椒鸡肉面,他也跟着学。
然后楠哥端着碗走出去,坐到门口吃,他还是跟着学,和楠哥坐到一起。
现在还早,山上的晨雾远未散去,堆积在山谷里,淡金色的阳光照着雾气升腾,似乎也对胃口有不少增益效果。
“呼噜~~”
楠哥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似有些嫌弃。
“楠哥你吃豌豆尖么?”
“昂?”
“我夹给你。”
“你不吃昂?”
“你吃。”
武陣巔峰 那只優雅的小強
“懂事。”
于是楠哥便将碗伸过去,看着他将豌豆尖往自己碗里夹,同时砸吧着嘴:“这山上的豌豆尖好像比我们山下的更好吃。”
“因为山上温度低。”
“嗯?”
“你少旷两节课你就知道,一些蔬菜在低温环境中会合成麦芽糖酶来保护自己不被冻死,吃起来就会有甜味。”周离解释道,“植物生理学的老师就讲过这个东西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白菜,俗话说霜打的白菜……”
“闭嘴。”
“好的。”
“明天多掐一点。”
“知道了。”周离老实点头,“那还有好多呢,只是我好像看见有一支开花了,开花了是不是就不能吃了?”
孤風起
“哦哟你在问我?你不是很懂么?你翻开书查课本啊。”
“小气。”
“你才小气!”
“……”
周离专心吃面,不再理她。
吃完早饭也不是说就闲下来了,洗完碗后,郑芷蓝还有很多小动物要喂,大到牛马,小到鹌鹑,中间还有许多家禽家畜,还是比较忙的,要是遇到农忙时期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周离和楠哥跟着她转了一圈,回来休息一下,又要开始准备中午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