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三十三章 煞筆冷璃閲讀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莫空大师跟彦辰依然是没什么表情,要不是还喘着气,大抵会被人当成两尊雕塑。
再观冷璃,明明是他提出来的,却被人如此忽视,他表示不乐意了。重重的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墨城主,你如此不给我面子,倒叫我有些为难了。”
正高兴着的墨君羽真心不想理这个煞笔,他头了不回的回了他一句,“对你不需要面子,还有你要是觉得为难可以离开,没人拦着你。”
星锋
“墨城主,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对于你这种不请自来的,能赏你一口饭已经不错了。”
“你这话是把我当成了叫花子了。”冷璃气的横眉冷对。
但墨君羽始终拿一抹清隽的侧面对着他,“叫花子都比你有尊严,不会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肯走。”
“你,你欺人太甚。”冷璃咬牙切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墨君羽不疾不徐的道,“这不叫欺人太甚,这叫陈述事实。”
冷璃觉得骂人就要对着骂,才能显出气势。所以,他站起来,走到墨君羽对面,“墨君羽,你敢不敢跟我比。”
墨君羽好无奈,这个煞笔挡着他看久儿了,他凉凉的抬眼,毫不留情的讽刺,“手下败将何来颜面再跟我比。”
“手下败将”四个字确实毫不留情的扎了冷璃的心,并不是他打不过好伐,而是他没有在自己地盘,放不开手脚好吧。
现在,他一定要在其它地方赢回来,脱掉这冠在他头上的这顶帽子。他提议,“今天我们不比武,比其它的如何?”
“不感兴趣。”墨君羽歪着头找他的久儿。
一心想要跟墨君羽比试的冷璃,开始动歪脑筋,“堂堂城主原来浪得虚名,不敢比。”
终于重新找了个绝佳视角欣赏自己媳妇绝世美颜的墨君羽,“烂掉牙的激将法对我没用。”
“呵呵,不敢就是不敢,你承认不就好了,非得找个理由,给自己台阶下。”冷璃绝不放弃,继续激他。
“我不需要找理由,倒是你需要找借口。”找借口接近他的久儿,找借口在久儿面前博好感,煞笔心思真是坏的很。
“你……”冷璃一时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这个人还真是沉的住气,怎么激他都没有反应。
墨君羽不耐烦的摆手,“你要没什么事,就不要呆在这里,麻烦你让让。”
煞笔不要乱入他的视线好伐,他不想看久儿的同时,还要附带将这个煞笔带进去。
煞笔冷璃真的往旁边走了几步,但下一秒反应过来,他为何要这么听他的话啊。脚步一转,又快速的闪了过来,“墨城主,你今日要是不答应我再比一场,我就一直赖着你。”
耍流氓这一招他也是无比的熟稔了,做起来没有丝毫觉得不好意思。
其他人听了都直呼无耻。
墨林真想将眼前的菜给扣到他头上,居然比他家公子还无耻,天理不容。
清风掂量着要不要哪天他们兄弟四人将这厮套麻布袋里,狠狠的揍一顿。但这厮貌似修为不错,他们恐怕还没得逞就要身先死了,不妥不妥。
苏子陌拿起一块蜜瓜吃的津津有味。这瓜不错啊,真有味啊。
墨夫人咬着筷子,眼神好复杂好纠结。怎么感觉冷公子跟她儿子有一腿的赶脚。呜呜呜,久儿还没嫁进来,就被戴了帽子。
还不知道自己头顶上戴着帽子的凰久儿担忧的抬起眼,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托着下巴,眉毛都快皱成了一团。
这个冷璃到底搞什么鬼,为何这么执着要跟墨君羽比试?不寻常啊,有猫 腻。
莫空大师继续沉默,徒弟的事情自己解决,他这个当师傅的绝不干预。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彦辰。本以为他还会继续沉默不语,当一尊养眼的雕像。但是他动了,他抬头了,他睁眼了,他还说话了,“既然是比试,那我就来做个裁判如何?”
卧槽,神马情况,大佬一锤定音,将比赛盖了章啊。而且赶脚大佬怎么好像是在帮冷璃啊。城主大人不合大佬心意,实锤了啊。
凰久儿惊愕的转头,“辰叔叔,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冷璃那厮给打断。他一个旋转跳跃,对着彦辰抱拳,“还是彦前辈看的清楚,既然这样,那就如此定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彦辰应该是这些人中说话最有分量的一个,抱紧他的大腿,今日这比赛是跑不了了。
他又嘚瑟的转身,沁着笑挑衅的看着墨君羽,“墨城主,辰前辈都已经开了口,难不成你还想反对不成。”
要是反对那可就是驳了他老人家的面子,嘿嘿,他一个不高兴,毁了你跟小美人的婚事,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墨君羽敛着眉宇沉默,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仿若万年古井,无波无澜。半晌,他才缓缓的掀起长睫,幽暗的凤目云淡风轻,薄唇一动,懒洋洋的丢出一句话,“既然辰前辈想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凰久儿满含歉意的望着他。
辰叔叔可不是这么爱凑热闹的人,为何会如此做,她一时半会也搞不明白到底有何用意。
难道真的只是想要为难一下墨君羽?这似乎又不大符合辰叔叔的性子,他不像是这么无聊的人啊。
墨君羽回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安啦,这么点小事他能搞定的,无需担忧。
两人眉目传情,冷璃可是瞧的一清二楚,明晃晃的怎么感觉那么刺眼。
两人越是甜蜜,他就越有种想要将这一切打破的邪恶念头。所有世间美好的东西都是恶魔的食物。等甜蜜变成痛苦绝望的时候,不知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很是期待啊。
“好,墨城主,我们来比什么?”冷璃笑的和煦,只是他的笑虽好看迷人,但总让人感觉有几分虚假的成分。
“随你。”墨君羽淡回。
冷璃细细思索片刻,“听闻墨城主琴技了得,那不如我们就比弹琴如何?”
“可以。”墨君羽依然神情淡淡,好的似乎没有脾气,冷璃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 星兒的惡作劇二展示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星儿睁着雾气朦胧的水眸,一个劲的想往墨君羽怀里钻,“墨公子,她好凶,我好怕,你将我带回去好不好?”
墨君羽嘴角一抽,看着作势往他身上靠的星儿,抬起袖子遮住口鼻,同时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不男不女想想就恶心,而且身上那股味是把所有的香粉都倒身上了吗?
星儿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摇身一变,居然又变成了凰久儿的模样。
他学着凰久儿平时的神态,嘟着粉唇,娇羞中又带着几分灵动,眨巴着双眸,语气略带委屈,“墨公子,你不喜欢我了吗?”
他就不信这次他还会拒绝。
墨君羽确实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个人居然能随意变幻,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他变谁不好,非的变成久儿的模样。他到底是掐死他,还是掐死他。
何 歡
墨君羽额头青筋隐隐作动,微垂着头。
因此,星儿沒有瞧清他脸上冷的惨绝人寰的气息,只以为他真的心软了,一步一步朝他靠近。
可是,在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
一声脆响,在芳菲院突兀的传开。
星儿嘴巴都被打歪了,高高肿起的脸上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可见凰久儿这一巴掌下手有多狠。
他捂着脸,撇着小嘴,可怜巴巴的对着墨君羽无声的控诉着凰久儿的暴行。
可是,墨君羽压根就不鸟他。
只错愕的看着凰久儿,见她因为生气而通红的小脸,粉嘟嘟的煞是可爱,真想在她脸上捏一捏。
在瞧一眼,脸颊高高肿起的另一个“凰久儿”,心里沒有半点怜悯。
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山寨就是山寨,再怎么像也只是个高仿,永远不可能跟正品比。
这样一对比,他觉得久儿又更可爱了。
原本他是想,既然久儿现在不想见他,那他就假装跟她保持距离好了。
可是现在,久儿身边有这么个不正经的人在,他必须得在久儿身边保护她。
所以,他也不急着走了。拉过凰久儿的手,心疼的拿出帕子又给她仔细擦干净,“不是跟你说了,不可以碰别的男人,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你要是想打人,告诉我一声便可,弄疼了你的手,我会心疼的。”
凰久儿一脸懵逼,满头问好。
这家伙刚刚不还跟她一副不熟的样子,怎么现在立马就说这么蜜死人的话。
凰久儿感觉脸上的热气已经蔓延至耳后根了。
墨君羽低笑一声,捏了捏她的脸颊,又来了一记蜜弹,“久儿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我很喜欢。”
卷卷跟大虎排排蹲,闪着星星眼,用着只有凰久儿听的懂的话语,“公主,墨公子花言巧语好会哦。”
星儿见没人理他,无聊的撇嘴,恢复成孩童模样。听到蠢兔子的话嗤笑,“连蠢兔子都看的出来这个人说的话是花言巧语,可惜啊,某个蠢女人被骗了还感动的要命,。”
被人称为蠢女人的凰久儿,回过神来,一记眼刀子剐了过去。
不会说话,就闭嘴!
星儿这话可是大大咧咧毫无掩饰的说出来的,墨君羽自然听到了。
不过他也没恼,而是拉着凰久儿的手,将她带到院子的石桌旁,打开食盒,准备开启他的投喂技能。
一年没用,再次启用,也不知有没有生疏。
凰久儿看出他的意图及时制止了他,“我自己来。”
墨君羽很委屈,微扬入鬓角的眉宇硬是被他凸成了八字形,眼神哀怨的看着她。
凰久儿怕自己心软,别开眼不去看他。
害!她突然感觉自己好渣。
可是,她也是身不由己。她一直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如芒在背。
“你有没有用早膳,要不要一起?”凰久儿问。
墨君羽生气,傲娇的扬着脖子,“没有,但是我不吃。”
“为什么?”
重生之不朽帝君
“久儿喂我,我才吃。”
这个家伙真是幼稚,他要再这么作,她可是管不住辰叔叔的大刀的。
凰久儿头疼的丢给他一句话,“不吃,那你现在就回吧。”
墨君羽瞬间缴械投降,乖乖的吃饭。
卷卷很气愤,死老鼠居然误解它的话。它的意思明明是想说这个人说的话好听。
它跳过去跟他理论,大虎自然是跟它统一战线。
于是,一人一虎一兔子在院子里,吼吼吼,吱吱吱,还有星儿骂骂咧咧不停叫嚣。
“吱,死老鼠,你竟然挑拔我跟公主的关系,信不信我抓花你的脸。”
“我什么时候挑拔离间了,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我什么时候说他骗公主了?”
……
墨君羽虽然听不懂卷卷跟大虎的话,但从星儿的话中他还是猜出来一二,感情还是在讨论他刚刚的花言巧语。
不是,他对久儿说的话可都是发自肺腑。只是不知久儿会不会也认为他是个花言巧语的人。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久儿,见她神色淡淡。放下筷子,似是解释又似喃喃自语,“我对久儿说的话都是真的。”
凰久儿微愣,随即嫣然一笑,“嗯,我知道。”
墨君羽回了她一个璀璨的笑。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眼中只有对方,美好的宛如一幅画卷。
然而,这时…
“吃完了么?”彦辰的声音清浅的响起。
虽不是很响亮,但在这不是很平静的院子里却格外有穿透力,直击心底。
吵闹的一人一虎一兔立刻稍息立正,排排站好。
而凰久儿心中也立刻警铃大响,触电般猛的移开眼神,就看到坐到她对面黑衣白发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吃完了!”
任务系统之诸天万界 暮灵天凤
“没吃完。”
两人异口同声的答,可是答案却相反。
凰久儿严肃的板着脸,转头对着墨君羽:“墨公子,你刚刚不是说吃完了么?”
吃完了赶紧跑路。
墨君羽仿佛听不懂她话里的弦外之音,“久儿,我还没吃饱。”
凰久儿扶额,简直要给他跪了。
影帝的圈宠喵妻
这厮故意的吧,平时看着挺机灵的,今日怎么这么憨憨。
彦辰拖着腮,修长的手指哒哒哒的敲着桌面,平平的响声节奏又有规律,没有歌曲的跌宕起伏,却能使人的心莫名的平静下来。
可是,凰久儿却觉得这仿佛就是催命曲,弄的她心好慌。

lpeb4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一百四十九章 尋人二熱推-6qe7f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林捂着肚子,仰着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公子你这个笑话太好笑了,哈哈哈,笑的我肚子都疼了。”
墨君羽沉着脸,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现在无心跟墨林玩笑。找了这么久,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他心急如焚的同时又升起一丝慌乱不安。
鸳鸯镯突然损碎会不会是久儿出事了?他不敢去想。现在唯有尽快找到久儿的下落,才能使他那颗跳的杂乱无序的心平静下来。
某科学的超能力缘
他冷肃的吩咐墨林,“将风鹤楼的人全部召回来,挖地三尺也要将久儿给我找出来。”
hello,面瘫小姐 碗碗
停了笑的墨林,听着他家公子的吩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屎,难道耳屎太多堵住了。
将所有的人召回来,这还从未有过。要知道这样做,风鹤楼兄弟们的潜伏很有可能会暴露,对风鹤楼将是致命的打击。
看来这次事态真的非常严峻。
不,应该说他家公子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他要是一代帝王,一定是一个贪图美色的昏君,凰久儿就是蛊惑帝王的妖妃。
这个想法也只敢在墨林脑子里一闪而过,现在还不是脑补这些的时候。他赶紧给清风他们传消息。
……
泽丰城某个四合院内,清风接收到墨林传来的消息,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震惊。
兹事体大,他还是去告诉齐叔的好。
他走进一个房间,房间一扇墙壁上有一排书架。他转动书架上的一个青花瓷瓶,咔咔咔,墙缓缓打开,他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条楼梯直通而下,尽头是一个宽阔无比的大厅。大厅里放了一张桌椅,其后就是一排排架子,架子纵横交错,好像一个迷宫。架子上放满了卷轴,每个卷轴上都有一个小牌子,牌子上是一串数字编号。
这个地方就是风鹤楼总部。
一老者坐在桌前,看着风鹤楼兄弟们传来的消息。
“齐叔!”
被称为齐叔的老者,抬起眸子。虽然这老者已是花甲之年,可是那双眸子却炯炯有神。
他看了一眼清风,“是不是楼主又有什么吩咐?”
清风十分平静的答,“楼主让我们将所有兄弟都召回来,去迷林森林寻人。”
楼主最近不知道在想什么,喜欢瞎折腾。他也不觉得稀奇了,毕竟连谋权篡位都能想到的人,再过分的吩咐都显得正常了。
齐叔放下卷轴,思索了一瞬,“既然楼主吩咐了,那你就赶紧将兄弟们召回来吧。”
“是。”
清风退出来,兄弟四人组又凑到了一起。
南风闪着兴奋的眸子:“清风,楼主又吩咐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清风:“其实也沒什么,就是叫所有兄弟都回来。”
明风眼珠瞪的像铜铃,“所有人?我没听错吧?”
燕 小 陌
难道他年纪轻轻耳朵就不好使了。“南风,快告诉我,我听到的不是真的。”
跟他同样震惊的南风,“別问我,我耳朵也不好使,快问无风。”
明风转头看向无风,“快告诉我,你耳朵也不好使对不对?”
无风摇头,“沒有啊,我今天才挖过耳屎,耳朵现在可灵光了。”
南风跟明风同时丟了个白眼给无风,真是沒默契,兄弟情没了。
TFboys之公主穿越做女仆
清风打断他们,“好了,办正事要紧。我们赶紧走吧。”
穿越火线之ak传奇 纳兰初
南风边走边问,“清风,楼主让我们去干嘛?是不是要去逼宫,逼城主退位让贤?”
清风眼神“你想多了”看着他,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寻人。”
楼主就为了寻人将所有兄弟们都召回来,替那些远在它地的兄弟们心疼一秒钟。
“楼主要寻的是谁啊?”南风又忍不住问。
“凰久儿!”
南风:……也就只有久儿姑娘才能让楼主做出疯狂的事来。楼主谋权篡位不会也是为了久儿姑娘吧。
突然真相了的南风又忍不住将这话告诉了他的好兄弟们。
兄弟们得遇知音似的激动的看着他。
“南风,原来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啊。”
“哎呀,原来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啊。”
人家
……
得知自家儿子去寻人的墨夫人,替她那不争气的儿子,默哀一秒钟。又替他那走丢的智商惋惜一秒钟。
然后开始了碎碎念似的吐槽,“现在才知道去寻人,早干嘛去了?都过了这么多天了,还能找的到人嘛?”
“久儿那么好的姑娘,找不到了多可惜啊。也不知道又会便宜哪个小子。”
“哎呀,早就提醒过他啦,对喜欢的姑娘就要抓紧点。死皮赖脸的粘上去就行了,姑娘家多少都是有点心软的。”
“夫人,你当初有没有对我心软过?”墨家主插了一嘴。
“你?”墨夫人侧眸睨着他,“心软?”
墨家主点头。
随疯入梦
墨夫人翻了个冷白眼:“心软能当饭吃啊。”
墨家主封嘴不语:对不起打扰了,他这就退下。
……
风鹤楼的兄弟们陆陆续续的赶到迷林森林,搭起了帐篷。墨君羽坐镇指挥,让所有人以包围的方式,从迷林森林外围一寸一寸的向中央靠拢。
惊的林中的飞禽走兽惴惴不安,虫叫兽吼,鸟啼人语,时不时突兀的响起在这万籁俱寂的森林夜晚,诡异又让人毛骨悚然。
还不知道因为她迷林森林正上演地毯式搜索的凰久儿,正拉着莫空大师,好酒好菜的招呼着。
她已经将光泽庄园的事告诉了莫空大师。
莫空大师准备明日就去光泽庄园替那些园工解蛊毒。
她犹豫着是不是让莫空大师替她稍个信给墨君羽。
她倒了杯酒给莫空大师,试探,“莫空大师,明日就要走了哈。”
莫空大师脸上一本正经,语气却是幸灾乐祸,“对呀公主,你不能出去,有点可惜啊。”
凰久儿:…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她忍!求人办事,她这个公主当的真是憋屈。
她再次试探,“莫空大师这次出去应该会去瞧一瞧你那徒弟吧?”
栖凤帷
莫空大师再次欠揍的幸灾乐祸,“那是自然,怎么公主也想去瞧一瞧?”
公主,你那点小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就别装了。
凰久儿气得咬牙,将手中的筷子利索的掰断,“啪”的一声拍在桌上,露出一抹笑。
虽然那笑很璀璨,但咬牙切齿的模样却很渗人。
莫空大师心中发紧,好歹是公主,还是给点面子。
立马赔笑道,“公主是不是有什么话或者什么东西让我转交给我那徒儿啊?”

bf2z0火熱連載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四十八章 尋人鑒賞-72uey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妹妹说的是。”周彤心里直翻白眼。
这时,小紫过来了,她俯身在南宫静雅耳边低语几声。
南宫静雅眸色瞬间就亮了,但是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周彤,又闪过一抹急色。
想下逐客令,她自以为的素养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好在,周彤也是个知趣的,识相的找了个理由,“妹妹,我出来也有些时候了,这就不叨扰你了,改日再来找妹妹玩啊。”
“既然这样,我也不留姐姐了,姐姐慢走。”
等到周彤的身影看不见了,南宫静雅脸上的笑容瞬间被阴冷取代,偏了偏头,问道,“知不知道墨公子去哪里了?”
“看方向似乎是出城了。”
“快备马!”
南宫静雅抄着近路,在墨君羽即将到达城门的那一刻赶到,出现在他面前。
墨君羽冷眼看着横插出来,挡在他前面的人。
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一夹马腹,飞驰的骏马,竟腾空一跃,从南宫静雅头上飞过,稳稳的落到她身后,直奔城外。
三下江南 来自外苍穹
南宫静雅被这一幕吓的浑身颤抖,死死的抱着马脖子,才勉强稳住斗如筛糠的身子,沒被摔下去。
那骏马从她头顶跃过去的压抑感,仿佛死神降临。让她从心底害怕,生怕那骏马,“啪”的一下在她头顶直直掉下来。那场景想想都十分美妙。
虽然她很想跟墨公子来个亲密接触,但这样的方式不是她希望的。
超能手套 疯狂的天使
可是,还沒完。
墨君羽过去了,墨林也不甘示弱。
同样的一幕又再次上演,别说周彤,就是路过的群众见了都不免捏一把冷汗。
那个女人是傻了吗,都不知道躲一下的。
不败剑神
她要是躲了,咱们可就见不着这么壮观的一幕咯,这马飞的好呀。
处在暴风雨中心的南宫静雅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见一匹马扬起了四蹄。
本就心神不稳的她,脚下一软,从踏蹬上滑落。整个人重心不稳,直直的从马背上摔个狗吃屎。
她那匹马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不安的发出低低的嘶鸣声,四蹄也乱了节奏,在原地不停踩踏。
而它脚下的南宫静雅,躬着身,抱着头不停的躲闪。好像一只皮球,滚来滚去就是逃不出马的魔蹄。
小紫站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她赶紧吩咐旁边的侍卫,“还愣着干嘛,赶紧想办法将小姐给弄出来啊?”
小姐要是被马踩死了,他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城主大人怪罪下来,谁来担这个责啊。
小紫心急如焚,侍卫也很为难。
一名侍卫跟另一名侍卫打着商量,“咱们这样…我一掌拍过去…然后你再……”
滚来滚去的南宫静雅:本小姐衣服都被马蹄撕碎了,你们倒是赶紧商量出对策来啊,再晚一点,她可就要果奔了。
终于商量完的两名侍卫,深吸一口气,掌中蓄力,朝着马肚子一拍…
马的五脏六腑被这一掌震碎,发出一声悲怆的嘶吼声后,“啪”重重摔倒在地。
另一名侍卫在马倒下之前,眼疾手快将南宫静雅拎了出来,像拎小狗一样,提着后衣领。
末世超级英雄系统 帽子v5
可是,南宫静雅那本就被撕得像块抹布的衣服,不堪她的重量,彻底从她身上脱离。
一抹红映入大家的眼帘。
哇!小姐的肚兜居然是红色的。
还保持着拎小狗姿势的护卫,眼睛直愣愣的盯住南宫静雅的胸部。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郁小瓷
围观的男子也都朝她飞去色眯眯的眼神。
虽然这个女人头像个鸡窝一样难看,脸上也是灰头土脸的,瞧不出人样。但脖子以下确是非常有料。前凸后翘,皮肤也是白的发光。好想上去喵一口。
重生之今相遇 雨榭花亭
“你们猜她的三围是多少?”
“88.60.86?”
“不对,我觉得她的胸应该要更大一点。”
“那就90?”
身为城主千金的南宫静雅自傲的心向来都是非常强大的,她怎么能允许别人这么猥琐的目光放在她身上,还对她指指点点。
她首先赏了旁边侍卫一耳瓜子,厉声命令,“脱!”
脱?侍卫微愣了一秒,随即红透了脸颊。
小姐不好吧,这么多人看着,怪难为情的。要不咱们回府再慢慢脱。
小紫眼角直抽抽,走过去咬牙提醒,“还不快脱了,让小姐穿上。”
想什么呢,小姐会看上你。
侍卫面色一尬,连忙将外衫脱了,递给南宫静雅。
南宫静雅愤愤的穿上,一跺脚,决定还是先回去再说。那狼狈逃跑的样子,真像个跳梁小丑。
今天真是出师不利,不仅沒跟墨公子来个美美的偶遇,还丢了这么大的脸。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
墨君羽出了城,又马不停蹄的赶往迷林森林。
鸳鸯镯能定位出双方的位置,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感应久儿的位置,但并不妨碍他晚上偷摸摸的感应一下。
定位出来的位置虽不是十分明确,但大致位置他还是感应到了,就在迷林森林中央。
这跟墨林说的,他们送久儿出城那次,还有自己受伤也是从迷林森林出来,倒是不谋而合。
迷林森林很大很广。
等他到达目的地,已是正午。太阳高高挂在头顶,将倒影印在脚下。
头号甜心,扑倒少校老公 花逝
墨君羽下了马,看着眼前重重叠叠的青山眯了眯眼。
有人会住在这种地方,他真特么的不相信。
跟了一路,还不知道自家公子要干嘛的墨林忍不住上前来问:“公子,我们来这干什么?”
墨君羽头也不回,送给他两个字,“寻人。”
“寻谁啊,公子。”
墨君羽没有回答他。
猪脑子,跟了他这么多年了,还不晓得他的心思。
被无情忽视的墨林,只好自己找答案。能让公子这么着急忙慌的除了女人还有谁,尤其是叫凰久儿的女人。
公子就是来寻她的,他一猜就中,真是个机灵鬼。
“公子,这个地方连间屋子都没有,怎么也不像是有人住在这的样子。”
墨君羽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冷冷的将背影留给他。
公子有眼睛,看的到,不需要你提醒,谢谢。
两人在山林间穿梭,上山过湖,穿树跃草。一直到傍晚,日落西山了,依然毫无进展。
墨林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肚子也饿的咕咕叫。
汉末战骑狂潮
他摸着饿扁的肚子,“公子,这个地方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久儿姑娘应该不会住在这吧。”
墨君羽冷冷的睨着他,“你半个人影出来试试。”
苍穹星辰破 墨冥神剑
墨林摸着肚子的手僵住,微张着抽搐的嘴角。
皇 叔
公子刚刚是在说冷笑话吗?好冷,一点也不好笑。
他要不要配合一下,笑几声,给公子点面子?

r2iac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妥協展示-griiw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彦辰神色一如既往的平淡,盯着凰久儿瞧了许久,才幽幽的开口:“久儿,你就真那么喜欢那小子?”
那小子只不过比平常人长的好看了那么一丁点,其它的还真沒瞧出什么不同。
怎么就把久儿迷的七荤八素,连他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
女大不中留,他到底是成全久儿,还是不成全?
不过,这小子的身份……
凰久儿终于在彦辰脸上看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心中有一丝窃喜,但她还是不敢大意。
可是,这要怎么回答才好呢?
直接说:是的,非常喜欢。会不会太不矜持?
矜持一点回答:其实还好啦,沒有太喜欢。是不是又太娇作?
凰久儿心里天人交战,这真的是她五千年来,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
脑海里有个小人,不停的在这两个选项上跳来跳去。
最后…
“辰叔叔,我认定他了,就绝不会变。”
重生天才医女
凰久儿眼里的坚定似是早在彦辰的意料之中。
久儿的父母都是彼此专情专一之人,身为他们的女儿,要是个朝三暮四的花心女,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当年她出生的时候神族的天地灵气被污染了,将她的基因也给毒坏了。
緣 何故
天才 兵 王
彦辰低笑一声,这一笑让凰久儿紧绷的心瞬间放松下来。
她知道这事怕是要成了,只是辰叔叔突然这么好说话,让她好不习惯啊。
难道她有受虐心理?啊不…辰叔叔对她一向都挺好,有求必应。
彦辰心里确实有所松动,只不过嘛,还是得给他们增加点难度。
就凭墨君羽那小子的身份,不使劲为难他,都对不起他的身份。
彦辰给凰久儿下了最后通碟,“久儿若是能在一年之内通过考验让星若世界认主。我就不会再管你跟他如何纠缠。但是这一年中你不能再跟那小子见面。”
凰久儿苦着脸,又是”一年”啊。这“一年”怎么总是跟自己过不去啊。
“辰叔叔,那我能……”
“不能!”彦辰斩钉截铁的打断她。

想出去跟那小子通风报信,让他等一年?
想多了,他可是等着那小子不耐烦了,自动弃权的那一天。
凰久儿瞬间没脾气了,焉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
她还想出去先跟墨君羽吱一声,问一问他愿不愿意等她一年。
他要是不愿意等,那自己也没必要奋斗了吧。
他要是愿意等,自己就咬咬牙,熬个夜,奋斗一年。
话说,她来这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墨君羽身上的封印吗,是谁将楼带歪的?
凰久儿抬起头悄咪咪的瞧了一眼彦辰,正好对上彦辰似笑非笑淡定眼。
“久儿,还有事吗?”
凰久儿心说,辰叔叔,您老怕不是健忘吧。是您让我来找您的啊。
可是,她有点怂。“辰叔叔,墨君羽身上的封印……”
凰久儿还没说完,彦辰就打断她,“你解不开的。”
凰久儿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辰叔叔你就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冷不丁的给她来这么一句。她当然知道自己解不开,所以才来找你的啊。
凰久儿又开启了所有女孩都必须掌握的撒娇模式,“辰叔叔……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解啊?”
让辰叔叔亲自动手她不敢,她怕辰叔叔下手太重,将人给弄死。
“告诉你,也没用。你现在实力太差。”
凰久儿又焉了,辰叔叔这是在敲打她该好好修炼了。
好吧,她去也。
……
墨君羽眼睁睁看着镯子在他面前化为灰烬,愣愣出神半晌,才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
这下他真是坐不住了,蓦地站起身,长腿疾步朝外走去,“备马!”
一声冷厉的响声,传遍在整个青兰院上空。
正斜倚在墙边,没个正形的墨林,吓得一个激灵,瞬间绷直身子。
我是谁?我在哪?我到底将要去往何处?
对了,公子说要备马,那他应该去马厩。
隐婚影后之夫人在上 凹凸蛮
墨君羽携着一身寒霜,在墨府各处释放冷气。所过之处温度瞬间将至冰点,墨府里的下人突然进入那冷空气范围,好像误入冰库,措手不及冷的一个激灵,浑身一抖,那滋味甚是酸爽。
等他走到墨府大门外,墨林已经牵着马在外等候。
四大护法回了风鹤楼替墨君羽干大事,现在只有墨林一人在墨君羽身边。
他刚想问,公子,我们要去哪里?
就只见墨君羽一个翻身跃上马,扬长而去。
徒留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了一脸。
他不敢多留,赶紧追去。
墨府对面一条巷子里探出一个偷偷摸摸的脑袋,瞧了一眼离去的二人,立马转身,跑回了城主府。
他将这事告诉给南宫静雅的丫鬟小紫。
小紫叮嘱他继续跟着,就去回禀南宫静雅了。
今日,宁府少夫人又来府上做客。南宫静雅在一处凉亭设宴招待。
凉亭背靠绿荫,前有湖水,景致也是非常不错。
南宫静雅跟周彤一阵寒酸之后开始进入主题。
“妹妹可听闻近日关于墨公子的那些谣言?”周彤率先开口。
南宫静雅揣着明白装糊涂,“姐姐指的是?”
墨公子的事,她时刻都派人打听着,自然知道。只是,她是城主千金,这种掉面子的事她不能明摆着说出来,她得端着。
周彤面上“妹妹你真是…让我怎么说你好呀…”的表情,实则心里将她鄙视得不要不要的。
心机女,白莲花,还搁这装呢!你是什么货色,姐已经将你看的透透的呢。
她恨铁不成钢,“妹妹,外面可都传疯了,你怎么还不知道了。”掩唇偷笑,“其实这事对妹妹来讲是个好事。”
“哦?我有什么好事?”南宫静雅这回是真不明白。
周彤神秘兮兮,“传闻墨公子身边那个女人已经不知所踪。这事对妹妹来讲算不算好事?”
南宫静雅假装不在乎,摇头,“这毕竟是传闻,当不得真的。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姐姐,还是不要提的好,以免招人口舌,对姐姐不利。”
实则她心里再乎的心肝脾肺肾都疼。上次的计划失败,她派出去的人全军覆没,一个活人都没回来。
她做梦都希望那个女人能快快消失,没想到老天居然听到了她的心声,果然应验了。
哈哈,她可太高兴了。

caszx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三十六章 要走了閲讀-q7c0b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墨君羽终于回过神来,歪着头,满脸问号。
原谅他了?什么时候说的?他没听到,能不能申请再说一次。
凰久儿没好气的看着他,内心无比鄙视。
整这么一出,居然还有心思发呆。
看他这样子也不需要自己原谅嘛,既然这样就如他所愿多跪一会得了。
她慢条斯理的走到桌子前,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慵懒的靠在桌上,拖着腮,整暇以待的盯着墨君羽,一副看戏的模样。
墨大公子,请继续你的表演。
欲恋总裁销魂妻 瑶池一梦
墨大公子心中忐忑。
久儿已经说了原谅他了,那他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抬起腿作势就要站起来。
凰久儿眼风慵懒的斜斜睨着他:我让你起来了么?
墨君羽又将腿悻悻的放下,“久儿,我腿疼。”
凰久儿喝一口水,眯着眼,舒服的“啊”了一声,“我不疼。”
律師墻角不好撬
扎心一号,毫不留情的扎进墨君羽心房。
“久儿,我也口渴,想喝水。”
“想喝水,可以去找你那几个护卫。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扎心二号,再次捅刀而上。
“久儿,我生病还没好,我头疼。”
“哼!你确实病还没好,要不然清早就不会发疯了。”
扎心三号,终于破土而出。
凰久儿愤愤的将头扭向另一边,本来这事她都已经释怀了,居然又提起。
墨君羽半垂下眼睑,遮住了眼里的愧疚与懊恼,动了动唇,感觉喉咙发涩的难受,“久儿,对不起,我……”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凰久儿打断他。
既然说了原谅他,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墨君羽感觉难受的要命,久儿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么?
“你起来吧。”
墨君羽:“久儿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起来。”
凰久儿一噎,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居然还给她傲娇上了。
墨大公子,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一会下不了台,面子挂不住啊。
“墨君羽,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錯嫁太子妃》TXT下載(全本)作者:香林 香林
妻 花羽容
墨君羽:“久儿你是真心的吗?”他不希望久儿只是同情他,他需要的是她的真心。
凰久儿太阳穴突突跳动,忍着最后一丝耐心,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墨君羽,你再作死,我可不会拦着你了啊。”
墨君羽见情况不妙,立马认怂,麻溜的站了起来,“我起来,久儿别生气。”
同情也是情,他不挑的。
他起身的动作看着自然潇洒,但是凰久儿还是发现有些微微的趔趄,虽然他自以为掩饰的极好。
萌妻入怀
不过凰久儿也没有拆穿他,既然他不想让人发现,那她就当作沒看到好了。
彪悍乡里人
毕竟,墨大公子也是要面子的嘛。
她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墨君羽默默坐下,幽深的眸子里有一丝落寞闪过。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么?
凰久儿倒了杯水,递给他。抿了抿唇,“墨君羽,我要回去了。”
墨君羽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杯中水清澈透明,倒映出一个丰神俊逸的男子面容,只是那男子眼中缱绻着浓浓的不舍。
喉咙里苦涩的发紧,他抬头将水一口喝下,却沒有冲散那抹苦涩,反而发散至全身。
他微扬着下巴,挑眉,勾唇,“好啊,我也要去。”
“不行!”凰久儿坚决反对。
他要是去了,就出不来了。
墨君羽又被久儿坚定的态度扎到了,心脏抽搐的疼。抿着薄唇无声控诉:久儿你好无情,撩了他的心就想一走了之。
凰久儿被他看的都心生怀疑,难道自已真是个无情的渣女?她摸摸鼻子,掩饰掉内心那一点点尴尬。
“既然我要走了,那个镯子你是不是该给我取下来了?”
好吧,她承认自己有点渣,其实她也是舍不得他的,但不得不走。
墨君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抿着有些苍白的唇,露出自己手上的镯子,伸手附上去。两人手上那乌黑的镯子瞬间金光闪耀,灼灼生辉。
一瞬之后,金光褪去,镯子也消失不见了。
墨君羽扯动干涩的喉咙,低低的沉咛,“好了。”
凰久儿运起一丝灵力探查,沒有发现异常,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墨君羽瞧着凰久儿那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闷。
这么不相信他。好桑心。
“既然镯子取下来了,那我们就此别过。”凰久儿无形中又给墨君羽捅了一刀。
已经遍体鳞伤的墨君羽表示他已经不需要人抢救,就让他独自舔舐伤口。
谁知,下一秒。
總裁大人,請就範
一个温热又柔软的触感,附上了他的唇。
幸福来的太突然,墨君羽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那触感就消失。随之是一声轻灵的嗓音响在耳畔,“等我。”
等,等我!久儿的意思是她还会回来对吗?
反转太过,墨大公子实在是不敢相信,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凰久儿还是第一次这么明显的瞧见墨君羽脸上露出这种愣愣出神,魂游天外的表情。
这个家伙居然又发呆。
再次扬起下巴,狠狠的在那薄唇上咬了一口。看着那性感薄唇上,渗出一滴异常妖艳的红色血珠,凰久儿甚感满足。
霸气宣道,“记住,你已经盖上我凰久儿的印章,就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染指。”
唇上的痛感让墨君羽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幻觉,小女人在他面前霸气侧漏的样子,真的是好可爱。
墨君羽的伤口瞬间被治愈了。嘴角缓缓扬起大大的弧度,都快咧倒耳后根了。
凰久儿:“别傻笑,我说的话记住了没?”
墨君羽:“记住了,我是你的。”
“还有给我离那些莺莺燕燕远点,特别是南宫静雅跟那个宁夫人,她们都不是好人。尤其是宁夫人,一副搀你身子的模样毫不掩饰,讨厌的很。”
“咳咳!”久儿,能别这么直接么?
“不对不对!所有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都搀你的身子。你以后出门不可以露面,懂了没?”
不灭之旅
“久儿,你搀不搀我的身子?”
“那个,天色晚了,我要走了。”凰久儿顾左右而言其他。
现在晌午都没到,哪里就天色晚了,这话你自己信吗?
墨君羽也不拆穿她,只是,她这一走,也不知何时再见,自己总的先讨点利息。
如此,又拉着凰久儿缠绵了好一会。

spnmb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六章 要走了展示-y6hoi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墨君羽终于回过神来,歪着头,满脸问号。
原谅他了?什么时候说的?他没听到,能不能申请再说一次。
凰久儿没好气的看着他,内心无比鄙视。
整这么一出,居然还有心思发呆。
看他这样子也不需要自己原谅嘛,既然这样就如他所愿多跪一会得了。
她慢条斯理的走到桌子前,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慵懒的靠在桌上,拖着腮,整暇以待的盯着墨君羽,一副看戏的模样。
墨大公子,请继续你的表演。
墨大公子心中忐忑。
久儿已经说了原谅他了,那他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抬起腿作势就要站起来。
凰久儿眼风慵懒的斜斜睨着他:我让你起来了么?
墨君羽又将腿悻悻的放下,“久儿,我腿疼。”
凰久儿喝一口水,眯着眼,舒服的“啊”了一声,“我不疼。”
扎心一号,毫不留情的扎进墨君羽心房。
“久儿,我也口渴,想喝水。”
“想喝水,可以去找你那几个护卫。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扎心二号,再次捅刀而上。
“久儿,我生病还没好,我头疼。”
“哼!你确实病还没好,要不然清早就不会发疯了。”
扎心三号,终于破土而出。
凰久儿愤愤的将头扭向另一边,本来这事她都已经释怀了,居然又提起。
墨君羽半垂下眼睑,遮住了眼里的愧疚与懊恼,动了动唇,感觉喉咙发涩的难受,“久儿,对不起,我……”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凰久儿打断他。
既然说了原谅他,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墨君羽感觉难受的要命,久儿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么?
“你起来吧。”
大小姐的贴身管家 笑口常开
墨君羽:“久儿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起来。”
小女已熟:首席看過來
凰久儿一噎,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居然还给她傲娇上了。
墨大公子,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一会下不了台,面子挂不住啊。
“墨君羽,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墨君羽:“久儿你是真心的吗?”他不希望久儿只是同情他,他需要的是她的真心。
凰久儿太阳穴突突跳动,忍着最后一丝耐心,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墨君羽,你再作死,我可不会拦着你了啊。”
墨君羽见情况不妙,立马认怂,麻溜的站了起来,“我起来,久儿别生气。”
同情也是情,他不挑的。
他起身的动作看着自然潇洒,但是凰久儿还是发现有些微微的趔趄,虽然他自以为掩饰的极好。
不过凰久儿也没有拆穿他,既然他不想让人发现,那她就当作沒看到好了。
毕竟,墨大公子也是要面子的嘛。
她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墨君羽默默坐下,幽深的眸子里有一丝落寞闪过。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么?
凰久儿倒了杯水,递给他。抿了抿唇,“墨君羽,我要回去了。”
墨君羽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杯中水清澈透明,倒映出一个丰神俊逸的男子面容,只是那男子眼中缱绻着浓浓的不舍。
喉咙里苦涩的发紧,他抬头将水一口喝下,却沒有冲散那抹苦涩,反而发散至全身。
冷情總裁的新婚愛妻 jae~love
他微扬着下巴,挑眉,勾唇,“好啊,我也要去。”
“不行!”凰久儿坚决反对。
他要是去了,就出不来了。
墨君羽又被久儿坚定的态度扎到了,心脏抽搐的疼。抿着薄唇无声控诉:久儿你好无情,撩了他的心就想一走了之。
凰久儿被他看的都心生怀疑,难道自已真是个无情的渣女?她摸摸鼻子,掩饰掉内心那一点点尴尬。
“既然我要走了,那个镯子你是不是该给我取下来了?”
好吧,她承认自己有点渣,其实她也是舍不得他的,但不得不走。
墨君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抿着有些苍白的唇,露出自己手上的镯子,伸手附上去。两人手上那乌黑的镯子瞬间金光闪耀,灼灼生辉。
一瞬之后,金光褪去,镯子也消失不见了。
墨君羽扯动干涩的喉咙,低低的沉咛,“好了。”
凰久儿运起一丝灵力探查,沒有发现异常,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墨君羽瞧着凰久儿那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闷。
这么不相信他。好桑心。
“既然镯子取下来了,那我们就此别过。”凰久儿无形中又给墨君羽捅了一刀。
已经遍体鳞伤的墨君羽表示他已经不需要人抢救,就让他独自舔舐伤口。
谁知,下一秒。
一个温热又柔软的触感,附上了他的唇。
幸福来的太突然,墨君羽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那触感就消失。随之是一声轻灵的嗓音响在耳畔,“等我。”
农二代的幸福生活
等,等我!久儿的意思是她还会回来对吗?
反转太过,墨大公子实在是不敢相信,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凰久儿还是第一次这么明显的瞧见墨君羽脸上露出这种愣愣出神,魂游天外的表情。
这个家伙居然又发呆。
再次扬起下巴,狠狠的在那薄唇上咬了一口。看着那性感薄唇上,渗出一滴异常妖艳的红色血珠,凰久儿甚感满足。
霸气宣道,“记住,你已经盖上我凰久儿的印章,就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染指。”
夏日的
唇上的痛感让墨君羽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幻觉,小女人在他面前霸气侧漏的样子,真的是好可爱。
墨君羽的伤口瞬间被治愈了。嘴角缓缓扬起大大的弧度,都快咧倒耳后根了。
凰久儿:“别傻笑,我说的话记住了没?”
墨君羽:“记住了,我是你的。”
“还有给我离那些莺莺燕燕远点,特别是南宫静雅跟那个宁夫人,她们都不是好人。尤其是宁夫人,一副搀你身子的模样毫不掩饰,讨厌的很。”
“咳咳!”久儿,能别这么直接么?
“不对不对!所有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都搀你的身子。你以后出门不可以露面,懂了没?”
“久儿,你搀不搀我的身子?”
星际争霸之电竞之道
“那个,天色晚了,我要走了。”凰久儿顾左右而言其他。
现在晌午都没到,哪里就天色晚了,这话你自己信吗?
墨君羽也不拆穿她,只是,她这一走,也不知何时再见,自己总的先讨点利息。
如此,又拉着凰久儿缠绵了好一会。

4etu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一百三十六章 要走了鑒賞-cnqmx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墨君羽终于回过神来,歪着头,满脸问号。
原谅他了?什么时候说的?他没听到,能不能申请再说一次。
凰久儿没好气的看着他,内心无比鄙视。
整这么一出,居然还有心思发呆。
看他这样子也不需要自己原谅嘛,既然这样就如他所愿多跪一会得了。
她慢条斯理的走到桌子前,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慵懒的靠在桌上,拖着腮,整暇以待的盯着墨君羽,一副看戏的模样。
墨大公子,请继续你的表演。
墨大公子心中忐忑。
久儿已经说了原谅他了,那他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抬起腿作势就要站起来。
凰久儿眼风慵懒的斜斜睨着他:我让你起来了么?
墨君羽又将腿悻悻的放下,“久儿,我腿疼。”
凰久儿喝一口水,眯着眼,舒服的“啊”了一声,“我不疼。”
扎心一号,毫不留情的扎进墨君羽心房。
“久儿,我也口渴,想喝水。”
“想喝水,可以去找你那几个护卫。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扎心二号,再次捅刀而上。
“久儿,我生病还没好,我头疼。”
“哼!你确实病还没好,要不然清早就不会发疯了。”
扎心三号,终于破土而出。
老公比我小三歲
凰久儿愤愤的将头扭向另一边,本来这事她都已经释怀了,居然又提起。
墨君羽半垂下眼睑,遮住了眼里的愧疚与懊恼,动了动唇,感觉喉咙发涩的难受,“久儿,对不起,我……”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凰久儿打断他。
既然说了原谅他,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墨君羽感觉难受的要命,久儿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么?
“你起来吧。”
墨君羽:“久儿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起来。”
凰久儿一噎,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居然还给她傲娇上了。
墨大公子,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一会下不了台,面子挂不住啊。
“墨君羽,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地牯牛帶妳飛 布依四姑娘
墨君羽:“久儿你是真心的吗?”他不希望久儿只是同情他,他需要的是她的真心。
凰久儿太阳穴突突跳动,忍着最后一丝耐心,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墨君羽,你再作死,我可不会拦着你了啊。”
墨君羽见情况不妙,立马认怂,麻溜的站了起来,“我起来,久儿别生气。”
同情也是情,他不挑的。
他起身的动作看着自然潇洒,但是凰久儿还是发现有些微微的趔趄,虽然他自以为掩饰的极好。
不过凰久儿也没有拆穿他,既然他不想让人发现,那她就当作沒看到好了。
毕竟,墨大公子也是要面子的嘛。
她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墨君羽默默坐下,幽深的眸子里有一丝落寞闪过。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么?
凰久儿倒了杯水,递给他。抿了抿唇,“墨君羽,我要回去了。”
墨君羽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杯中水清澈透明,倒映出一个丰神俊逸的男子面容,只是那男子眼中缱绻着浓浓的不舍。
帝落天啟
喉咙里苦涩的发紧,他抬头将水一口喝下,却沒有冲散那抹苦涩,反而发散至全身。
他微扬着下巴,挑眉,勾唇,“好啊,我也要去。”
“不行!”凰久儿坚决反对。
他要是去了,就出不来了。
墨君羽又被久儿坚定的态度扎到了,心脏抽搐的疼。抿着薄唇无声控诉:久儿你好无情,撩了他的心就想一走了之。
凰久儿被他看的都心生怀疑,难道自已真是个无情的渣女?她摸摸鼻子,掩饰掉内心那一点点尴尬。
“既然我要走了,那个镯子你是不是该给我取下来了?”
好吧,她承认自己有点渣,其实她也是舍不得他的,但不得不走。
墨君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抿着有些苍白的唇,露出自己手上的镯子,伸手附上去。两人手上那乌黑的镯子瞬间金光闪耀,灼灼生辉。
一瞬之后,金光褪去,镯子也消失不见了。
墨君羽扯动干涩的喉咙,低低的沉咛,“好了。”
凰久儿运起一丝灵力探查,沒有发现异常,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墨君羽瞧着凰久儿那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闷。
这么不相信他。好桑心。
“既然镯子取下来了,那我们就此别过。”凰久儿无形中又给墨君羽捅了一刀。
已经遍体鳞伤的墨君羽表示他已经不需要人抢救,就让他独自舔舐伤口。
谁知,下一秒。
一个温热又柔软的触感,附上了他的唇。
幸福来的太突然,墨君羽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那触感就消失。随之是一声轻灵的嗓音响在耳畔,“等我。”
等,等我!久儿的意思是她还会回来对吗?
反转太过,墨大公子实在是不敢相信,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凰久儿还是第一次这么明显的瞧见墨君羽脸上露出这种愣愣出神,魂游天外的表情。
这个家伙居然又发呆。
再次扬起下巴,狠狠的在那薄唇上咬了一口。看着那性感薄唇上,渗出一滴异常妖艳的红色血珠,凰久儿甚感满足。
霸气宣道,“记住,你已经盖上我凰久儿的印章,就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染指。”
唇上的痛感让墨君羽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幻觉,小女人在他面前霸气侧漏的样子,真的是好可爱。
墨君羽的伤口瞬间被治愈了。嘴角缓缓扬起大大的弧度,都快咧倒耳后根了。
凰久儿:“别傻笑,我说的话记住了没?”
墨君羽:“记住了,我是你的。”
最大的傻瓜
“还有给我离那些莺莺燕燕远点,特别是南宫静雅跟那个宁夫人,她们都不是好人。尤其是宁夫人,一副搀你身子的模样毫不掩饰,讨厌的很。”
“咳咳!”久儿,能别这么直接么?
惹时生非:总裁爹地别抢我妈咪!
“不对不对!所有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都搀你的身子。你以后出门不可以露面,懂了没?”
“久儿,你搀不搀我的身子?”
刺激电影大冒险 吴天风
“那个,天色晚了,我要走了。”凰久儿顾左右而言其他。
现在晌午都没到,哪里就天色晚了,这话你自己信吗?
墨君羽也不拆穿她,只是,她这一走,也不知何时再见,自己总的先讨点利息。
如此,又拉着凰久儿缠绵了好一会。